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被迫深入 第50章

作者:站着写文 标签: 年上 破镜重圆 HE 近代现代


“这是怎么回事?”沈清虹将报纸狠狠的摔在病床上,一边的秘书擦着额头上的汗。

沈清虹闭上眼睛顺了一会气,“让陈瑛别私下里搞小动作,他就是不听!你告诉他们把这个新闻压下去。”

秘书擦着脑门上的汗,“恐怕不好压,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

沈清虹直起身子,“那就找影响更大的事情给我压下去!咳咳咳咳!”

沈清虹一阵剧烈的咳嗽,“让老李进来!”

“是,董事长!”

一会李叔进来,沈清虹将报纸递给他,“看到了?祁家怎么样我不管,邢仲晚那孩子不能被牵扯进来,你把当年的视频透出去,还有把陈瑛给我叫回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邢仲晚拿着手机在洗手间坐了许久。虽然照片角度选的很好,几乎没有他的正脸,但熟悉他的人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然成正哲和薛清也不会一大早就怒气冲冲的给自己打电话。

角度选的很暧昧,他和祁夫人的照片是祁匀被下药,他约见祁夫人的时候拍的。和祁四的照片,他躺着,祁四弯着腰看他,姿势角度很是暧昧,是那次祁四来找祁匀被自己打的那次拍的。

邢仲晚握着手机,形容不出他现在到底是怎样的心情,突然一条推送进来。邢仲晚点开,一下子就明白了,真正的大料在这呢!

那条新闻借着几张偷拍的照片,说的是祁家母子私生活混乱,母子抢一男,要不是邢仲晚是当事人看照片他都要信了。这是导火索,下面爆出来的祁四不是祁家亲子,是祁夫人和情夫所生这才是重点。

真是高潮迭起,一环扣一环,安排的严丝合缝,邢仲晚都要拍手叫好了。

已经筹划多久了,这些偷拍的照片,一直都有人跟着他,不仅跟着还一点一滴的记录下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难怪薛清他们会这么生气,怎么想这件事情和祁匀都脱不开关系。

邢仲晚将手机放在洗脸台上,抹了一把脸,要不是他和祁匀相处这么些天,如果不是对祁匀的了解,他都快信了。

起身打开门出了洗手间,走到床边祁匀还在睡着。邢仲晚看了他一会,给他盖好被子,打开门出了房间。还没走几步就看见陈瑛,邢仲晚面无表情的走到他面前,“你这么做,祁匀知道吗?”

陈瑛站直身体,不卑不亢,“少奶奶,您带着镯子我必须叫您少奶奶,但沈家的继承人不能娶一个男人!”

邢仲晚笑了笑,突然一拳挥出去,陈瑛一个踉跄,眼镜掉在地上,镜片四分五裂,“我最讨厌有人拿我做文章,祁匀现在身边正缺人,我不为难你。”

邢仲晚蹲**子,一把抓过陈瑛的下巴,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陈瑛疼的满身大汗。

“还有,你给我记住。我对沈家没兴趣,但祁匀想和谁在一起,你也没资格管!”

甩开陈瑛的下巴,邢仲晚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身下了楼,看似轻松的外表下却没有一丝笑容。

祁匀喝着小米粥,微微的侧过头,“晚晚,你今天心情不好?”邢仲晚放下手里的叉子,“没有啊。”

祁匀皱着眉头,“不对,气氛不对,你要是心情好可不是这种状态。”

邢仲晚撑着下巴,“那我该是哪种状态?”

祁匀放下手里的碗,手伸过去拉住邢仲晚,“怎么了?”

祁匀问的小心翼翼,邢仲晚看着他,突然觉得祁匀这个人他其实也没弄多明白。

“祁匀,你找人跟着我?”

祁匀顿了一下,随后收回手,有些紧张的抓着盖在膝盖上的毯子,良久……

“我是为了保护你,没有其他的意思。”

邢仲晚轻笑一声,“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跟着就跟着呗,我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们明天就回去了,我今天出去逛逛,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江南。”

祁匀这回没有开口阻拦,只是在邢仲晚走了以后,沉下了脸。

“陈瑛呢?”

身边的随从忙上前两步,“陈秘被董事长叫回去了,现在应该在机场。”

祁匀操纵着轮椅,出了饭厅,“把今天的新闻念给我听。”

随从低下头,和身边的人互相看了看,祁匀沉着声音,“快!”

“是!”

祁匀听完,久久没有回应。身后的随从冷汗直流,小心翼翼的问道,“匀少爷,您!”

祁匀闭着眼,看不出他的情绪,“把那条新闻压下来。”

随从弓着背,“匀少爷,董事长已经下命令压下来了,还让我给您传句话,陈瑛忠心老夫人半生,还请您给他一条活路,人,她先带走了!”

祁匀双拳紧握,有血滴落在膝盖的毯子上,祁匀张开眼,满目的阴狠,“沈清虹!”

晚晚是他的底线,谁都碰不得。

邢仲晚就着老钟叔做的白水煮虾吃了两碗饭。老钟叔递过丝巾帕子给邢仲晚擦嘴。

“少爷心情不好。”

邢仲晚笑眼眯眯的回道,“怎么看出来的。”

“您只要心情一不好,就喜欢吃白饭,小时候被老爷训,您一口气可以吃三碗白饭。”老钟叔起身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祁匀端起一边早已准备好的香茶,“我就是心里有点闷。”

老钟叔停了动作,“祁家那位的确行事太狠辣了,少爷这是失望了?”

邢仲晚笑着伸长伸臂,两条长腿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青石板地砖。

“你也觉得是祁匀做的?祁匀这个锅是背大了。”

老钟叔走到邢仲晚身边,看着他忧郁的眉眼,

“少爷您一直活的很通透,您的性子大多随了老爷,但隐忍不发这点像足了小姐。有一点您比小姐看的明白,您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老爷当年殚精竭虑让您和小姐远离是非,您也很清楚,一旦回来是非也会自动找上你,祁家那位是您的变数,其实您已经有了答案也决定日后的路,又能烦恼什么呢。您就是心里太明白,明知不可又舍不得。感情这东西该放不放就成了魔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