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17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市面上流言顿起,金聪英震怒不已,但是这件事没有再吵下去,好像是金颜压了下来,他从医院复原后,就全心全意投入公司。

他心情不好,找了几次朱栋栏,朱栋栏全都说些似是而非的借口婉拒,接着他就找不到朱栋栏了,朱栋栏只一直说他很忙,现在没时间玩。

现在家里的宅邸完全属于他,他邀了苏媚到他家来,苏媚并不喜欢这里的环境,有说要打掉什么、再建什么,惹得金聪英不悦,他与苏媚的争吵越加严重,因为他现在不用看她父亲的金钱上而对她客气。

苏媚也指责他,「你要的是我爸的钱,不是我,我现在看清楚你了,金聪英。」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现在不必依靠你爸,也多的是有人要借钱给我。」他实话实说,再也不必顾忌。

苏媚气得说不出话来,忿然的从大门离去,他暴躁不已的一个人独饮,几乎把家里的酒都喝光了。

金聪英这些日子又开始睡不好,心情焦躁,看什么都不顺眼,老管家在金颜卖掉大宅那一日就请辞了。

他不需要管家,只请了钟点女佣,虽然家里很大,但是她不会一整天都在家里窥探,而且固定时间才来,完全不会打扰到他,这正是他需要的。

他暴躁得喝个烂醉,醒来后,阳光刺入他的眼睛内,他不在自己的房间,他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内,枕巾上还残留着玫瑰与迷迭香的暗香飘动。

他头痛欲裂的起身,终于认出那古朴的椅子,还有被朱栋栏称赞的家具,甚至是原来放着父亲金义日与金颜母子的全家福合照的桌子,而他竟睡在金颜原本睡的房间里。

他浑身赤裸,气息急促,他跳下床,瞪着这张床看,仿佛这张床是吃人的怪物,他的胸腔怦怦作响,枕巾没有换过,有可能这房间没住人,钟点女佣只有打扫地板,没有收拾床面。

一股暗香钻入他的鼻孔,刺激着他最近单调暴躁的心,他就像吸毒过度的毒虫一样,颤抖的手拿起带香的枕头,纵然理智在说他的行为很古怪,但是他手脚颤抖,无法掌控自己的行为。

倏地拿近,他嗅闻着那上面的浮动暗香,然后像吸毒般无法自已,仿佛那香味就是古柯碱,而他就是毒瘾重度发作的嗑毒者。

他将整张脸埋了进去,鼻端疯狂的嗅闻这无法抗拒的香味,吸得越来越深,深怕这味道稍纵即逝、不够取用。

而香味不只传达到他肺部而已,还传达到他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滴血液,甚至让他后脑一阵软热酥麻,比跟苏媚做爱还要刺激、忘我。

他下半身立刻硬了起来,他没有办法控制,鼻腔疯狂的吸着香味,另一手往下握住像野兽般发热的器官,他张开嘴巴,热气呼了出来,手急促的上下运作,热汗飙出了肌肤毛孔,他在疯狂,他在错乱,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做。

他在金颜曾睡过的床上,在留有他发香味道的枕巾上,发泄着有如狂潮般,吞没自己的情欲!

第八章

他又做了那个梦!

每次寒暑假回来必做的无边春梦。

一开始不是春梦,只是他看着某个人的脸。

国中的金颜出落得非常可爱,粉扑扑的粉色脸颊,灵动的黑色双眼,稚气中不失可爱迷人,虽是国中而已,就已经会让街上陌生的路人为他伫足。

附近学校的学生会故意在路上堵他,想借故跟他说话,金颜有个要好的国中同学,甚至好几次会摸摸金颜软嫩的头发,金颜总是笑着躲开,他在家中隐僻的角落全都有看到。

有一次金颜带着同学在家中复习考试的内容,金颜看得太累睡着了,那个同学低下头去吻睡着的金颜,他无法形容那一刻的感觉,但是他血压整个上升,理智几乎断线,之后他等在路上,把那个男生狠狠揍了一顿,并且威胁他不准再跟金颜来往。

