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美味食客 第11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玄幻灵异

「所以你只画过牡丹这花中之王而已?」

月季的问话让张雅君笑了出来。月季公子怎会问出这样可笑的话来?

「天下花卉争奇斗艳,各有各的美丽与丰姿,画也画不完,若说只画过牡丹也太偏执了。」

「你明白就好。」月季轻笑道。

叙过家常,月季送他们至门口时,又对张雅君说出语重心长的话。

「魔道易入,正道难行,人世间不是只有牡丹这花而已,你要谨记在心。」

张雅君错愕无比的听着,完全不解其意。

这世间的花当然不只牡丹而已,春天枝头绽放的桃红、夏天满地盛开的野花、秋天耐人品味的菊香,冬日暗香浮动的白梅,花朵千千万万种,牡丹不过是其中一样,暂居为王而已,这与魔道有什么关系?

张雅君完全不解,直到一个月后,弟弟满脸喜色的举起双手给他看,雀跃道:「哥,你看我的手好了,阿狼说国师府里有个神明,拿着月季公子用过的东西去求事,祂就会帮忙,阿狼帮我拿了月季公子最常用的笔,我献给神明,同时求祂让我的手赶快好起来,结果手就突然好了。」

在哥哥带他去过国师府后,他和年纪相当的阿狼一见如故,便时常去国师府后门找他玩。

张雅君看着弟弟拿起纸笔,在他面前像是涂鸦似的,随手乱涂几笔,一只白狼跃然于纸上栩栩如生。

他的心脏在胸腔里急促的跳着。弟弟画图时,他几乎不能呼吸,等他画好之后,他感觉自己的喉头像被人掐住。

这就是魔魅了爹亲神志的天分,他就算再怎么练习,绘上十日、百日、千日,也比不上这随手就绘成的天才之作。

他明白了!

为什么爹要毁了弟弟的画,为什么爹要牢牢的锁住弟弟,不肯放他走,兄友弟恭是正道天理,但没有人告诉他,若是这个弟弟的才能超过兄长十倍、百倍、千倍时,自认天下第一的兄长该如何自处?

虽然当日月季公子推敲出家里丑事时,他已知道弟弟才能必定高于自己,但此时亲眼目睹,他却有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上天为何待他如此不公,若幼君是画神转世,自己为什么还要有绘画的才能,干脆一点才能都别给他,他就不会如此痛苦、难受!

「哥,我要拿去给阿狼看,会晚点回来。」

浑然不知他的心事,张幼君卷了图纸就跑出门。

张雅君跌坐在椅上,意识朦朦胧胧,直到天黑了,他呆望着空中,四周无人,他眼泪潸潸流了下来,原本轻声的呜咽变成号啕大哭。

他恨!

他好恨呀!

为什么上天要让幼君出生在世上?为什么他是他弟弟?他宁愿不识此人,也不要亲眼目睹他的绝世才能。

自己哪是什么天下第一画师,不过是跳梁小丑,就像他爹说的斗筲之才,因为弟弟的才华被埋没了,他才能自视不凡、沾沾自喜。

一旦弟弟的画流传出去,自己在这世上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他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也胜过被他人在背后嘲笑与批评。

或是,弟弟暴毙死了,没人知道他是多么高超的画师,除了自己与爹。

「我为何如此的恶毒、心胸狭窄,我容不下弟弟,我就像爹一样,容不下弟弟吗?」

一颗心几乎被撕裂,他奔去找林为和,在他怀里哭得肝肠寸断,林为和问他原因,他一概不答。

他怎能告诉他,他想杀了弟弟,想杀了那个他千辛万苦救出来的弟弟,因为他自卑、难受、羡慕跟嫉妒。

是的,魔道易入,正道难行!

