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19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你没有感觉吗?聪英哥,你一点都不记得吗?」

金聪英毫不迟疑的说谎,「我的感觉只有恶心,这样你理解了吗?」

不能再待在这里,他转身走了出去,用力擦着嘴唇,但是擦不去刚才的触感,更擦不去鼻端中残留的香味,在嗅觉中隐隐缭绕。

从此之后,他再也不能抚平心底那只饿鬼暴躁的叫嚣。

他回到自己住的大宅,踏上冷冷清清的楼梯,他转向金颜那间房间,房间内已被钟点女佣再次整理干净,他躺上床,反过来趴着,将脸埋进还残留余香的枕巾中,他闭上眼睛,渐渐想起每次寒暑假回来必做的无边春梦。

但他不能拥有,所以只能选择失去。

他仿佛能看见母亲满足艳丽的血红微笑,说他并没有让她失望。

第九章

金聪英解除了与苏媚的婚约,苏家指责他无情无义,但是他现在前途一片看好,苏家也动不了他,只能恨恨的自认倒楣。

他增加了好几条生技公司的生产线以压低成本,行销也做得更好,很快就在健康饮料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却在此刻,朱栋栏递出了辞呈。

朱栋栏亲自来见他,脸色稍有憔悴的道:「我已经帮了你,现在这里没有我能做的,我要走了。」

朱栋栏在产品研发上的确帮了非常大的忙,生技公司能做得这么好,大部分都是朱栋栏研发成功的关系。

「再帮我一阵子吧。」金聪英离开了座位,走向朱栋栏,朱栋栏是他唯一能信任的朋友。

朱栋栏苦笑道:「不,我不会再待在这里了,我要去金颜的公司,纵然我对那一块经营什么都不懂,但是金颜现在需要别人帮忙。」

金聪英停止了脚步,朱栋栏直视着他,朱栋栏是个热情豪爽的人,现在说出来的话也是与他个性相符,他对金聪英没有说谎,就算言词尖利,也像叹息一般。

「我从来不曾怀疑你,聪英,因为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但是这些时日我反复的思考过,甚至找过资料来对比,我还是发现了事实你弄垮了你爸的公司,想置金颜于死地,甚至三更半夜跑去金颜的房间……」

仿佛在等待金聪英的否认,但是金聪英闭口不语,等于是默认,朱栋栏眼眶都湿了,他想要的是金聪英的否认,证明一切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证明自己没有看错金聪英这个人,他想相信金聪英。

「聪英,我以为你只是个性孤僻、难讨好,但是从来没想过你这么阴险、可怕,你不是我在求学时认识的金聪英。」

金聪英喑哑的开口,只有对朱栋栏,他能掏心掏肺。

「我不像你生长在幸福的家庭,栋栏,我妈在我九岁的时候自杀,原因就是我爸与金颜妈妈的外遇,她受不了这种耻辱,她要我也不要忘记这种耻辱与痛苦,我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忘记过。」

「耻辱与痛苦?」朱栋栏不敢置信他竟说出这几个字,「你带给金颜的才是耻辱与痛苦,你知道电视名嘴怎么批评他吗?你知道股东骂他骂得多难听吗?你知道他因为小股东的怀恨而受伤住院吗?你让我觉得寒心,聪英,不论如何,那不是金颜的错,你凌迟的不只是金颜的心,还有……」

仿佛听得出言外之意,朱栋栏说不下去,金聪英反倒为他接下去,「那是金颜心甘情愿的。」

「你为什么能这么冷静的说出这种令人发指的话来?」朱栋栏再也听不下去,「你看过他瘦成什么样子吗?你有看过他眼神有多悲伤吗?我知道你们不是亲兄弟,但是你根本就是始乱终弃。」

「那你要我怎么做?」

金聪英爆发了,这些时日的无眠,他知道自己做对了,他的做法让死去的母亲可以含笑而眠,但是他那空空荡荡的心,仿佛像空心的一般,冷风吹得萧瑟,他就像站在无边无际的断崖前头,看到全都是黑暗迷雾的无底深渊,既前进不了,也无法退后。

