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4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就连那一天晚上那个吻也是满温柔的,虽然很激情,但是的确是很温柔的吻,但他可能真的被关山月吓到,才会那么大声的骂出那么多难听的话。

而关山月落寞的哭著离去,也让他觉得自己真是超级可恶,即使关山月真的是个同性恋,他也不能当著他的面对他怒吼:恶心的同性恋!

自己真的好没格调,而且差劲至极,简直是太过分了。明明知道关山月喜欢自己,还对他说这么难听的话。想想看,若今天立场调换,换他爱上关山月,而且对关山月苦苦纠缠,若关山月对他大吼恶心的同性恋,自己一定会痛不欲生吧!

他没劲的洗著锅子,关山月真的好几天没有来了,他对他大吼后,他就识相的不来了,难道他以后真的都不来了吗?

龚正华忽然生气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有满心的罪恶感啊?明明一切都是关山月的错,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什么喜欢他、动不动就对他性骚扰;明明个性就象打不死的蟑螂一样,为什么那一天自己只不过是失控的对著他大吼些难听的话,他就不来了。

他分明是在跟他作对,分明是要跟他过不去,若是真的喜欢他的话,应该再怎么被拒绝,都还是会厚著脸皮来才对。

所以一切都是关山月的错,都是他让自己有这种罪恶感,他没错,他做得一点都没错,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去想关山月那小子的事。

他泄愤似的刷洗著锅子,像要把锅子刷脱一层皮。他越想越生气,越想就越不开心,明明一切都是关山月的错,自己为什么心情这么郁闷,简直像被情人抛弃的小女生一样,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不刷锅子了,忽然觉得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他把锅子丢下,把店门锁起来,只想好好回家睡个大觉。

他把铁门用力的拉下来,一边还泄愤似的踢著铁门。

这时,有个穿黑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问道:“请问你是龚正华先生吗?”

他心情超差的,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但基于礼貌还是皱眉回答:“对,有什么事吗?

若是推销的话,请明天再来。”

“那就得罪了。”

龚正华还搞不清楚这个穿黑西装的男人话里的意思,便见黑衣男子拿出手帕压住他的鼻子。他只闻到一股强烈的味道,那味道很难闻,而且很刺鼻,他一闻到,便全身颤抖、头晕目眩起来。

墙壁,甚至他的店都在旋转、扭曲成一团,他想大叫却叫不出口,喉咙发出干哑的声音,连脚都站不住,便被黑衣男人抬起来。

接著,一群男人涌上,黑衣男人低声道:“快点把他放进车里,要轻轻的放,不要伤到他,这可是个超级重要的人。”

“阿龙哥,这个人是不是大集团的小开啊?”

“不是啦,是总管亲自下令说要捉这个人,还说要用最不伤害这个人的方式把他请回去,所以一定是很重要的人,你们搬的时候小心一点。”

“他究竟是谁啊?”

一群小弟看著黑衣男人,渴望解答。

可黑衣男人轻声道:“其实我也不晓得,不知道是不是总管的私生子,不过长得不太像。”他语气突然变得严肃:“别聊天了,快点搬进去,要不然总管会生气的,会说我们办事态度太懒散。”

小弟们抬手的抬手、抬脚的抬脚,轻轻把龚正华搬上车。大型的宾士车合上车门,其他的小弟搭上另一辆货车,两辆车以平稳的速度驶向高速公路。

而青青猪排店的门前,没有任何目击证人可以证实龚正华被绑架了。

*********

龚正华虚弱得差点呕吐,他觉得好不舒服,而且超难过,胃酸直线上涌。

“你醒了吗?龚先生。”

一位穿著很奇怪的服装的男人,不,也不应该说是奇怪啦!但是若是你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穿正式浴衣的五十多岁男人跪坐在你面前,而你所处的房间竟然都榻榻米的摆设,背后的墙壁上,还有个题著“忠义”两字的扁额,你会作何感想?

你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在日本黑道电影的场景里吧!

