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20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我说叫我波白就可以了。”这句话前面语气还非常柔和,但是到语尾时突然变得非常强硬。

突地,龚正华被江波白用力一拉,整个人趴倒在餐桌上,而餐桌上的面早就被弄倒,面汤浸湿了他的衬衫,又粘又湿的感觉让他非常不适。

江波白的头低了下来,龚正华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得的几乎要窒息,他满心惊恐都表露在脸上。[江先生,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我真的要去开店了。]江波白挑起他的下巴,满是情欲的脸带著淡淡的笑意,说出令龚正华错愕万分的话:“你在餐桌上做过爱吗?小月大概还没有这种幻想力,很有趣的喔,尤其是食物粘在身上的感觉,起先会觉得不舒服,但后来就会觉得充满乐趣。”

豹姿 误上贼床

第十章

龚正华的血液都凝住了,看著江波白越来越逼近的脸,他用力挣扎,“江先生,我对你没兴趣,拜托请不要……”

“有什么关系,就算你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们只要做这么一次就好了,在小月回来之前你把身体洗干净,你不说、我不说,小月又怎么会知道你跟我做了?”

这个恶心的建议让龚正华想吐,他血液直冲头顶,挣扎得更厉害。“你少恶心了,放开我,江波白!”

江波白压住他,隔著裤子握住他的昂扬,龚正华全身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以前被关山月摸时还能感觉到那种情欲上冲的快感,但是现在他被这个人握住抚摸,却让他恶心得直打哆嗦。

江波白低下头,在他脖子上舔弄,龚正华简直快吐了,他双手猛捶,在江波白怀里拚命的抵抗,“放手,江波白,我要吐了!”

“你跟小月总有做过吧?再跟我做一次而已!”

龚正华猛力的摇头,眼里盈满害怕的泪水,额上也冒出一堆冷汗。

江波白把头抬起来,看著他的脸严肃的问:“真的不想跟我做?”

看他好象不再强迫他,龚正华用力的点头,江波白掏出手帕擦擦龚正华额上乱冒出的冷汗让他站起来;经历刚才的惊吓,龚正华腿都软了一半。

江波白没有露出任何羞愧,或是欲望不得满足的表情,他又点上一根烟,语调淡然的说:“你了解了吧?有些人的确跟任何人都可以做,但有些人是宁死也只愿跟心爱的人做,不论男人或女人,就算被爱抚、被亲吻,若不是真正愿意,是死也不愿意让别人乱碰他的身体的。你如果真的对小月没有感情的话,应该是死都会挣扎的人吧?但是你跟小月做过爱,看起来也不像只做一次的一夜风流。”

龚正华突然一惊,他看向江波白,这个人只是要让他明白这个道理才做刚才的事吗?

其实根本就没有要跟他做爱的意思,更不是要强暴他,他只是要让他明白自己对关山月的感情。

江波白继续吸口烟,表情淡漠得可以,“你不觉得你很幸运吗?有个像小月这么热情爱著你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毕竟要爱人本来就很困难了,更何况是被一个你所喜欢的人爱呢?那不是得到加倍的幸福了!而且幸福不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就可以得到的。”

江波白露出自嘲的笑容,“像我们这些有钱、有势、有权的人,对于什么爱啊、喜欢啊早就放弃了,毕竟爱我们的钱的人多于喜欢我这个人的人。”

原来有钱人竟有这样的烦恼,龚正华从来没有想过,他脱口问出:“你真的很有钱吗?”

江波白坦承:“没错,我很有钱,但个性却很坏,我从小就被别人巴结,养刁了我的个性。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我的个性需要改变,因为从今天到我死的那一天,永远都会有一堆无聊的人巴结我,不过今天,我忽然有点羡慕小月,毕竟能找到一个不被一千万诱惑的恋人可是很少的,不,应该说是稀世珍宝吧!”

对于他自嘲但又羡慕的语气,龚正华无法言语,也许江波白在嘲讽的笑容之下,是一个曾经追求过爱,然后又在失望中放弃的人,所以才会造成他这种玩世不恭的无谓个性。

江波白站了起来,他沮丧的言语却配上自信的笑容,使他看起来英俊无比。“很抱歉,弄脏你的衣服,那我先走了。小月若是回来告诉他,有事别来烦我,自已解决,多谢你这一碗面了。”

江波白潇洒的走出去,龚正华到浴室里冲洗自己满是面汁的衬衫,但听了江波白的一席话后,他整个心神都围绕在那上头。

关山月爱自己是毋庸置疑的,那自己是不是爱关山月呢?若是不爱,为什么要跟他发生性关系?刚开始那么疼痛的行为,自己却不排拒,反而紧紧抱住关山月的颈项,不由自主的让他做到餍足。

若是爱,但是两个男人相爱,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安。水龙头的水不停的流出来,龚正华整个人呆愣的怔怔看著水流。

这一刻,他忍不住要认真的问自己,到底是爱或不爱关山月呢?

