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15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

睡了一晚,龚正华的腰跟臀好多了。

关山月在早上给他一个早安吻后道:“店长,我已经请病假请太久了,今天一定要去上课,否则会被老师念死,我晚上再去店里帮你,你不要太劳累喔!”

他因为很倦,关山月走后,他又昏昏沉沉的在关山月的房里睡著。等他醒来后,一看时间已经快十点半,吓了一跳,因为他还得去开店,他今天睡得太晚了。

*********

不知是否因为睡了整整一晚的关系,龚正华的心情跟身体都好了很多。而昨夜关山月顾虑他的身体状况连碰也没碰他,但是就是坚持要把他当抱枕抱,他在拗不过固执的他的情况下,只好同意。

他的体温本来就比较低,睡在关山月怀里,反而热呼呼的很舒服,所以他昨晚睡得非常舒适,连关山月起床他都不知道。

所以今天在做事时非常的有精神,心情也觉得很好,但是今天的客人比较少,他忙到七点半左右就几乎没有人进来。

他看看时间差不多,准备开始收东西的时候,突然进来一个身高很高的男人。

他戴著墨镜,下巴都是胡渣认真的看著菜单,看了半天才道;“老板,给我一客猪排饭。”

原本想不买,但是龚正华今天心情特别好,他决定通融这位晚上的最后一个客人,于是又开始炸他香喷喷的猪排。

坐在座位上的客人三不五时就瞄他几眼,他把猪排做好后,立刻拿到客人的桌上。戴墨镜的客人左看右看这盘猪排饭,似乎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吃。

“客人,趁热吃,会很好吃喔。”

龚正华好心的建议,戴墨镜的客人沉默的点头,拿著筷子试吃般的吃了一口。吃了第一口后,他露出震惊的表情。

“哇拷!真好吃。”随即飞快的扒饭入喉,吃得满脸都是饭粒,盯著快见底的盘子粗鲁的大叫;“老板,再来一盘!”

龚正华吓了一跳,其实一盘猪排饭的份量并不少,普通人吃个一盘就差不多饱了,这个人真的要再吃一盘吗?

“你是说再来一盘吗?”龚正华小心的问,不太敢相信有人想再吃一盘,至少在他经营青青猪排店这么久,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不对,一盘不够,再来个三盘吧!”吃得更快,戴墨镜的男人几乎要把整个盘子拿起来舔的感觉,他马上又追加了两盘。

“你确定你吃得下吗?”龚正华难以置信的问他。

“我看再来个五盘好了,实在是太好吃了,好吃到让我想流眼泪。”

龚正华又端上新的一盘,戴墨镜的男人吃到哭了,而且还一边哭一边吃,越吃哭得越大声,之后又泪眼迷?陶醉的道;“太好吃了,好有男性气概的猪排饭,不但充满了温柔的心,还有坚强的男性气概,简直是太好吃了,我在日本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猪排饭!”

连吃了五盘,吃得肚子明显的鼓起,龚正华从来没有遇过这么奇怪的客人,竟然会吃他的猪排饭吃到痛哭流涕。他本来以为这个人是神经病,但是看他那副狂吃、猛吃的样子,又好象很正常,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客人,只好他叫几盘,他就送几盘猪排饭上来。

吃完后,戴墨镜的客人转身向他,“你就是厨师吗?”

对于神经病不太敢得罪,也不知道自己的饭有什么问题,龚正华小心的问:“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那戴墨镜的男人突然握住他的手,用一副吃到绝佳美味般的感动语调道:“实在是太好吃了,好吃得令我好想大哭一场,我以后会常来光顾的。”

“呃,谢谢你的赞美。”好吃跟想大哭为什么会连在一起?这实在令人无法理解,对于这个有神经病倾向的客人,龚正华只能报以干笑。

忽然,那个戴墨镜的男人靠得更近,近到离龚正华的脸只有五公分左右的距离。

龚正华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那个人像是之前完全没有注意他的长相,现在才发觉似地道:“你长得不错耶!怪不得猪排饭炸得这么好吃。”

其实东西好不好吃跟长相完全没有关系,这个戴墨镜的男人不知道是以什么标准在衡量,看他靠得这么近,龚正华试著后退,但是那戴墨镜的男人忽然用一只手摸他的臀部,龚正华被关山月以外的人性骚扰,他差点大叫。

“臀部形状也很漂亮,怪不得猪排饭炸得这么香!”

臀部形状跟炸猪排也完全没关系,龚正华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个人的神经跟大脑绝对是有问题的。他不由得想起最近报纸上报导的疯子乱砍人事件,自己该不会遇到从神经病院跑出来的疯子吧!

那人看著他的脸,“老板,你就是龚正华吧?”

那人道出他的全名,让龚正华又吓了一跳,“你认识我?”但是他不认识这个人啊!

“你的厨艺这么棒,长相也很讨我喜欢,臀部也很漂亮,怎样,来当我的女人吧!”

那人毫不害羞的说:“钱跟条件都可以谈。”

什么跟什么啊?龚正华用力推开他:“你搞什么,放手,你这个变态!”

“别管你的情人了,跟我在一起吧!”那人缠得更紧,而且他的臂力很强,一下就把他抱住,嘴巴朝他的脸越靠越近,摆明要亲他。

龚正华吓死了,怎么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又奇怪透顶的人?“你放手、放手!要不然我要叫警察了!”

“我不怕警察,乖,亲一下,好不好?”

这个人真的好象恶心的变态。而且他脸上乱七八糟的胡渣,更像是漫画里随时会在公车上出现的性变态,龚正华没想到自己一个男人,竟然也会像女人一样的要被变态强吻,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

那人真的把他压下来,就要在桌子上强吻他了。他吓得放声尖叫,一个东西立刻击中压住他的变态,那变态被击得往后一倒,龚正华立刻趁隙逃开。

关山月出现在店门口,手里拿著一大把卫生筷,看来刚才那个变态就是被卫生筷给击中。

关山月立刻站到龚正华的身前,指著变态凶暴的放话:“你在想什么啊你?连我的人你也敢动,你神经秀逗了是不是?小心我宰了你!”

对于被骂完全没感觉,那人把墨镜拿下来,露出一脸幸福的傻笑,跑到关山月的身边像小猫一样的磨磨蹭蹭,“小月,你来了,人家好想你喔!”

“少恶心了!快说,你到这里来干什么?看到漂亮的人就发情,我告诉你,你对别人发情都没关系,对我的店长发情,我就让你一辈子不能对女人使坏!”

“小月好凶喔,人家会怕怕!”那人更撒娇的对关山月说话。不过一个中年人像个小孩般撒娇,看起来很怪。

龚正华不敢置信的问关山月:“你认识这个恶心的变态?”

关山月搔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他第一次说话支支吾吾,似乎话都快说不出口的敷衍道:“呃,算认识啦!”

豹姿 误上贼床

第八章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