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10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关山月抻进一根手指头,异物侵入体内,不适得让人想哭,刚才的快感消逝一空,只剩下痛的感觉让他想逃开。“好痛,关山月,不要做,好痛!”

“第一次难免会痛,做久了就会很舒服了。放松,店长,等一下你就会舒服一点了。”

调笑的话伴随舔吮他下身的动作,龚正华的痛感又被要害被舔吮的快感所掩盖。他拉住关山月的头发撕扯,头发的感觉太过冰凉,与他身体的热度正好呈一百八十度的大反比,他变得好热、好热,热到连炸猪排时的热度都不能相比,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顺流而下,他全身都在流汗。

“我再伸进一根指头了啊,店长。”

体内又被撑大的感觉,让他紧皱眉头,但是他内部的肌肉立刻圈住关山月的手指,关山月发出喘不过气的低沉嗓音:“店长,你好紧喔,等一下我进去一定会被你紧紧夹住。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有多诱人?我快受不了了!”

“放手,关山月,放手!”被一个可爱的高中生说出这么色情的话,大人的面子往那里挂?龚正华不停的想拒绝,说出口的话却微弱得不能使人信服。

“又在口是心非了,店长,你明明很想要的,对不对?”

“我才没有!”

“没有才怪!”关山月笑了起来,那张娃娃脸在快乐的笑容下,变得英俊得让人窒息,龚正华的心又乱跳起来。

关山月握住他的要害紧紧的一按,他手脚虚软,快感大得让他没有办法自制地叫了出来,体液也随之喷发而出,喷在他跟关山月的身上。

他窘得脸红得象关公,被一个年纪小他很多的高中生戏弄也就罢了,竟然在这个高中生手里达到高潮,简直是丢脸,而且还喷到自己跟高中生的身上,只有“丢脸至极”

四个字可以形容。

“放开我,关山月,放开!”

“才不放开,你达到高潮,我还没有呢!店长,只有你一个人满足,对我也太不公平了。”

身体在刚才的高潮后的余韵中慵懒,全身还软软的没有力气,关山月赤裸的身体压住他,让他完全没有办法动弹。

关山月将他翻过身让他趴在床上,“店长,你是第一次,我们用背后位会比较好做爱,你乖乖不要动,尽量放轻松,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快放开!”

刚刚才发泄过的下身又被关山月轻轻的抚摸著,龚正华羞窘得发现自己又有了感觉,热流从下身往四肢扩散,他的手脚又酸又麻,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感在流窜。好丢脸!自己怎么这么丢脸,被一个同是男生的高中生抱竟然有这种感觉,简直是太可耻了!

“店长,你好可爱,你刚才达到高潮的叫声让我好兴奋。第一次对你有点辛苦,你要忍著点,我一定会尽量让你有快感的。”

话才刚说完,自己私密的洞口传来一阵压迫,肌肉似乎硬被撑开,他痛得流下眼泪。

好痛!他没想过跟男人做会这么痛,他手脚都软了一半。“好痛!”

“放松,店长,你这样我根本就进不去!”

抚摸他前方的动作加重了力道,快感又涌进龚正华的身体里,他在不知不觉中发出呻吟,慢慢的把身体放松。

关山月深喘一口气,慢慢的插入,他兴奋得颤抖。“店长,好棒,我早知道你比梦里好上一千万倍,你好紧,我都被你紧紧夹住,这感觉太棒了!”

身体内部的肌肉被强烈的撕扯开来,关山月或快或慢的移动,都让龚正华咬牙承受,已经分不清是痛感还是快感的感觉在体内不断的流窜,自己又有感觉的乱叫著,成串的汗水不断的往下掉。

关山月在他的背后扳过他的脸给他强烈的吻,兴奋的气氛跟兴奋的眼神,证明关山月有多么的投入,他回吻著关山月,激烈的吻让关山月的动作更加快速,他呻吟得更大声,关山月在他体内最后一次的冲刺。

他叫了一声再度的达到高潮,而关山月也猛抱住他的身体,兴奋得在他体内射出浓稠的浊白液体来。

*********

同性间的第一次性爱是身体的大负担,龚正华全身酸痛,尤其是腰根本就直不起来,他赤裸的趴在关山月的床铺上。

关山月拿来湿毛巾,慢慢的擦拭他的身体,他一脸满足却又带点不舍的说:“店长,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做得这么激烈,但是你实在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有点胡来,你一定很痛吧?”

痛到已经没有力气去反驳他的话,也没有力气想自己刚才有多羞耻,龚正华全身平躺著让关山月擦拭身体。湿布擦过他的身体,冷冰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舒服,所以他更是连动也不想动。

“把腿张开一点,店长,我擦一下你的腿根。”

虽然刚才全身都被关山月爱抚过,但是听关山月说这种话,他仍忍不住的脸红。

关山月看他脸红,笑了起来,“店长,我刚才该看的都看过了,你不必害羞,而且你的身体这么漂亮,根本也不需要害羞啊!”

“住口!”

关山月的湿布越过他的腿根,轻轻柔柔的擦著他的大腿,他有生理反应的一颤,赶紧缩起身体。

关山月又笑了起来,似乎十分满足,他低下头吻了他一下。“店长,你在这里好好睡,我去处理一些事,好不好?”

“你不是生病?”

关山月笑开一张灿烂的俊脸,用让人生不起气的态度招供:“不好意思,店长,其实我的病早在你照顾我几天后就好了。只是看你这么殷勤又这么温柔的在照顾我,让我好像在天堂一样,所以我都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体早好了,你喂我吃的药,我都乘你不注意时吐在垃圾筒。店长,你那几天对我好温柔,若不是你心里软化了,我怎么可能突破你的心防与你做爱。”

这个小子都在耍奸计!龚正华想生气,见关山月站起身,赤裸的身体一点也没有遮掩,龚正华脸红的别过脸。虽然刚才跟关山月有那么亲密的接触,但是他太沉醉在快感里,从来没有注意到关山月的身体,现在那么近的看到,他忽然觉得好尴尬。

“店长,你身体不太舒服,乖乖的睡,明天早上就会好很多了。”关山月又给他一个甜甜的吻,才走出去。

而龚正华也因为身体真的很疲累,他合上眼睛,被子上有关山月的味道,闻起来非常的舒服,过不多久,就真的进入了梦乡。

*********

好香的香水味,闻起来好舒服、好舒畅。

身体被大手轻轻的抚摸,他赤裸的躺在关山月的棉被里,那支大手从胸口慢慢的往下滑动,滑到他脸红的地方,他抓住关山月的手,睁开眼睛,“你干什么?关山月——”他大叫起来:“啊!你是谁?”

一位西装笔挺、非常英俊的男人坐在他前面,看著自己被抓住的手,脸不红、气不喘的露出笑容,“不错嘛,小月去哪里找到你这位大美人的?刚才的呻吟、喘息声真让人心动,我可不可以上一次?”

这人在讲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抓住棉被,龚正华心跳跳得飞快得想叫人,那英俊的男人逼得更紧,笑容射出热意,这是个光靠笑容就可以让女人腿软的男人。

“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你看我的脸就知道我长得像白马王子了,对不对?”

对你个头,这人的笑容无赖之至,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把你的手拿开!”

龚正华非常凶的大叫。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