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美味食客 第15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玄幻灵异

  那低哑好听的嗓音,在自己双手往下抚弄时,忍不住的加入重重喘息,而自己的下身,也被这充满情欲的声音给勾起酥麻感觉渐渐抬头。

  月季不能自已,喘息声也渐渐加重。

像是见猎心喜般,大手脱了他的裤子,捺住他的下身,那手掌的热度与真实肤触,让月季小小弹跳一下。

  「月季,你伺候得我蚀骨销魂,舒畅极了。」

魔傲兴奋得额冒青筋。

  两人靠得那么近,月季鼻端闻到的全是对方雄性的气味,他的手指湿黏,而手里的巨物不断颤动,前端滴下更多湿液。

  他究竟在做什么?

  迷乱间,魔傲的右手圈住他的下身,另一手抱起他,两人下身火热的接触,魔傲的右手改覆住他手心,一起套弄着两人同样肿痛的部位。

  魔傲的手强而有力,带动他上下撸动,月季的吐息越来越急、越来越急,魔傲在他耳边一阵嘶哑狂吼,他身子一颤,手上混杂了两人的体液。

  「月季——」

  这一泄,却更带动体内热火的燃烧,魔傲的手指往后,轻抚他的白丘,他却阵阵颤抖,仿佛那手指如刀,刮得他软绵无力。

  那指尖缓而坚定的滑向双丘凹陷之地,那紧窒的花径收缩不止,只是被指尖轻碰,前方就又有了强烈的反应。

  「傲傲,你到底给我……吃、吃了什么?」这身子热得像火在烤,若不是催淫之药在作怪,怎会如此?

  魔傲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还拿出瓷瓶献宝。「那烂神给我的,说外用内服两相宜,想不到竟会让你这样痴狂。」

  看着玉体横陈的月季,他咽了口口水。那魅人的体香、沙哑喘息的声调、皮肤上绽出的淡淡粉红勾得他更是欲火焚身,他的手指迫不及待的进入只有自己曾造访过的幽径,抽动间,月季浑身无力趴在床上,连眼泪都逼出来,呻吟的声音更是让他下腹又硬又热。

  他双指撑开那窄小的津口,月季咬着枕巾嘤声哭泣,他下身更加兴奋的蓄势待发,却还向令人又爱又怜的人儿讨吻几下安抚。

  「月季,你好美呀。」

  「笨蛋,不要再、再……呀啊——」

  他双指戳向让月季发狂的部位,月季低喘的模样动人无比,令他下身硬得发痛。

  再也忍耐不住,他扶起月季的腰,正准备一鼓作气的品尝眼前秀色可餐的美食时,月季拽着他的手臂,眼里满是饱受情欲折磨的难受泪水。

  「傲傲,那瓷瓶里的东西让我好难受,呀啊,我、我受不了了,我想要、想要你那里……」

  魔傲口水差点流下来,这么坦白诚实、可爱迷人的月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拉开月季瘦弱的双腿,露出那粉嫩湿润的美好之处,正要一举攻城掠地——

月季手心轻轻一抓他的阳刚,魔傲爽得直打哆嗦。

  月季可真是迫不及待,他绝不会让他失望,铁定让他欲仙欲死,抓着自己央求再来几回合。

这药好用,真好用,他太满意了!

他要放个十瓶、八瓶在身上,只要月季不乖,就弄点在他身上。

  美好的蓝图才在他脑中展开,下身忽然起了异状,月季柔滑的手好像抹了什么,就这样涂在他的阳刚上。

  那里立刻一阵发热、发麻,这不是性的喜悦,而是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啮咬的痛楚,他捂住快痛死的下身,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