但是走了这一个,还会再来另外一个,那些人会想要碰碰金颜的脸颊跟头发,他压制不了心里的狂怒,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只知道他不愿意金颜让别人碰触,纵然这种感觉是如此异常,异常到他自己也无法解释。

他开始半夜去金颜的房间,一开始只是看而已,他没有勇气触碰,但是金颜半夜醒来,就算看到他站在床边也不会惊呼。

他开始碰金颜的头发,触碰他有如小婴孩般的脸颊,接着他上床跟金颜一起同床,金颜不会拒绝,没过多久,他伸出犹豫的手去解金颜衣服,金颜只是倒抽一口气,微颤的看着他,他脱下金颜的衣服,抚弄他柔美的肌肤。

最后只要他到房间来,金颜就会主动脱下衣服,被父亲赶出国留学时,他会焦躁不已,金颜升上高中,出落得宛如美丽的花朵,他心里的焦躁更甚,他想要回家,但再怎么恳求金义日,金义日从来没有动摇过。

他只能寒暑假回来,一回来他一定到金颜的房间去,确认金颜的美丽肌肤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确认他嘶哑的呻吟只会为他而盛放。

「聪英哥,我好想你。」

床笫间轻喃着金颜的低语,他狂躁暴动的心才会平静下来,然后热烈的餍足身体的渴求。

他记得这些梦,只是他的理智从来不会承认。

那是梦,是每个男人在成长期都会做的色情春梦!

他这样欺骗自己。

金聪英生活过得浑浑噩噩,无言的焦躁啮咬着他的心灵,让他夜不成眠,甚至让他起了很深的恐惧,他不只一次睡醒后发现自己睡在金颜空着的房间床上,他到后面连家都不回,必须租住在外头饭店,以避免自己这种错乱般的行为。

当他接到郑福燕的电话时,讶异的听到郑福燕简短、显然根本不想与他对话的通知。

「什么?你说有第三份遗嘱?」他简直不敢相信郑福燕的话。

父亲一直信赖的律师也找上门来,告知确有第三份遗嘱,必须律师、郑福燕、金颜还有他在场,才会公布其内容。

他们约定在郑辐燕的家中公开此第三份遗嘱,金颜已经在那里等待,他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人。

金颜头发剪得比以前短了些,虽然没有像公司刚发生事情般瘦得像一副骷髅,但他仍然很瘦,他望见他的时候,轻轻的点个头当作招呼。

他却看金颜看得目不转睛,仿佛还闻得到那枕头上残留的玫瑰、迷迭香的香味,还有他在那床上,像只饥渴万分的野兽做的丑事。

「这是金义日,也就是你父亲留下的最后一份遗嘱,这份遗嘱成立的条件非常严苛,总共要满足三项条件,才能实行这个遗嘱,一是金聪英离开公司,而且公司遭遇大变;二是金颜卖掉大宅产权,不与金聪英同住;三是公司几近倒闭,产权大部分属于金颜时才能成立。」

金聪英哑着声音问:「这份遗嘱交代的是什么?」

郑福燕冷淡的看着他,「是海外另外一笔巨额金钱,十年内若是三样条件都未达成,此笔金钱就会捐给社福团体,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还有具体金额到底是多少?」金聪英受够了他的眼神,打从一开始,郑福燕就是用看蟑螂的眼神看他。

「具体金额是十亿,受益人是金颜。」

金聪英脸色扭曲,一股恨意油然而生,他父亲金义日就是如此疼爱金颜,为金颜作了万全的保险,保障他这一生金钱无虑,永远快乐幸福。

「我父亲生前猜到了是吗?」他恨恨的问。

郑福燕冷冷道:「没错,他有附载短信,他猜到你可能会故意弄倒公司,并且借此离开公司脱责,逼金颜贩卖大宅,让公司几近倒闭,这笔金钱是要让金颜再度重整公司的。」

他转向金颜,纠结的负面感情让他嘶声狂笑,「可恶!金颜,你很高兴吧,我父亲就是这么疼爱你,他舍不得你发生任何不幸的事情,搞得好像你跟他有不清不白的关系一样。」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