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美味食客 第28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玄幻灵异

  魔傲呆了,怎么他还没对月季发火,月季就别过脸去,好像对他有无数的不满与埋怨。

  「这些日子,你在舞香馆里吃得好、睡得香吗?」

欸,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怪?他被月季的反应吓到了,点头道出实话,「吃睡倒也还好。」

  「满身的胭脂味,你、你臭死了!」听了他的回答,月季连眉都倒竖起来,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

  魔傲听得跳了起来。他竟嫌自己臭,刚才那些姑娘坐得离他那么近,他身上难道就没沾上半点胭脂味,而且刚才那些姑娘感恩戴德的表情,就像随时可以跳上他的床。

  他脸色一板,「那你呢?陆鱼儿每日在你房间来来去去,刚才那些姑娘恨不得贴上你的身体,你说,你身上的胭脂臭味不比我重吗?」

  「鱼儿是我的徒弟,那些姑娘是些可怜人,况且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这破烂身子能耽误他人吗?」

  「哼,全是巧言令色的话,你耽误不了别人,难不成你就不怕耽误我吗?」

  魔傲越说越火大。以前月季身子不好,他说怕耽误他人,但现在身子养得不错了,至少陪着自己在床上颠鸾倒凤不再像是要掉他半条命。

  七、八十岁的老者尚听过有子嗣诞生,月季才二十多岁,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也不能怪他心眼里全都是嫉妒。

  「你说我巧言令色,我还要说你风流无度呢,在舞香馆住了个把月,想必你一定与舞衣姑娘天天腻在一起,乐不思蜀。」

  真是恶人先告状。

「我气血旺盛天天流着鼻血有什么好乐的。」说到生气处,魔傲伸出手揪住月季的衣襟。既然月季可以对他生气,他更有资格对他发火。

  月季脸色微露惊讶,他一把扣住魔傲的手,只感觉肌肤烧烫、脉搏极快,他就算不懂医理,也明白这是不正常的。

「你一个月多都没跟舞衣在一起?」

月季知他底细。这魔兽生命力旺盛,伤势恢复极快,同时也代表他性欲旺盛,不几日与人苟合一次,哪受得了。

  「我每日心情恶劣,哪有心思跟人在床上厮混。」他心情极坏,口气更冲。

  月季抓住他的手臂,以他现在的体温,照理一般人的肌肤对他而言都是凉透的玉石,但月季一碰他,他却热火上涌,喉中一阵干渴。

  阿狼大叫一声,月季也玉容变色。

魔傲怔愣,察觉唇边全是自己的血味,低头一看,他的鞋子上全是自己落下的血,滴滴答答。

  「国师你、你……」阿狼吓得脸都白了,他从未见过主子这么狼狈的模样。

  月季已经抽出白巾,捂在他口鼻间,白巾瞬间就湿透了。

再也顾不了争吵,月季急切拉着他就要往国师府带,魔傲还心中有气,岂肯挪步。

  「快走。」月季低吼,口气像在赶驴。

魔傲的腿自己动了起来,月季要他快,他就快,要他抬脚小心台阶,他就提起脚。

  他忍不住想,这该不会就是月季每次坐咒一喊,自己就一屁股坐下的原因吧。

  他本来一直不解自己的咒力早就高过于月季,为何坐咒总对他有效,虽然偶尔也有失灵的时候,如今看着月季焦急的脸,他忽然有点明白了。

  根本不是什么咒力,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怕月季不高兴,急着讨好他,只有在愤恨之下,才会不照月季的话做。

