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21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店长,拜托你不要恶作剧好不好,我会受不了射出来的!”

他没想到自己一个轻微的触碰,就能让关山月这么情欲激动,他更好奇的伸手去摸关山月的胸。看到他美好的乳首微翘,他想到关山月曾对自己做过的动作,那时他轻啮自己的乳尖,从身体涌出来的狂烈快感让自己不停的呻吟,他如果也照这样子做,关山月会不会也会觉得很有快感呢?

他把嘴靠近关山月的红乳,不太会爱抚的轻含著,关山月立刻全身颤了一下,整张脸被情欲激得又快乐又痛苦,连话都就不出来,咬牙忍受著快感。龚正华没想到一个这么轻微的动作,就让关山月露出这么好看的表情,他自己也受影响的全身一颤,情欲整个涌至全身。

他慢慢的学关山月以前的动作,轻咬著关山月的乳尖。

关山月叫了出来,赶紧喊道:“店长,我受不了了,不要玩了,好不好?”

“我想试试看,可不可以,关山月?”

关山月看他似乎玩兴大发,他咬著牙,脸上已经冒满汗。“店长,你第一次主动是很好,但是我实在是太容易激动,只要一看到你吻著我的身体,拚命讨好我的样子,我就……我就好想直接进去,但是不润滑我又怕你会痛,所以……啊,店长!”

不理会关山月的话,龚正华再一次轻吻关山月的身体;他紧绷著身体,快要受不了的脸上不断冒汗。龚正华第一次看到关山月这副被情欲折磨的表情,他慢慢的随意吻著关山月的身体,他似乎快无法呼吸,而自己每烙下一吻,体内的热潮也更往上攀升。

他脸红的看著关山月拉链半开的裤子,如果只是吻关山月的乳尖,关山月就那么激动,那如果吻他下面,他会有什么反应?一想到当初关山月吻自己的下身时,那种致命的快感,不由得承认被嘴唇热烈的包含住下身时的感觉的确很让人受不了。

而每次做爱,关山月都会像要让他放松似的吻他这个地方再慢慢插进,都是自己得到好大的快感,那今天自己应该也要对关山月做一次才对。

他红著脸拉下关山月裤子的拉链,关山月一脸震惊的道:“店长,你该不会是……”

他不敢看关山月的脸,因为这太羞耻了。关山月的下身早在内裤里就高高昂起,那尺寸并不小,他看得满脸通红,也深深记得当关山月进入他体内时,就是这个地方让他得到那么强烈的快感。

他慢慢的低下头去,隔著内裤舔著关山月的欲望根源,关山月用力的抓紧被单,口中发出猛烈的呻吟声,下身早就激动不已的跳出内裤的开口,整个在空气里颤动不已。

龚正华微微颤抖的伸舌去舔关山月已被自己的体液濡湿的下身,他好激动,也很害羞,好几次都握著关山月的下身微微的发抖。关山月的味道很强烈,他的口里都是关山月下身体液的味道,他吞进去,感觉连身体里面似乎也充满关山月。

“店长,拜托,不要做了,我快受不了!”

关山月紧闭著眼睛,全身快感流窜似的发抖,手抓住他的头发,下身紧绷得厉害。他张开口,含住关山月的下身,听见关山月发出一声粗重的喘息。

“店长,我真的受不了了,下次再让你玩,这一次我忍不住了,可能会不点痛,你忍耐一下,我真的快射出来了,我一定要进去!”

关山月抬起他的头,话还没说完,就用口水抹了抹他的洞口,直接冲进他的体内。

又硬又热又粗的异物直接插进,龚正华一时痛得受不了,整个人趴在床上。

“店长,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很痛吗?”

轻轻的移转抽动,龚正华内部强烈的收缩,紧紧包住关山月的下身,痛感减轻,变成细微的抽痛。下一刻,关山月又是一个插进的动作,龚正华这次手软得抓不住被单,不过不是因为痛,而是又愉悦又麻的快感整个从关山月插入的地方往外扩散,腰部整个都快软了似的酸麻无力。

“店长,感觉还好吗?”

