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上贼床/勾引美臀店长 第9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这有什么好不正经的,我不只梦到你脱衣服,而且还是你吻我。你吻得好热情,让我好激动、好想爱你一百万遍。”他嘟著嘴,“店长,你记不记得只要我喝完汤,你就会让我做的事?”

龚正华将眼睛转向别处,说出来的语音有些不稳:“记得啦!”

“不过我现在身体这么差,大概近期内都没有办法跟你做爱,你不觉得这样的我很可怜吗?明明心爱的人就在身边,却连抱都不能抱,好可怜喔!”他为了强调自己的可怜,更加重语气的说:“而且店长你都对我好凶,你照顾我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笑过耶,你是不是又爱上别人了?”

“你胡说什么?快点吃饭啦!”

“你吻我,我才吃。”

龚正华终于有反应的颤动了一下,关山月那张堪称未来会迷死人的娃娃脸靠过来,他直视的目光充满一千瓦的热情,而龚正华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忽然动弹不得,全身热度也上扬了好几度。

“我爱你,店长,但是你到底爱不爱我啊?你从来都不说你爱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人家心里会不安的。所以我要你吻我,只要你主动一次,我就会心里安定了一些,好不好?店长,若是你不肯,那我就死都不肯吃东西。”

这是什么幼稚的威胁啊?龚正华正想这么说,但是关山月靠得更近,他闪亮如星的目光直瞅著他,看得他心慌意乱、无处可逃,而他脸上一直像要冒出火来似的红了起来。

豹姿 误上贼床

第五章

“你、你、你退开啦,热死了!”

龚正华说出口的话吞吞吐吐,他急忙想将关山月推开,关山月却越靠越近,他没有办法,只好用力推。关山月因病虚弱,竟砰的一声,非常大声的倒在棉被上。关山月被撞得头晕眼花,躺在棉被上半晌都没反应。

龚正华吓了一跳,他在情急之下用力的推,以前关山月身体强健,任他怎么推就是不会动,现在他因病虚弱,自己怎么能这么用力呢!

“你怎么了,关山月,被撞到了吗?疼不疼?”

“你不要管我,店长,我知道你一点都不爱我,我知道你一定是被藤田总管强押来我家照顾我的,对不对?所以你根本就不想看到我,你照顾我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的,连笑也没笑,你说那些要和我接吻、做爱的话,都是说给藤田总管听的,故意要让他放心,以为你会真心的照顾我,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只想赶快让我身体恢复健康,然后你就可以跟我说再见。”

越说越大声,还夹杂著哭泣的声音,关山月一边说,一边哭:“你回去,我不要你照顾了,我饿死也不关你的事,你不爱我就不要来照顾我,你一来照顾我,就会让我燃起希望,一个人在生病的时候,心爱的人对他好,他心里就会乱想,我每天都梦到你,结果在现实里,你根本就讨厌到不想跟我接吻。”

“关山月,别闹脾气了,好不好?”龚正华好声好气的安抚他,一方面也愧疚自己推他推得太用力了。

“你出去,你连和我接吻都不肯,代表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我不要爱你了,我决定自暴自弃,我要随便去路边找一只最丑的狗来爱。”

这话有点可笑,但是龚正华看他哭得这么严重,也笑不出来,他拍著关山月的肩膀,关山月却甩开他的手,“你回去,我要饿死,不要吃饭了!”

“你这个小孩子怎么这么烦人啊!”龚正华忍不住说了重话。

关山月忽然抬起头来看著他,“对,我是小孩子,所以你打从心里把我爱你的话当成笑话来看,对不对?小孩子的心也是会受伤的,我对你的感情这么深,你每次都不理会,你认为这样我心里作何感受?我难过得要死,又不能哭,哭了你又会说我是小孩子,不要理会你的看法,我就是要哭要吵,要烦死你,怎么样?你烦就走啊!”

龚正华生起气来,自己整夜不眠不休的在旁边照顾他,他还说这种气死人的话,龚正华站起身:“好,我走算了。”

一听到他要走,关山月哭得更大声。

听到他的哭号声,龚正华莫名其妙的又觉得罪恶感很重,他脚步根本就踏不出门口,望了关山月一眼又走回来,蹲下身,“好,要接吻就接吻,但是你要乖乖吃饭,也不准哭了。”

关山月的眼泪就像水龙头可以自动开关一样,刚才还哭得像个泪人儿,一听到龚正华说这句话,他眼泪马上就奇迹似的停了,开心的说:“好,我不哭,我也会乖乖吃饭赶快把病养好,你快吻我。”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龚正华坐在他面前,“你闭上眼睛,我才能吻啊!”