月季公子早已预料这件事,他知道他迟早有一日会受不了心魔的诱惑,杀了天真无邪、满心高兴远离恶鬼似的爹亲的幼君。

他躺在林为和的身边,原以为所爱之人所在之处,就是自己安心的归处,但现在就算在所爱的人身边,感受自己真真切切的被爱着,也不能消除他内心的恶鬼。

「我呀,原来也是个恶鬼。」他满眼嘲弄的自言自语。

林为和疑惑问:「你说什么?」

他闭上双眼,唇边露出一抹虚无缥缈的笑。我死了,为和会伤心,弟弟死了,没人会伤心,那让弟弟去死不是挺好的吗?

应该说,为了所有人好,弟弟应该去死!

恶鬼呀恶鬼,为什么你会找上我?是因为我是恶鬼之子,也必是一恶鬼吗?

魔道易入,正道难行,人世间不是只有牡丹这花而已,你要谨记在心!耳边又传来月季公子交代的话。

但月季公子不知,人世间只有牡丹是花中之王,王者只能有一个,天下第一也只能有一个。

张雅君侧过身,握紧拳头,指甲陷进肉里却不觉得疼。

若不是他到国师府,听了月季公子一席话,也许他永远都不知道事实,永远都会沉醉在天下第一画师的美梦里,过着众人称羡的生活,相信自己的才能,并以此自傲。

通晓世事、机智过人的月季公子,若不是他道破这一切,自己就不会这般痛苦。

所以要杀弟弟之前,一定要先杀了那个可恨之人——白月季!

他恨他,比恨弟弟还要恨!

他为何不去别的地方展现才智?为何要插手他家的事?为何要对他说什么牡丹不是世上唯一的花朵?

对!都是他,都是他的错!

他让自己知道了自己的渺小;都是他,让他发觉自己心中栖息着恶鬼;也是他,让自己宛如身陷地狱的油锅中,被嫉妒、自卑给焚个肉焦心烂、体无完肤,被痛苦、自怜给烹煮得痛不欲生!

是他的错,都是白月季的错!

他绝不能饶了他!

自己在地狱中受尽煎熬,绝不能放任这可恨的人在人间快活度日。

第八章

上个月张雅君才来,然后换张幼君日日都来,现在则是静平郡王府的总管高明来了,他兴高采烈,身后仆人抬的木箱里装满礼物,说是要送给国师的。

「国师,自从您上次出马,郡王病都好了,也不像往日总是神情空洞、死气沉沉的,他现在每日精神抖擞,虽然管不了大事,但是恢复了交际,常常与几位世交往来,人不仅精神了,连笑容都多了,真是感谢国师的大恩大德,你这激将法真是有用。」

「哦!」魔傲懒懒的应。那静平郡王如何,他才没兴趣了解。

高明还滔滔不绝的说着,「还有呀,自从国师绕了我们府内一圈后,那些冤魂宵小再不敢来犯,自发退了开去,府内恢复了太平。」

讲到这个,魔傲就咬牙,气得铁青了脸。

这个死灶神,搬来这里住也就罢了,还老是觊觎月季的贴身衣裤,他气得吩咐婢女把月季的衣裤洗净了晾在自己的院落里,那家伙有胆来拿,他就把他修理得惨兮兮。

那灶神倒也聪明,不敢踏进他的院落,便略施小计,专叫下人去弄来月季用过的纸笔,他一火,索性把月季用过的东西统统收起来上锁。

倒是月季见他这样防贼似的,摇头失笑,遇人相讨他用过的东西就给,不当成一回事。

有一回他问月季,「难不成你就不怕那烂神,拿着你用过的东西做些见不得人的丑事吗?」

「再见不得人的丑事你都对我做了,他只是想想,又有何妨?」

一句话堵得他哑口,不满他将自己跟那烂神放在同一个等级上,他暴怒的甩门就走。

月季也没理会他,而气不过的他找了舞衣发泄了一夜,但是结束之后,心里空荡荡的,他想要……

他想要什么,自己也搞不清楚,但他绝受不了现在这情形。

堂下高明还在对他歌功颂德,他只手托腮,百无聊赖的听着,忽然听到厅前一阵骚动,高明止住奉承的话,也吃惊的往那边看去。

这国师府向来极有纪律,魔傲治家有方,再加上法力无边,下人都以能侍奉他为荣,自然加倍的洁身自爱,绝不会失了礼数的,但今日怎么这么吵闹?

