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1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不能说的爱恋 作者:凌豹姿

文案

每人都知道「小三」是不有什好下的,但是小三有拖油瓶子的候,孩子有怎的遇?金有著深刻的感受,被莫名憎恨著是很痛苦的事,尤其人是他自小最崇拜的哥哥。因慕著毫血的哥哥,他跟尚未世的父同盟,了天大的秘密,今而後,他活在充激情欺的生活中……

缘分 凌豹姿

每年到了年末时,圣诞节的气氛就会开始出来,其实在台湾过节的气氛还满浓厚的,虽然我想大部分都是佛、道教徒,但是大家对于圣诞节的热闹气氛似乎也觉得非常的高兴,到了那个时节的时候,我居住的城镇会挂上一圈又一圈的彩色电灯泡,把整个街巷,就算在黑夜中也弄得五彩缤纷。

我觉得这有点显示出台湾人的个性,台湾人大部分都热情又可爱,就算不是多数人信奉的宗教,还是会快快乐乐、高高兴兴的一起感受那种欢愉的气氛。

而信奉佛道的人们,有时候常常在店门口挂着很有趣的贴联,大部份都是劝世警言,每一回我走过店面时,总会认认真真的看上一回,有时候会觉得它的前言有点跟后句连不起来,算是跳跃法的思考方式吧,但是大多的时候,写的都是非常好的言语。

经过台北热闹的街头,只见好几个人身着朴素衣服,满脸笑容的拿着发票箱收集发票,捐出发票时,就会见到这些人急忙的拿出手中塑胶袋里的柳丁,说是云林的柳丁,只要捐发票就可以拿到。

原本只想要换一颗尝鲜,但是发的人非常热情,拿给我们好几颗,(当然我们捐助的发票也非常多张,爆),但我忍不住的想,这颗柳丁远从云林的柳丁果树而来,到底经过了多少手,才会到达我这里来?

首先一定是有人乐捐柳丁,所以这些义工才能一袋袋的拿到现场来发,经由种植的手、果树上摘下的手、运送时搬运的手、开箱的手、筛选柳丁好坏的手,然后是义工的手来分发,最后落到我们的手里拥有它。

这真是一份奇妙的缘分啊,当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你手上的任何东西,跟你所遇见的任何机缘,都有巧妙的缘分在里头,所以要珍惜自己,也要珍惜他人,更要珍惜物品。

因为人事物,若无这些巧妙的缘分,不会到达你的身边来的。

最后再谈及一件事,那就是某位香港的读者,寄了非常多香港漂亮的照片给我(真的很漂亮,感谢你,让我对香港起了向往之心。),并且厚厚的好几张纸,跟我谈及有关身边亲人的问题。

该怎么说呢……我记得太宰冶在半自传小说「人间失格」里,曾经提及一段话,他说他不懂得拒绝他人,甚至总是装疯卖傻,只为讨好迎合身边的人,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他的人生逐渐朝向悲惨的那一面而去。

拒绝别人是人生中一件非常大的课题,不敢拒绝别人的人,都是因为不想被别人讨厌,但是我深信孔子所说的一句话,如果你是好人,那坏人就会讨厌你;如果你是坏人,好人就会不喜欢你;如果好人跟坏人都喜欢你,那你就是个乡愿。

人无法讨好所有的人,有时做正确的判断非常困难,但是先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成为他人的负担是一件重要的事,你不成为他人的负担,才能够伸手去帮助他人。

像利用他人的人,被利用的人就是因为内心有一部分非常的善良,才会被利用,若是已经想清楚了,就算被骗也无妨的心情,那就是他选择的道路。

有人会说为什么善良的人总是没有回报,我会说,善良只是一项必备的条件,但还有很多条件需要具足,人不只要善良,还要有智慧,这样才能活得自由自在。

希望能传达给香港的这位读者。

序曲

夜色昏沉,暗得几乎没有光线可以透入玻璃窗内,天上的乌云遮蔽了明亮的月色,就连满天的星斗都隐匿在黑暗之下,仿佛一片乌沉沉、透不了气的黑,没有雨声,没有风声,连丝光亮也消失了。

远方几处残存的马路灯光、房子里点着的亮光,微弱光线在夜色中苟延残喘的射入屋内,但是就连那么微弱的光线也被窗帘给阻隔住,黑漆漆的屋内熄灭了所有灯光,屋内也几乎是一片黑暗。

