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21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他在这几年来,已经真正成为他父亲的金义日病床边跪了下来,长久以来,金义日没有再对他谈过有关金聪英到他房间的事情,这一直是他们之间秘而不宣的秘密,但是临终前,他却把这一件事给说开了。

「在没有遇见你母亲之前,我一直觉得很孤独,好像前方的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我不习惯对别人友善,也学不会这些,但是你妈教了我,让我的人生不再只有阴暗与孤独,她让我这一生真的很快乐,所以我要把我最重要的儿子托付给你,他被他妈洗脑过,他的孤独感一定比我还要深刻,我没有办法改变他,能改变他的恐怕只有你,但是这一定是一条非常艰辛难受的道路,我知道你会很辛苦……」

金义日紧紧抓住他的手,就像在交待着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再怎么难以沟通,他们仍是血脉相连的父子,他对金聪英有爱,更有亏欠。

「不要抛下他,我会在遗嘱中尽其所能的帮你,所以不要抛下可怜的聪英在孤独中煎熬,在仇恨中度过,我能留给他最美的东西就是你,我希望他能够过跟我一样快乐的日子。」

他热泪盈眶的许诺,这一生中,他也不能失去金聪英,父亲金义日带给他人生中最美的礼物,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金聪英。

第十章

他们回到了大宅,几乎一进家门金聪英就无法忍耐,他的手指就像饥渴过度的濒死人一样,一把将金颜抵在沙发上,贪婪的隔着衬杉,咬上那红润的突起,用唾液沾湿衬衫的丝料。

他呻吟着,金聪英的手摸索着他股间的热度,将他的裤子脱下,扳开他的双腿,他则是拔下金聪英的皮带,拉下他的拉炼,让那火热难耐的部位在空气中颤抖,只是前端进入而已,就让他捉紧底下的沙发,不断的发出难受又火热的娇吟。

「就像郑福燕讲的,我是个人渣,也许又会找寻机会,再一次打击你。」

他抱紧金聪英的颈项,金聪英顶进了深处,让他内部全部哆嗦个不停,里面好热,又热又痒。

「就像爸爸早就知道的,他知道我会伤害你,会把你伤得体无完肤,报复着我妈妈所受到的痛苦,所以才要我出国念书。」

他吻上金聪英的唇,金聪英也吞噬着他的嘴唇,他双脚盘上金聪英的后背,金聪英激烈的往前抽插,双腿间肉体亲密交迭的声响随着剧烈动作几乎震耳欲聋,肉体间欢畅的火热,更胜于言语。

「我不配得到你,金颜,我不配,我应该让你跟栋栏在一起。」

但是他没有办法抑止体内疯狂的燥热与激烈的思幕,这一生朝思暮想的东西就在眼前,怎么能阻止自己的渴求。

「我只能跟你在一起,聪英哥,我是这么的迷恋你,你身体的每一处我都好想拥有。」

伴随着语话,是金颜吻着他的手指,一根根的吸吮着,热血冲上了脑海,金聪英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握住金颜胀热的部位,湿热的液体沾湿了他的手心,金颜的吟叫变得更为妩媚。

他挖戳着金颜的内部,手心则是搓揉着会让男人失去神智的部位,金颜瞬时高潮,他的手心满是火热的烫液,然后内部不断收缩,紧紧的绞住他同样难耐的部位,他狂吼出声,射了出来,然后躺倒在金颜的身上。

明明已经射过了,但是他体内的热火完全没有消除,只有更加的暴热,金颜高潮过后的脸孔绯红如樱,他胸口更热,一把抱起了金颜,金颜发出低声的呻吟。

「里面、里面……唔啊……」

他紧紧捉住他的臂膀,内部还在他里头顶窜着,那充满重量与形状的部位没有消散的在他的通道中,随着走路的姿势,轻巧的前后移动,有时也会左右亲吻绵密敏感的肉壁,让他几乎受刺激的低叫。

金聪英推开了门,他从未进过金聪英的私人卧房,金聪英今天把他带进他个人的房间,就代表着他又敞开了一道心门,让他进入。

里面的设置很简单,有点北欧的简约风格,里面散乱着金聪英个人的私人物品,金聪英抚摸着他的脸颊,他这才知道自己哭得双颊都湿了。

他们虽一起在这个大宅子里居住了那么久,就独独只有金聪英的房间他从来没有进去过,那是一道界线,也是金聪英防护自己的最后堡垒。

今天,他踏进了这个坚不可摧的堡垒。

「跟美国公司毁约付赔偿金是很好的处理方法。」

金颜一颤,他做出这个决定时,被所有人冷嘲热讽,多少公司的人以为这间公司已经尽了命数,纷纷求去,他孤立无援了好几个月,虽然情况渐渐在好转,但是仍有不少人存着看好戏的心态在等待他失败。

