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美味食客 第7章

作者:凌豹姿 标签: 玄幻灵异

  「坐下!」

  月季再喊了一遍,但一样无效,魔兽直挺挺的站着,俯看着月季,这一刻他才发现月季好矮、好瘦小。

  想想,月季住进国师府也有半个月左右,却一点都没养胖,反倒还更清瘦了些。

  「你这么瘦怎么会好吃?」

  他抓起他的手臂,手指摸到的全都是骨头,月季已经瘦到皮包骨了。

  他骨瘦如柴的手臂,连青筋都看得见,底下的血液缓缓的流动着,他能闻到月季血液里咒毒的味道,甜美可人,让人想要用力撕咬、尽情畅饮,他喉结滚动,忽然变得十分饥渴。

  但一股陌生感觉同时生起。看着月季这模样,他忍不住担心他还剩几日好活?就像舞衣说的,他面色青黄、嘴唇发黑,一见就知命不长久。

  「瘦些没有肥肉,吃得才健康些。」月季玩笑似的说着,仿佛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闻言,魔兽勃然大怒起来。

  自己在怒什么?

  怒他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气他这样悠悠哉哉的虚度日子,好像生与死对他而言不具意义,更像死亡他非但不惧不惊,反而还像老友般,期待它的到来。

  在他残狠的厉爪下,野兽犹做挣扎求生,为什么万物之灵的月季,置自己的生死于度外?

  「你是猎物就该有猎物的血性与抵抗,一副生死由命的淡然表情干什么,我要你反抗,」他坚定道:「没错,反抗,你要反抗我才行,这样我杀你时才会有乐趣。」

  他的话题跳跃得很快,月季失笑,这魔兽个性就像个孩子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管前后、不论逻辑。

  魔兽虽然智慧过人,懂得运用世俗力量成为国师,但他毕竟才三岁年纪,才总是说着孩子气的话。

  他苦笑问:「所以为了你的乐趣,我必须挣扎,要怎么挣扎,惨叫吗?还是拿刀防身,或是用毒咒护身?」他叹息,眼里有着无奈。他太明白魔兽的力量,又怎会蠢到做出上述的行为。

  「这些对你而言根本就没有用,你若要杀我,一根指头便能把我挫骨扬灰,我何苦挣扎呢?」

  他只是在解释不想做无用之事,偏偏魔兽解读到另一个方向。

  「就是因为没用,你才用那恶咒折磨我,我不该会做梦的,所以你要负责,你说你解了咒,全都在骗我,我要、要……」

  他要什么?他反问自己。

  他不要月季死,所以当舞衣提出此议时,还惹得他怫然不悦,他要月季活着,而且要他——

  要他怎么样?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一袭简朴布衣,就算其貌不扬,冷冽气质依然出众的人。

  霎时他眼底有着浓浓的茫然。他没有做过梦,实在不知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样古怪的恶梦,一醒来除了挫败不解外,也觉得若有所失,不过他知道人有时会将相望寄托于梦境,所以是不是只要梦境成真,月季对他下的这个咒就会解除。

  「你到底要我如何?」

  月季像安抚孩子般的轻叹,寻了把椅子,缓缓坐下,一双大眼因为脸小竟比常人还要大上三分,而月季最美的,就是他这双晶莹剔透的眼睛,黑白分明,有着他这年纪不该有的超脱睿智,而且莹然若星,看久了,会让人的灵魂仿佛被摄入,沉溺其中。