  月季拿起瓷瓶朝他的脸丢了过去,看来他刚才献宝时,月季就偷偷拿到手了,那瓷瓶丢掷得准确无比,正中他的鼻子,疼得他哀哀叫。

  但这种疼一下就过去,真正难受的是他的下身,好疼、好麻,而且好痒,恨不得有个什么东西搓个几下。

  「你这色欲熏心的魔兽,竟敢对我下这种下流的药,你想要爽快,就自个儿来吧。」

  忍住下身的麻痒,月季怒吼连连。

魔傲急拿起绣被,朝下面猛擦几下,但不擦还好,这一擦更痒,而且擦没几下就泄精。

  重点是,麻痒还是不消停,他又拿起茶水猛洗,那药也诡奇,就像擦了马上就吸收,他洗也无用,气恼不已。

  他的下身都被自己给擦得破皮,痒得像有小虫子爬过,疼得像被人折弯。

  接下来,他就不断肿起,然后擦几下就泄,肿起,再擦几下又泄。

  那阳刚部位一次次的充血,加上已经破皮,任何一个雄性生物哪堪这样的折磨,痛得魔傲双目含泪,比五马分尸还要疼痛难当。

  月季因是内服,不像他只擦在那一块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所以没他那么难受,他坐在床角,忍着下身的麻痒,脸上全是在看他笑话。

  但过了一刻,见魔傲痛楚依旧,才慌了起来。

他捧来茶水,不断用手帮魔傲洗那依然凶猛狰狞却已经外强中干的部位。

  魔傲心中怒吼。他要去杀了那烂神,这什么烂药,竟让他难受成这样,本来的闺房之乐全都化成乌有。

  纵然其实是月季趁他不备,在他阳刚上抹上这药,但他完全没想到要怪月季。

「还疼吗?」

  月季声音温柔,还满带内疚。这事自己也太冲动,虽然气恼傲傲对他下这种药,但也不该不管后果,就涂抹在男子最脆弱的地方。

  是还疼着,而且非常疼,但见他担忧得眉毛都打结了,魔傲忽然觉得——

也不是那么疼了!

  「不太疼!」

他一脸龇牙咧嘴,却还是撒了谎。

月季忽然脸一红,因为他想驱动护身咒来医魔傲那个部位。这好像有点尴尬呀,但那地方破皮得好严重,连他看了都觉得疼了。

  月季轻轻的碰了小魔傲,让护身咒修复了伤口。

魔傲吁了口气,肿痛还在,麻痒也还在,但至少破皮的疼消失了。

  「你还难受吗?」

  他咬紧牙关,拼命的摇头,「没有,好多了!」

但这么说的他却粗喘着气,事实上,每次麻痒一涌上,他就很想蹭几下。

  这烂药,等药效过了,他一定要把那烂神给碎尸万段。

「真这么难受吗?」月季焦虑的咬唇,喃喃道:「也是,我就已经麻痒不已,更别说你还被直接涂在那地方。」

「月季,再帮我浇个水,我快受不了了——」

他可怜兮兮的哀求,因为真的太难受了,水的冰凉至少可以纡解一些。

  月季迟疑一下,理智上,他认为魔傲这是自食恶果,但心里又很不忍,而且两人同样难受是事实,做那件事也不是一次两次,自己何必在此刻矜持,立定主意,他说就做。

「不必用茶水洗了,就这样办吧。」

魔傲还满脸盼望的看着茶水,月季已经提起身,坐在他腰上,一手握住他那几乎要爆裂开的地方,缓慢的深吸口气,坐下。

  魔傲发出欲仙欲死的吼叫,他不敢置信,月季竟会用这种姿势伺候他。这他只有作梦时梦到过。

  太舒畅了,神智简直要抽离自己脑海,月季的里面好湿好热,而且又软嫩,更美的是——

月季主动的坐在他的腰上,摆动着腰肢吞吐他的巨物,他双眉微蹙,自己每深入一寸,他便张嘴吐息,似是难受又似是迷离的神情,让自己的心怦怦跳,感觉更加兴奋了。

  月季才坐到底便全身无力,双手撑在他胸膛,魔傲陶醉不已的拉下他,亲着他的唇,淘气的手指则揪着身上人那粉嫩嫩的乳首,恨不得含在嘴里逗弄,而底下肿痛的部位宛如久旱逢甘霖,在月季湿热软嫩的体内快意骋驰。

