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11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你傻啦,你那时还在办公室吧,又不是什么重要到非得要吃的饭局。」

对朱栋栏的大惊小怪,金聪英话讲得圆融,但其实他不想让朱栋栏与金颜见面,若强说为什么,他也很难解释。

「我才不管,聪英,下次帮我约你弟出来,或是给我他的手机号码,我自己去约,要不然今晚让我去睡你家,这样就可以让他更认识我。」

「更认识你要干嘛?」

朱栋栏竟提出这么搞笑的话来,还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金聪英在大学时代已经见识过他见一个追一个的花心个性,不过朱栋栏有一个特色,就是每次他与对方恋爱时,只有对方一个人,而且说再见的时候,也没有人会恨他,这是金聪英永远钦佩他的一点。

他热心、体贴,对任何捧在手掌心的女人都充满了爱情,但是事后他都会说他失恋了,原因不是女方移情别恋,他说都是自己的错,他总觉得对方不是他认为的女人,而天知道他想要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交往过的从年纪大的到年纪小的,从亚洲裔到非洲裔,他从来都搞不懂他的感情观,不过至少没见过他对男的有兴趣,他对金颜,应该也不会太持久。

「对了,你说的那样产品,何时可以量产?」

「量产大概要再等一个月,因为产品虽然稳定,还要再做测试。」

「嗯,不过我提醒你一件事……」金聪英声音转为正经。

朱栋栏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他重复一路上的话,「我不能向任何人提到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不能提到我在你公司上班,不能提到有关工作方面的秘密,也不能提到你创办了这家公司,你这个秘密主义者。」

「没错,栋栏,在这里停车。」

朱栋栏停了下来,碎碎念他把自己当司机,但是一见到金颜出现的时候,他就像被电击一般的望着金颜,也许那日的惊艳,跟他回国的雀跃心情并没有关系,而金聪英还很坏的挡住他的视线,让他气得嘴差点歪了。

随即金颜与金聪英一起走向郑福燕的家,这已经是他们第四次的会谈了,今天大概可以敲定与外国公司合并的大部分主轴。

郑福燕招待了他们,等到他们要告辞的时候,郑福燕要还有会议要开的金聪英先走,金颜留下来,他有一瓶好酒要金颜陪他一起喝。

金聪英神情不豫的望向郑福燕与金颜,郑福燕挥手道:「我不耽误你的时间,聪英,你有事可以先走。」

金聪英立定脚跟,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在这四次会谈,他可以比上次动土典礼上更加感觉到的郑福燕非常不喜欢他,他对金颜疼爱有加,对他却在客套中掺杂了一些厌恶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但郑福燕对他的不喜之情掩盖得很拙劣,或者是郑福燕根本就不想掩饰。

而他不能走的原因,就是不让他有跟金颜单独谈的机会,虽然计划十分顺利,但是郑福燕能跟金义日有交情,就代表他也是在商场上混过的,也许眼力也不差。

「我不急。」

郑福燕对他毫不客气,开门见山道:「我知道你不急,聪英,我要你先走。」

这逐客令下得够直接,金聪英脸色微冰,终于识相的走向门口,一关上门,金颜就满脸为难的说:「为什么要这样对聪英哥?郑爷爷,不是都谈得好好的吗?」

郑福燕示意他坐下,他明明说要让金颜与他喝酒,但是他却没开一瓶酒,他握住金颜的手,一口气问出积压在内心的不安。

「金聪英很急着要与对方合并对不对?」

金颜不知他为何这么问,感到有些不解,这些拜访的时日,不都是为了这一件事吗?越快合并成功,他们公司的市占率就会更高,好迎接新对手的挑战。

「当然,郑爷爷,这样对公司有好处的,所以聪英哥才三番两次到这里来拜托你帮忙。」

郑福燕沉吟道:「我觉得里面好像有诈,金颜,你看过所有文件、所有评估吗?我虽然认识对方,但是说实在的并不是很熟,再加上对方的为人及私生活也好似有些问题,你确定一切的评估都没有问题吗?」

