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强爱系列之一) 第24章

作者:风弄 标签: 近代现代

杜云轩可一点也笑不出来。

彷佛猜到杜云轩的顾虑,年轻的大老板加了一句补充,「性骚扰的受害者会受到保护,姓名和有关资料绝不外泄。」

杜云轩沉默片刻,「谢谢。」

「他是我的特别助理,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此前也有员工举报说他骚扰,但公司内部的调查却被他掩饰过去了,估计调查员中有人受了他的好处。这次是我亲眼所见,不可能再轻纵。等回到总公司,相关调查人员,也需要清理一下。」说最后一句的时候云淡风轻,但透着掌权者的威严。

但下一刻,威严褪去,对杜云轩说话的语气充满绅士味的体贴,「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不用。」

「今晚的事,我很抱歉。」兰迪·莱亚说,「如果你接受,我愿意做出补偿。」

杜云轩冷冷地说,「最好的补偿,就是大家回家睡觉,永远不要提起这件事。」

没有哪个男人,希望这种伤自尊的事,留在别人的记忆里。

第三章

回到自己的公寓,又洗了个澡,狠狠把那下流男人碰过的地方擦了个遍,才趴到床上睡去。

过了不知多久,觉得胸口沉甸甸的,像压了一块巨石,闷得喘不过气来。杜云轩难受地睁开眼,窗外蒙蒙一片黯淡灰白,大概还不到六点,胸口上压的不是巨石,而是一张英俊得令人痛恨的脸。

杜云轩恼火地伸手,打算推开压得自己难受的家伙。手掌触到古策的脸,有微刺的触感,棱角分明的脸上,长出了短短的胡须根。

这一肚子坏水的暴君,一向注重仪表,总要摆出一副玉树临风,文质彬彬的模样,只有忙到昏天黑地的时候,才会忘了刮胡子。

昨晚又熬了一个通宵?

杜云轩凝视近在眼前的那张脸,依稀看出几分疲倦。

累到这个难看的样子,不去豪华别墅里好好躺着,居然还跑过来骚扰无辜良民。昨晚那个三石大和为非作歹时,他又在哪个地方打家劫舍?

杜云轩想起昨晚,眼眸深处掠过一丝怒火,差点就往大狼狗一样窝在自己身上的古策脸上甩了个耳光,不过理智阻止了他。

不是舍不得。

而是动手挑衅古策的后果,他不想承受。

「想好了?」男人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眼睛还是闭着。

薄唇懒洋洋地开合间,往杜云轩胸膛吐着暧昧的热气,「想动手就别思考太多,瞻前顾后,胆气自然就怯了。我其实挺期待你偶尔伸伸爪子的。」

「你没睡?」

「你男人我就算睡着了,耳朵还是竖着的。」古策终于睁开眼睛,虽然是初醒,眼眸里还是泛着一丝邪魅劲,「有没有压坏你?」大手摸着杜云轩光滑的胸膛问。

杜云轩坐起来,表情镇定地避开他进一步的动作。

「我饿了。」

「叫你的小弟带外卖。」

古策躺在床上,欣赏着杜云轩颀长的背影,颐指气使,「我要吃你做的面。」

「我今天有很多工作。」

「你给我下面,不然,你下面给我吃。」

杜云轩不解地一怔,好一会,才明白古策这个似乎是玩笑,其实又充满威胁的下流笑话的含义。

清俊的脸庞,顿时涨红。

「你真是……下流。」杜云轩压抑着声音。

「放点葱花,要两个荷包蛋。」

「…………」

「我今天可非常绅士。」古策不耐烦地睁开眼,似笑非笑,「凌晨回来时看你睡得很香,才体贴地没把你弄醒。昨晚的份,要不我们现在就补?」

古策口中的弄醒的意思,杜云轩非常明白。

他讨厌被古策当成厨娘使唤,更讨厌给古策做面条,但是,和被男人立即抓到床上发泄欲望比起来,还是做面条这个选择比较能让他接受。

「几个面饼?」杜云轩咬牙。

「三个。」古策打个哈欠,像个高高在上,被仆从们侍候得心满意足的君王,对杜云轩走向厨房的背影加了一句叮嘱,「多放几滴麻油。」

杜云轩沉默转进厨房,背影写满不甘。古策把那不甘瞧得清清楚楚,不过,算了。

最近忙得很,密西西比那边出了变故,他和巴洛家族的合作看来碍了别人的眼,一个名为袖党的黑道势力掺和进来,好几次从中捣乱。

这种帮派之间的利益斗争从来就没有太多和解的余地,按照古策的行事风格,更是挡我者亡,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密西西比。

古策和巴洛家族联手,在密西西比让袖党栽了几个大跟头。对方伤亡有点惨重,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最近下面几个分部接连受到了袭击。

就在昨晚,刚装修的夜总会被人在包厢里藏了炸弹,不是土质炸弹,而是军用级炸弹,要不是保全部嗅到风声,及时搜出来,麻烦还挺大。

在古策的地盘,和古策玩阴的,这就把古策这条嗜血的狼给惹火了。

古策报复得迅雷不及掩耳,铺开他那张恢恢无边的黑暗网络,顺藤摸瓜,连根带叶,当夜把袖党从密西西比派过来的那些人一锅子端了,连只老鼠也没放过。算是给遥远彼岸的袖党首脑一个提醒——你他妈的惹错人了!