「我也会这样处理,我不是笨蛋,不会投资十二亿在一个做错误决定的公司身上。」

他承认了那十二亿的来源,那十二亿不只是金钱的价值,最主要的是在那个时机所给予的帮助及鼓励,他几乎是激动的吻向金聪英,气息急促的解开他衬衫的扣子,迫不及待的抚触他充满热力与弹性的热气肌肤。

金聪英则是脱下他的上半身衣物,透光的窗户照出自己瘦长的身形,在黑夜中的自己,不必被金聪英看光身上的一切,但是在阳光下……

他猛然想起朱栋栏所形容金聪英未婚妻的美丽女子,他在参加一次舞会时,有就近的看过,她那窈窕的身材让他自惭形秽,毕竟金聪英跟女人发生过关系,跟他只有在看不见的黑暗中。

「你会失望你现在看到的吗?」

金聪英的回答让他欣喜若狂,也惊羞交加。

「男人能这么快再来一次,又硬又热的倍受煎熬,你真的觉得我失望吗?」

他眼角挂泪的亲吻着金聪英有点胡渣的下巴,让金聪英在下面,他想要金聪英想要得受不了,他摆动着臀部,金聪英微微的眼,浓浊的吐出一口气,他一挺而上,让他几乎手酸脚麻,前方颤颤的就想要再次流出粘腻的液体。

「让我……让我来。」他被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下一次再让你来,我等不了了。」

金聪英宰制的语调仍如往昔,他被金聪英翻过身体,那敏感内部还含着金聪英的男性巨大阳刚,却被偏转身子的甜蜜销魂滋味,刺激得他泄出了一些精水,羞耻的洒落在金聪英的被子上。

但他顾不了羞耻,在金聪英面前,他的痴爱迷恋与身体反应无所遁形!

他的头无力的倒在金聪英的枕头上,那强悍的香味灌满整个胸腔,后方压了上来,那充满质感的部位狠狠插入他体内到最深处,让他无法自制的高叫起来,几乎野兽般的强烈爱法,让他神经像被刺伤,高昂叫出清醒时会让他无地自容的言语。

「会、会出来,快要……快要……」

后力传来一声类似低笑的声音,几乎迷醉了他的听觉,金颜忘我的呻吟着,内部被搅动得麻颤不已,泄出的精水弄脏了被单、大腿与腹部,每一次弄脏,金聪英反倒是兴奋的看着他高潮的脸孔,然后再次吸吮着他的唇舌,唤醒他的情欲。

他累得几乎抬不起一根指头,喉咙的声音也因为喊叫而沙哑无声,但是当他倦累的蜷睡在男人的怀里时,与他呼吸同样的空气,这是他人生最幸福的一天。

金颜搬回了大宅,因为若是不搬回来,金聪英也会打包好他的行李送回来,而且他高压的话,只有一句「搬回来」。

没有任何甜言蜜语,也没有任何一句解释,让他毫无一丝拒绝的中间,这就是往常的金聪英独断独行。

再度踏进这间大宅时,他有点怀念的感觉,已经离职的管家却在此刻神秘的冒出,端来了他最喜欢的红茶。

好像时间并未变化,他仍然住在这大宅中并未离去,离去的时间里,公司也没有发生任何不利的事情,一切日常生活仍然平平稳稳。

「大少爷说他今天会早点回来。」

没有过问他跟金聪英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前王不见王的关系,为何现在金聪英要回来,还会特地叮嘱他告知金颜,但这些话已经召告他与金聪英的感情产生了变化。

管家仍然一张表情平静的脸,将他迎了上楼,一边解释道:「大少爷已经吩咐好你的房间应该在哪一间了。」

金颜被带入的是金聪英的房间,而且显然房间打通了另外一间,另外一间房间是衣物间,他箱子上写上是衣物的,全都被搬到这里来,而衣柜分成两部分,一个大衣柜专门放金聪英的衣服,另外一个大衣柜是空的,显然是要给他用的。

上一篇:特别观星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