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14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店长,你好过分,怎么可以怀疑人家呢?”关山月不依的嘟著嘴;“我那时真的好寂寞喔,好不容易在家附近认识了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对我好好,那是我第一个在台湾认识的朋友,我好感动,好想日夜都跟他在一起。结果他却在九月底的时候被车撞死了,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而且他是因为要救我,推开我才会被车撞死的,一想到他我就觉得心里好难过,那一天雨下得好大,所以每年九月快十月时,如果下了雨,我就会难过得快死掉,因此才会生病。”

听他说得这么认真,不像是假的,龚正华忽然觉得关山月只有这一刻才像个真正的高中生,而且令人心疼的想抱抱他。

关山月因回忆往事而愁苦的脸色忽然开朗起来,“但是我觉得一定是神的安排,因为店长跟那个朋友长得好象喔!店长,你一定是那个朋友投胎转世的,来安慰我的,对不对?你是不是要告诉我,希望我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再生病了,对不对?”

又开始他的歪理了,龚正华受不了地道:“你的思考逻辑有问题啊?你七岁时,我早就是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会是你的朋友投胎转世!”

关山月搂住他,“不管啦,店长,反正你就是跟他长得很像,只要能两情相悦的跟你在一起,我以后一定再也不会生病了。”

“你别抱著我,好热!”

关山月对他笑得很色情,“但是店长昨夜不是这么说的喔,你一直说快一点,快一点,还说……”

“闭嘴啦!”一想到自己昨夜激动的表现,龚正华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那再吻一个吧!店长。”

他默许了关山月的行动。关山月拨开他的头发,用嘴覆在他的红唇上轻咬他的唇瓣,让他不耐的直打哆嗦后,才吻进他的嘴里,一手抚著他的头发,另一手挑逗著他半裸的身体。

等龚正华身体热度上升了,关山月慢慢的把他放倒,在他来不及拒绝的时候,又被关山月占了一次足够教他事后后悔个半死的大便宜。

*********

“店长,猪排饭两个喔!”

龚正华腰痛得半死,还得弯腰去看猪排炸熟了没,不禁又是白痴、笨蛋的脱口骂自己。怎么关山月才说一下他童年的事,自己就对他同情不已,然后又被他占了个大便宜?害得自己现在腰跟屁股都好痛,一看到关山月一脸清爽的笑容,他更是心情恶劣到极点。

炸猪排炸得满身热汗,他更觉得不舒服至极。他把猪排端出去,关山月打包拿给客人后,不知在店门前做什么,忽然,他听到铁门拉下来的声音,探头出去看,原来是关山月把铁门拉下来。他不明所以的问道;“你在做什么?关山月。”

“店长,好累喔,不要这么辛苦好不好?”关山月回头对他灿烂一笑,跑过来挨著他,手还轻轻按摩他的腰部,“很痛对不对?店长,真是不好意思,下次我会尽量放轻力道,不过刚开始前几次都会痛啦!”

“你不要乱摸好不好!”龚正华不好意思的推开他的手。

“店长,我们回去休息啦,我很会煮泡面喔,煮给你吃,人家好想过过新婚生活喔!”

“新婚你个头!”虽然受不了他的骚扰,但是关山月细心的知道他的确不舒服,让他心里有些甜丝丝的。他拿起锅子准备清洗,关山月是他的工读生,不用帮他洗锅子。

但是他这次却很主动的抢过他的锅子,“店长,你去那里坐著,锅子我来洗。”

“你洗不干净的。”

“我会用力洗的,店长,你坐著看我洗就好,你要是不放心,我洗完再让你检查嘛!”

龚正华的腰实在很不舒服,再加上被关山月硬压著坐在椅子上,他只好真的坐在椅子上休息。看著关山月又跑回去洗锅子,他洗得好努力,泡沫都溅到脸上去了,龚正华看他这么拚命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笑。

关山月抹去脸上的泡沫,龚正华失神的看著关山月的侧脸,这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没错,但是假以时日,这张脸一定会英俊得让人叹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苦苦纠缠他?他实在无法理解,他既没什么特别之处,也不是漂亮到会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啊!