  唉,悲哀呀,自己像个小媳妇一样,他叫自己坐,自己就坐,要自己站,自己就站,该不会以后他不高兴时叫他跪,他就——

「小心点,布都湿了。」

  月季贡献出衣袖,他便乖巧的低下头,让月季方便擦拭他沾血的脸,月季那关怀急切的语气让他这些日子的不爽、怨恨减少了不少。

  呃,跪就跪吧,反正老子又不是没跪过,但老子可不白跪的。

  「女人进你的房你都不会怎样,我进女人的房,你就嫌我臭,这一点都不公平!」他愤恨的提出抗议。

  想不到他血流成这样,还有心情说这些,月季气急败坏的擦着他脸上的鼻血,许诺道:「以后鱼儿若是要进我房间,一定会有其他人在场,这样可以吗?」

  不算满意,但勉强可以接受。「我这不是吃醋拈酸哦,而是怕你耽误别人。」他开口掩饰一下,却换来月季大大的白眼。

  「这人世间,我只耽误了你一个,就已经一个头两个大,还能耽误谁?」

  这个回答让魔傲心情大好。这个白眼虽狠,月季脸色虽臭,但轻柔擦着他脸的动作却温柔款款,让他好舒服,所以就——血流得更多。

  阿狼哇哇大叫,「国师,你怎么血流成这样?快到了,你撑一会,就快到国师府了。」

  国师离家出走一个月多,终于在今日回来,下人们欢欣不已,却在冲出来迎接时,看到一向俊美的国师满脸、满身的血,然后被月季公子给带进房里,叫他乖乖的躺在床上。

国师莫不是受了伤,还是得了病?

一堆人七嘴八舌。

  魔傲手指一动,关上房门,同时怒吼,「都给我滚,我要在房里休息到明日中午,你们都给我离得远远的。」

  他这一出声让一群人吓得作鸟兽散,月季还在擦他的脸,他把那沾血的布卷起丢到床下。擦什么擦,根本就比不上流的速度。

  「这样擦没用,你是个聪明人,哪会不知晓我这是气血太过旺盛,这些日子都没跟人交合过。」

  跟人交合,讲得这么清楚明白,还这么理直气壮,除了魔傲,也没别人了,而他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说,不就是要自己与他交合吗?

  月季脸红了,魔傲却像个色狼般的呼呼喘气,底下早就一柱擎天,恨不得快快享受一番,他抓住月季,舌头煽情无比的搅着月季的,月季呼吸也开始乱了。

  「为什、什么不找个女人?」月季低语,有些不太情愿的与魔傲相濡以沫,他还有点气恼他在舞香馆里住了一个多月。「舞衣姑娘不是很愿意伺候你吗?」

  魔傲将他衣衫全部褪去,嘴巴扭了七八下,才不甘不愿道:「她愿意,我不愿意呀。」

  月季听了一颤,头低下去,怕脸上的表情泄漏自己的心情。他不盼望傲傲为自己守身,毕竟他很明了他的性欲有多强,他这么忍耐,莫非都是为了自己?

  「做什么不愿意,你又不是没跟她在一起过,世间人都知道她是你的红粉知己。」他故作不在意的探问,其实心里甜甜酸酸的情绪都搅在一起。

  魔傲一脸为难,搔了搔头,最后丢出一个连他自己也难以接受的答案。

  「我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

  月季将他上衣褪下,已经在解他的裤绳,当务之急,就是让他体内欲火消去。

  魔傲抬起他的头,再次放浪的热吻。

「我看那臭女人进你房间就气得要命,若是我上了舞衣的床,说不定你会比我更生气。」他心烦意乱的解释,「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可以,若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月季听着,心口霎时热了起来。傲傲在意着他的心情,而且强过他的生理本能,这对他有多么不容易,别人不懂,他却再清楚不过。

  他可是只照自己心情做事的魔兽,任何人都不在他的眼里,他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完全不迟疑,也不会后悔。

