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美味食客 第27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玄幻灵异

「污名化就污名化,大不了傲傲不做国师了。」

他说得云淡风轻,就像国师之位根本不算什么,既然不算什么,何必在乎。

月季心知肚明,这国师之位不过是魔傲为逼出他才坐上的,他对这位置厌烦得很,说不定没了这位置,他不怒反喜。

舞衣更加惊怒交加。白月季看似和善可欺,却比她以前遇过的任何对手都难缠,竟想说服国师不当国师,这一人之下的位置,谁不是争得头破血流也要得到,他怎能说得这么云淡风轻?

「国师不当国师,难不成就能跟你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吗?他那张脸蛋凡见过的没人会忘记!」她语气尖锐。

「那就叫他再换张脸不就得了。」他说不定还觉得好玩呢。

月季一副这没什么的语调说,像是筷子掉在椅下,再叫下人换一副不就成了的样子。

舞衣听得目瞪口呆。

陆鱼儿大吃一惊。国师竟能想换脸就换脸,这是什么诡异之能,怪不得师父当初会出那四道题目。

到现在,她还是不懂他们四人哪里和别人不同,就说阿狼好了,那个青涩少年见了她就满嘴姐姐叫个不停,她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

月季站起来道:「钱财俗话说是身外之物,对傲傲而言也是,他眼里根本就没这些,料想是你要管,他就随手交给你,你不懂他,哪里懂他的心事。」

他唇边忽然漾起一抹笑,衬得他那青黄的小脸霎时发起光来,竟神逸俊雅难言。

「我真是愚蠢,我们两人是什么关系?只要我们想要变成什么关系,那我们就是那样的关系,我何苦纠结于此,忧思到今日。」

也不顾舞衣在场,他开了房门,一股清新空气扑面,他深深吸了几口,只觉胸口这几日积存的闷气一扫而空,他大声叫唤,「阿狼,我们去接国师回府来。」

阿狼像风一样的冲来,他满脸喜色,却又马上变成苦瓜脸。

「国师说、说要月季公子你向他下跪道歉,他才肯回来。」

「是吗?要我下跪道歉?」月季轻语。

阿狼在旁猛点头,一边还露出更哀怨的神色。他想不出月季公子下跪求着国师回来的画面。

「那就只好……唉,这是下下之策呀。」

像是下了极难的决定,月季声声叹息,带着阿狼出了门。

舞衣僵坐在花厅里,面如死灰。她一辈子都在争男人,从没争输过,所以她成了京城第一名妓。

白月季所料不差,她略向国师提及金银之事,国师就将全部的钱财交给她,仿佛完全没想过这笔钱落到她手里代表着什么。

是因为他不懂,或是如白月季所言,他不但不懂,而且一点也不在乎。

为了争男人,她什么事都做过,现今为了争当朝国师,却被另一个男子给狠狠数落,她不只颜面尽失,还怀恨在心。

她嘴边忍不住露出一抹冷笑,白月季真能下跪求国师回府吗?

她不信!

而他若不下跪,国师又哪有台阶可下,纵然她得不了这男人,也没有被个男子给夺去的道理。

她缓缓的收着桌上的房契与地契,她还没有输,国师府的金银还全掌握在她手里,月季公子不掌家,国师不管钱,但国师府上上下下难不成不吃不喝吗?

白月季真是太小瞧她了,她多得是办法兴风作浪。

第九章

舞香馆立在闹街巷内,附近满是酒楼、勾栏,是京城著名的烟花之地,白日是市集,到了夜晚便是狂蜂浪蝶流连之处,人声鼎沸、摊贩的吆喝声无不传进附近人家的窗内。

  魔傲倚窗而立,无聊的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忽然一阵甜美的气味传来,他立刻用力的吸了几下。

这味道好香呀。

  这不是普通的花香,也不是食物的香气,而是咒与毒的味道,他从小吃那些长大,对这些味道特别敏感,而这么香甜的味道,也只有一人才有!

