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强爱系列之一) 第47章

作者:风弄 标签: 近代现代

「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人,在你手里?」

「不错。」

古策的心脏骤然凝成了一块沉重的铁。

小熊在袖党党首手上,落在他古策的仇家掌握中!

黑夜帝王的血如黑色火焰般燃烧起来,思绪却像冰雪般冷静。

「放人的条件?」古策低声问。

没有绕圈子,单刀直入。

对方事情干得很漂亮,无声无息,狠狠攻了他古策一个不备,打电话的时间,正好就是他和巴洛家族合作关系有重大进展的前一刻。

古策这辈子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明枪暗箭,险恶布局,仅看对方手法,就知道自己的脖子已经被逼到了刀刃上,所以他也不罗嗦,直接问放人的条件。

「人,我是不会放的。」兰迪·莱亚的笑声在电话中显得低沉狠辣,「我知道你正在和林亚·巴洛会面,我要他死。」

「你要我在巴洛家族的大本营,杀掉他们的族长?」

「我其实也期待着亲手结果那可恶的家伙,可林亚·巴洛出了名的怕死,外人可以和他接近的机会不多。」

「古策!不要!」

手机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让古策浑身巨震。他听出了杜云轩的虚弱,只有在极为痛苦的情况下还竭力地呼喊,声线才会如此颤抖不成形。

「不要……听他的!」

兰迪拿着电话就站在木马旁,出于惩罚亚力克西亚的心态,兰迪故意打开免提,让他听清楚通话的内容。

彷佛受刑者一样,被深深嵌入体内的人造物固定在木马上的杜云轩,用身上所有的力气大声疾呼着。这一幕,深深刺痛了莱亚族长那颗年轻高傲的心。

本应属于自己的人,却拒绝把珍贵的心交给自己。

品尝着噬心的嫉恨,兰迪彷佛见到了因为凯尔文叔叔的背叛和逃走,愤怒悲伤不已,渐渐油尽灯枯的父亲。

「古策,不要受他威胁!」杜云轩嘶哑地叫着。

兰迪是要一箭双雕,借古策杀死竞争对手,然后再藉愤怒的巴洛家族杀死古策。

古策不可以死!

至少,不可以是为了他杜云轩而死!

「我建议你抓紧时间,古先生。因为可能你还不清楚,我眼前这具迷人的身体正在享受着什么。」兰迪把手机伸到杜云轩面前,愠意藏在温柔的微笑之下,「亲爱的,和古先生打个招呼,告诉他,你现在的感觉。」

杜云轩憎恶地瞥了兰迪一眼,咬紧下唇。

他不想让古策听见自己的羞耻和痛苦,更不想成为兰迪威胁古策的筹码。

兰迪把手机拿回自己耳边,无可奈何地说,「你知道,他一向很倔强。」

他又问了杜云轩一句,「你真的不愿意开口吗?」

杜云轩把下唇咬得更紧,项颈形成倔硬的线条。

兰迪明白杜云轩为什么这样做,就如一条导火索,一直压抑的愤怒猛然爆发了。

「你会为我说服他的,亲爱的亚力克西亚。」兰迪低声说着,伸过手,按在木马往上延伸的木质把手上,开始推动。

底部设计成弧线的木马,在地毯上前后摇晃起来,带动和木马连成一体的巨大男形,和被男形以狰狞面目深深嵌入的受伤身体。

「啊啊啊!」紧紧咬着下唇的杜云轩,凄惨的叫声终于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来。

古策几乎把手机握成一掌碎片。

「我答应你的条件。」他沉声说,「不管你在对他做什么,立即停止。」

「你很爽快,古先生。」

「我帮你杀了林亚·巴洛,你必须放了他。」

「我说过了,人是我的,我不会放。不过,等我确定了巴洛家族族长的死讯,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会停止。」兰迪说话的过程中,以一种残酷冷静的节奏,持续摇晃着木马,「也就是说,在你没有完成我要求的事情之前,他会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杜云轩充满痛苦的声音,再次通过手机传入古策的耳膜。

黑夜帝王被逼到了死角。

拖延时间,或者再做无谓的坚持,只会让敌人更残忍地折磨小熊。

黑狼也许无所谓,但古策无法忍受。

「你赢。」古策作出不可思议的退让,「但是,在确定我的死讯之前,你不许碰他。」

「古先生,谈交易要公平。你为我杀死一个人,而我,把另一个人从木马上放下来作为对你的回报,这就是公平交易。如果你要求我满足你的另一个条件,那么,你也应该再为我做一件事。」

「说。」

兰迪瞥了疼得浑身不断剧颤的杜云轩一眼。

在这种时候,除了无法压抑的痛苦叫声,他还是没有说出任何配合兰迪的话,彷佛施加在身体上的再巨大的痛苦,也不能和古策的性命相提并论。

兰迪要击破古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我担心他对有着血缘羁绊的性爱有所抗拒,你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古先生。别惊讶,我调查过你,而他的底细,我比你更清楚,一些陈年往事只要有心,总能查到蛛丝马迹。」兰迪缓缓说,「只要你向他说出事实,我答应你,在没确认你的死讯之前,我不碰他。当然,你我都清楚,你不可能活着离开巴洛家族那栋藏污纳垢的大屋。」

