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4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透过天际,金聪英一向冷酷的脸面也忍不住有几分柔和,在他面前穿得像体育系的男人正高声朗笑,两人干了一杯啤酒,朱栋栏正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着话。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找我进你公司做事。」

金聪英在美式酒吧中戴了一顶帽子遮掩自己的脸,他不想太过招摇,但是跟美式作风、开朗又爱笑的朱栋栏在一起,不可能不招摇的,希望酒吧中没有太多人认识他。

他原本想要请他到私人招待所,但是朱栋栏就是喜欢美式酒吧的热闹,而且能这样与他喝着酒的朋友,也唯有朱栋栏一人,两人算是知音,而且酒喝过一轮之后,他的确心情轻松,甚至有种学生时代的放松感。

他耸耸肩,朱栋栏与他所学不同,但是两人在校里就是很好的朋友,一个走商业经营,一个走生化食品,而朱栋栏已经是国外有名大学的教授级人物。

「只是个职缺,也许你有兴趣,因为我最近对生技方面的东西有想要深入,如果你这么有名的教授都愿意加入的话,那我这家新开的公司一定前途看涨。」

「没问题,你一句话,我绝对会加入的,什么都好谈。」朱栋栏眨了眨眼睛,神秘的笑了笑,低着嗓音打趣问道:「你那全天底下最漂亮的女朋友在那里?有没有带过来呀?」

这一直是他们之间的私人笑话,金聪英被他问得无可奈何,这个私人笑话不知到底要持续到何时,朱栋栏才会放弃。

「如果有那样的人,我保证你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摇起手指,朱栋栏从来就不信他的话。「少假了,瞒了这么多年,就稍微透露一下吧,我知道你保密到家的个性,但是至少可以说个小名吧,要不然讲个姓氏也好,最少也透露一下三围吧。」

说到后来,他还用手肘撞了一下金聪英的手臂,笑得十分暧昧,金聪英好笑又好气,但是也唯有好友,才能让他做真正的自己。

「我究竟要澄清多少次,没有这个人,我这么无趣的人,连我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有情史好吗?」

朱栋栏大笑,笑得身体都快垮了,金聪英可以骗过别人,但是不可能骗过自己,他就算不是他肚子里的回虫,但是金聪英在校的表现太过明显,他绝对不信他的谎言,他只猜过金聪英身世特别,很宝贝这个情人,不想对外昭示,所以连好朋友的他也一起瞒着。

「你又在骗人了,每年寒暑假都急急忙忙的回国,在国外越到期末就越是脾气暴躁,一回来上课心情又变得很好,你一定是回台湾会情人,我不会搞错的,我一闻就知道你发泄了不少精虫,所以才心情好得像在云端漫步一样。」

「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幻想!我的确有过女人,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但是我没有长期交往的女朋友,也没有妻子人选,现在这个阶段不可能,除非……」

朱栋栏听了他的长篇大论,兴趣勃勃的接下他的话道:「除非什么?」

金聪英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除非是对我前途有用的女人。」

「Oh my God!你讲的话太恐怖了,聪英,你是个好人,但是有时候你讲的话比恐怖片里的杀人魔还恐怖啊!爱情不能用天秤来衡量,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让你痴狂无比、只想与他共度一生的好女人。」

「我可没像你常在痴狂,这不符合我的个性,我也对这些事没有幻想,因为我不像你有天真的个性。」

「是的,你常在笑我天真,但是天真、甜美与爱情不是常常一起出现的吗?我喜欢我自己的想法,不喜欢你的想法,但是虽然我不喜欢你的想法,我还是会试着理解,好吗?」

金聪英的身世如此显赫,其实朱栋栏只要上网输入他的姓名,就会出现金聪英的家族秘史,但朱栋栏从未提过一个字,就像金聪英也从未提过他金家任何的事情,他们都谨守这条界线,这也是他们一直是好友的原因。

两人将话题从私事拉回到公事上。

「你说了,你愿意,我会请专人跟你签约,但是有些大致上的条文,请你先看过一回。」

金聪英拿出自己订的有利于朱栋栏的条文,却被朱栋栏压在啤酒杯下,他挤眉弄眼道:「喝酒,今天你要来个不醉不归,还有,你一句话,做朋友的我很有义气的冲回台湾,我没地方睡,让我睡你家,可别说你不要喔。」