  自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扫过去一眼,视线立刻定在一个灰衣人身上。

  阿狼在踏进酒楼时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急忙纠正道:「月季公子,你走错了,不是这里。」

月季点头轻笑,「没错,就是这里。」

「不对、不对,舞香馆在对面,国师不在这里。」阿狼以为月季搞错,一反身想要往门口走,被月季给拖了进来。

月季轻拍一下他手臂,满脸带笑,重复道:「没错,就是这里。」

  不是这里呀。阿狼想要再次强调不是这里,月季已掀起下摆,逐阶的踏上木梯,一头雾水的他也只好跟着上楼。

  楼上布置较为奢华,月季选了个靠窗位子。

阿狼满头冷汗的坐下,因为他坐的这个位子,抬头望去,竟然看到国师就在对面的窗旁,露出一脸想要吃人的表情瞪他。

  他如坐针毡,频频示意月季,甚至还比着窗外,月季背对窗子而坐,低着头,完全无视阿狼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的孬样。

  这里不是妓院,但旁边多是妓院,自然有些姑娘捏着嗓子的唱歌娱人。

  就见两个姑娘一屁股坐在阿狼与月季身旁的位子,娇笑倒酒道:「公子,好面生,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她们是酒楼请的人,充当店小二用,若有客人看了喜欢也可以带出场,而她们只需缴给酒楼少许金银。

  阿狼连连推却那杯酒,手忙脚乱的他一阵脸红心跳,因为身边姑娘越坐越近,那雪白胸脯身上轻纱几乎遮掩不住。

他急忙把脸撇向一边,这一撇,就又看到魔傲瞪大眼,一脸的凶恶,他坐立不安,恨不得插翅飞出此地。

  月季比他冷静多了,一杯饮尽姑娘倒的酒,那姑娘大喜,又坐得离他更近。

  一旁的阿狼只觉得魔傲瞪着那姑娘的眼珠就像要凸出眼眶,他更不敢抬头,只敢看着桌面,还要强忍住才能不簌簌发抖。

  「呀,公子,这是什么?好、好奇妙啊。」

旁边传来一阵惊呼声,让坐在阿狼身边的姑娘也好奇心大起的问:「什么?什么?让我也瞧瞧,哇,好可爱。」

  原来,月季讨来一个大碗,里面放着一只通体红艳艳的小鱼,它眼睛特大,一副纯真可爱的模样,金红色鳞片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仿佛是水中的焰火,或是清泉里的黄金,它在水里悠闲的摆着尾巴,只是那尾巴受了点伤,所以摇晃时,仍有些不便。

  「月季公子,小红鱼今日看来伤势又好些了。」阿狼也探头看了下。

  之前月季公子要教鱼儿姐姐水咒时,带了她到京城水流最湍急的沦水,回来时,就带着这条小红鱼,说它被一只大猫给盯上,险些失去性命,他将它带回治疗。

「这到底是什么鱼?好美的鳞片。」

姑娘们凑在一块打量。

  像是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那小鱼抖了一下,就钻到碗的底部,再也不动了。

  「这不是鱼,是落难的龙。」

「啥?」

  鱼跟龙云泥之别,哪能相提并论。姑娘们忍俊不禁,一个个咯咯笑,但眼前的公子却神色正经,几个人于是交换了眼神,这个公子原来是个傻的呀。

  阿狼倒是没听过这些,眼睛眨巴眨巴的,显然很好奇,月季就解释了。

  「传言在某条河的终点,一个水浪滔滔、水势险恶之处有个龙门,每年有数千万只的鱼会来到这里,但只有一只能跃过龙门,一旦跃过,再平凡的鱼都能化成呼风唤雨的龙。」

阿狼听得神往,那些姑娘也听得津津有味。

月季将大碗放在自己面前笑道:「其实这也寓意着,士子十年寒窗、贫苦无以为继,就算这个时候是低贱的,是受尽他人白眼的,哪能知晓明日是不是就一飞冲天,化成一条翱翔天际的龙。」

  心有戚戚焉,那些姑娘有人眼眶红了,替月季静静的倒了杯酒,其他人也不太笑闹,静静的坐在这一桌。

  但静寂很快就被打破了。

  有人迈步而上,步伐又快又大,像是一脚连上了两阶,胸怀怒气而来。

  阿狼心想糟了,该不是国师来兴师问罪,问他为何把月季公子带到旁边的酒楼,还有一堆女子作陪,他、他该怎么回答?