古策在手机里沉默了一下。

「让他听电话。」他沉声说。

兰迪把电话拿到杜云轩耳边。

「你……你说过……」杜云轩断断续续地吐着气息,「有我在……你会活久一点……」

古策的心瞬间碎了,然后,结成一团冷酷的坚冰。

「你不是杜家的亲生儿子,杜氏夫妇是你的养父母。你的亲生父母死于一场可疑的火灾,你三岁时,杜家秘密领养了你。我妈和我爸离婚后,嫁给了你爸,所以生了你。杜明磊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古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我,才是你同母异父的亲哥哥。」

「…………」

「你听见了吗?」

「你在撒谎……」杜云轩彷佛从很远地方飘来的声音。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你认为我会把它用在谎言上吗?」古策说,「我不后悔。对我来说,你就是独一无二的。」

他挂了电话,从喷泉旁回到座位,拿起刚才搁在餐桌上的餐巾,脸色如常地系在脖子上,优雅地拿起刀叉继续用餐。

「古先生,关于我们巴洛家族应得的利益,我想你应该考虑过了吧?」林亚·巴洛用餐巾擦擦粘在嘴角的鱼肉碎,转头对古策说。

「是的,我考虑了。不过,在我们谈正事之前,还有一件微不足道的事,需要花我们一点时间。」

「什么事?」

古策漫不经心地笑笑。

手中的纯银餐刀在空中划过一个犀利的弧度,准确无比地扎进了林亚·巴洛的脑门。

◇  ◆  ◇

林亚·巴洛的死讯来得很快,快得连兰迪这个始作俑者也始料未及。

彷佛花了半天时间穿着打扮,花了半天时间在路程上,等他施施然走进顶级餐厅,坐在餐桌旁拿起菜单斟酌半天,才慢条斯理地决定点哪道大餐,结果,话音才刚落,大餐就香气四溢地出现在眼前,连精致的配菜一道送上。

处心积虑的计划中,当然少不了莱亚家族安插在巴洛家族的眼线,在那栋遥远的大宅后花园的巨变一发生,眼线第一时间把现场消息传了过来。

兰迪接到消息后有短暂的惊讶,然后带着微妙的妒意叹息,「看得出来,那个东方男人不愿意你在这上面多待一分钟。虽然愚蠢,但至少勇敢,对此,我必须表示敬意。如他所愿,你可以下来了,亲爱的亚力克西亚。」

他解开绳索,把杜云轩的手腕解开,把他从木马上抱下来。满是凸起的人造男形从身体里脱离,给杜云轩带来巨大的痛苦,身体猛颤,已经咬得出血的唇里却没有逸出一丝声音。

脑子里回荡着古策低沉的话。

我,才是你同母异父的亲哥哥。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

我不后悔。

你是独一无二的。

每一句,每个字,都在耳膜上振荡,久久不息。所有的都在分崩离析,身体是撕裂的,灵魂是撕裂的,肝肠是撕裂的……

他刚刚被自己最恨又最在乎的男人,以一种直接粗暴的方式,告知了自己从不知道的身世,告知他,他们一直犯着兄弟乱伦的重罪。

脑海凌乱得就像龙卷风后最惨烈的现场,正是因为这种凌乱,杜云轩失去了自我心理安慰的本能,他连对自己说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的心理抗拒过程都没有,一脚踏空,直接跌进了无法接受的现实中。

和古策相处了这么久,他听得出古策说的是真话。

杜家的养子。

同母异父的兄弟。

数不清次数的,淫邪激烈的兄弟乱伦。

如果此刻古策在杜云轩面前,杜云轩会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残忍的方法把古策杀了。

但此刻,古策不在面前,而且很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在杜云轩面前。

就像被人硬生生拔掉了所有的指甲,但是,受害者还没有来得及感觉疼痛,手腕就忽然被人齐根斩断了。

古策,他会死吗?

漆黑的现实被更漆黑的现实所覆盖,凌乱崩溃的思绪之上,是更凌乱,更崩溃的恐惧——那强迫他犯下乱伦罪孽的应该判死刑一千遍的男人,也许会死……

「噢,可怜的亚力克西亚,你受伤了。」兰迪充满怜意的声音传进耳里。

彷佛是为了检查伤势,他缓缓扳开杜云轩合拢的大腿。

杜云轩俊逸的脸,因为伤口牵动的剧痛而微微扭曲。

「你向他承诺过,不会碰我。」杜云轩低声说。

「我的承诺是,在确定他的死讯之前,不碰你。」兰迪说,「在一大群凶残的巴洛家族的人面前,杀死他们的族长,他就算有一百条命,现在也应该死了。」

杜云轩的双唇猛然一阵颤抖,苍白如死人。

「可是,你还没有确定,不是吗?」

兰迪打量着他,然后,温和地回答,「是的,我尚未确定。」

杜云轩缓缓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晕过去了。

第七章

上一篇:恶警二(强爱系列之二)

下一篇:军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