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美味食客 第20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玄幻灵异

苍老声音逐渐狂热起来,仿佛能遇见美妙的未来,那是千古之名,绝不是一朝之誉。

「你知道那些画将引起多大风潮,后世的人都会认为我张健的画旷古绝今,无人可比。」

「那都是假的,那是幼君画的,纵然你可以欺骗世人,但你瞒得过自己吗?这份荣耀真是属于你的吗?大家赞叹的都是幼君的画,不是你。」

「我不管,把幼君还给我,还给我!」

张健举手一刺,张雅君捂住腹部,就见一把刀深深的插入那里,他直挺挺地朝后跌落地上,神情痛苦的扭曲。

张健却把他揪起,赤红着眼问:「幼君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闻言,张雅君嘴角露出一抹笑,原来幼君真的被人劫走了,不论是谁劫走的,他都由衷的感谢那个人,让弟弟没有因为自己的愚蠢,成为爹亲的禁脔,他太开心了。

「你还笑,你这混帐,竟敢与我争幼君,你找死——」

张健已经失去理智,拔出张雅君腹中的刀,往下再愤恨戳刺,月季再也看不下去,手指一弹,张健手中的刀落地,喉咙则像被人扼住,几乎无法呼吸。

魔傲趋前,就要一掌了结张健时,月季比他更快出手,五指张开,顶入张健的后脑勺,出手阴毒,不下魔傲的残酷。

魔傲一时也看呆了,意外一向心慈仁善的月季,施起毒咒也阴残至斯,就像上天仁慈滋养万物,但降下怒雷时则令人胆颤心惊。

张健惨叫着,嘴巴大张合不起来,脸拧成一团,然后白沫从口角流出,双腿就像撑不了自己的重量似的,跌坐在地。

魔傲想再动手,但身子早已油尽灯枯的月季,因为施展毒咒,人一阵力乏而跌入他的怀里,顺道制止魔傲出手。

「够了,他这样活着比死更难堪。」

究竟是杀眼前的糟老头重要,还是抱他的月季重要?答案连想都不用想,于是魔傲收回要施的毒咒,把虚弱无力的情人抱好,转身离开。

「带我走,我厌倦这些,快带我走。」

月季主动揽上他的颈项,他单手环住月季,月季脸色苍白,且带着病态的青白,一脸的厌倦伤悲。

这让魔傲揪心至极,紧紧把他抱住。

月季心里有事,但他不知是什么,月季也不会告诉他,他只知这张老头与张雅君的争执,再度勾起他的伤心事。

「月、月季公子……」张雅君咳血坐起,拼命的把手伸向空中,「请告诉幼君,哥哥……对不起……他。」

魔傲就要抱着月季一走了之。

月季却松开手弯腰去抓住张雅君的手,仿佛要把他从地狱中拉起,让他脱离连自己也羞于面对的罪业。

「不,让我死,我竟对幼君做出那种事,我没脸见他了。」

张雅君甩开月季的手,月季却双手同时伸出,将他整个人拉往自己。

「没脸见人又何妨,我们都是从错误中学习,也因此才能原谅他人的软弱、自私与错误,我们并非圣人,只是凡夫俗子,自然有着人性的弱点,至少你及时醒悟还有救。」

听闻这段话,张雅君捂住口,泪水狂泻,呜呜痛哭。

魔傲啧了一声,因为月季要救张雅君,他也不可能违背月季的意思。

只好将张雅君扛在肩上,手里抱着月季,就这样飞往国师府,而在他的身后传来一阵阵疯癫的笑声。

「哇哈哈,我是天下第一了,别说是皇帝,就连天帝看了我的画也要曲腰求画,我是天下第一画师——」

张健不断张嘴狂笑,他神情疯狂,口水狂溢,仿佛看不见面前的景物,听不见别人的话,一心陶醉在自己的幻梦中。

国师府的伤患又多了一个,张雅君被安置在客房,他腹中那几刀刺得很深,险些要了他的命,而因他与张幼君皆是凡人,魔傲的护身咒太过强横,也不宜使用在他们身上。

魔傲干脆揪来灶神,要他施点神力。

在魔傲拳头的威胁下,灶神立刻唯唯诺诺的照办。

这才让魔傲觉得灶神还算有点用处,不完全是个废物,成天只想偷月季的亵裤,要他贡献几瓶那种好用的春药,居然说只有那一瓶,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烂神。