“你为什么来这里当工读生?当我的工读生这么累,以你少爷的身分,应该帐户里很有钱吧!”而且关山月住的那层公寓跟他住的地方比起来简直是天堂。

关山月很灿烂的笑了,“店长,因为你每次笑的时候都好开心喔,尤其是每完成一道菜,那个幸福的笑容会让在旁边看的人也觉得超级幸福。我觉得赚钱不重要,能够在店长身边看到店长幸福的笑容,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关山月忽然回过头看著他,“对了,店长,你一定不记得喔?”

“记得什么?”

“去年冬天,我跟朋友跷课去玩,结果回家突然下大雨,把我淋得全身湿透,只好站在你店门口躲雨你那时已经休息了,但是你看我好象很冷的样子,就请我进来,然后煮了一碗面给我吃,那是我这一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

龚正华露出茫然的眼神,他真的不记得了。

关山月继续说:“因为我那一天穿得很破烂,皮包又掉了,连坐计程车的钱都没有,好惨喔!但是店长你不但帮我出计程车钱,还吩咐我以后要小心一点,别再掉皮包了,你记得吗?”

龚正华似乎有了一点印象,但是他想起后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我记得去年冬天是有这个人没错,但是那个人比我还矮,我一直以为他是国中生啊!”

关山月微笑,“那就是我啦,我忽然一个学期长高快二十公分,所以我来应征时,店长根本就不认得我,让我好失望喔!”他又开始他的歪理,“但是没有关系,爱能克服一切困难,店长,只要有爱一切就搞定了,你一定要相信我的爱。”

相信他的爱?龚正华真的愣住了,关山月就因为这样爱上他吗?那不就从去年冬天就一直持续到现在了?

将洗好的锅子放好,关山月对他笑得更灿烂地道:“我洗好了,店长,我们回家去吧。”

那一瞬间,关山月灿烂的笑容差点让龚正华的心脏又乱跳起来,他急忙移开视线不敢看关山月,暗地骂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笑,干嘛表现得像个白痴!

*********

回到关山月的公寓后,关山月果然就自动煮泡面给他吃,当然以他厨师挑剔的味觉来说,他是从不吃泡面的,但是关山月以一脸小狗般求宠的眼神问他:“店长,好吃吗?这是我的自信之作喔!”

煮泡面哪需要什么技巧,更别谈什么自信之作了。但是看到关山月那有如小狗对著主人摇晃尾巴的乞怜表情,龚正华实在说不出“难吃”这两个字,他点点头。

关山月高兴得跳起来欢呼:“店长,我好爱你!”

欢呼完了,关山月又用充满讨好的眼神夹蛋给他吃,“店长,这是我第一次煎蛋,你试试看。”

“你从来没有下厨过?”

“有人自动会煮给我吃,我根本就不必下厨啊!”

关山月说得没错,他是黑道老大的儿子,再怎么样也会有人煮饭给他吃,所以他根本就不必下厨。他会下厨煮东西给自己吃,也算是对自己特别用心吧!龚正华心里泛起一股甜蜜温暖的感觉。

但是这甜蜜温暖的感觉在蛋入口后全化为乌有。他差点吐出来!这蛋真是超难吃,不,超难吃三个字还不能完全形容蛋的味道,这个蛋简直不是给人吃的东西,他想就算是给狗吃,狗也会不屑的吐出来。

“店长,好吃吧?这里面充满我爱的关怀喔!”关山月睁著大大的眼睛温柔的说著。

龚正华强忍著作呕的感觉,努力咀嚼著这块蛋,蛋壳被咬碎的声音从他牙齿间传来,不适的感觉让他又想吐了,但他紧闭嘴巴,用力的把它吞下去,这么违反生理常态的吞咽,让他眼里盈满难受的泪水。

“很好吃吧?店长。”

看著关山月兴奋、求宠的眼神,里面是对他满满的感情,龚正华说了他这辈子最荒谬的谎话:“很好吃。”

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一辈子绝不让关山月再踏进厨房一步。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