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5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好的,好的。」急得昏头的管家一时也没了主意,他急匆匆的出去,赶忙去唤还醒着的帮佣来处理这些事情。

蹲下了身子,金颜看着朱栋栏,这个英俊、壮硕的男人,皮肤晒得黝黑,一口白齿却十分雪亮,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他知道金聪英若不是十分信任他,自制力甚强的他,绝对不可能跟这个人结伴喝成这种样子。

他捉紧心口,这个男人是金聪英无条件信任的男人,他才会在他面前失去戒心,甚至两人喝酒后露出丑态,这代表着,这是金聪英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之一,而他却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目光慢慢转向金聪英,气息全都哽在喉咙里,他很久没有这么近的看过本人,他只看过照片上的金聪英、杂志上彩色图片的金聪英,这么近的观看机会,在他印象中完全没有。

他缓慢的伸出指尖,却发现手指在颤抖,他握紧了手指,才能制止自己不断颤抖的手指,而手指还因为太过渴望,一放到金聪英的脸上肌肤时,整个像触电一样的感受,电得他浑身一颤。

「聪、聪英哥。」

他轻声叫唤着,虽然明知他不会有反应,他仍用手指从他的脸颊滑向他丰厚的嘴唇,他气息在加快,金聪英唇上的芳香气息在呼唤着他,他轻按着,金聪英就像受刺激般张开了丰厚的嘴唇,他露齿的样子有点像微笑,但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微笑,因为他从未看过金聪英的笑容。

现在没有任何人在,金聪英也醉了,没有人会知道他做了什么,就连金聪英也不会知道的。

他缓慢的低下头,手指往下轻抚着金聪英的胸膛,就算隔着衣服,他也知道这片胸膛有多厚实,他的手臂多么有力。

他就像夏娃渴求着禁忌果实般的低下身子,纵然知道滋味禁忌,甚至尝了后就会让自己直线的坠入深渊,他也没办法自制自己飞蛾扑火,被火纹身的自我焚烧。

自从他见到金聪英第一面后,这种禁忌的感情就像烈火一般,在他心里燃起了一簇火焰,这些年火焰越烧越旺,他却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双唇交叠的滋味让他几乎同样醉了,金聪英完全没有反应,唇上也只有浓厚的酒气,但是他的心就像从胸口中跳跃出来一样,再也不是属于他的了,而是属于他不应该看上、爱上的人,属于一个从来不会回头看他一眼的男人。

「对不起,颜少爷,我叫他们先带你到整理好的房间去。」

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金颜马上直起身体,背过身子,平息着自己的心跳与绯红的脸庞,他压低喘息震颤的声音。

「好,那我先到别的房间去睡,你也先去睡,这两个酒醉的人给他们盖条毯子,等明天酒醒后再谈吧。」

「好的,颜少爷。」

管家为朱栋栏、金聪英盖了毯子,金颜到别的房间去睡,这件事才圆满落幕。

「头好痛……」

手机的铃声吵醒了金聪英,他的头就像有七八个大鼓在响着一样,而且手机铃声的推波助澜让他的头更痛了。

「喂?」他口齿不清的开口。

「总裁,您还没到公司,但是今天早上您有一场会要开……」秘书的声音尚未说完他就跳了起来,但是大动作之下,头痛令他呻吟一声立刻坐下来,一坐下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尿味,他骂道:「搞什么鬼,怎么这么臭?」

「什么?总裁?」秘书在另一侧有些傻眼他的回答。

他头痛得要死,闭上眼睛再张开,眼前的景致却跟他平日睡的房间完全不同,他现在头脑完全无法运作,只想再躺下来好好休息。

他声音嘶哑的先解决现在的问题,「会议改到下午开,我晚点再进办公室。」

他没有躺下来,闭上眼睛休息了五分钟后,再度张开眼睛时,他确定自己应该在自己住的屋子里,但是他不记得自己来过这间房间。

壁纸很朴素,桌椅都是设计简约的原木,但很有品味,他跟朱栋栏一半身子躺在地上,两手搁在一张床上,床铺上满是尿味,看来两个人醉得把这地方当成了厕所。

「喂,栋栏,起来。」

朱栋栏头痛似乎不亚于他,他扶着头爬起身来,看清周围环境后还称赞道:「你还真有品味,还是设计师帮你挑的?这桌椅是欧洲骨董吧?」还没讲完,朱栋栏皱了鼻子,「这是什么味道?好像厕所的味道,你的厕所马桶坏了吗?」