阿狼最先奔了进来,他双眼通红,手上都是血。

魔傲看了一眼,料想是阿狼年轻气盛,不知谁惹了他,非和人打上一架,但他手上的血隐隐传来某种熟悉的香味……

这、这是月季的血,但他的血为什么沾在阿狼的手上?他倏地从椅上站起质问:「月季呢?」

阿狼扑到他面前,急道:「在市集,近来月季公子纸笔都被人索讨光了,所以说要和我还有幼君上市集去采买,本来还好好的,忽然月季公子就跪了下去,然后一直吐血,我想要抱他回来,但一移动,他又吐更多血,我只好留幼君在那里看着他,先回来禀报。」

闻言,魔傲心脏紧缩,全身血液逆流,一闪身冲了出去,早已忘了掩饰自己不是人类的身份。

他迅疾如风,高明等人只觉耳边一阵风吹过,然后国师就不见人影,吓得脸色发白,心想国师果然是神人下凡,要不然怎么说不见就不见。

阿狼冲了出去,却仍追不上他,干脆恢复白狼真身,四蹄撕开,一路追赶,不敢稍停。

魔傲放出咒,随之而行,不必阿狼引路,他就冲到月季的身边。

大街上,月季灰衣上染满血迹,谁也想像不出那么瘦弱的身子竟还有这么多血可吐。

月季抬起苍白如纸的脸望向他,依然是一脸轻轻松松的淡泊笑容,仿佛他的眼里没有这个世间、没有别人。

也没有自己!

看见他要施护身咒,月季摇头。「别费事,这身子不济事了。」

「不!」魔傲不停的狂吼。

「她来了,她竟到京城来了,那身影是她、是她……」

月季喃喃自语,他这一开口又呕出半升的血来,血从灰衣淌到地面,围观的人众多,纷纷交头接耳。

魔傲从喉咙里发出野兽濒死的嘶叫,旁人的声音像箭般刺向他敏锐无比的耳里。

有人嫌脏,有人说是不是得了怪病,也有人吃吃低笑,像在看一出血腥的闹剧。

这些人在看着他的月季吐血而亡,这么一想,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手就要变成利爪,将围观的人杀个片甲不留。

「住手。」

月季抓住他的手,他的手颤抖得太过厉害,让魔傲又是一阵心惊。

「月季,求求你,不要死!」

这一生他没有求过任何人,他是天下无敌的,连当今圣上在他心里都只是个啰嗦的臭老头。

灶神虽是个神明,他看他不爽,也照样想要灭了他,灶神惊惧不已,一听到他的脚步声就吓得溜之大吉。

但眼见月季生命就要消逝,他声音暗哑,就像要哭出来,更像是迷路的孩子般迷茫无措。

月季抓住他的手,所以他的手也染上月季的血,接着一颗豆大的透明液体溅进血里,一颗又一颗,像是美丽的晨露那样的剔透无暇。

「这是什么?」

他困惑的抚摸着自己冷凉的双颊,那东西就是从他颊上滑下,有些直接滴落下来,有些则顺着下巴滑过颈项,流进衣襟里,而他眼里看到的月季早已是模糊一片。

「你为我哭什么?傻瓜,我只是你饲养的食物,现在不过时机到了,你可以好好想怎么吃我了。」

「不,不要!我不要养你,换你养我,这样、这样你要照顾我对不对?你就不能死了。」

他耍起赖来,只要能让月季不死,他愿意起任何誓、愿意杀任何人。

月季哑然失笑,轻轻摇头,他的每个动作都是那样的轻,就像他的灵魂也要轻飘飘的飞去远方,落到他再也不必忧虑的极乐世界。

上一篇:非正常海域

下一篇:轮回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