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13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那一夜金聪英热烈的抱着他,就像要补足他在国外的空虚一样,他抚摸着金聪英每一寸肌肤,他每一次回家,身形都变得更加有男人味,他痴迷在他的热吻之下,就算几近没有爱抚,就算他只是金聪英神智不清发泄情欲的对象。

那都没有关系,在那一刻,金聪英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而他可以假装他们是热恋中的情侣,可以假设金聪英是因为喜欢他、爱他,才来到他的床上的,而他们两个是因爱而结合的。

虽然这只是自欺欺人,但是他沉溺在自我编织的甜美梦幻中,这至少胜过在现实里,金聪英毫不掩饰的厌恶态度。

第六章

金颜从未如此,在公事与私事上一帆风顺,顺利到他觉得这一两个月简直是他的幸运月份,他跟金聪英有更多的交流,甚至金聪英有些公事还会询问他的意见,他们也开始一同出席公开场合。

本来小报一直以他们不合的传闻做出流言般的新闻,现在他们同进同出,也变成另外一则被炒热的话题。

他跟金聪英公开参加了几场名流宴会,他虽然小心掩饰,却在宴会上见到金聪英西装笔挺、英挺无比的风姿时,眼神根本就离不开他,他英俊得让他停止呼吸,甚至让他充满了骄傲。

更别说金聪英亲自向几个重要大客户介绍他的存在,他知道这不算什么,但是能让金聪英对他另眼看待,他的心雀跃得像小鸟在天空展翅飞翔,深信自己就算往太阳飞去,也不会被烤焦了振翅而飞的翅膀。

他没问为什么金聪英对他的态度改变了,金聪英却知晓了他的迷惑,他解释道:「因为你在动土典礼的表现,让我深信你有实力,而内举不避亲,不就更显示我是个公正的人。」

「嗯,聪英哥,谢谢您。」他有点感动。

「你慢慢玩,我有一点事情。」

唯一的遗憾,是金聪英常常与他讲到一半就消失了踪影,但是这已经是他与金聪英关系最好的一段时间了,他被幸福给电晕了头脑,所以当朱栋栏对他说他知道金聪英心爱的人是谁时,他差点惊跳起来,该不会他们的事外泄了,而这段时间,朱栋栏常私下约他,他已经跟朱栋栏很熟了,也跟朱栋栏到了无话不谈的交情。

「你在说什么?栋栏哥?」

朱栋栏终于探知到这项秘密的谜底,所以他开心得要命,以后金聪英的秘密就会被摊在阳光底下,再也瞒不了他了。

「我知道金聪英那个让他急着回台湾的情人是谁了。」他讲话的时候还神秘兮兮的。

金颜喝着滋味浓香的红茶,一边竖耳倾听着,他知道朱栋栏是金聪英最好的朋友,难不成金聪英记得到他房间的事情,而且也对朱栋栏讲了,他脸色通红的垂下头道:「他讲了吗?」

「他根本就不用讲,我看到的。有一天晚上,我要去吃饭的时候,看到前面一台车是金聪英常在开的车号,我就打电话给他,他一副旁边有人,不想跟我讲下去的样子,看他这么神秘,让我更受不了,所以我就偷偷跟着他。」

朱栋栏起了头,金颜却觉得话题不太对劲,朱栋栏小力拍桌,讲得更加戏剧性。

「我想看他在搞什么鬼,所以就跟着他的车,结果他带一个女人去高档餐厅吃饭,我当场就进了那家餐厅,叫服务生在那一桌多添一个位子。我的不请自来让金聪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但是他拿我没辙,呵呵,而且他在那女人面前装得有够温柔体贴的,差点笑掉我的大牙。」

「你……你在说什么啊?」金颜就像听不懂这整个故事,因为故事里的主角不可能是金聪英。

朱栋栏说得更起劲,当日的事情差点就笑死他了,想不到一向阴沉的金聪英在那个女人面前装成开朗青年的样子,而且还装得超像的,若不是他认识金聪英太久,一定也会被蒙骗过去,金聪英为了得到这个女人,可真是不择手段的假装成有为青年,一定是怕自己阴沉的样子会吓死对方。