金聪英揉揉疼痛的额头,「这是我家的某个房间吧,我用的只有我自己的房间跟书房,其余的房间我没进去过,但是我爸应该不会在每个空房间都放骨董。」

金聪英声音一顿,床边的另一头放着一张同样简朴却有特色的书桌,桌子上摆了几张小时候的家庭照片,朱栋栏也呻吟的站起来,走向桌子,拿起了照片,他嗤笑了起来。

「我看你醉昏了,连你自己的房间都记不起来,这桌上摆的明明就是你们家里的全家福照片,喔,你妈真漂亮,你小时候长得这么可爱啊,真看不出来。」

金聪英气息一窒,死瞪着桌上的照片,整个嘴角严厉的抿起,「那不是我,也不是我妈。」

「怎么不是,这是你爸啊,你爸这么有名,至少我还看过杂志登的照片,我当时还在想你跟你爸有点像呢。」

朱栋栏突然住嘴,因为金聪英脸上表情转为冷酷,是他从来没看过的寒厉表情,足以让人战栗,他正用杀人狂般的凶狠眼神死盯着照片里的人,那不是盯着家人照片的表情,而是盯着欲除之而后快的仇人的表情。

这一惊,朱栋栏忽然想起昨夜的只字片语,「等一下,我们昨天说要去找狐狸精的儿子,然后呢?然后我们上楼做了什么?」

「你们尿在我被子上。」

清雅的声音宛如划开清晨美好雾气的闪亮阳光,朱栋栏只觉得眼前一亮,明明没有开灯,窗帘仍然维持着放下的状态,但是一个带着花朵的人站在门口,似乎这房间也在霎时间被新鲜的空气与花香所填满。

「Oh my God!」

说不出的视觉感官震撼让能言善道的朱栋栏完全说不出话来,就好像见到无法用言语描绘的美景东西,才会让他沉默,只能发出赞叹声。

不同于金聪英男子气概类型的美男子就站在门口,头发留得不是特别长,但是发尾蓬松的长度及卷度,会让人心生想要用指尖爱抚的冲动,动人双眼皮下,是双美丽柔和的眼睛,里头黑白分明,仿佛有点稚气,却又像藏满了无数秘密。

挺直的鼻尖下,是嫩红丰满的红唇,那红唇正在微微上弯,像是在笑,更像是在吐露秘密的娇俏花蕊,世界上最美颜色的玫瑰,都比不上那红唇颜色的娇嫩动人。

朱栋栏盯着金颜看,随即脸红的看向床被上的尿渍,然后又转头看向金聪英,金聪英坐在地上,虽然表面维持平静,但是他眼神转向床被上的一污渍时,脖颈处浮起几乎看不见的暗红,显然此刻也慢慢忆起昨夜自己失控幼稚的举动,而且恨不得一头撞死的模样。

「欢迎你到金家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下楼用鬓,呃……」因为不知他的姓名,金颜微微露出苦恼的神色,让他俏皮的几丝发丝微微上移。

朱栋栏马上开口,连身体都站直了,这辈子骨头都没这么挺过。「我叫朱栋栏,是金聪英最好的朋友。」

望向床上的尿渍,朱栋栏这一辈子脸也都没这么红过,他半夜尿在陌生人的床上,而且这人还是他长眼睛看过最美的人。

「呃,昨夜我们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送洗费用我会出的。」

朱栋栏的话让金颜笑了出来,「没有什么送洗费用,只要家里的佣人洗一洗就好了,没有那么严重。欢迎你来家里玩,朱先生,我请管家先帮你们送咖啡过来醒醒脑好了。」

金颜将花插进花瓶整理好,他走过时,朱栋栏还能闻到动人的花香味,他一走出门口,朱栋栏马上拉着金聪英询问,脸上光耀的表情就像见着了神迹般光采夺人。

「哇,这个美人是谁?他住在你家里耶,我终于了解为什么每次放假你就急着回国,要是有这种美人住在我家里,我连一步都不要离开家里去上学,宁可申请在家自学。」

金聪英脸色整个暗了下来,他冷冷拨开朱栋栏的手,一股莫名浓浓不悦的感觉涌了上来,对于朱栋栏竟然如此称赞金颜,他就是说不出的不高兴,那种不高兴很浓郁,也很异常,但这种异常,他无法解释。

上一篇:特别观星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