「对,我侵犯了金颜,我甚至还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金颜也没有抵抗,他若是抵抗了,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是金颜的错,不是我的错。」当初只要金颜抵抗,他们都不会有今日的痛苦。

「你竟然说得出这么可耻的话来,金聪英,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只是孤傲独断,现在听起来,你根本就是人渣!」

「我是人渣又如何,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对金颜只是纯欣赏,不会对他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住口,金聪英,我听了都快吐了!」

朱栋栏气到向前挥了一拳,金聪英却对他连挥两拳,打得朱栋栏眼睛都肿了起来,金聪英骨节冒血的站起来,手指节传来的疼痛不如他心的紧缩,也许朱栋栏才是最适合金颜的人,如果他真心的为金颜好,就应该让金颜得到更好的归宿。

「你去安慰他呀,在他这么脆弱的时候,应该很好得手吧。」

朱栋栏摇头,「你自己去看看你现在讲这种话时是什么痛苦难受的表情,我同情你,金聪英,我现在可以明白金颜为什么恨不了你,你说的话跟你的表情根本就不配。

「我认识的金聪英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蠢蛋,也不是这么是非不明的男人,你明明知道那是上一代的恩怨,跟金颜完全无关,你想要他,想要得受不了,你一直在记恨你父亲不让你回家,一生中都在驱逐你,换另外一个角度想,你恨的是你父亲不让你回家跟金颜住在一起,你怕金颜被别人抢走,在国外留学时间越长,没见到他,你就越是惶恐,其实你才是那一个最想要金颜的人,不是我。」

朱栋栏的话像冷风一样,又很又快的灌进金聪英的心窝,朱栋栏呸一口血在地上。

「我早就觉得你很奇怪,你不肯介绍金颜给我认识,一讲到金颜脸色就大变,每次我跟金颜讲话,你就不摆好脸色的让他快走,你根本就是嫉妒心发作,聪英,你别再自欺欺人,连我都看下下去了。」

「事情才不是你说的那样。」金聪英僵直着身体,他不能承认。

「事情就是我说的这样,你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像你如此孤僻的个性,为什么父母亲双亡后你还要跟金颜住在一起,若是你看不顺眼的人,你早就千方百计的分开住了,我去你家的时候就觉得这一点很奇怪,明明你口气如此的憎恨金颜,但是你却从来没有搬出去过。」

「因为那是我的家,金颜不配住在那里。」他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快不相信。

「那是因为你方便半夜去找他,聪英,你自己承认吧,你若是不想承认,很快的,以金颜的美好与容貌,就会被别人抢走,这是你想要的吗?」

金颜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双手圈住男人的颈项,轻声的娇吟,脑中想起这幅画面的时候,他全身涌起一股无可形容的愤怒与不甘,但是另外一股更强的感觉汹涌而来母亲临终时的交代,要他绝对不能原谅那对贱母子,他又要心软了吗?

「我不能,你还不明白吗?我不能!」金聪英心防溃堤,他说出心里最深、最痛苦的征结,「若是我跟金颜在一起,我妈的死算什么,她永远不会原谅我的。」

能让金聪英如此痛苦的表示,就代表那已经是他心底割出来的话,也是他内心最深的心结。

「我有看过报导,你妈后来精神状况不是很好,她对你说的话,是她不正常的时候说的话,你要被那些话限制你的一生吗?聪英,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

金聪英木然不语良久,朱栋栏最后离开了,他对金聪英的真诚友谊,只能为他做到这个地步,其余的,要金聪英自己想通。

他相信以金聪英的聪明才智,会自己想通的。

朱栋栏离职没有多久,金聪英收到了金颜委托律师的文件,他不知道内容是什么,但是见到金颜的名字仍让他的心一颤,他撕开了书信,里面是金颜将那十亿无条件转让给他的文件,最后附上金颜亲笔写的一封信,信里只有一行字。

你并没有亏欠我,我没有收这十亿的资格。

他将那短短的一行字,看了无数遍。

他知道金颜重整公司正需要钱,但是他把这一笔钱退还给了他,如同当初他所说的,只要他一句话,他愿意把金义日给他的钱,无条件的退回给他,那些话并不是谎言。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