龚正华说不出话来,只能用身体轻微的晃动来表示他的愉悦。他轻轻摇动腰,关山月立刻大叫出来,紧紧抓住他的腰不让他动。

“别动,店长,感觉太强烈了,你再动我就射出来了!”

“我想要,我想要!”体内酸麻的感觉还没有退,而且身体越来越渴望解放的快感,令龚正华再也受不了的要求。

关山月听到他的要求,情欲的奔窜更加的强烈,开始努力的冲刺。

体内被充满了,但是龚正华的身体还没有得到满足,他不够的努力晃动腰,而关山月喘不气的猛烈插进。内壁被关山月粗鲁的撞击著,应有痛的感觉,但是磨擦间充满快感,让龚正华眼泪激动的掉下来,身体发抖的追求著至极的快感,他放肆的叫出来:“小月!小月!”

关山月用力的往前一挺,龚正华先得到高潮的大叫一声,关山月才嘶吼的泄出来。

*********

关山月牢牢的把他抱在怀里,害龚正华很不好意思,尤其想到自己刚才那么激情的表现,更觉得害羞得只差没找个地洞钻下去。

“店长,亲一个。”关山月快乐的朝他唇上吻去。

龚正华满脸通红的被他亲,刚刚才发泄过一次,但是关山月的亲吻又让他全身燥热起来,他觉得自己好丢脸。

“店长,你还想做是不是?”在被子里,触摸他身体的手慢慢往下滑。

龚正华捉住关山月的手叫道:“住手啦,我没有想做。”

“是吗?店长真不老实,你的身体老实多了。”关山月嘻嘻笑,“店长,你今天好热情喔,是因为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的关系吗?”

大概是这个原因吧,但是龚正华死也不会在关山月面前承认这件事,以免以后他老是在他面前提起。“没有,不是,是……”

关山月用手指压住他的唇,“其实店长你真的很迟钝,难道你不晓得你早就喜欢上我了吗?”

“啊?”龚正华以为关山月又要开始发表他的谬论,想不到关山月却很开心的对他点头,“店长,你以前是不敢承认,要不然你看我的眼光很不一样,你自己都没发觉吗?店长你也实在太迟钝了,我一直以为你是故意的,但是你又不是那种故意的人,所以看来你自己真的没发觉。”

“我以前就喜欢你?”龚正华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

“是啊,店长,要不然我在你店里砸了那么多盘子,再加上我每天都对你性骚扰,其实你口头上说受不了我,但是事实上,却是每当我在你身边,你的脸色就会变得很好。所以那时我才觉得追店长有百份之百的成功率,因为你早就喜欢上我了。”他再加上一句:“不过没有我早啦!”

是这样子吗?想来应该是没有错,因为若是别人对他这么性骚扰,自己个性再怎么温和,也一定会快点辞退这个工读生才对,绝不会让别人在口头上占他便宜。

“所以我早就知道店长喜欢我,只不过店长都没有意识到,你总算今天意识到了,店长,我好开心喔,而且你刚刚的热情让我觉得很爽耶!”

想到刚才的激情,龚正华就忍不住脸红。“你不要一直提刚才好不好?”

“提这个有什么关系,反正我老婆我老爸娶定了,我老爸以后有那个凶巴巴的女人管他之后,就没空来打扰我们了!”说完后,又露出一脸笑咪咪兼色迷迷的表情,衬得他那张可爱的脸英俊又帅气。“店长,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

拉著龚正华的手去碰自己,龚正华手里的东西又硬又热,他手一缩,整张脸红得更夸张。

关山月笑得很色的说:“我又硬起来了,店长,是你让它硬的,所以你要负责喔!”

“我们刚才才做过的啊!”

“没办法啊,我正在最容易冲动的十八岁,而且身边又躺了一个我最爱的人,我就算快累死了,也会有感觉的。”

“说不什么死不死的,别胡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龚正华板起脸。

见龚正华管他,代表龚正华多么的在乎他,关山月笑得更开心,当然也更色情。“店长,你好关心我喔,我该怎么回报你才能好?”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