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20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他将信放在抽屉的最深处,不听不看,但是心底那个破洞越来越大,吹进来的风越来越寒冷,他在商场上百耳闻过金颜对公司的处理方式,虽然与国外快速的分割是损失最大的方式,却也是最好的方式,在这一点上,金颜确实有魄力与远见。

如果是他也会这么做,短期看起来确实是损失很大,但是以长期而言,却是对公司损失最少的方法,只是他做,舆论可能会说他有破斧沉舟的魄力,但是在商场上毫无建树的金颜,可能会被批评得一无是处,这就是金颜最困难的地方。

他辗转听说金颜四处拜访寻求资金,已经有新的资金注入,却仍不够填补缺口,他用了不为人知的方法,经由第三者补进了十二亿资金,以本人不露面的方式投资,全程由代理的投资公司与金颜商谈。

在母亲忌日的那一天,他抱着一大束母亲最喜欢的百合花,来到灵骨塔的塔位前,那里已经放了另外一束百合,金颜正在塔位前合手而拜。

「你来干什么?」他对金颜压低声音道。

金颜转过头来看他,几近大半年没有见面,金颜略显有些瘦,但是比前一阵子好多了,看来补进资金确实减轻了肩上的重担。

「我想今天在这里应该可以见到你。」

清幽的地方,传来阵阵的鸟语,金聪英放下了花朵,也合掌而拜,金颜在一旁等他,他的心骚动不安,他不知道金颜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站在不远处,凉风撩起他微微的体香,让他鼻翼贪而无餍的吸食着香味。

他指尖微微的颤抖,几乎无法平静,他在母亲面前,只是金颜站在身侧,却让他如此的失态,这更令他觉得恐怖。

他觉得自己正朝着毁灭的那一个天平倾斜,多年来的孤独、不安与痛苦,还有母亲早逝的怨恨、折磨与仇恨,还不够自己警惕。

他迷恋着金颜的体香,霸占着他身体那几年,是他心灵最平静的时刻,反倒是现在,他故意破坏父亲金义日留下的公司,让金颜走投无路的受尽世人唾骂,却在见到金颜时,头脑混乱、身心抖颤。

「聪英哥,你看起来好憔悴,新的工作这么累吗?」

他这些日子睡得很少,几乎无法入睡,必须强迫自己吃安眠药入睡,金颜伸出手腕,他的表面闪闪发光,闪耀的光辉几乎让他不能直视,就像这个表的拥有者样。

纵然被世人唾弃,他依然站在公司的前方负应尽的责任,纵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报复,他也没有对外说出事实的一分一毫,若是他能够客观理智,他也会说自己配不上金颜。

「栋栏到你那里去了吧?」他逼自己讲话,「他还满适合你的,他有个性开明的父母,豪爽的个性……」

他讲不下去,因为金颜一直看着他,脑海内则是重复着他夜里到金颜的床上,金颜双手环抱着他,就像在娇宠着他一样,只有金颜双手传来的热度,才能让他平静的睡眠,也才能让他焦躁暴动的心静止下来,获得一夜的安眠。

「十二亿的投资,金主不愿意透露来历。」金颜低语道:「但我非常感谢。」

「有哪个笨蛋敢投资十二亿在你这种新手上,他真是个笨蛋啊!」

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来了,他知道那笔钱是自己投资的。

他没有承认,转身走了出去,步伐加快,金颜在后面也加大步伐,他呼吸急促,脑袋几乎血液狂奔,他想要逃,逃得越远越好。

但是他能逃到这个世界最孤远的小岛,也逃避不了自己思念金颜,却又憎恨自己有这种心情,这种感觉让他几乎疯狂。

金颜拉住他的手,让他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金颜,阳光照得金颜的肤色像是透明的一般晶莹,美丽得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报复我吧,把你妈妈对我妈妈的恨,都转嫁到我身上吧!」

「你在鬼扯什么?」

金颜没有停嘴,他将他的手拉起,放到自己的颊边,「我觉得聪英哥说得很对,你对我没有感情,就像你说的,心理医师的见解是正确的,在你的情感深处,也许是想要报复我妈跟我,但是该怎么报复才能做到最重大的伤害,伤害我,就是伤害我妈妈,也能够让你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更能让你的怨恨得到发泄的出口,所以你才晚上来找我。」

