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3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是,对不起,总经理,他一定要闯进来。」她一再道歉。

金聪英听而不闻,再次重复道:「你可以出去了,打包好后去领资遣费。」

秘书愣了,就连金颜也愣了,他可以想象当金聪英的秘书应该薪水很高,而且是个很好、很具挑战性的工作,失去这个职位,对这个秘书而言,绝对是个重大打击。

「对不起,总经理。」

那个秘书眼眶马上就红了,金颜曾听过他冷血无情的名声,但是这样做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跟她没有关系,是我有事要跟你谈。」

金颜忍不住打抱不平,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有什么不爽对着他来,何必小人到迁怒他人。

金聪英锐利独裁的话语立刻就打断他的话,也不容许他插话。「有没有关系由我决定,至于有什么事,你说吧。」

他不再抬起脸来,再次低下头看着公文,好像当成他不存在,金颜把刚才印的企划书交到他面前,金聪英连一眼都没瞄到它,这就是他对他的态度,当成他是活动的道具,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金颜忍住气道:「我知道公司刚买了块地,要办动土典礼,我不敢要求很大的活动,但是至少这个活动我想要主导。」

「不需要。」

冷冷三个字就打了回票,甚至连考虑一秒的时间都没,金颜气怒攻心,他怒声道:「为什么?总要给我个理由吧!」

这一次金聪英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眼神仍很冰冷,但是嘴角出现的完全是轻蔑与不屑,那样的笑容让人就是一把火烧上脑袋。

「我想你除了抱我父亲的大腿,当个乖小孩之外,没有任何做这一方面的经验,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交给你做,你做不来的。」

他的话里满是侮辱,虽然金颜早已知道这次见面不会太愉快,但是他根本就是恶意的人身攻击,也是恶毒至极的漫声批评。

「你说话放尊重点,那也是你爸爸。」

他对金义日有很深的感情,在他的心里,他就像是他真正的爸爸一样,不,比他没见过面的爸爸还要像爸爸。

「从你们母子踏进我家门之后,他就不是我爸爸,只是一个被狐狸精迷得晕头转向的无能老头。」

他不只骂金义日,连他妈妈都一起骂上,金颜气得浑身发抖,他把企划书叠到金聪英看的公文上面,金聪英的回答是拿起,然后冷酷的丢进垃圾筒里,对他最后说的话则是,「出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你这个混蛋!」跟他讲话竟是浪费时间,很有口德的金颜也忍不住骂出声。

「我随时欢迎你到别家公司去做,不要死赖在这里。」

金聪英把他讲得像垃圾筒里的垃圾一样低等,更像是在垃圾筒里,他看也不看一眼熬夜死命写出的企划书一样,比垃圾还要垃圾。

「好,我到别的公司。」

金聪英停住手里的笔,他没想过金颜竟然如此好讲话,在他的印象中,闯进他的家庭,夺走他与已逝母亲所有一切的小孩,不应该如此轻易认输。

他双手环住,脸上露出微带阴沉的讽刺笑容,终于肯正眼看他一眼,但是说出来的话,足以气死金颜全身上下上亿的细胞。

「这倒是这几个月来我听过最好的消息。」

好消息?他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消息!

金颜也学他,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肩膀,一脸敌意。

「很可惜,紧接着这个好消息的是……」他加重语调,以示自己的不爽与威胁之意。「我要卖掉我手里所有的股票,这家公司这么多的股票,我猜敌对的汉阳集团应该会高价收购吧,到时候汉阳就变成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而你能不能再当总经理,就得看他们会不会杯葛你了。」

金聪英脸色转为阴沉,这个贱种跟他想象中一模一样的下流,不,应该是超乎他想象,他还把他想得太善良了。

「你的要求是什么?」连句废话也没有,金聪英单刀直入的问,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

「让我主持那动土典礼的企划,这间是爸爸的公司,我想要尽一份力。」

使出威胁的戏码不是金颜擅长的事情,但是至少他达到目的一半,那就是金聪英愿意把他的话给听完。

让他主持那个小小的企划案根本就没什么,他想要,那就给他,反正动土典礼谁来安排都是一样,根本没什么好新奇的。

「那就这样,出去时把门给带上。」

他口气不像认输,也不像失败,更不像受威胁者,仍然是一副王者独裁的口吻,而他的确就像个万夫莫敌、高高在上的孤傲王者。

「我还没讲完。」金颜深吸口气才讲出来,「还有你不能辞掉刚才那个秘书,她一直很善尽她的职责不让你看到我。」

「门在那里,你可以出去了。」

金聪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不再抬头看他,又开始当他是不存在的垃圾,笔再次在文件上摇动起来,空气就像凝结一样,冷得让人难以呼吸。

金颜站了三十秒,终于明了他不会再跟他多说一句话,更不会多看他一眼,只好放弃的走出门口。

至少他肯让他主持这个企划案,虽然是用威胁要来的,但是至少比什么都没做的好。

门轻声的关上,金聪英阴沉的眼神抬起,望着门口,关上门的纤细身影遗传他母亲的身材,清秀的眉型底下,是双爱笑的双眼皮,再底下则是满怀笑意的大眼睛,他握紧手里的笔,他们母子俩,蛇蝎的心肠,却拥有着清纯可人的甜美外表。

所以自己的父亲金义日才会被那个来路不明的下流狐狸精给迷惑,而他对待那个狐狸精的儿子就像他是他最疼爱的孩子一样。

他们从小时就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围绕着他的童年的是孤独与仇恨,还有母亲早逝的遗憾,而金颜则得到双亲疼爱,度过令人称羡的童年。

甚至到了此刻,他苦心经营的公司大部分股权都在金颜身上,公司越好,也就代表金颜的身价水涨船高,他父亲死前早已算计好了这一切,他只不过是金颜拼命工作的赚钱工具,让他享受一辈子富贵的生活。

他的父亲就算过世前也只为金颜着想,没对他有一丝一毫的亲情。

但是很快就会不一样,非常快,会快得让金颜根本就没有反击的余地,一想到最后的胜利者是自己,而自己的父亲只能在坟墓里气得翻身,一股得胜的感情就涌上心口。

报复的滋味会极度甜美,他会让金颜知道什么叫绝望与痛苦、孤独与仇恨,就像在地狱的最底处行走一样。

就算跟父亲金义日一样,不太会露出笑容的他,终于也在此刻,露出了一丝阴险低沉的笑靥。

第二章

上一篇:特别观星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