  他不知自己要什么,却脱口说了出来,「我要你像梦里一样的服侍我。」

  月季呆怔良久,用惊讶难解的目光审视他,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重复一遍。

  「你、要、我、服、侍、你?」

  每说一个字,他就顿一下,好像一向精明的脑袋忽然变得不太灵光。

  反观魔兽倒像是茅塞顿开般,连星期日都爽快多了。

  没错,既然月季用这种毒咒折磨他,那他就用同样方法破解,这更显现他的能力在月季之上,也能败得月季跪地求饶,这简直是一石二鸟的妙策。

  瞧,现在月季就一脸青白交加的瞪着他,仿佛他是骇人怪物。

  他的真面目只吓死咒王,没吓死月季,而他所提出的这个要求却让月季向来淡定的面容改变了,甚至还有些愚蠢的张大嘴巴。

  月季在他心里向来才智无双,能让他露出这么一副蠢样,蠢得有些好笑,跟……嗯,可笑,这让他霎时心情大好,忽然觉得自己这要求提得太好了。

  「对,我要你像梦里一样服侍我。」

  他这次说得更肯定,也更理直气壮。这就是他要的,一点都没错,他要月季负责。

  「我这身子枯瘪病弱,能有什么趣味?」

  月季连连摇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比人还要聪明百倍的魔兽,竟会提出这荒谬的主意。

  就算要作践他,自己这身子皮包骨的,作践起来只怕作践的人就先倒尽胃口。

  「有没有趣味由我决定,我现在就要,除非你收回恶咒,要不然我就要用你的身子来破解。」

  「你、你——唉,我这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还是吃了我算了……」月季无奈抱怨。

  不待他说完,魔兽弯身就将他提起,用力的在他嘴上亲了一下,事情发生得突然,月季惊喘的挣扎起来,举起双臂挡在身前,在意识到这是螳臂挡车,他放下手臂,仿佛认命了。

  「月季并无经验,这枯瘦身子恐怕是满足不了你的欲望。」

  他说的是实话,但魔兽显然听不进去,来个充耳不闻。

  他用指甲轻划,那指甲在他意见驱使下变得锐利如刀,划过月季的衣结,衣结断成两截跌落地上,那袭灰色布衣翩然落地,露出白皙赤裸的胸膛。

  月季的身子太单薄,那胸膛薄得像块板子,唯一有看头的,就是那两枚粉色的乳首,在微冷的空气中颤动。

  他的唾液增多,下半身亢奋起来,这比在梦里见到时还要令他激动,他轻舔月季的檀口,月季有些晕眩,显然不知如何应付他强势的求欢,与这可笑又难以预料的状况。

  「张口,我要你的舌头。」

  「清炖吗?」

  月季一开口嘲弄,他便趁隙钻入,月季往后退缩,他紧紧搂住,不让他闪避,他舔着他的舌尖,划过他的齿列,一点不漏的吸吮他口中津液,就像蝶儿在吸着花蜜般专心致意。

  将近窒息的月季用力的推开他,大口喘气,这瞬间他心口仿佛有蝶群在飞舞,涨得他难受,却又莫名雀跃。

  月季连亲嘴都不会,竟用嘴巴呼吸,魔兽为此想要笑,想要欢跳,还想要搂着月季上床,再做一次。

  「你没跟别人亲过嘴?」

  月季的羞涩显而易见,试着隐藏语气中的颤意。

  「我这身子油尽灯枯,哪有耽误他人的本钱。」

  「所以你只跟我亲过嘴。」

  他偷笑的表情惹恼了月季,月季推着他的胸膛,再次低喝,「坐下、坐下、坐下!」

  他应该是急了,脸色潮红,四肢微颤,接连的喊了好几声,但魔兽的双腿依然刚健有力的站着。

  月季后退一步,魔兽便前进一步,直到月季退无可退,一跤坐倒在床边,他则舔着唇上刚才因亲吻留下的芬香津液,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月季的惊慌失措让他大为满意,那宛如惊弓之鸟缩起脚趾的姿态,让他想起自己在梦里曾咬着他的小腿,一路亲吻而上。

  今日,他就能满足自己曾有过的幻想。

  「真的非得这样吗?」

  月季小声嘟囔,语气中满是不解。他在这里住了多日,自然也远远见过名妓舞衣,有那么漂亮的姑娘伺候,为什么这魔兽偏要毫无姿色的自己?

  「对,非得这样,你要乖乖上床去,还是我把你打昏抬上去,随你,反正我今日一定要解了你对我下的恶咒。」

  他的语气很认真,他也确实打定主意要这么做,就算天崩地裂、世间毁灭,他也绝不收手。

  「我「真的」没有下咒!」

  月季强调,但魔兽不肯信呐!