关山月果然闭上眼睛,龚正华拚命的鼓励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吻而已,只要轻轻的擦过嘴唇就好。他终于闭上眼睛,对准关山月的嘴轻轻的擦了一下,四片嘴唇干涩的磨擦时,让龚正华心里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但他马上克制住,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好了,吻好了,快乖乖吃饭吧。”

关山月露出一脸“你骗我”的表情,不满地道:“这哪叫吻,有的人吻狗也比这个吻热情,这根本就不像吻啦!”

“你很烦耶,吻都吻过了,你还挑东拣西的!”龚正华回嘴。

关山月扳过他的脸,“不合格,刚才的吻连十分都不到,店长,你吻得太逊了,要这样吻才对。”

“你干什么,啊——”

龚正华来不及说完,就被关山月紧紧的圈住脖子拉过来强吻,舌头很不客气的探进龚正华的嘴里,溜过他的牙龈齿根,一再的碰触龚正华的舌头;龚正华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整个人软倒在关山月的身上。

“店长,你好敏感,你晓得吗?一个吻就让你受不了了,对不对?”

“胡说什么你!”龚正华满脸通红,嘴角都还有关山月的口液,嘴里的口水更是充满关山月的味道,而身体更是百份之百的燥热,天啊,对方不过是个高中生,自己在发什么情啊!

关山月一手抚上他的裤子,直接摸他男人最敏感的地方,龚正华大叫一声,关山月低声笑了起来:“店长,你硬起来了喔。”

“放手,放手啦!”他脸红不已,他怎么能被个高中生给调戏,太丢脸了,他捉住关山月的手。

“好吵,再吻一下好了,吻得你没力气说话,这样你就不会一直反抗。”关山月抱住他又用力的吻他,技巧高超得令龚正华又开始头晕目眩起来,他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状态下,回吻了关山月。

他的回吻,似乎让关山月心情好上一千倍。关山月拉开他裤子的拉链,轻轻的抚摸,他的男性在内裤里涨跳起来,龚正华羞愧得几乎要钻入地洞,但关山月仍不停的吻他,说的话简直要让他以后想起来都会害羞。

“店长,你这样好可爱,我早就想要脱下你的裤子,爱你一千万遍了。”

“你是病人——啊啊……”

关山月加重手上的力道,吻也从嘴唇溜到脖子跟耳朵,在他耳朵轻吐一口气,见他耳根红了,全身也有反应的颤抖起来,关山月满意、喜悦地道:“店长,刚才不过是骗骗你而已,你以为我真的病到不能做吗?我早就想跟你做了,不过你的心防真的很重,要对你下手好困难啊!所以只好一直装哭,你很有母性,别人一哭你就会有罪恶感,对不对?”

“你……啊——”弱点被人抓住,龚正华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他的衬衫扣子被关山月一颗一颗的解开,关山月吻到他的胸口,调戏著他的乳蕊,偶尔还伸舌头去舔,他乳头都红硬起来,关山月用嘴扯下他的内裤,这样子说有多煽情就有多煽情。

“你住手,住手啊,关山月!”

“你湿了耶,店长。好可爱喔,你这个地方是桃红色的,超可爱的,我想要吻吻看,我要让你很舒服,舒服到你没有力气反抗。”

关山月含住他的下身,龚正华用手抓住被单扭紧。男人的那个地方被又湿又热的舌头舔吮,那快感大得他几乎受不了,他喘息起来,眼眶里都是激动的泪水,心脏在胸腔里怦怦作响。

关山月用甜得腻人的声音道:“店长,你把腰抬起来。”

“不,不要!”

“真是麻烦。”关山月抱怨似的笑了起来,他抬起他的腰,放了块柔软的枕头到他腰下。

龚正华还来不及问他要做什么,他就感觉一个冰冰凉凉的液体抹在他的后面洞口,他一阵畏缩,终于知道关山月在做什么了。“你住手,关山月!”

上一篇:我家老宫失忆了

下一篇:日暮倚修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