他的手指几乎抖颤起来,手指下的肌肤软嫩而温热,那些的得不见一点星光的夜晚,只靠触摸底下柔嫩肌肤的记忆,正逐渐苏醒,并且魅惑着他的理智,蚕食着他薄弱的自制力可爱美丽的金颜扭动着身躯,完全迎合着他,而他是如此的享受、贪婪,狂暴的征服底下柔软的肌理。

「你不爱我,也不喜欢我,你没有对不起你的母亲,你做了你应该做的事情。」

「住、住口。」他的声音破碎,听起来一点也不像高高在上的金聪英所发出来的声音。

金颜哑声低语:「我们不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的,是因为怨恨才在一起的。」

「住口,金颜!」他厉斥,试着让声调正常。

金颜紧紧捉住他的手,声音全是无法正常说话的嘶语:「再来找我,就当成每一次都是报复,你对我没有投入任何的感情,只有我对你渐渐不可自拔,这不就是最好的报复吗?」

「住口、住口、住口!」他狂暴的挥开金颜的手,但是挥不开他还留在手臂上的热气与温暖。

「你母亲不会责怪你只是因为报复而跟我在一起的。」金颜眼眶已经泛满了泪水,但是眼神中的坚定没有动摇,这就是金颜。「聪英哥,你是因为恨我,才会对我做出那些事的。」

他眸中闪动的颜色与感情让金聪英几乎要崩溃了,他怕得到金颜,所以千方百计的瞒骗自己,却更怕金颜被别人拥有,就算是亲如朱栋栏的好友,他也不能忍受他与金颜在一起,但他却说出与自己的心事背道而驰的谎言。

「去找栋栏,他才会疼你。」

金颜几乎撞进他的怀里,他红艳的嘴唇颤抖的张开,只为了倾吐对他无法控制的思慕。

「你一辈子都可以不必对我甜言蜜语,一辈子都可以说你恨我,但是让我跟你在一起,没有你,我没有办法活下去,我的脑海里都是你,再继续的侵犯我、剥夺我的人生为你所有,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让我们之间的命运永远纠结在一起。」

他的手掌整个扭曲,强力的冲动,让他想要搂住金颜,那瘦得几乎看得出骨头的锁骨,他的舌尖曾在上头强力的吸吮过。

「你是因为十分憎恨我,所以才会跟我发生关系,聪英哥,这就是你妈妈下的诅咒,让我一辈子无法离开你,一辈子只能爱着你,所以你跟我发生关系,只是在凌辱我而已,你只要这样想就好了。」滚烫悲伤的泪珠,像圆润无比的珍珠滑落。

金颜的泪水灼伤了他胸口的衬衫,热烫了他许久没有真正躁动的冷酷心脏,他扯起金颜的头发,让他的脸面往上,他疯狂的探出舌尖,只为了汲取他唇中的温热,让自己的胸口不再发寒。

整个世界都崩溃,连他的自我也毁灭了,他却浑身发热,他强吻着,金颜献出了舌尖让他掠夺。

但是还不够,一点也不够,他的嘴唇下移,咬在金颜的颈项上,金颜的泪水滑落了下来,微咸的味道有如火焰结晶般,烫伤了他的唇。

长久以来在黑暗中的关系,今天却暴晒在太阳底下,金颜沾泪的睫毛刷开,了几,他眼神中的美丽只为他一个人而绽放,光是这样的眼神,就让他心口涨满了无以名之的恐惧与珍怜。

明明不能拥有,他却还是受不了诱惑的去碰触,然后将眼前的人占为己有。

「你……」他的声音喑哑,像死海般没有波动,「你跟我在一起,我可能会随时抛弃你,也可能会再次的陷害你,连爸爸那样的人,都已经猜到我会搞垮公司,让你一文不名,你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金颜的眼泪跟他的笑容几乎是同时绽放,「我只要你一生中不会后悔。」

当那十二亿以遮遮掩掩、不愿具名的方式进来后,金颜就已经明白金聪英内心的矛盾与痛苦,他不能失去金聪英,金聪英也不能失去他,但是他在死去母亲的压力下,选择不能拥有他。

他是他妈妈的儿子,正如自己是自己妈妈的儿子一样,他们都各有自己的立场,也永远无法抛弃对方身分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正如金义日死前对他所交付的最后遗言

「阿颜,聪英的阴沉个性跟我很像,他几乎是我的翻版,也因为如此,我可以理解他在想什么可怕的计画,也可以知道……」金义日喘了口气道:「也可以知道他为什么被你吸引,就像我被你母亲吸引一样。」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