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6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脸上的表情从可爱转为凌厉的魄力,关山月瞬间看起来真的很像大人。龚正华感觉到他那股无与伦比的魄力,几乎停止呼吸,然后,可爱的笑容软化了关山月凌厉的魄力,他笑得好可爱的握住龚正华的手,看起来没有任何威胁性,也十分的具说服力。

“我不喜欢强人所难,我们换个方式来玩。我不要求你跟我做爱,但是你要让我吻你,时间、地点都不限制,我吻你的时候,若是你不想要,你可以不必回应,我想要跟你做爱的时候,若是你觉得很恶心,你可以推开我。你一推开我,我绝对不会再做下去,如何?这个条件对你很有利吧!”

“我根本就没有必要答应这种诡异的条件。”

听到龚正华的回答,关山月脸一沉,忽然变得凶恶起来,“既然你不了解我的爱,那我就强暴你喔!反正我老爸早就说会替我摆平,我表哥也鼓励我不要婆婆妈妈的,强暴你屈服比较快,我早该听他们的话才对。”

这什么家族、什么对话?

关山月可爱的脸真的变得很凶暴,立刻把他推倒在榻榻米上,撕扯他的衣服。

他吓得脸色发白,他不想身为男人还被男人强暴。“等一下,关山月,你这样做,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反正我得不到你的心,干脆让你恨我一辈子好了,这样等你以后想起我,至少会对我恨得牙痒痒的,那我也算在你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了。”

这种诡异的论调让龚正华几乎要疯了,但关山月看起来真的是要强暴他,他急忙叫道:“你住手啊!好,我接受你的条件,可以了吧?”

关山月笑了起来,刻意扭曲他的话:“店长,早承认你对我的爱不就得了,为什么你就是这么口是心非呢?不过你的欲拒还迎我还满喜欢的,让人情欲大发耶!我好想吻你喔,店长,你要乖乖让我吻喔。”

说吻就吻,一点也不浪费时间。关山月像水蛭碰上人的肌肤般死粘著他不放,拚命的啃吮龚正华的唇。为了报复关山月,他死撑著紧闭嘴巴不张开。

关山月低声笑了起来:“店长,你真可爱,紧闭著嘴不让我吻的倔强表情比以前可爱一百万倍。”

他是故意的,他紧闭眼,不看关山月。

关山月揉揉他的嘴唇,再轻轻咬他的脸颊,让他脸上觉得一阵麻痒难耐。

关山月一面轻轻的舔,一面低笑,“店长,老实告诉你,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舍得强暴你呢?那只是骗你掉入陷井的把戏罢了,不过你这么快就掉入陷井真的好可爱喔!可爱到我好想推倒你,不过我这几天为了取信于总管而装病,没吃几口饭,没什么精力可以乱搞,等我吃饱饭后,我们再继续。”

自己又中计了!龚正华一听到他的话,立刻气得睁开眼睛。

关山月拉开纸门,朝外面大吼道:“我要吃饭,给我拿饭上来,我饿死了!对了,还要准备店长的份,我们要一起吃爱的晚餐!”

*********

吃著日式的晚餐,有酱菜跟一些青菜,还有热腾腾的白米饭。但是龚正华心情却恶劣到极点,被人绑架到这里也就罢了,还被人设计到这种程度,偏偏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而且还被可爱的高中男生说自己很可爱,他简直是没用到了极点!

“店长,你不要一直戳酱菜,酱菜好可怜喔。”

“你给我惦惦,我高兴怎么戳就怎么戳,怎样?我们有约定我不能戳酱菜吗?你说啊!有吗?”

当然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发泄怒气,而且还发泄得很没格调,像个小孩子一样。但是龚正华气到脑子里已经没有思考的空间,他更用力的戳著酱菜,好像那个酱菜就是眼前关山月的头一样的猛力戳著,但是越戳只是越气而已。他对没出息的自己也十分的生气,早知道他不会强暴自己,干嘛去答应这种荒谬的条件?

