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19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关一辉站起身,走到关山月面前,一脸还迷迷蒙蒙的陶醉样,说出来的话也像是在梦里说的般带著甜蜜:“喂!儿子。”

“干什么?老爸。”

关一辉又哭又笑,“老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老妈,明明对你说过你老妈死后就不会娶任何人,但是老爸今天决定反悔了,就在刚才的五分钟内,老爸被那个女人摔到地上后,忽然好想谈恋爱。”他很有魄力的问关山月:“我决定要娶那个女人当你的新妈妈,你不会反对吧?”

“老爸,那女的很凶耶!你刚才还没被摔够吗?小心你找她上床,她把你摔到床下踩死!”关山月调倪的道。

关一辉竟然难得的脸红了。“就是那副酷劲让老爸迷恋上她,你看那么纤细的手,竟然可以把我摔到地上,老爸这辈子从来没有被人摔到地上过,这真是一次新奇的经验。”他越说越陶醉:“老爸迷恋上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是老爸的天使,是老爸的上帝,老爸只要有了她,晚上一定不会觉得寂寞。”

关山月吃吃笑起来,“随便你,老爸,虽然你从来没为老妈守过贞,但是不管多少人设计要你娶她们,你总是遵守著对我的承诺绝不娶她们。今天你决定恋爱了,我是个开明的儿子绝对会同意的,但是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喔!老爸。”

关一辉搂住关山月的肩膀,兴奋地道:“儿子,既然你都同意了,那还有什么问题!

老爸就算用捉的、用绑的、用咬的,也要把那个女的带上礼堂结婚,放心吧,老爸一定会娶到你这个新妈妈的!”

“老爸,你会错意了,我不怕你把不到那个女人,毕竟以老爸你缠人的功力,那女的不想选择自杀,就得选择嫁给你,但是,呵呵……”关山月笑得有些奸诈,“但是那个女人是我未来的老婆!”

关一辉沉醉在爱河里的脸突然惊醒,“啊,你说什么?”

“我说她就是你为我选的老婆,所以她是我未来的老婆,既然你爱上她,她又跟你年龄相符,那怎么办?”

“她就是菊池光?”关一辉马上说:“没有关系,只要把相亲的照片从你的换成我的就好了,再说这椿婚事的目的是要我们两组合并,她嫁我跟嫁你不是一样吗?”

得偿所愿的解决结婚的事,关山月笑得好开心。“老爸,真感谢你如此明理,你快点去追那个女的,否则她一气之下跑回日本,你就得跑回日本追了。”

如大梦初醒,关一辉猛点头,痴笑道:“儿子,你真不愧是我的小月,你说得对,我得赶快去追那个女人,绝不能让她以为我只是个色狼,我应该要展现我的能力跟魅力,让她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男人中的男人。”

对于关一辉夸张的话跟动作,关山月隐忍住笑,“说得好,老爸,我会精神上支持你的,快点去吧。”

关一辉像一阵风似的跑向大门,很快就消失了。龚正华在一旁看得眼睛都快凸出来,好一个奇怪的老爸,他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过这样有趣的人。

“哈哈,太好了,解决了。表哥,你简直是料事如神,竟然知道我老爸就是会迷恋这种女人的男人。”关山月欢呼的跑向从刚才就站在一旁看事情发展,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的男人。

江波白优闲的点上一根烟,“你老爸的白痴个性全家族都知道,想想看,也只有不同凡响的类型才能让他喜欢。不过这几天跑回日本请来菊池光,也花我不少时间,但是幸好事情都解决了。”

“表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真是太感谢你帮我这次大忙。”

“不要什么,只想睡个觉,借你的地方睡一下,可以吗?我没力气开车回内湖了。”

江波白满脸倦容的道。

“当然没有问题,那边最大的房间给你睡!”关山月热情无比,脸上一直挂著感激的笑,拉著江波白进房间。

*********

江波白果然一睡就睡了很久,他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睡到关山月都去上学,他还没有起床。等到快十点,江波白才一脸睡得很饱的走出房门。

龚正华有点吓一跳,江波白这个男人平常衣著笔挺就十分俊帅,现在睡到头发稍乱,看起来却更加性感。但是除了性感跟俊帅之外,这个男人似乎还隐藏著较深沉的一面,只不过他压抑住了,让人看不见。

“哈啰,有没有东西给我吃?我肚子很饿,没力气走出去吃东西。”

龚正华听到江波白的话,他的手就自动的动起来,“那煮个面给你好了。”说完后,他就后悔了。这个男人刚见面时就对他性骚扰,性格看起来也是属于玩世不恭的类型,自己跟他在这里独处,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江波白走近他,“我不会对你动手的,瞧你吓得脸色又青又白,我对强暴没有兴趣。”

龚正华更是一惊,这人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满眼惊疑的望向江波白。

江波白笑得很自在的点上一根烟,“有没有咖啡,我早上起床不喝咖啡就觉得脑筋没清醒。”

“好象没有。”

“那无所谓,随便弄一点东西给我吃,不必太麻烦,我低血压,早上起床吃东西也吃得不多。”

龚正华不自在的点点头,随便煮了一点面端到餐桌上去。江波白拿起筷子吃面,忽然,他仰头对著龚正华笑。

“你住在小月的公寓会不会觉得不习惯?”

一提到他跟关山月的关系,尤其是当著关山月的亲戚说这件事,龚正华更觉得不自在。“还、还好,我也不打算久住,只不过刚好、刚好……”

“刚好来这里过夜吗?”江波白将碗推开,又点上烟,他的笑容很和善,但是却颤人心魄。“你把这里当爱情宾馆是吗?”

“当然不是,我是说……是说……”

江波白将烟夹在指上,随意的动作看起来却很有猎食性。“你爱小月吗?”

龚正华坐在江波白的对面却坐立不安。

“小月是很爱你的,他拚命的想扫除你们恋爱路上的一切阻碍,你只不过是坐享其成,那我问你,你想跟小月在一起吗?”

龚正华在他似虎若狼的目光下坦承他以前不敢坦承的事:“我、我不晓得。”

“喔?”江波白慢慢的将烟捻熄,微微低下头。“是吗?不晓得,这还真是个很好的回答。”

龚正华开口想再说话,江波白忽然握住他的手。

龚正华心跳加速,他惊惧的猛吞口水,“江先生……”

“收我波白就可以了,正华。”

忽然,江波白的声音变得十分低沉柔和且具诱惑力,龚正华觉得气氛不太对,他撑起身体干笑道:“我要去开店了,江先生。”

“干什么做得那么辛苦,你跟著我,我一个月给你一千万,当然你想再提高价码也可以,而且你也不必害怕跟我表弟分手后会招致可怕的报复,我的人没有人敢动,就连小月他父亲也不敢。”

有点惶恐了,因为他再怎么用力缩回手,自己的手还是在江波白的手里稳稳没动,可见江波白的力气大他好几倍。“我不是妓女,不谈价码的。”

“任何东西都是可以买卖的,包括身体、心跟思想。”

不敢相信他会说这么无耻的话,龚正华非常严肃的道:“放手,要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江先生。”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