穿浴衣的男人拍了拍手,立刻有人拉开拉门,把一个精致的碗奉上。穿浴衣的男人一脸严肃地道:“请漱洗一下口,你的头就不会那么晕了。”

男人说话的气势实在太有威严,迫于情势之下,龚正华不自觉的拿起碗来漱口,果然漱口后,他的头晕症状立刻减轻许多。

他把茶碗放在榻榻米的桌上,穿浴衣的男人接著说:“我的名字叫藤田义,是这里的总管,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说著,他向他深深一鞠躬。

龚正华莫名其妙,完全不晓得发生什么事,只好手足无措的回礼,也学藤田义把头低下来,胡乱说著:“请你多多指教。”

藤田义抬起头来,皱纹深刻的脸充满了严厉,“很抱歉以这种方式将你请来,但是事情危急,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龚先生,其实我是有事相求,请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一件事,若是你答应了,不论是钱财、女人,甚至是什么不动产,我们都愿意支付给你。”

这好象电影上的黑道谈判!龚正华紧张地道:“等一下,我只是个平凡的厨师而已,并没有什么特长。”

藤田义的脸完全像刚才一样的扑克脸,像是没有听到龚正华的话,他继续说:“我们的少爷病了,对于一向活泼、开朗、正义,而且是我们帮派里最重要的继承人,我都以非常的决心在教导他不可软弱,一个男人是不能软弱的。龚先生,少爷对你的迷恋曾经让我非常的不以为然,也深深觉得不能生继承者的你,实在是配不上少爷。但是从小乖巧懂事的少爷,竟然会为了你跟我顶嘴,你晓得这对一个几乎以父亲身分在教导他的我来说,是多么令人无法相信的一件事吗?”

说著,狠厉的眼神飘向龚正华,看得龚正华胆战心惊,因为那狠厉的眼神看起来像是要把他一块块的肢解一样。

“我不解得少爷为什么这么迷恋你,少爷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一定是你诱使他成为同性恋者吧?”

龚正华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他试著问:“等一下,藤田先生,这……请问你们少爷究竟是谁啊!我从来没见过你们少爷啊!”

听到龚正华不负责任的话,藤田义怒火上升,抽出旁边的武士刀,对著龚正华,藤田义暴怒的吼道:“你这个无耻的人,对我们少爷下手之后,就想抹干嘴巴说你没吃过吗?”

“下手?”龚正华差点说不出话来,下手不会是等于上床的意思吧?

藤田义拿著武士刀站起来,用刀对著龚正华,“混蛋家伙,那一夜少爷全身伤痕的跑回来,你竟然敢如此作践我们尊贵的少爷!少爷身上都是你留下的吻痕,真是可耻至极,你强暴我们少爷不说,竟然还敢事后装成无辜的样子来欺骗我,不可原谅!少爷可不是那种让你吃了之后就可以当成垃圾丢掉的烂货!”

藤田义真的拿刀砍了过来,吓得龚正华面色如土,腿软了一半,根本连跑都没有办法跑,藤田义最后把刀插在榻榻米上。

“混蛋家伙!若不是为了少爷,我绝对拿刀刺进你的心,然后把你灌满水泥丢进太平洋!”

用手拉住龚正华的衣领,藤田义一脸凶狠的威胁:“你这软弱的家伙听著!少爷心里很不开心,因为你强暴他之后,竟然还敢骂他,少爷的心受了严重的伤,他的心碎了,你要一片片的把他的破碎的心补起来。要不然不管你在哪里,黑道的烈炎组遍及大陆、日本、台湾及香港,势力之庞大,让你无法想像。若是少爷一天不笑,我一定会让你吃不完兜著走,我会把砍成肉泥,榨成肉汁,还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听见了没?”

豹姿 误上贼床

第三章

“你找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少爷啊!”这简直是天大的误会,他从来不曾认识什么可以称为少爷的人,更别说是诱拐跟强暴了,这简直太、太胡来了!

藤田义怒道:“胡说八道,明明是你纠缠少爷,还一再对少爷下手,少爷对我坦承那一夜你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你……你竟然敢对我们可爱的少爷做出这种事,还在玩腻他后骂他是恶心的同性恋!”

恶心的同性恋?龚正华忽然整个人清醒过来,他一生中唯一一次用这个名词骂过的人,只有……只有……“你该不会是说关山月吧?”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