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爱恋 第8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近代现代

这份饥渴怎样都无法去除,直到对方的手掌紧紧环住他的颈背,在他脸上爱怜的亲吻着,手心抚过他身体的每一处,仿佛在柔和的劝慰着他心头那只永远不知满足的饿鬼,也像在轻怜着他肌肤每一寸的热度,更像要填满他心底那个无底深渊似的黑洞。

他腰部往前推进,强大的电流酥麻了他的身心,他背整个拉直,倾泻出体内狂热的热度,但是还不够,怎么样都不够。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黑暗遮蔽了光线,性交的味道塞满了整个房间,他底下的人摸起来是如此的真实、柔软。

「我在哪里?」他声音嗄哑的询问,仿佛这有如幻梦般,带给他安慰与平和感觉的对方会有所回答。

霎时,窗帘突然被打开来,一道车子的车前灯亮光亮得他眯起了双眼,他望向底下的人,底下的人曲线玲珑,却看起来模模糊糊,他想伸手去碰,对方却紧紧搂住了他的颈项,他看不到对方,但是身体接触间,他不由自主的再次硬了。

兴奋的感觉非常强烈,仿佛他在撂夺他一心非得到不可的东西,更像他触碰了禁忌、打破了限制,去毁坏了不该毁坏的界线。

底下间间断断的呻吟,他柔湿紧窒的肉穴如此甜美诱人,让他无法不投入,底下人夺去了他理智思考的心魂,躯体来回的规律运作,他沉浸在浓烈无比的性爱快感之中,底下的人有如失去骨头的傀儡般,任他翻弄。

另一道车子强光射了进来,他的瞳孔瞬间睁大,然后他醒了过来。

第四章

他醒过来的原因是因为太阳的光线照在他的眼皮上,他又再次梦见了那个香艳的春梦,每次只要他心情烦躁的时候,或是性的需求非常大的时候,他就会做那种怪异的梦境。

但不可讳言的,只要每次做完这种梦境,他隔日就会非常神清气爽,整个人焕然一新。他下了床,晨间洗澡后,换上了衣物。

他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直想不起自己昨天是怎么回家的,他询问管家道:「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管家低声回答:「大少爷您参加动土典礼后,忽然身体不太舒服,颜少爷立刻就派车将您送回来。我看可能是因为最近您太累、公事太操劳了,需要多加休息。」

「金颜送我回来的?」

管家停了一会才道:「颜少爷派车送您回来。」

「嗯。」听到金颜的名字,让他并不想再问下去。

金聪英吃完早餐便开车去上班,到了下午的时候,他走进金颜的办公室。

他从未进入过这间办公室,虽然桌椅很制式化,与其他办公室一模一样,但是金颜摆了一些个人摆设,他运用了许多水蓝色的东西做布置,也许水蓝色就是金颜最爱的颜色。

「聪英哥?」

震惊的声线因为太过惊讶,还变得有些嘶哑,金聪英有些莞尔,显然自己到他的办公室造成了他很大的震惊,不过也的确如此,记者昨日问话虽然尖锐,但是他们兄弟间的确有如王不见王,这是事实,他也很少正眼看过金颜。

金颜焦急的站起来,慌张之下还把椅子弄倒了,他手忙脚乱要把椅子扶起来的时候,金聪英已经低下身体,长手一捞,就把椅子扶正。

「谢谢你,聪英哥。」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不必客气,我还要谢谢你。」

他们之间从未有和平的对话,以前小的时候,金聪英从不跟他们讲话,就算他跟他母亲在现场,金聪英也会视而不见。

金义日曾经很愤怒他的态度,他的母亲也有试着化解彼此间的嫌隙,但是这些对金聪英而言都起不了作用,他仍然冥顽不灵,与他们长期对抗。

「谢什么?」他因看到金聪英而方寸大乱,讲出来的话嘶颤不已。

「你帮我约了郑福燕,很显然的,他对你印象很好,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帮了这一回。」

金颜摇头,「不是这样的,他是爸爸的老朋友。」

金聪英不置可否,那日在会场,郑福燕很明显对自己是客套,对金颜却有更多的慈爱,他道出他来这里的理由。

「我要你跟我一起去拜访郑福燕,这件事对公司很重要,有你在场,应该会更好办。」

「咦?」

「你今天下午有事吗?」他没理会他震惊的态度,只专注在他想要办好的事情上。

「没、没事。」

对情况急转直下有些鄂然,但是金颜没有表现出来,他从未想像过有一日会与金聪英并肩而行,所以当他们两人一起走在公司的走廊上时,虽然不到人人窃窃私语的地步,但也够惊世骇俗了,每个人都瞪直着眼朝他们看,仿佛看到动物园中肉食性的狮子,与草食性的大象走动在闹区中。

到了地下室,金聪英开了车门让他进去,他们一路上并没有讲太多的话,但是拜访完了郑福燕后,他们一起坐车回来,金聪英问道:「要一起在外面吃过饭吗?反正已经到吃饭时间了。」

「你要请我吃饭?」

他有些失笑,金聪英望向他道:「很奇怪吗?」

「嗯,很奇怪,我一直认为你很讨厌我。」

金颜说出了实话,金聪英对他母亲的恨有如铺天盖地,而且很容易就看出来这些恨在他母亲过世后,无处可去的怨恨变成焦点,指向他。

「就像你讨厌我一样的深,不是吗?」金聪英的回答不带任何感情,因为这是事实,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兄弟。

「我没有讨厌你。」

金颜将背放松的倚在车子里,能这样两兄弟说出心里的话,机会非常难得,而且密闭的车子空间,使得两人说的这些话,回音回荡在车子里,久久不断,他们从来都不曾有这样的对话坦诚相见的掏心挖肺说出心里的话。

「那不是实话,我们都知道,我讨厌你们,你们也讨厌我,所以我是家里最不受宠爱的人。」

金颜沉默了半会,转头望向金聪英俊逸的侧面脸庞,有人会说金聪英长得并不是世俗上有点娘娘腔的帅气,但是他会形容金聪英看起来就是聪明、耐心、而且势在必得的那种人,宛如黑豹一样,在暗夜中奔驰,瞬间咬住猎物的喉咙,他有一种很Man的男人味,会让人沉醉不已。

他轻声道:「那不是事实,爸爸比你想像得更爱你,你才是他的亲生儿子,我不是。」

「所以他最爱我,在我高中时,就迫不及侍让我出国读书,限令我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虽然这讲起来很老掉牙,也显现我是个心胸不开阔的男人,但是说实在的,在经历这些事后,我非常理解我父亲有多爱我。」他嘲讽道。

「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个样子!」金颜望向窗外,窗上的玻璃倒映着他的模样,全是如此的模糊不清,仿佛现在坐在这里的不是一个真实的人,只是个经过伪装的虚幻人影。

「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那你告诉我,还能有什么解释?他爱你跟你妈,所以把碍事的我踢走,赶得越远越好,想尽办法不让我进家门,就连遗书还要律师特地把你带开,先单独对你解释,你同意之后,我才看得到遗书的内容,这代表遗书有两份,对吗?」

金颜此刻却默然不语,金聪英冷傲笑道:「有两个方案,一个是你同意后,遗书才会公布,第二个备案是你不同意条款,才会公布另一份遗书。」

金颜面对金聪英,毫无退却的直视着他,说的话既是挑衅,更是无畏至极。「你想要什么答案?不如你现在告诉我吧。」

上一篇:特别观星

下一篇: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