“店长,医学报告说一个男人会常生气,一定是性欲没得到满足。店长,等一下我一定会让你得到满足的,这样你的脾气就不会这么坏了。”

龚正华咬牙世齿,一字一句的说:“我没有性欲不满足,懂吗?”

“那我问你,你最近一次跟人做爱是什么时候啊?”

脸红了,他为什么要受这种无聊的性骚扰?龚正华嘶吼道:“我没必要回答你这么私密的问题!”

“店长,你很久没做了,对不对?”

“我是个性欲不强的男人,懂了吧!”特别强调男人两个字,龚正华再度咬牙切齿的说。

关山月把碗里的粥一口喝光,又笑得十分可爱地说:“性欲不强?店长,那是你没遇到我以前,若是跟我做过一次爱,你一定会上瘾的!想不想跟我做做看?我自认一定会让你得到高潮中的高潮。”

他有股冲动想塞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听这种下流的言语。“我已经接受你的条件,我可以回家开店了吧?”

“不行,万一你溜掉怎么办?”

“店长,我老爸这两个星期会回来,不晓得为什么,我每年到了九月多,就会发病,现在是九月末了,好像快要发病了,所以我老爸会回来看我,你等我病好了之后,再回去开店好不好?”

“发病?”龚正华左看右看都觉得关山月正常的不得了,脸色又白里透红,怎么也看不出会生病的样子,一定又在耍骗他吧!“你又在骗我了,是不是?”

关山月却很沉重的摇头,“不对,我是真的生病,每年九月快到十月的时候,我就会生一场大病。我可能会死,所以在我死前,我想要跟店长在一起。”

死?越说越夸张了,分明是想要限制他的行动,不让他回去天母开店。龚正华气极了,反正关山月的意思就是不管怎样都不让他回去,他越求他只会让自己越丢脸。他用力的戳著酱菜,然后像咬掉关山月的头似的,愤恨的把酱菜塞进嘴里,用力的用牙齿把酱菜咬碎才吞下去。

“店长,我请人在我房间的旁边帮你清出一间客房,你可以先睡那里。衣服跟换洗用具都已经准备好了,若是你累了可以先去休息,那我要睡觉了,晚安。”

龚正华吃惊的看著关山月的背影,想不到关山月什么都没做,他以为……以为关山月到了晚上,一定会有更恶劣的动作,想不到他什么都没做,真的又乖乖的钻回他的被子里去睡觉。

他站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情况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关山月转过头来看著他,“店长,桌上的碗都不必收,晚一点他们自动就会收走。你累了吧?那赶快去睡,我忽然觉得好累,是不是外面在下雨?我好像闻到雨的味道。”

他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让龚正华更莫名其妙了。他转头看向外面,外面并没有下雨,甚至连下雨的迹象都没有,但是关山月好像很疲倦的把眼睛合起来,他觉得气氛有些怪异,老实地道:“外面没有下雨。”

关山月忽然变得很累似的睁不开眼睛,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喔,那等会儿就会下雨了。店长,晚安。”

龚正华正想问他,他到底又在作什么怪,但是关山月真的合上眼睛,好像真的睡著了。龚正华觉得不太对劲,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于是他把拉门拉上,外面有人领著他到他的房间去。

他的房间里,衣服、梳洗用具一应俱全,他坐在榻榻米的床上,有人在为他铺床,铺好后向他道:“龚先生,请休息。”

“好,谢谢你。”龚正华躺进棉被里,虽然他是被人绑架,但是这里的人似乎对他很敬重,他也没被虐待,但是总觉得今天不知哪里有说不出的怪异,他躺在床上想著,过了不久,便渐渐的睡著了。

睡到半夜,听到一阵雷声,外面劈哩啪啦的下起大雨来。他从被铺上坐了起来,看著窗外,果然是在下雨,关山月的话果然应验了。

这时,门外的脚步声一声声的传来,杂沓而嘈乱,他掀起被子走到门边,还未拉开房间门,就听到外面像潮水一样的传来细语,细语的内容全都是一样的一句令人异常惊恐的话——“少爷发病了!”

豹姿 误上贼床

第四章

“少爷开始发病了!”

“别慌,快去请医生!”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