张雅君高烧了半个月,昏了又醒,醒了又昏,但终是撑过来,他清醒过来时,张幼君守在床边,对着他猛哭。

「对不起,哥,我以为你背弃我,把我交给爹,结果月季公子说是你被爹威胁才逼不得已那么做,后来就赶去救我,不然也不会被爹给伤成这样,哥,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他连声道歉,张雅君开口想要解释,阿狼搔着头说了遍月季交代的故事。

「有个主人,在凉亭陪着客人喝酒,他们一杯接着一杯,喝得很兴奋,就在此时,主人低头,忽然看见杯里有只毒蛇,主人由于情势不得不饮下这杯酒,然后……」

知其深意,张雅君双眼带泪,终究是没把事实说出。月季公子这是在告知他,事实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言语抚慰身心受创至重的幼君,这一生,他将为自己的错误赎罪,直到幼君真正展颜为止。

「幼君,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哥好担心你,对不起,幼君,不管是为什么理由,哥都不该把你交给爹的,他有没有伤害你?」

提到被关在地牢里的遭遇,张幼君一开始是一脸惊恐,直到说及阿狼像天兵天将降世一样,撞破地牢救出他时,一双眼变得熠熠生辉。

他滔滔不绝的夸奖,阿狼脸都红了,急忙摇手道:「没、没幼君说得这么厉害,我唯一的优点,就是力气大。」

三人在房里说说笑笑,提到伤心处又哭了一回,还没哭完,林为和就在陆鱼儿的引领下走入房里。

他一进门,就冲上前用力的抱紧张雅君,哭得好大声,让张幼君与阿狼都不好意思的悄悄退出,关上门。

「雅君,以后我有什么不对,你直接告知我,别这样一声不响地就走人,我一直在想自己做错什么,雅君!这段时日我好想你——」

张雅君颤抖的环紧林为和的背。原以为自己与这些全都绝缘了,他配不上为和,有这样恶毒心肠的他,如何配得上高风亮节的为和,但是月季公子在地牢前说的那段话救赎了他。

他只是个凡夫俗子,自然有人性的弱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重要的是知错能改,月季公子不对幼君说明事实,不就是在给自己机会,让他不因一时之过同时失去亲情和爱情。

「对不起,为和,我并没有生气,我只是需要时间想想,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想我与幼君该怎么两个人生活下去。」他隐瞒了部分的事实,却因想到之前的错事而泪流满面。

「别哭,雅君,是我不够体贴,你近来家里发生那么多事,怪不得你心情不好,需要一个人独处想想,是我没用、脑袋不好,帮不了你……」

林为和声声道歉自责,让张雅君更是止不住泪水。

为和老说自己蠢笨拙劣,但他那宽大的心胸却是自己永远也比不上的,他不蠢笨,蠢笨的是自己,差点因为嫉妒犯下难以挽回的大错。

幸好,幼君还好好的,而自己还有机会更正所犯下的错误,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第四章

白日秋老虎发威日头炎炎,夜晚,凉风习习一阵又一阵,张家之事告一段落,张家兄弟在国师府养伤没几天便被林为和接走,而张健疯了的传闻很快就传遍大街小巷。

伤好后,他们联袂上国师府道谢,林为和满脸带笑,要仆役扛进好几箱的礼物,说是要谢谢国师跟月季公子的。

救人有功,魔傲也心安理得的收了,想不到林为和口中的薄礼竟是一箱箱名贵的苏绣、蜀绣,全都是一等一的衣料,国师府里也用不了那么多,魔傲留了一些月季喜欢的颜色,其余的全叫人送去给舞衣。