忙活一个晚上,凌晨回来饥肠辘辘,还不敢吃掉床上睡得香甜的小熊。

只开口要一碗面。

自己最近,对某人真是太心慈手软。

偏偏还没人领情。

杜云轩做好面条,才有时间去浴室洗漱,换上班穿的西裤衬衣。

古策坐在餐桌前看见他打着领带从浴室出来,皱了皱眉,「谁叫你把睡衣换掉?」

餐桌上放着空空的大碗,三个面饼,两个煎得金黄诱人的荷包蛋,葱花和麻油,已经在杜云轩换衣服时全进了古策的肚子。

皇上他老人家现在酒足饭饱,饱暖思淫欲。

况且,在镜子前,冷着俊脸,打着领带的杜云轩,微仰的脖子在镜光反射下映出玉般的半透明皮肤,让人呼吸加重。

「过来,」古策推开餐桌上的空碗,曲起食指敲敲桌面,「帮我刮胡子。」

「我上班快迟到了。」

「对呀,杜明磊今天也该到策略地产报到了。」古策极为平淡地提起。

镜子里的人影,动作忽然变得滞钝。

杜云轩转身,冷冷瞅着古策。

古策悠闲地用右肘支在饭桌上,朝他微笑。

帮他做面条,帮他刮胡子,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帮他端茶递水加洗脚了?!杜云轩去浴室取了刮胡膏和剃刀,回到餐桌前,正要弯腰伺候万岁爷。

「坐上来。」古策坐在椅子上从容地伸展身体,拍拍自己的大腿。

「别得寸进尺。」

「坐上来,宝贝,」古策温声细语地说,「不然,我会让你,不,是让杜明磊,见识一下真正的得寸进尺。」

那个进字的音调很奇特,充满淫邪感。

杜云轩只好拿着剃刀,跨坐到古策膝上。

「你很在乎自己的兄弟。」古策等他乖乖坐在自己身上,在他脸上抚了抚。

「是。」

「我也是,很在乎自己的兄弟。」古策别有深意地凝视他,「看来,我们至少找到了一个共同点。」

古策的眼睛很亮,火焰在里面燃烧,并不猛烈,而如冬日般内敛而绵长。

杜云轩被他看得有点心慌,把视线转到手里明晃晃的剃须刀上。

「开始吧。」古策往后把背部挨在椅上,仰起脸。

他的动作,也改变着跨坐在他身上的杜云轩的重心。臀部隔着布料接触男人结实紧绷的肌肉,同时也羞耻地感觉,某个部位正发硬地顶着自己。

杜云轩不动声色地挪开一点,刚刚动了动,古策喉咙里发出享受摩擦的低沉呻吟,「宝贝,你可是在玩真实版的擦枪走火。」

杜云轩不敢再动了。

顶着自己的那根东西,变得更加滚烫,就算隔着裤子,也烫得他脸上烧热。

这男人,既下流,又无耻。

杜云轩掩饰着被男人那根东西顶着臀部的尴尬,一本正经地把剃须膏抹在古策下巴上,在古策脸上比划着,琢磨着第一刀在哪里下。

干脆,一刀宰掉他算了。

自己手里拿着锋利的剃须刀,而他正仰着脖子,像一条暂时放松了警惕的狼。

「找得准大动脉的位置吗?」

被说破想法的杜云轩微微一震。

古策懒洋洋地半睁着眼,「杀人,要快准狠。对准致命处,猛地一下,结束。最怕是做事只做一半,动了手,却结果不了对方。受伤的野兽,报复心可是很强的。」

杜云轩再傻也不会真的试试自己能不能快准狠,拿着剃刀,贴着古策的下巴,开始不轻不重地刮胡子。

暧昧的姿势,两人挨得很近。

古策的呼吸灼热地喷在杜云轩脸上。

古策的目光,也一直定在杜云轩脸上,好像看见了一辈子也不愿放弃的风景。

「看什么?」杜云轩被他盯着浑身不自在。

「监视你。免得你真的一时心狠,在我脖子上划拉一下。」

「原来你也会怕死。」杜云轩抬着手,锋刃在古策右脸侧抹过,刀片边缘带起短小的胡须渣。

「混黑道的都是烂命一条。死有什么可怕?」古策往他的脸上吹了一口气,悠悠说,「不过,有你在,我确实想活久一点。」

大手伸向杜云轩下身。

杜云轩的手猛然一颤,剃须刀无声划过,在古策下巴拉出一道口子。

一缕触目惊心的殷红渗进雪白泡沫。

糟糕!

上一篇:恶警二(强爱系列之二)

下一篇:军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