  刚才的疼痒麻,这一刻全化成妙不可言的快感,他腰部动了起来,月季捂住自己的唇,他轻轻的舔咬他乳首一下,更毫不留情一下进入深处。

  「不!不——慢、慢些……啊!啊——」月季迷乱的叫着。

  魔傲哪里还慢得下来,他抽插得更快,次次进入最深处,月季激情难耐的叫声更加煽动着他。

  月季仿佛狂风中的落叶,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下,几乎失神。

  他那因高潮而泛泪的眼睛,更是把魔傲迷得神智迷乱,恨不得再来好几回。

  这药真是好、真是人间极品,世间难寻。

他要二十瓶、百瓶的存着,那可恶的烂神要是拿不出这么多,他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虽然跟刚才一样是想把灶神碎尸万段,但这其中的差异,可说是截然不同、云泥之别呀。

  女子一身青衣,虽然娇美可人,眼里却隐隐带着一股寒气,她自称姓陆,叫鱼儿。

  阿狼挨在她的身边,两人就好像一对小情人亲密的谈着话。

  「我以为你是国师养的禁脔。」

刚才认出这少年是国师府的人,她才肯搭理他。

「禁脔是什么?可以吃吗?」从没听过这两个字,阿狼不解的问。

  陆鱼儿闻言怔了下,随即掩嘴咯咯一笑。

「听说国师府很难进入,连下人都是精挑细选过的,虽然京城第一名妓舞衣可以自由出入国师府,但传言国师已经很少要她伺候,她为这事经常大发雷霆,打了几个身边的人呢。」

  「伺候?国师不需他人伺候,他的院落平常就只有我、舞衣姑娘及月季公子可以进入而已。」

  陆鱼儿双眸眯起,「怎么很少听到这月季公子的名号?就是刚才国师抱回府的吐血少年吗?」

  「是呀,那就是月季公子,国师以前败在月季公子手下,记恨在心,但我看国师很爱月季公子作伴,月季公子一来,国师常常笑,有时还会做出孩子气的举动,这可是以前在沉稳的国师身上看不到的。」

  他没有心机,陆鱼儿试探一问,他立刻知无不言。

陆鱼儿轻声道:「那人身子像是很不好,才在大街上吐血,再瞧国师那副紧张模样,我还以为他在国师心里举足轻重,但他脸色蜡黄,再加上是个男子,国师连舞衣那样美艳无双的名妓都看不在眼里,岂会……」

  「月季公子跟国师几乎同宿同栖,国师为了他,还在自己的院落辟了栋小红楼,让贪静的月季公子住。」

  阿狼全然无觉她在套话,想也不想的老实回答,只因眼前的人就是他一直想报恩的救命恩人,而为了讨好她,他几乎是有问必答。

  「国师竟对月季公子如此的关爱,想必两人关系必定不同。」

  阿狼犹豫了下。虽然国师在月季公子刚到府里时,老说要吃了人家,但现在不但不说,还老是腻着月季公子。

  「我也不知,但国师对月季公子十分看重倒是真的。」

「原来如此,想不到莫测高深,连姓名都不愿吐露的国师,竟有这样珍视的人儿。」

  陆鱼儿浅浅一笑,在阿狼肩背上轻轻抚过,这当下阿狼若不是不能化成狼,可能已经舒服得眯起眼睛。

  「谢谢你,阿狼,你说要跟我做朋友,那我们从今天起就是朋友了。」她垂头问:「但你是国师府的人,我若想见你,可以到国师府去找你吗?」

  阿狼急忙点头,「当然可以,我朋友幼君也常来,你尽管来,无妨。」

  「听说国师府门禁森严,豪绅富贾递上拜帖也难以进入,我若上国师府找你,国师不会生气吗?」

  阿狼摇手,「不会的,国师是一个大好人,绝不会为这种事生气的,像幼君常来,但国师也只是皱一下眉,从来没说过什么,因为他知道幼君是我的朋友。」

  「谢谢你,阿狼,那我过几日再去国师府找你。」

陆鱼儿巧笑倩兮,阿狼被迷得神魂颠倒,还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看得失神,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自己本来要送张幼君回家去。

  「我怎忘了,真是糟糕。」

上一篇:非正常海域

下一篇:轮回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