这些时日没什么大事,而月季也不知是因为不再一心求死,或是在国师府里养尊处优,身子竟然丰腴了些,这让魔傲喜的整日笑嘻嘻的,说他抱起来不再磕人。

月季没理他满口胡说,闲暇时,就坐在凉亭看书,倦累了,就闭眼休息,偶尔魔傲来了,便把他揽在怀里,要他念书给他听。

「你又不是不识字,干么要我念,何况你这样搂着我,我很难看书呀。」

「我身子虚,搂着你暖呼呼的,多好。」

月季听得差点没翻白眼。全天下身子最不虚的人,傲傲若称第二,也没人敢排第一了,他夜战不休,让自己是叫苦连天。

「虚什么?你哪里虚?」

他一把掐上魔傲的腰,魔傲反倒热情地呼呼喘息,「你这样天天挑逗人,我哪能不虚!」

月季快被他给气死,「我在掐你,跟挑……」讲这个词还真让人脸红。「跟挑逗有何关系?」

「你这样热情的摸我,还不是挑逗?」

月季一把将书拍到他脸上,魔傲推开了书,一副想要吻他的样子,他眼角余光瞥见阿狼来了,急忙坐正,也瞪魔傲一眼,警告他别再胡来。

最近也不知是太宠他,还是太顺着他,这头魔兽越来越不像话。

阿狼苦着一张脸,心事重重的走到凉亭边,才发现月季与魔傲都在这。

见他脸色忧愁,月季关心的问:「怎么了?与幼君吵了架吗?」

「不是!」阿狼连忙摇头,随即又像漂浮在汪洋中的人找着浮木般,跪下道:「国师、月季公子,我、我最近变得很奇怪!」

「怎样奇怪?你生病了吗?」

月季正眼打量阿狼,却见阿狼脸色红润,没有病相。

阿狼哭哭啼啼道:「不、不是,我最近见了幼君便脸红心跳,见不到他就一直想着,而且看着他时还想要搂着他,连做梦也一直梦到他,还——」他羞惭的吐露自己的异样,「总之睡醒时,裤子竟然湿了,我这是得了怪病吗?」

月季听了哑然。阿狼竟爱上幼君,这该如何是好?

魔傲不以为意。他早就看出端倪,只是不懂那爱哭的张幼君有什么好的,只能说青菜萝卜各有人爱。

如果是以前他还不能打包票,但现在……嘿嘿,凭他过来人的经验,随便传授个一两招,问题就解决了。

「这哪是什么怪病,分明就是你喜欢上张幼君,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他开始发表谬论,还说得声音宏亮。「你就把张幼君丢上床,然后压上去,拉下他的裤子后再对准他那……」

月季一巴掌过去,下手很用力,魔傲跳起来喊痛,瞪红了两只眼睛。

自己又说错什么?干么月季一脸想要揍扁他的表情?

「国师还没说完?」阿狼一脸求知若渴,显然以为主子说的都是对的。

他抬高下巴,一副有他出马万事成功的自信模样。

「你放心,我帮着你呢,若是那张幼君不知好歹,我就下个淫咒在他身上,让他……」

这次月季不只是打,还踢了他一脚,顺便捏了他大腿肉,还是狠狠的捏,痛得他哀哀叫,差点飙出眼泪来。自己又说错什么?这不是处理这事最快的方法吗?

「难道你有更好的方法?」他一脸愤恨不平。

「你把嘴巴闭上。」月季臭脸相对。

魔傲的脸更臭,因为他深觉情人这是在找他麻烦。

「我又没错,阿狼过来,我马上就帮你办成此事。」

他家阿狼看上那个看起来呆呆的张幼君,还算是张幼君高攀了,而自己作为阿狼的主人,哪有不成全忠心仆人的道理。

阿狼脸上一喜,显然十分相信他。

月季没好气的瞪魔傲一眼。这魔傲出的什么馊主意,被他乱搞一通,岂不天下大乱。

「我若是把你绑在床上,下个淫咒让你身不由己,你作何感想?」他淳淳善诱,希望他将心比心。

若是月季把他绑在床上,还下了淫咒对他玩弄一番……魔傲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开始天马行空的幻象。那他……不就快活死了?

好,今晚就试试。

「好,我闭嘴,闭嘴。」他喜不自胜,笑的嘴巴几乎要裂到耳际。

上一篇:非正常海域

下一篇:轮回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