没有光线,只除了极度低沉的声音遍布在屋内。

「呀啊啊……」

贪婪渴求的双唇发出甜腻的呻吟,金颜张开了嘴唇,像是凶猛动物般的舌头贯穿他的唇内,他也贪婪的吸收着对方的唾液,两道舌尖饥渴的吞噬着对方,穿在身上的白色睡袍已经凌乱不堪,露出大半个白皙的胸膛。

他的手心饥渴的抚过压在身体上男人的强壮结实躯干,手下温热的肌肉、强悍的体味让他一阵目眩神迷。

男人多久没有来过了,他不愿意记得日期,但是等待的时间分分秒秒的折磨人。

他拼命的嗅闻着他身上的体味,双手滑过男人强健的后背,只是手心爱抚过男人的肌理他就一阵目眩神迷,男人的大手不费吹灰之力的扳开他细瘦的双腿,他的内裤被褪落到床脚下。

没有多余的前戏,好像男人欲望高涨的只想得到他,当强猛的肉块不由分说的刺入他柔嫩能接受的部位时,疼痛的泪水顺着他的眼窝而流下。

依依不舍的留恋,他的泪水沾湿了男人的臂膀,经历无数次的交欢,就算在黑暗中,男人也能准确无误的吻上他的唇,腰部往前的刺穿他的身体,狂妄无比的索求,就像他是他的猎物一样。

「还要、还要……」

而他是个甘愿献上一切的猎物,饥渴、淫荡的声音从口里发出,他的双腿主动攀上男人的腰部,摇动腰部尽情索求着对方,也满足对方无底的情欲。

因为情欲是两人唯一的交集,当一望无际的乌云盖过所有光亮的夜晚,才是他们相会的时间,而贪婪索求对方身体的热情则是他们相处的唯一模式。

第一章

「颜少爷,这是你的信件。」

一排信件放在古色古香的圆盘里,金颜喝了口热红茶,长形的餐桌上摆满了许多的食物,却只有他一人在用餐。

他叉了一口蛋放进嘴里细嚼慢咽,他本姓并不姓金,姓卫,他的母亲与当时有名的企业家再婚时,他被带进了金家,就跟着改姓为金。

十几年前,当时知名企业家金义日娶进一个堪称美艳的单亲妈妈时,报上杂志纷纷以钓金龟婿的恶名讽刺她,说她嫁入豪门是为了金义日的钱。

她只是一介不知名餐厅的端盘子女侍,学历、经历并不特别好,但是鳏夫的金义日爱上了她,也立刻迎娶了她,甚至无所谓的让她的拖油瓶成为金家的小少爷。

从来没有人说过金义日是好相处的人,他耿直,却是个十分沉默寡言的男人,早年的婚姻并不幸福,在生下一子后,他与妻子的感情更加急转直下。

他彻夜未归已经是常态,妻子的歇斯底理与多疑善妒的个性让他很难忍受,并且渐行渐远,美丽的妻子以外遇来报复他的不闻不问,却在结婚的十年后,割腕自杀在大宅邸里。

沉默的金义日一手主持了丧礼,在丧礼上的表现自制且沉默,面无表情的脸色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情。

而他的亲生儿子金聪英就像传承他百分之百的血统一样,九岁的小孩没有失控的哭泣,他与金义日一样自制且沉默,面无表情的脸上宛如带了鬼一般的面具,让人看不懂他的心情。

凭金义日的钱脉与人脉,吊唁的人潮络驿不绝,有传言夜半的时候,来了金义日后来的卫姓妻子,代表他们早就有了婚外情,只是一直没有公开,他的妻子也因此怀恨自杀当然这只是无聊八卦的传言,没人知道是真是假。

卫姓女子在一年后顺利嫁给了金义日,所以也有人说他逝世的妻子,其实是金义日逼死的,只为了早日娶进卫姓女子,让卫姓女子有名有份。

第二次的婚姻对金义日而言,可能就是他人生迟来的美丽春天,沉默的他变得笑口常开,常年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就连严肃的表情也变得较为和善可亲,卫姓妻子也常以他的名义举办慈善晚会,两人出双入对,数十年来,还是甜蜜得宛如新婚夫妻般恩爱。

而且金义日非常喜爱妻子的小孩金颜。

虽然没有他的血缘,但是两人就像真正的父子一样,金义日会带他出去踏青,买他想要买的东西,不遗余力的陪伴着,反倒是他有血缘的小孩,被金义日流放在国外的住宿学校,只有寒暑假才会回来住上几天。

差距是如此的明显,让金家仿佛分成了两块,一块是笑语常开的春天,一块是被流放的天涯孤子。

一直到金义日逝世的那一天,这一切才扭转过来。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