金聪英个性严谨,还要再抽出条文,却被朱栋栏揉成一团丢在地上。

「喝酒啦!你烦不烦啊你,以后你当了我老板,要有分际之后,我可不一定会这样跟你狂喝,再说庆祝我回来台湾帮你,你喝不喝?」

金聪英没办法的摇头,要让老朋友高兴的唯一方式,当然只有一种。

「当然喝了!」

几杯啤酒不停的下肚,让朱栋栏High到不行,他大笑起来,两人敬酒之后又开始狂喝,喝到金聪英像大学时代一样头次醉了般的呵呵傻笑,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傻事,但是刷卡的金额比他所想的多更多,而且酒吧的每个人都对他们笑,每个人的手上也都是一杯酒,看来他请了全酒吧的人无限畅饮。

他们坐计程车回家的路上还一边唱歌,而他跟朱栋栏一下车后,头脑不清的竟就要在自己家的大门撒尿,还是管家脸都青了的微声制止,请他们入内,他们才手环手的一起进入。

「太棒了,聪英,你家是豪宅啊,竟然还有管家!」朱栋栏大着舌头,说的话已经不像中文了。

金聪英随意的挥着手,他脑袋晕陶陶的,连眼前的人是谁他都分不清了。

「不过就是间旧房子,我嫌麻烦才没卖掉,不过也很难卖,一半的产权在那个狐狸精的儿子手上。」

朱栋栏也喝到双眼迷蒙的大声说出声音,纵然不曾去查探金聪英的身世,但是闲言闲语总会听到,他隐隐约约也能从金聪英的态度知道家中确实有人让他极度不悦。

「狐狸精的儿子是谁?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金聪英指着楼上的房间,「就是那个可恶的狐狸精儿子睡在那里。」

朱栋栏拉着他的手,嘻嘻傻笑道:「狐狸精的儿子是坏人吧,我帮你清除坏人,走,我们两个正义英雄,一定可以打倒坏人的,至少……至少我们也要到他床头去洒一泡尿。」

「说得好,走!」金聪英也同意的吆喝着。

「大少爷,拜托你们不要吵闹,已经半夜两点多,二少爷在睡觉了。」

总管见状况好像越来越闹得不可开交,他急忙阻止,但是哪有可能阻止得了两个醉醺醺的青年男子,而且这两人都是体型高大的男人,又不能叫保全把自家的少爷打出去,他拼命的阻止着,但是金聪英与朱栋栏推开他,踏上了阶梯。

两个男人醉得连把手都摸不到,在空中摸了许久都摸不到,还是金颜听到外面的吵闹声才起床打开了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他见到金聪英站在他房门口,吃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两人维持王不见王的局面已经好几年,更别说是见到醉得一塌糊涂的金聪英。

「门自动开了,有好心的仙女帮我们开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灰姑娘里的仙度瑞拉。」朱栋栏一脸傻样的直笑,而且还死瞅着金颜啧啧有声的叹道:「真的是好漂亮的仙女喔。」

金聪英弯下腰狂笑,「他这身材能称作灰姑娘吗?不要笑死人了。」笑过后,他环视这个房间,但其实他眼睛看出来都是好几个影子,醉酒让他根本就分辨不清房间内的影像。「对了,这个房间就是狐狸精的儿子住的。」

朱栋栏也像想起来到此的目的,「对,我们要撒尿,要在狐狸精的儿子床铺上撒尿。」他推开金颜笑道:「好心的仙女,你在旁边等一下,我们要撒尿了。」

两个男人把他的房间当成了厕所,管家急得跳脚,金颜亲眼目睹金聪英绝不会做的可笑行为,惊讶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这两个人一撒完尿,倒头就昏睡在地上,任是管家怎么叫,他们都没动过。

管家急得脸上冒汗,虽然长久知道这家中秘辛,也知两位少爷的不和,但是至少理智至上的金聪英从来不会做出这么无聊的事,而向来个性和平的金颜更是温文儒雅,哪曾见过像今天这样既不是暴力相向,却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挑衅。

「颜少爷,我从来没见过大少爷醉成这样,而且他一回来就拉着这个男人,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男的是谁。」

金颜维持着良好礼貌道:「没关系,先叫人换被单、枕头吧。」

上一篇:恋爱教科书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