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22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他有点脸红了,总觉得金聪英做得太明显,管家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他可以发现他面部的肌肉有一部分在抽动,那应该是在笑吧。

「我还是睡我以前的房间吧。」他有点害羞。

「大少爷说他不想半夜亲密后,还要从你的房间走到他的房间,所以你们睡同间是最好的方式。」

唔啊,管家还讲得真白,虽然说得彬彬有礼,还是很白!

管家此刻还是面无表情,但是眉毛在抽动,显然心里在狂笑,他涨红了脸,正要说些什么缓和局面时手机钤声响起,他接起来,竟是郑福燕的电话。

「阿颜,那个该下地狱的金聪英,刚才打电话给我,说他『命令』你回大宅住了,还说你以后就是他的人,叫我最好不要从中作梗,要不然他会让我死得很难看,不过念在我与他父亲感情不错的份上,特地通知我一声,这是什么鬼话,听得我气死了。」

「郑爷爷,我的确是搬回大宅住了,我与聪英哥已经重修旧好。」他婉转的道出现在的情况,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状况了。「聪英哥应该只是话讲得难听点,不会对你有任何不利或不礼貌的举动的。」

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对金聪英这人渣痴恋到这种地步的金颜。

「你答应回大宅?做他一辈子的性奴?阿颜,你怎么会笨到这种地步?」

郑福燕心顿肺的大吼大叫,金颜小声道:「没有那么严重,郑爷爷,我现在的确搬回大宅住,但是我跟聪英哥的关系也有改善。」

郑福燕完全不想听下去,他恨不得把金颜的头脑猛力的晃一晃,看能不能晃得清醒点。

世界上好的男人多得是,金聪英是坏男人排行榜上的前几名,金颜怎么就是看不清楚,硬要跟这种男人搅和在一起。

「赶快搬出来,阿颜,金聪英狼心狗肺、无情无义,以后还不知道又要怎么害你……」

他滔滔不绝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回家上楼的金聪英拿起金颜的个人手机,直接接过来听。

「郑福燕吗?现在电话换人了,我是金聪英,金颜现在没空跟你说话,嗯嗯,你骂人的声音真洪亮,看来你身体还很不错,嗯,没错,金颜以后会跟我同居,我不会给他拒绝的余地,你觉得我说的话是放屁。嗯,我很理解你的话。」

郑福燕电话中的声音更大声,简直是在狂吼,金聪英完全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回答,声音冷淡而平静。

「你觉得我狼心狗肺,迟早会害死金颜,嗯,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我劝你对我客气一点,至少我要害金颜前,会先通知你一下,让你有点机会挽救金颜,但是我对我自己挺有自信的,我觉得你应该是救不了他,所以你不觉得对我友善点,才是帮助金颜最好的方式吗?」

听到他这么嚣张猖狂又瞧不起人的说话方式,电话中的郑福燕气得呼呼喘气,几乎说不下去。

「对了,我现在正要跟金颜吃饭,等吃饭完,我还会带他上床,所以他现在没空跟你讲话,拜拜。」

电话中还骂声不绝,金聪英毫不在乎的直接挂掉并关机,再把家里电话线拔掉,环着金颜的肩说道:「他等一下应该会直接冲过来,我们去外头吃饭吧。」

「你……你挂了他的电话?」金颜错愕。

「以我的容忍程度,挂他电话算是对他不错了,他在电话中骂得非常难听,我这一辈子还没被人这么痛骂过。」以金聪英的高傲,只挂电话就算很容忍了。

金颜被金聪英推着走出门口,然后再推向车子,他们直接外出用餐,用完餐后也该回家,但是金聪英却把车子转向一家高档的饭店。

「我们该回家吧,郑爷爷应该等得不耐烦了。」这一顿饭吃得他胆战心惊,惟恐不赶快回去,郑福燕会气到暴毙。

「那更好,我们今天不回家睡,在饭店做应该别有情趣。」金聪英环住他的肩膀,不让他有拒绝的机会。

他被金聪英带入饭店,一进入饭店的住房门内,就被金聪英给封住嘴唇,他吸吮着他的唇舌,让他如坠云雾中,等头脑稍稍回复一点理智的时候,已经是金聪英把他压在床上的时候。

「等等,郑爷爷……呀啊!」

金聪英在他话还没讲完的时候,吮弄着他的右乳,他的乳头现在被金聪英抚摸得很敏感,尤其是他吮啮的时候,就让他夹紧双腿,腿间渐渐膨胀起来。

「拜托,我们快回家,要不然郑……」

金聪英一路往下进攻,他甚至还伸出舌尖戳刺他的肚脐,然后慢慢往下,吻过他细嫩的毛发,他扯着金聪英的头发,声音都尖了起来。

「你……你想要干什么?」

金聪英恶劣的拧嘴一笑,接着金颜尖叫一声,金聪英竟然含他那里,他羞耻得脸全都红了,一直红到了全身,连他的脚也像被烧着似的蜷了起来。

「放、放开,你放开啦!」

「还有余力挣扎,代表还不够爽吧!」

他手指沾满润滑液,往他后面洞口涂抹进去,前后都被戏弄,让他双手按住自己的嘴唇,除了喘息声外,根本就无法成语。

他只要开口一个郑字,金聪英的爱抚就变得执拗大胆,让他脑袋中连些微的理智全部融化成软绵绵的棉花糖,只能哭着求饶。

他什么都忘了,只顾搂着金聪英强健的身体,他们在床上做了一次又一次,等他回复理智醒来时,早就已经是隔天午后一点了。

他立刻跳了起来,金聪英已经把餐车推向他,「要吃饭吗?」

「还吃什么饭?得要快点……」

金聪荚将他拉下,让他乖乖坐在床沿,他就是对金聪英没辙,余聪英喂他吃东西,他只好一口一口的吃,虽然又急又气,但是他对金聪英就是发不出脾气。

「好吃吧?」

「嗯,好吃。」这些菜色口味真的很不赖。

「你不用急,慢慢来吧。」

他们吃了饭、洗了澡,金聪英故意拖拖拉拉,等他们回到家,已经下午四点多,郑福燕满面铁青的坐在客厅里,看到他们回来,他立刻拄着拐杖站起来咆哮:「金聪英!」

「郑爷爷,对不起,你等很久了吗?」金颜快步走向他身边,脑中全部在飞跃的思考,该怎么样才能够阻止这一场大战,终于让他想出方法。

「阿颜,这个丧心病狂的金聪英一定又在想怎么害你了,你怎么都想不透?」

金颜搀扶他的手臂,低声道:「那个救命的十二亿是……是聪英哥的钱。」

郑福燕一愣,飞快的转头看他,脸上满是不可置信,金聪英缓慢的步行过来,然后坐在郑福燕的对面,双脚交叉,非常盛气凌人。

郑福燕不相信的问:「怎么可能,他要害你,怎么会拿出那么多钱来?」

「现在我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了,金颜是我聘请的总经理,他是为我工作的工蚁,我会好好对待他的,毕竟公司越赚钱,我就越有钱,我还期待再次上市上柜,让我的资产暴翻好几倍。」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