  但他一抬头又傻了,面前的男子不是国师,但身高跟英伟的国师差不了多少,他横眉竖目、一脸杀气,手掌往桌上怒拍,拍得酒都溅出来。

  「你将愚弟捕来,是要做什么?」他声音低沉,同样充满暴戾之气。

  下一瞬,阿狼只觉眼前一花,一道颀长身影咻的出现在面前,脸色比陌生男子还凶恶,若说陌生男子充满暴戾之气,这人则是肃杀之气。

  「你对月季这么大声干什么?吓坏了他,你赔得起吗?」

「国、国师……」阿狼呐呐的喊道。

他应该要觉得幸运的,因为国师没对他发飙,但眼前两个男子身上同样有着不可忽视之威,也同样双眼发红,像下一刻就要拼个你死我活,他还是怕呀。

  月季唇边泛出一抹笑。不论傲傲对他如何的气愤,他仍为他没有迟疑的挺身而出。

  月季轻轻将大碗一推,手劲巧妙,推挪之间,碗里竟水波不兴,那小红鱼还稳稳的游着,只是像感应到什么地拼命的把头仰出水面,像有千言万语想说。

  「这鱼是我在沦水河岸,从一只大黑猫嘴下抢救下来的,因为它受了伤才将它带回国师府。」

  那浑身杀气的男人,怒斥道:「胡说八道,我在京城搜找了好几遍,为何寻不着,一定是你身怀异心,把舍弟给藏起来。」

  月季轻语,「哎,满城的猫四处嗅寻,我才不得不这么做,要不你还没找到令弟,恐怕那群猫就先找上门来。」

那男人咬牙切齿,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好像不确定该不该信,最后他将碗收进袖里,袖一挥,碗被丢了出来,里面的水与鱼却消失无踪,旁人啧啧称奇,他却像来时一样一下就走到楼梯旁。

  「慢着,这态度是感谢吗?谢礼何在?」

那男人张大眼,显然不敢相信竟有人敢勒索他,因为月季伸出手,摆明是要钱,男人恨得大袖又是一挥,数十颗指节大的珍珠,成色润泽度一看就非凡品,他却随手丢到刚才盛鱼的大碗里。

  接着咚咚咚的下楼去,连声招呼也不打。

  月季站了起来,阿狼也跟着站起身,月季将大碗里的珍珠递给一个显然是众人头头的姑娘。「再平凡的鱼,有一日也会不受拘束的翱翔天际,这些珍珠你们分了吧。」

  那姑娘手都颤了。这些珍珠换成金银,不只能让自己脱离这种生活,还能让自己过上不再求人的日子。

「谢、谢公子。」

  一群人有人已经泪流满面,月季将下楼时,那带头的姑娘冲上前问:「敢问恩公姓名为何,奴家立一长生牌位早晚一炷香,求公子日日平安。」

  月季轻摇着头没说话,跟在后头的魔傲则皱着眉,露出更恐怖的表情,拂袖快步而下,阿狼急着去追,月季气定神闲的走在后头。

  阿狼在魔傲身边不断的流着冷汗找话说,魔傲一径沉默,却是越想越气,月季就走在他后头,好像在欣赏京城景观似的左瞧右看,他怒火中烧,恨不得把月季提起来重重的摇晃几次。

  转身才想要动手,又想到万一自己手劲大,把月季给伤着了怎么办?

  那伸出去的手又颓然的放下。

「既然想做,为何不动手?」

  清雅的声音响起,他气得双颊鼓胀,立定脚跟,一脸山雨欲来风满楼,要跟月季大吵一架的架式。

  想不到月季伸出手,抓住魔傲的衣襟,做了魔傲原本想做的事,但他手劲小,当然提不起魔傲,只是手动摇晃,就让他气喘吁吁了。

上一篇:非正常海域

下一篇:轮回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