金颜点头:「看过,没有问题。」

「我在美国的朋友听到一些消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阿颜你听我讲,这间公司最大的股东是你,不是金聪英,若是这间公司出问题,最直接受到影响的也是你,我要你再去把条约重看一次。」

「郑爷爷你多卢了,这公司也是聪英哥一手经营的,他再怎么跟我有恩怨,也不会对这间公司动手脚的。」

对他的乐观,郑福燕叹了一口长气,「我是你父亲遗嘱的见证人,我信任了金义日一辈子,没想到他死前脑袋这么不清楚。阿颜,你若是不想待在那个家,随时告诉我,我能够安排的,顶多你不拿金家的钱而已。」

「郑爷爷,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爸爸是逼不得已才会这样订遗言的,我知道他心里还是疼爱我的。」

郑福燕声音提高,一提到他就有气,金义日要他作遗嘱的见证人,他答应了,但他根本就不知遗言内容写的是什么,要等到金义日过世,律师宣布后才会知道,而他听到遗言的前五分钟,完全的动弹不得,继则才是愤怒渐渐的涌上。

金义日根本就是狗娘养的,怪不得律师当初在宣布前,也要金颜的妈离开,她若当场听到条约,不是昏倒,就一定是当场愤恨的离开那个家庭。

枉费她这么爱金义日,金义日却这样对待她跟她儿子,幸好到她死前,她都不知道金义日遗嘱中的密约,要不然真的会气死。

她这一生对金义日这么好,想不到金义日的心思不是放在对他好的人身上,是放在自己的子嗣上,一想到他就有气。

金聪英表面上人模人样,谁晓得这么的败絮其中,在他小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来,一定也是受了他情绪不稳定的妈影响的。

「才不是,他疼爱的不是你,是那个猪狗不如的金聪英!」

郑福燕气得大动肝火,金颜拿起茶来端到他面前,郑福燕挥手不要,更加气愤的道:「什么梦游、什么他心理评估是幼时的压力,我打小就没爹没娘的,只靠我自己一个人,有什么压力?金聪英有问题就把他送去精神病院,而不是任由他……」

「郑爷爷,我们别再谈这一件事了好吗?」金颜软声恳求。

「算了,不说了!」

见他恳求的表情,郑福燕终于停嘴送他出门,临出门前还一直叮咛:「我觉得有问题,阿颜,你去把合并条款找出来,复印一份,一条条的请这方面有名的律师帮你看,据我美国那里有消息的朋友讲,虽然XX公司的总经理自认为他们的公司有这样的身价,但是很可能会狮子大开口,他内部好像还有些问题没有揭露跟摆平。」

「郑爷爷,你想太多了,聪英哥不是那种人,而且最近我们的关系转好很多,我们甚至还一起去吃饭、聊天,其实聪英哥没有郑爷爷想的那么坏。」

金颜的尾音带了点甜,他们来郑家后,金聪英就会带他去吃饭,他们能够这么平常的聊些话,是段非常美好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中,他甚至还知道了金聪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你跟你妈一样都太乐观了,你妈真是个好女人,金义日会爱上她是理所当然。阿颜,听我的话,再去把条约重看一次,懂吗?我要你至少要提防金聪英,就这一点,一定要做到。」郑福燕谆谆提醒,就怕他落入陷阱、吃亏上当。

「我懂,郑爷爷,我会听你的话,请律师一条条的解读给我听。」

「好,那就好。」

望着金颜的细瘦背影,渐渐淹没在他房子前的枝丫茂盛的绿道,这孩子心地善良,一定会吃大亏。

他只有见过幼时的金聪英,也隐约听过金义日谈起金聪英的病,但是他说得很隐晦,根本就不知背后有那么多的不堪,直到遗书揭示的那一天,他才明白金义日隐瞒的是什么天大的丑事。

这四次的会面让他对金颜的未来更担心了,金聪英的确是如同商业杂志所撰写的,他头脑清楚、处事决断、心机深沉,经商手腕比他的父亲更加的青出于蓝胜于蓝。

但他那冷邪的眼角余光,让他余悸犹存,甚至让他有很坏的预感,这椿交易里一定有一些金颜不知道的问题掺杂在里头,只是他们都没看出来,这里面一定有鬼。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