  再看魔兽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他心知恐怕难逃此劫,凭他现在的病弱身子,哪有可能与咒毒化身的魔兽一较上下。

  魔兽再次弯身,不再废话,直探向他檀口,他认命的张开唇,反正打也打不过,不让这魔兽如愿,他恐怕真的会打昏他,就算要失身,他也不想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

  「唔……嗯……」

  不强做抵抗后,月季发现骑士魔兽吻人还满舒服的。毕竟魔兽应该与舞衣姑娘做了不少练习,这次的失身应该不会有去了半条命般的痛苦。

  「对,用鼻子吸气,换你来吻我。」魔兽诱哄的声音低沉,让人听了筋骨酥软。

  月季翻了翻白眼,却还是照魔兽的话探了过去,魔兽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吻得比他更急切,他一把推倒他,炽热的气息已经喷到他颈项、乳尖、带来一阵难言的瘙痒。

  他扯下床帐,日头的光还十分亮呢,但魔兽已经焦躁不已的剥他的裤子,他望着天花板,乱七八糟的想着。

  大概是太过震惊,没办法好好思考,总之他的脑里全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唉!我竟然白昼宣淫,还被这只化身人类男子的魔兽求欢,这还真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诡异之事。

  瞧着对他枯瘦身子似乎有无限兴趣的魔兽,他一阵苦笑。与这魔兽相识的日子从没一天是无聊的,在死之前有这么些好玩的事,好像比自己独居在小屋里等死有趣得多。

  「你专心些!」一眼就看出他神游太虚,魔兽气得咬他乳尖一口。

  他微疼地缩起身子,有些无奈。他也不知该怎么专心,毕竟他从没想过有生之年,会有跟人被翻红浪的机会,但魔兽再次吻住他的双唇,他只好配合的随之起舞。

  渐渐的,一向发冷的身子热了,向来青白交错的脸染上潮红,下身在魔兽执拗的爱抚下挺立如柱。

  原来这就是闺房欢爱的滋味,果然是不差的,怪不得有人热衷此事。月季脑袋里热烘烘的想着,被魔兽一手环抱住腰,热气遍布周身,再也没有余力能胡思乱想。

  

  

第五章

  阿狼瞪直了眼打量自己的主子。国师这些日子神清气爽、面带笑容的,虽然国师以前也笑,但却不是这样放松的笑法,他现在的笑像会勾人似的。

  国师原就是个翩翩美男子,这几日竟比往常还要神俊三分,让他有时也看呆了,更别说走在街上,为他驻足的姑娘有多少。

  相较于国师的精神奕奕,月季公子则是比往常更加病恹恹的,站也站不久,坐也坐不了,常要躺着、倚着、趴着,青白交加的脸上时而带着病态的热红,而虚软无力的双腿就像要折了似的颤巍巍。

  偶尔看不下去他的惨状,国师就会握住他的手,施些护身咒到他身上,月季公子这才身子挺得直,他那张脸,该怎么说呢?

  苦、悲、惨、闷全都写在上面,然后两人就会为做梦的事谈论起来,月季公子总会先问——

  「你总不做梦了吧!」

  国师心情愉快道:「这几日是没了,但总要试个一个月吧。」

  「被你试上一个月,我哪还有命在。」

  「要不是你先对我下咒,我何苦如此?」

  月季公子没好气道:「你哪有什么苦,我见你看了开心得很呀。」

  阿狼是雾里看花,但阿狼的主子可就心知肚明了。

  身为野兽,原本性欲就强,刚开始抱月季时,他还会顾忌着他身子骨瘦弱无力,但一到得趣处,哪还顾得上其他,所以月季大喊吃不消,他也不是不能理解,连舞衣这样善于侍奉男人的女子,有时也无法完全承受他的性欲。

  见月季一脸悲苦,在房内也坐得歪歪斜斜的,他忽然生起一股怜惜,他让月季躺在褥榻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手掌则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腰,力道适中,教月季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喟叹。

  腰总算没纳闷酸疼了,昨夜,他的腰骨都快被折成两半。

上一篇:非正常海域

下一篇:轮回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