「金聪英后来不甘不愿的对我介绍,说那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姓苏。」

金颜站了起来,差点翻倒了桌子,朱栋栏的话无疾而终,只见金颜脸色青白、气息急促。

「未婚妻?我……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一定是那里搞错了。」

「可是是金聪英自己介绍的,他不会连自己有没有未婚妻都搞错吧!」

虽然觉得金颜的态度很奇怪,而且奇怪得过了头,但朱栋栏只觉得他很怪,一时之间还无法反应,他误以为金颜认为他是在说谎,因此更加详述当时的细节。

「那女的真的很漂亮,妆是浓了点,但是身材凹凸有致,我看她身上戴的全都是名牌与钻石,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跟金聪英算是门当户对了。」

「对不起,我先走了,栋栏哥,我忽然想起我另外有事情要急办,我要先回家了。」

「你不舒服吗?金颜,要我送你回去吗?」

见他脸色死白,看起来好像真的很不舒服,明明刚才吃饭的时候他看起来还好好的,该不会是食物不新鲜吧?

「不,不用,我自己有开车来。」

金颜脚步踉跄的离开餐厅,车钥匙还拿不稳的掉在水泥地上,他在车子的底座掏寻了很久还是找不到,焦虑攻心的哭出来,眼泪一滴滴的溅在地上,他嚎哭了出来,终于摸到车钥匙的时候,他才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关上门,哭得脑袋空白为止。

朱栋栏不是会说谎的人,金聪英也不会拿未婚妻这种事来开玩笑,以金聪英的年纪、人品、才智,会有女友、未婚妻,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他不愿意想象也不想相信,最近在宴会中,金聪英常常接了手机后就莫名的消失,穿着开始变得年轻,发型也有特别去剪过,这一切都是有迹象的,只是他只要见金聪英对他微笑,就什么都不在乎也不在意,只陶醉在喜悦之中。

金颜知道这件事要问谁会更确定,他怀抱着忐忑的心情,擦干了眼泪回家,管家给了他一杯他喜欢的牌子的红茶,他鼓起勇气,颤声的问:「大少爷有女友了吗?」

他相信这家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管家都知道,当初也是他觉得金聪英不对劲,向金义日禀报了金聪英会梦游的事情,而他一直是站在金颜这一边的,所以一直到金义日死去,管家仍然在这里工作。

「嗯,他带回来过两次,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姐,大少爷介绍说是他的未婚妻。」管家将红茶注满茶杯,眼睛低看着水面,声音哑沉的说出来。

话没有说完,但是已经够了,金颜痛苦的将双手撑住脸,这是一场没有回报的爱情,他早该知道的,金聪英最近的转变不是因为他动土典礼表现得好,而是有人闯进了他的生活,带给他不同的变化,爱情软化了他的防卫,所以他渐渐放下防心,愿意与他这个以前恨之入骨的兄弟和好了。

让他改变的不是他,是另外一个女人!这个答案虽然残酷,但这就是唯一的答案。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管家低调的回答:「一个礼拜吧。」

金颜的肩膀颤抖起来,他总是痴痴的等候金聪英的到来,每一次夜晚的相会都让他心跳加快,也让他热血上升,就算这是一段到了白日就不会被容许跟承认的感情,但是只要夜晚时,拥着金聪英的体热,就让他甘愿承受这一切的痛苦。

「我想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不要来叫我,我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

他步上楼梯,管家只低声说了好字。金颜不知道管家知道到什么程度,但是他现在无心掩饰自己的悲伤与心碎,他进了房间,默默的坐在床上,回想着与金聪英的一切。

他炙热的大手滑过自己的肌肤,像要不够般的拼命挺进,他下床,打开了窗帘,外面的灯光透射进来,以后再也不需要关上窗帘,也再也没有了夜晚的秘密。

能让做事低调的管家说出金聪英带那个女人回来两次,而向来不会带任何女人回到家里的金聪英让她踏入家门口,就已经代表一切已经笃定。

他默默的闭上双眼,让热烫的眼泪滑过自己苍白的脸庞,一直延流,直到脖子都感觉到无望的湿意。

他恨不了金聪英,就如同他对金聪英所说的,不论如何,他无法想象自己有恨他的一天,就算现在如此悲惨的境遇,他也恨不了他。

一切该怪的只是坠入爱河的自己,痴心幻想着他与金聪英会有在一起的一天。

看到金义日的遗嘱,当他签下名字的时候,并没有郑福燕认为的愤怒与不甘,他甚至感谢金义日,让他在父母双亡后,还有借口住在这个家,让他有借口继续编织有关他与金聪英的美好未来,也许爸爸在某一方面感知了他的心情,为他做了这样的安排。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