*********

“店长!店长!”关山月几乎一把钥匙插进钥匙孔,还未转动就猛拍门,大吼大叫的把门用力扳开。再看到餐桌上的碗倒在地上,面汤倒得整地都是,关山月喊龚正华的名字更加凄厉。

龚正华还一身湿的呆在浴室里,被这个声音叫得惊醒过来。他看看手表,竟然已经下午一点了,他到底在浴室待多久?他赶紧把水龙头关起来,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水浸得湿透,等一下走出去,若不披件衣服,第二天一定会感冒。

他缓缓走出浴室。“关山月,怎么了吗?”

关山月一脸快要嚎啕大哭的样子,在看到龚正华没事般的走出浴室门,只不过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不由得张大嘴巴,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店长,你、你怎么没有去开店?”

龚正华不好意思的说:“一发呆就整个人傻了,竟然连已经一点多了都不晓得。”

关山月火速冲过来,搂住他的手臂,“店长,你知道我多紧张吗?你重视那家店比重视你的生命还多,结果你今天竟然没有去开店。我中午要去帮忙时,看到门没开,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你出事了!”

龚正华失笑,“你想太多了。”

看到关山月头冒热汗,全身都是热气,他一定是看到店没开,想也没想的就直冲回家。“你跑回来的吗?”

关山月点头,“是啊,因为太担心了,所以就赶紧跑回来看看,幸好店长你只是发呆,没有发生什么事。”

龚正华忽然很感动,关山月就是因为看到他的店没开,立刻就奔回来,他对他的这一份热烈情意,若自己老是用不晓得、不知道自己感情的借口来搪塞,那一直狂烈爱著自己的关山月未免也太可怜了。

“店长,你在想什么,为什么看我的表情怪怪的?是不是我脸上流了太多汗,所以看起来很狼狈啊?”

这每一滴汗都是为他而流的,不但不狼狈,每一滴汗还都很珍贵,但是龚正华当然说不出这么恶心的话,他要坦白时,看到关山月目不转睛,好奇的盯著他看,他反而话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你不狼狈啦,是……是……”

“怎么样,店长,你这么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你的个性耶。”

龚正华急忙拿出手帕,擦擦关山月脸上的汗,越想要表白,好象越会说不出口,他一脸涨红,只觉得想说的话太可耻了,自己一定说不出来,所以他嗫嚅了几个字就说不出口了。

倒是关山月一脸怔住,然后慢慢的笑开来,兴奋地道:“店长,你说你喜欢我,对不对?”

龚正华脸都红透了,关山月猛抱住他,往他脸上狂亲。“店长,你终于承认你爱我了,我好兴奋喔,太幸福了,好快乐,我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龚正华被关山月紧紧抱住,又窘又羞,但是他在羞愧之中不由得两眼睁大,因为他发觉自己的小腹上,一直抵著自己的关山月慢慢的变硬了。他推开他,一张俏脸简直红得象苹果。“你……你……”他羞得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情况。

关山月低下头,一脸情欲冲动,快乐地道:“店长,你承认你爱我,我当然兴奋,我们来做好不好?店长,我一定要让你在床上叫到没声音为止。”

龚正华没有办法反对,更何况被关山月紧紧抱住,连摇头的空间都没有,他轻轻的说了一声:“好!”

关山月没想到他这次会这么轻易的说愿意,高兴得立刻把他抱起往床上抛,自己也随之压下去。浓烈无比的吻在两人口腔里展开,龚正华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吻关山月,关山月高兴得简直快疯了,已经迫不及待的在脱他的衣服。

他也慢慢解开关山月的制服扣子,直到关山月上身都赤裸了,他红著脸,用手去摸关山月的胸膛,那副胸膛已经很有大人厚实的样子。在情欲的激励之下,他冲动的吻了一下关山月的脸膛,关山月发出难耐的呻吟声,一边还吁吁喘息著,连眼角都快流出兴奋的泪,充斥著性欲的快感。

龚正华没想到自己只是轻轻吻一下,关山月就这么激动,他好奇的伸出舌头去舔一下,关山月立刻按住自己的下身。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