他立刻偎了上去,捧住魔傲的头吻上他,魔傲发出嘶吼,下一瞬就反客为主,吻得月季手脚发软。

  「这样忍着不难受吗?」月季好奇的问。

他根本就是明知故问吧。魔傲恨恨回答,「难受呀,难受得要命,所以到后来每日都流那么多的鼻血,我哪像你那么好命,那臭女人每日都到你床边,你一定欢喜不已吧。」

  他声声抱怨,话语中酸气冲天,就像受了多大的苦楚与委屈。

  月季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说出来的话语更柔和了。

「蠢蛋,就说这世间我只耽误你一个而已,还听不懂吗?」自己说得这么明白,他再听不懂,就真的是个呆头鹅了。

  「我就是蠢,不行吗?」

魔傲喃喃自语,虽然语气有点冲,但心情忽然大好起来。

他知道月季一向诚实坦白,他若说没跟那女人发生什么,就一定不会有什么。

  哼,也是,他魔傲跟那臭女人放在天秤上一秤,孰优孰劣月季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

  他这么担心不是怕自己比不上她,而是小心谨慎,谁让月季总教他难以捉摸,他才会有点发火,可不是对自己没信心。

  月季若是脑袋糊涂,真选了他人,他就要告诉他,过了自己这一村,他绝对找不到下一家更好的店。

  「好啦,别气了,你这国师大人对我这布衣平民气个什么劲,我赔礼不就行了。」

  轻柔的,他将魔傲的亵裤拉下,同时低下身子,以前魔傲千方百计,他是誓死不从,现在他涨红着脸,一手将发丝塞到耳后,一手扶着眼前凶恶的庞然大物,张开小嘴,含了上去,算是他的赔礼。

「呜哇!」

  魔傲怪叫一声,双拳紧握,心口也随着手掌一下握紧一下放的跳动,所有的怨气全都不翼而飞,他心情舒爽得像要飞上天,更别说底下那受了实惠的部位,也乐得越加抬头。

第十章

月季艰难的吞吐着,那凶物太大了,他只能含住一半,便难受得眼眶通红,泪水都快掉下来。要不是为了向傲傲赔礼,他才不会自降身分,做这种羞死人的事。

「月季,再吞进去一点。」

已经吞不下了,他愤恨的抬眼瞪他。

魔傲喉头一紧,眼睛发直的盯着他鼓胀的双颊、红通通的眼眶,跟那沾了他体液的可爱小嘴,他粗喘着气,臀部动了一下,月季果然又多吞进一小寸,让他叫好不已。

「哦哦哦,好舒服,月季……」

  他那声音就像向娘亲撒娇的孩子,嗲死人了,月季心口一阵颤动,竟在他撒娇声中,有了反应。

  他的发丝被魔傲温柔的搓揉着,头皮阵阵酥麻,他更卖力的吸舔着,不管眼前的东西味道有多特异,顶得他喉口有多难受,魔傲激情难耐的模样莫名的也取悦了他。

  魔傲双腿僵直,从喉咙发出令人脸红的呻吟声,被慰抚的昂扬急速的弹动着,月季还来不及避开,就有一股热液喷出,迸溅得他满脸都是。

  月季羞恼的捶魔傲一把,拿起衣物拼命的擦拭。

魔傲替自己辩解,「谁教你表情那么好看,我才忍不住的。」

  「还胡说八道。」他越听越气。

  「我才没胡说,月季,你刚才的样子让我不只底下舒爽,连心情都舒爽得不得了,我们再来一次吧,我还没看够。」

  「还没看够个鬼,你这色傲傲。」

  他忍不住臭骂,忽然有点后悔自己干么伏低做小的宠他,这魔兽的个性他不是知之甚详吗?对他稍微好些,他就像孙猴子一样,马上就爬上头顶撒野,不顺他心意就要大闹天宫。

  「来呀,月季,你刚才卖力的样子迷死人了,再来一次嘛,求求你,我忍了一个多月耶,你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莫非是真要我去找别的女人吗?」

  「你这是在要胁我吗?」月季白他一眼。

自知理亏的魔傲缩成一团,却忍不住说出满腹的怨言。

「你对我这么凶,却对别人那么好,就连那个于七娘那样中伤你,你也是一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宽大态度,就光会骂我,我有时都忍不住怀疑——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要扯谁辜负了谁吗?那他也满腹不平。「那你不也是作了春梦,才要我献出身子供你玩乐,我们两个究竟算是什么?你就能给我个交代吗?」

上一篇:非正常海域

下一篇:轮回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