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3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我不只想要吻你,还想抱你上床,慢慢脱掉你的衣服,当然你喜欢脱我的也可以。

我要一面脱一面吻,然后我要从晚上跟你做爱到天亮,到天亮还不让你下床,我要你身上都是我的味道、都是我烙印下的痕迹。”

啊!等一下,事情怎么又变成这个样子?

关山月方才很有气势的脸,又变成那副色迷迷的样子,他几乎是涎著脸,垂涎的盯著龚正华,“店长,你好美喔,而且超可爱。我真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要不然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恋爱的,我相信一定是神知道我太过孤独,所以才特意叫你来安慰我,对不对?”

不对,完全没有这回事,是他缺少一个工读生才请他来的,绝对跟神没有关系。“关山月,你跟我见面跟神完全没有关系……”

关山月不让他有把话说完的时间,他身体压得越来越靠近,露出一脸既苦恼又快乐的表情。“店长,怎么办?刚才吻了你之后,我的小弟弟好激动喔,梦里那些吻你的感觉跟吻真实的你的感觉比起来简直是太逊了!果然是真人才会让我激动到一百份之一千万,店长,如果跟真实的你做爱,感觉一定会比梦里更棒上几万倍,对不对?”

做爱!?龚正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这个高中生真的是在说“做爱”这两个字吗?他感觉血液上冲,但是脸上全无血色。“关山月,你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所以……当然……也就是说……”

已经被关山月吓得语无伦次的龚正华又吞了一口口水,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关山月越靠越近的身体,有个坚硬的东西抵在他的下身。天啊,不会是男人的那个吧?他简直是无语问苍天。

“让我上好不好?店长,我一定会尽量的温柔的。”

被男人性骚扰也就罢了,还是被一个小他很多岁的高中男生骚扰,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呢?而且看起来他好象真的要被强暴了的样子。

情急之下,他用力的打了关山月一巴掌,身为男人的自尊,让他忍不住怒吼:“滚开,关山月,要不然我要对你不客气了!”

关山月笑得像太阳的笑容被这个巴掌打得凝住,他满脸不知所惜,“怎么了?店长,我做了什么不对的事吗?”

他宁愿忙死,也不愿意再接受这个高中生的性骚扰,龚正华怒道:“你开玩笑开够了没?”

“我没有开玩笑,店长,我爱你啊!所以不管多么辛苦,我都来这里帮你,就是为了能多看你一眼。”

“你这种居心不良的工读生我不要,你给我滚出去,每次都对我言语性骚扰也就罢了,今天你还想霸王硬上弓吗?”

关山月露出迷惑的表情,“店长,你不爱我吗?”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男生吧!”

关山月抓住他的手,一脸慌乱地道:“但是店长你看我的表情都好热情,你的眼神在说你很在乎我,你很喜欢我,不是吗?”

怎么有人自恋到这种地步?“你胡说什么?快点出去,早一点睡觉洗澡,别满脑子都是不正经的想法。”

“我吻你,你刚才有感觉不是吗?”

“你胡说什么?快点出去,我还要洗锅子。”龚正华被说中了,更是恼羞成怒,他连耳朵都红了。随著耳朵的热度,他的怒火也上升好几度。

“你明明有感觉的!”关山月突然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还想要强吻他。

龚正华气死了,这个高中生简直是瞧不起人,他揍他一拳又踹他一脚,怒火上扬一百倍的吼道:“你给我滚出去,从今天起你被炒鱿鱼了,明天你不用来了,听见没有?”

关山月被踹到离龚正华一两步远,他满脸吃惊神色,“店长……”

“给我滚出去,听见没?”龚正华气到抓狂,从后面流理台上拿出一把菜刀,挥著向关山月怒吼:“你被炒鱿鱼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这个恶心的同性恋!”

关山月一脸大受打击的表情,他可怜得几乎要哭出来的问:“店长,你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对,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容忍你是因为你年纪还小,我这里又缺工读生,现在我再也受不了你,你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绝对拿菜刀砍死你。”

龚正华为人十分和气,他从来没有对谁说过这么难听的话。

关山月露出更受打击的表情,他掩住脸哭了起来,不停的道歉:“抱歉,店长,是我自己太一厢情愿,我一直以为店长你很喜欢我,只是不好意思表明,又碍著年纪的关系。原来你一点也不喜欢我,我……原来是我想错了,抱歉,店长,抱歉,真的好抱歉……”

关山月不断的低下头来道歉,头越来越低、语气越来越哽咽、哭得越来越严重;他哭得让龚正华都觉得良心不安,气早消了一半,但是现场气氛很僵,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扭转这么僵的气氛,两个人就这么站立著,四周一片静默,只听得见关山月的哭声。

他踏上前一步,想要安慰关山月,却又不知怎么安慰起,关山月忽然抬起头来抓住他的手,他吓了一跳。这个高中生该不会是忽然哪一条神经秀逗,又想要强暴他吧?

关山月只是把他手里的菜刀拿下来,放到流理台上,关心的道:“店长,菜刀很危险,千万不要伤了自己。我走了,谢谢店长这两个多月来的照顾,我、我会一辈子都想著店长的。”关山月向他鞠躬后,安安静静的走出去。

龚正华一脸吃惊的望著他的背影,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平顺的解决,虽然关山月的骚扰让他不胜其烦,今天甚至还有身体上的接触,但是他没想过一向古灵精怪的关山月竟然这么成熟的道歉走了。

手上一滴水顺著他的手往下滑,那是关山月刚才哭时流下的眼泪。龚正华忽然觉得良心超不安的,他从来没有把任何人骂得那么难听,再怎么说,关山月都只是个高中生而已,而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怎么能对一个高中生骂这么难听的话?他应该要理性的告诉他,他搞错恋爱对像才对。

看著地上那颗眼泪凝在地板上,再想到关山月连要走时都关心的拿下他的刀子,叫他不要伤了自己的可怜模样,他忽然觉得罪恶感好大。

怀著奇怪的心情,龚正华又开始清洗锅子,只不过他今天心神不宁,好几次都失手把锅子掉到地上。

*********

“猪排饭两份。”

“好,马上来。”

现在是中午一点五十分,来店里的客人很少,只剩下一个常来买猪排饭的中年老客人。

“店长,怎么这些天都没有看到那个可爱的高中生?”

“哎哟!”龚正华炸猪排时不慎被溅起的油喷到自己的手,他大叫的赶紧把手缩回来。

中年客人往厨房望去,“还好吧?店长,你受伤了吗?”

“没事,没事。”龚正华赶紧把手浸在冷水里,不停的用冷水冲泡。

“店长,现在店里又变成只有你一个人,真的是很累,那个高中生不做了吗?”

龚正华说谎地道:“他可能功课忙,不做了。”

“喔,满可惜的,那个高中生长得真可爱,你有没有发觉他来店里之后,好多女生都来这里吃猪排饭?”

把猪排饭包好给客人,龚正华并没有答腔。

中年客人看他一眼,“店长,你有没有发觉自从那个高中生不做后,你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了?以前看你炸猪排都觉得你很有精神,现在总觉得你好象一脸很累的感觉,是不是太忙了?要不要再贴个红纸找工读生呢?毕竟这家店生意这么好,你一个人的确忙不过来。”

关山月走后,他的脸色真的越来越难看吗?龚正华忽然觉得笑不出来。当初他的确很火大的对著关山月大吼,说要炒他鱿鱼,但是这句话到第二天他就马上后悔了。不论关山月再怎么对他性骚扰,都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从来没有对他行使什么强迫性的手段。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