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18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连张开眼睛都不曾,关山月像是知道他已经醒过来,爱困的轻轻唤他。

“嗯?”

关山月又给他一个吻,没有什么激情,是很温柔、很平常的吻,就像他们已经吻了一辈子般平常。“我好困,我要睡了,我老爸不必理他,他自然会回家,如果一放他进来,他肯定很烦人。”

龚正华把关山月的手臂轻轻扯下,让他抱著枕头睡,自己则走到浴室去冲掉身上关山月的味道,身上仍有著水冲不淡的红痕。连他都不晓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些激情的表现,实在很难想象是自己做得出来的举动。

他是不讨厌关山月的,但是跟一个小他很多的男生发生这样的事,他好象越来习惯,也越来越觉得这种感觉很好,每次这种想法都会让他不安。

关山月口口声声说爱他,所以要与他发生这样的关系很容易理解,那自己呢?从第一次到现在,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推拒,难道自己也喜欢关山月吗?一触碰到这个问题,让他连想都不敢想,总觉得再想下去会揭穿什么似的,令他害怕。

穿上衣物,龚正华打开公寓的大门。

关一辉蹲在公寓门前,看到龚正华开门,如遇救星的说出两句爆笑的粗俗话:“啊,你们终于做完了,我肚子饿了。”

*********

龚正华看关山月的冰箱并没有什么存粮,于是做了简单的煮面而已,而关一辉用大碗公吃著面,一脸好吃得到了天堂的表情,让龚正华不禁失笑,这两个人果然是父子,吃到好吃的东西都是一副到天堂的表情。

吃完两大碗后,关一辉才意犹未尽的猛擦嘴,“好吃,好吃得不得了。”

关一辉拔下墨镜,摸著那都是胡渣的下巴,他的眼睛盯著龚正华,问出十分露骨的问题:“我儿子的技巧很棒喔,但是你跟我儿子是不是真心在交往?”

龚正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关一辉见他沉默,不耐烦道:“你到底有没有决心要跟我儿子在一起啊?问你怎么都不回答!”

“我是男的!”

“我管你是公的还是母的,我问的是你的心,你想不想跟我儿子在一起?”

“你不是帮你儿子找好老婆了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我问你三句,你答不到一句重点,你烦不烦啊?不干不脆的怎么当同性恋?就算一般人像你这么不干脆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龚正华一时回答不出来,关一辉倒是很不客气的把脚跷到桌上,一副流氓样。

“喂,龚正华,我儿子是我的心肝宝贝,他可是聪明得要死,要拐到你上床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你如果不是真心要跟我儿子在一起,就赶快滚出去,让我儿子早伤心早了事,你不要一边跟他很爽的上床,一边想著跟别的女人结婚的事,这样三心二意,我一定会宰了你!”

见龚正华想开口,关一辉说得更大声:“你不要拿什么同性不能相恋来拐我的眼泪,我朋友里多的是同性恋,我已经看太多了。再加上我是个开通的老爸,他要男要女不干我的事,我们家族都是十八岁后就自己搞定自己的事,你懂我的意思吧?”说完,关一辉似乎认为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他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别的地方,不耐的拍著桌子大叫:“怎么没酒啊,没酒怎么过生活?我渴死了!”

龚正华一时之间愣得说不出话。关一辉的意思很清楚,也很正确,若他不确定要不要跟关山月在一起,那就赶快跟关山月分手,若想跟关山月在一起,就要真心的在一起。

“老爸,你很吵耶!要喝酒自己不会去买,你是酗酒狂吗?一天没喝酒会怎么样!”

关山月睡得正甜,被关一辉吵醒,心情不好,口气更差。

“死小子,老爸今天对你好一点,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你老爸没酒喝就觉得全身不对劲,只想骂人,你快给我买酒来!”

“你不自闭了啊?臭老爸,我觉得你还是自闭一点比较可爱,不自闭的样子就像真正的流氓一样。”

两人还要再吵,有人插进来说话:“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亲子相亲相爱的时间,不过你们有位美丽的淑女来访。”

“表哥,你终于来了!”关山月高兴得大叫。

江波白一脸轻松,但是在轻松里而仍可见到倦色,看来这两天他真的跑累了。

“小月,这件事要是成功,你真的是欠我一份大人情。”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家族里最……”话还没说完,关一辉眼睛发直的盯著站在江波白身旁的女人,他一脸兴奋,连口水都快流下来似的大叫:“波白,这个女人是谁?漂亮得不得了,你去哪里找到的?台湾哪里有这种美女?我也要去找一个!”

“老爸,别胡乱发情好不好?一看到漂亮的人就发情,很难看耶!”

对于关山月的讽刺,关一辉连听都没听到,他一边对江波白身旁的女人流口水,一边故意装酷,现现肌肉、展展微笑,还赶紧梳顺他一头乱发。

江波白身边的女人连龚正华都觉得她漂亮得不得了。她头戴一顶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帽子,身上穿著一件高贵的洋装。她不说话,只是眼神奇怪的盯著他们,像是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关一辉行动永远快于理智,他直接走到江波白身边的女人面前。“小姐,你好漂亮,给我摸一下好不好?你的皮肤白嫩嫩,喔,还有你的嘴巴,又甜又红的感觉,臀部是不怎么翘,但是——喔!”越说越色情,关一辉呻吟道:“我受不了了,让我先亲一下。”说著,嘴巴就一直往人家脸上靠过去。

江波白跟关山月使了个眼色,关山月咧开嘴笑,又急忙掩住嘴巴,怕自己的偷笑声被关一辉听见。他拉著龚正华的手,小声道:“店长,我们离远一点才不会扫到台风尾巴,否则没事重伤就惨了。”

“什么意思啊?”龚正华不了解他为什么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关一辉色脸一直往前,只见那个女人皱起眉头,连怎么出手都没看清楚,关一辉瞬间就被一个过肩摔摔到地上去。那一声巨响惊人,龚正华猜想,若是自己被这样摔,肋骨一定断好几根。那女人气愤得用日文一直狂骂关一辉,还不停的用脚踹他。

“她在说什么?”龚正华急问。

关山月笑得前俯后仰,“她用脏话骂我老爸,说他下次再把手放到她身上,她就要剁下他的手,若是他敢再用色迷迷的眼睛看她,她就要挖出他的眼睛。”

“这女人好凶!”龚正华忍不住咋舌。

关山月笑道:“当然凶啰,这女人的凶暴是黑道有名的。”

女人气得拂袖而去,而关一辉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龚正华惊道:“你爸是不是受伤了?怎么一动也不动!”

“放心啦,这女人酷毙了,老爸第一次被女人过肩摔,还被摔得鼻青脸肿,以他空手道黑带的功夫来说,他的自尊心惨遭践踏,所以现在还在装自闭的回复之中。”

“黑带?”龚正华无法置信,关山月的父亲关一辉一出现就是很好笑的样子,他怎么也想象不到他竟是空手道黑带的人。

过了三分钟,关一辉慢慢的坐起来,他摸摸撞到地板的头,眼神还呈现呆滞状态。

龚正华走过去,关心的问:“你还好吧?”

“这女的有够酷、有够辣、有够美的,他妈的,若是没有把到她,简直是一辈子的遗憾。”关一辉答非所问的回答龚正华,语气里充满崇拜跟爱恋,视线还一直看著那个女人走出去的门口,像是对她恋恋不舍。

龚正华被他的回答惊得愣住,关山月的父亲是不是被揍得脑袋秀逗了?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