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无处着陆(BDSM) 第5章

作者:明火执仗/肉丁豆角包 标签: 架空 高H 近代现代


“你并没有预设拒绝做爱的选择,软屁股先生,”男人声音低沉沙哑,说不出的诱人。

“你选的是‘全部要求,无条件承受’。”

陆年一愣,在面具下睁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

“你是高级vip用户吧,因为提前赠送了使用说明,所以进入体验仓后就直接省略了用户指引,对不对?”男人的声音略显慵懒,“高V用户在用户指引中有一个特权——所有要求都不被拒绝。如果是施行者,他可以选择全权掌控,如果是承受者……”

男人低笑一声。

“就是全权被别人掌管。”

陆年不可置信道:“凭什么?”

花钱多反而不能提要求,这是什么道理?

“因为绝大多数高V都是施行者,而剩下的承受者……”男人轻笑,“他们懂得看使用说明,会换用另外的特权。”

体验仓已经买回来许久,陆年仍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被谢昊的相亲刺激,他才会一时冲动躺进来,又哪里会想到这种乱七八糟的规定?!

陆年的声音依旧如常,脊背却明显僵硬起来。

“这位先生,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但我真的没有做爱的想法。”

看这人的态度,该是可以商量。陆年冷静道:“你也清楚这是个误会,我想先结束这次游戏,中途退出的损失我会加倍补偿……”

他的话没说完,身体就被人压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你……!”

“可惜,我现在并不想要赔偿。”

一个滚烫的硬物抵在了陆年因为灌肠而红肿湿润的穴口,凶狠如一只衔住了猎物喉咙的猛兽,一下便能把尖锐的利齿插入脆弱的动脉血管中。

男人轻而易举地用单手制止了陆年的挣扎,压低的声音染上了危险的欲火。

“我只想,把你的屁眼肏烂。”

第04章 “最后一个机会,求我什么?”

陆年被面朝下压在床上,蝴蝶骨在光滑的裸背上轮廓明显。他的侧脸狼狈地贴着床单,连声音都有些发颤。

“住手!我说了我不想做,我会向平台控告你的行为……停下!”

色厉内荏的斥责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陆年甚至能感受到顶在穴口那硬物的热度,沉甸甸的性器如同一把巨剑,轻易便能突破他的防线,一下将他直接捅穿。

单手压制着他的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陆年恼羞成怒的挣扎,以及……那润泽穴口不由自主的收缩。

“不想做?”

绷紧了后臀的陆年听到他的问话,以为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毕竟全息平台管控严格,与现实世界也差不了太多。

“我不想和你……呜!”

冷冷的话语尚未说完,尾音就被迫拐了一个调。

之前勃起过又被强行掐软的性器忽然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陆年的腰大幅度抖了一下,呼吸都变得紊乱起来。

“住手……”

柱身上仍留着刚刚的指痕,可怜兮兮的柔软分身根本经不起外来力量的刺激,男人的动作毫无温柔可言,甚至可以算的上是粗暴,可就是这种大力的揉弄下,陆年的欲望却不受控制地挺立了起来。

他原本就是一个……无比渴望疼痛的人。

男人略带嘲讽的低笑从身后传来,陆年羞窘不堪地咬住了下唇,窄腰不断轻颤着,连带红肿发烫的右臀都不自觉地收缩起来。

更让陆年不安的是,施行者虽然没有真的侵犯他,但那滚烫的硕大龟头依旧准确地压在他的穴口上,将肿起的肉穴烫得更加难耐。微微嘟起的穴口嫩肉努力收紧想要抵御侵入,又在前段欲望的刺激下不由自主地放松,以至于如此循环往复之下,竟像是自发收缩起来,开始吮咬起硬烫的龟头。

“嗯……唔、唔嗯……”

陆年本就长期禁欲,再加上之前被打屁股和灌肠时的刺激,不消几下就被撩起了欲望,性器笔直地挺立起来。他要着下唇不想发出声音,呻吟却还是从喉咙里倾泻了出来。

宽大有力的手掌带着让人无法抵御的魔力,用比温柔抚摸更诱人的疼痛感刺激着陆年的欲望,略显粗糙的拇指指腹不甚怜惜地揉开了柔嫩的铃口,又用坚硬的指甲挤开了窄小的入口。

“……!!”

陆年的下身猛地一颤,性器也不由自主地轻弹了一下,汹涌的情欲叫嚣着想要宣泄出来,欲望如滚烫的泉水浸没了整个身体。陆年沉浸在欲望之中,下意识挺腰追逐着施行者的手掌,渴求着极致舒爽的高潮。

然而在铃口被指甲狠狠刮了一下之后,男人的手却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不……不要停、唔嗯……”

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陆年早已失却了之前的清冷。他露在面具外的下半张脸面色潮红,被咬到嫣红的双唇微张,柔软的舌尖若隐若现,苍白清瘦的身体也染上了一层红晕,明显是情动的模样。

“给、给我……”

陆年难耐地抬腰向前,只差一步就能达到的高潮将理智燃烧殆尽,他渴望那只施予疼痛的手掌,他想被粗暴地揉到射出来……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愿望,那只手终于再度覆了上来。

陆年下意识屏住了呼吸,高潮的快感近在咫尺。他几乎能够想象到痛快射出的愉悦感,然而真正传来的,却是那和之前一样残忍的大力掐握!

“啊、啊啊——!!”

高高挺起的柱身被施加的力度再次掐软,陆年疼得忍不住蜷起了身子,大腿根部都在控制不住地痉挛着。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太过迅疾,他几乎觉得自己要直接死在这次未遂的高潮里。

瘦削的身体不断颤抖,背脊弯成了一道脆弱而诱人的弧线,危险的凶器依旧虎视眈眈地顶在收缩不止的穴口上,却像是在戏弄猎物一般,只把人按在爪下,尽兴地品尝着对方的恐惧。

上一篇:我真的不会演戏

下一篇:吾皇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