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7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情况怎么样?”

“少爷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一阵阵如潮水般惊恐的话传进龚正华的耳朵里。这是在作戏吧?明明晚上看起来还满正常的关山月,怎么可能会说病就病呢?一定是联合这么一大群人来骗他的吧!

龚正华决定不理会那些声音,他捂住耳朵,告诉自己:睡觉,一定又是关山月在搞鬼,赶快睡觉。

那一夜他睡得很不安稳,因为外头的脚步声整夜走不停,而汽车的灯光从自己的窗户照射进来,亮晃晃的让他闭不上眼。到了早上,他饿个半死,也没有人来送饭给他吃。

他感到心情有些忐忑起来,忍不住想著关山月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

他被迎入总管的房间里,总管仍然是跪坐著,只是他陷入的眼眶,让人知道他昨夜一整晚都没有睡觉。

“龚先生!”藤田义道:“你还没有吃早饭吧!请你一起来吃早饭,因为少爷发病,所以没有人煮早饭,现在才把早饭做好。”

“他真的在生病吗?”

对于龚正华的疑问,藤田义似乎非常的不开心,他语调很冰冷的说:“难不成有人会故意装病,把血压降到四、五十,心跳故意不稳定吗?”

龚正华不敢再说话,却暗暗揣测情况应该没有藤田义说的夸张。

他默默吃著早饭,而藤田义也默默吃著早饭。

还没有吃完,外面的脚步声奔跑而至——“藤田总管,少爷他心跳越来越不稳定,一定要马上送医院!”

这戏也演得太夸张了吧!龚正华暗自皱起眉头。关山月难道不晓得演戏演得这么过分,更让人有很假的感觉?

而总管一听到小弟的报告,立刻站起身,下令道:“快,送医院!”

藤田义站起身的同时,看向龚正华,“龚先生,我们少爷病重,我没有时间处理你跟少爷的感情纠纷,而且少爷之前也没有下什么命令,不如你先回家去,我会叫小弟开车送你到家。”

经历三天二夜的绑架事件,最后在第三天的早上,他又被莫名其妙的送回天母的青青猪排店门口。路途上,载送他的小弟理著小平头,连句话都没有说,他试著与他攀谈,但是小弟似乎忧心仲仲,一句话也搭不上,于是在早上十点二十五分,他就回到自己熟悉的店门口。

之后一个礼拜,关山月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甚至没有联络,让他忍不住怀疑关山月究竟是在搞鬼,还是真的病重?

*********

“对不起,我们现在已经休息了,请明天早一点来。”

现在已经八点,眼尾瞟到人影,连头也没抬的龚正华没什么劲的朝前方喊话。

对方直言道:“龚先生,是我!这次冒昧来访。”

“藤田义?”

龚正华抬起头来,藤田义憔悴得令他不敢相信,他整个人在短短一个礼拜内似乎是老了十岁似的。“藤田先生,你看起来好像很累?”

“龚先生,只要是为了少爷,多累都值得。少爷今天稍微恢复了神智,只不过情况仍然不太稳定,少爷虽然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好像很想见你的样子,请你跟我一起回去照顾少爷,好吗?”

“他真的病得这么严重吗?”

“已经在急诊室跟加护病房来回待了一个礼拜,这次发病似乎比往常还要严重。”

基本上,藤田义看起来是个很正直的人,所以龚正华没有办法想象他会为了关山月说谎,而且看他这么劳累的样子,莫非关山月真的病得很重吗?

“可是那天晚上我跟他说话时,他明明都还很正常,不可能说生病就生病吧?”

“龚先生,少爷的病情本来就很奇怪,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会发病,有时还会病得很严重,那是心病。”

“心病?”

藤田义似乎不愿多说关山月的情况。“龚先生,以前把你强请回去,对你说了失礼的话我都愿意负责。但是这一次真的是我一生的请求,请你一定要回去帮我们照顾少爷,少爷这次的病若好了,你跟少爷之间的事我绝对不过问,而且以后一定会将你列为组里的贵宾。”

看到藤田义的表情,绝对不可能是骗他的,龚正华忽然想到关山月那一夜怪怪的神情,他觉得一阵心慌,关山月好象真的病得很重!他看了一眼快洗好的锅子,慌乱地说:“你等一下,我把锅子洗好后,擦个手,马上跟你走。”

藤田义难得的露出笑容,“太感谢你了,龚先生。”

他知道藤田义把他跟关山月之间想成是情人的关系,但是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若要强说有,不如说是关山月对他的苦苦纠缠。他有些心虚的回答藤田义的话:“没什么,他本来就是我的工读生,去看他一下也是应该的。”

*********

再走进这栋日式的房子,他被带进关山月以前住的房间。房间很幽静,而关山月的床铺上躺著睡著的关山月,旁边还放著打点滴的架子,他现在正用点滴输进营养液。

“少爷吃不下饭,所以只能用营养液补充营养。”藤田义一边解释一边拉上门,“少爷若知道你来,一定会很高兴。”他忽然握住他的手,诚恳地道:“请你一定要让少爷吃饭,少爷只要能吃饭,那病就几乎是好了一半。”

“我尽量试试看。”龚正华走近关山月的身边,只见关山月憔悴不已,他紧闭著眼睛,看起来好象一副快死掉的样子,跟一个礼拜前简直不能相比。龚正华不敢置信才一个礼拜而已,关山月竟会憔悴成这个样子,看来他是真的生了场大病。“关山月,我来看你了。”

关山月扇动睫毛,慢慢的睁开眼睛。在他睁开眼睛的刹那,龚正华的心脏忽然紧缩起来,那目光有神的透射出来,像是要擒住他的心、他的思想,不让他有空暇再去想除了关山月之外的人、事、物。他觉得自己被这个目光完全看透,而且被完全的拥有,他不由得想到关山月那一夜黏人的吻,那种感觉并不坏,其实很炙热又很诱人,他瞬间面红耳赤。

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啊!太低级了,他马上心底暗暗骂自己是个神经病,被个可爱的高中男生吻有什么好陶醉的,简直是太丢脸了,又不是没跟女人接吻过!

“店长,你来了啊,我在梦里有看到你喔!”有气无力的,关山月有神的目光马上变成涣散,似乎抓不住视线的焦点。

关山月有气无力的回答,使龚正华暗暗心惊,他没想到关山月表现得比他看起来还严重,他好象真的一副快要去见阎王的样子,他该不会真的如他所说的会死吧?

藤田义见关山月这副病状,似乎眼泪就要流出来似的强忍著份伤心道:“少爷,我叫手下煮一些清粥,拿过来给你吃,好不好?”

“随便,都可以。”

又是有气无力的回答,但是藤田义却高兴得喜形于色,他转向龚正华,“龚先生,这是少爷这一个礼拜来,第一次想要吃东西,果然请你来是对的,我立刻去准备!”

藤田义咚咚的走出去,而龚正华就很尴尬的坐在关山月的身边。关山月又合上眼睛,像是没有精力与他攀谈又睡著了。没多久,藤田义带著清粥,一匙一匙的喂关山月,没想到关山月吃了就吐,情况反而比龚正华刚进来时还要严重。

关山月吐得脸色发白,似乎随时会断气,而在一旁看的龚正华也跟著他一起脸色发白、呼吸不平稳。他没想到关山月真的病得这么严重,连吃个粥都会吐,他站起身,不顾藤田义奇怪的眼光问:“厨房在哪里?”

藤田义严肃的五官变得完全不晓得发生什么状况,“龚先生?”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