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小后逃到横滨当团宠 第10章

作者:闲豆花 标签: 综漫 文野 柯南 轻松 沙雕 团宠 BL同人

这是我胜利的一小步,同样也是我迈向首领宝座的一大步,我瞬间信心增强了百倍。

而太宰治也不愧是在组织内相当有分量的成员,只需要轻飘飘的一句话,负责看守电梯的守卫就再也没有阻拦过我的脚步,我们顺利地来到了最高层的大楼顶端,又轻而易举地敲开了森鸥外的门。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阴暗的首领办公室的房间,但紧张的情绪却丝毫并未减少,在幽暗的烛火下,我看见那道熟悉的身影正低头掩盖在层层文件之中,认真拿着钢笔批阅着什么,当太宰治呼唤了一声:“森先生”之后,对面的男人才抬起头,脸颊两侧的黑发柔顺垂下,嘴角勾起熟练的弧度。

“是太宰啊。”

他轻笑着,我却不禁将目光偷偷转移到了太宰治的脸上。

这一刻,我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在看太宰治笑容的时候会感觉到一丝似曾相识。

因为很明显,此时太宰治嘴边的弧度竟与森鸥外嘴边的弧度如出一辙,连那假惺惺的笑容和向外散发的恐怖的气场也出奇地一致。

如果不是因为这二人的长相没有一丝相似的地方,我都要怀疑起他们是不是父子关系了,这给人的感觉也太像了吧。

“哦呀。”森鸥外垂眸时才终于注意到了我,表情立刻变成有些呆萌的疑惑,歪了下头,“这不是悠酱吗,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还没等我打招呼,我就看见他从桌子后面猛然站起身,然后大步流星走向我一把紧紧将我抱在怀里,浑身再次散发出小花一般诡异的气息,蹭着我的脸颊嘿嘿嘿笑了起来,还一边念叨道:“果然还是这么可爱呀!我家悠酱简直世界第一可爱,超可爱嘿嘿。”

“难道是想我了吗,肯定是想我了吧,抱歉哦没有及时去找你,我可是超级思念悠酱的啊,白天想夜里想甚至都睡不着觉。悠酱来主动找我真是太开心了。”

……很好,现在太宰治跟他完全不像了。

毕竟太宰治可没有他这么变态啊!

森鸥外这一波根本没有给我插嘴时间的‘疼爱’,可以说让我把所有的话语深深咽回了肚子里,嘴角抽搐,只能感受僵硬感受他的怀抱,但满脑子想的都是面前这个变态大叔油腻的渣男话语。

什么叫想我想得睡不着觉,你听听,这都是什么鬼话!

真想我的话那倒是来及时看我啊!都把我放置一周了见面才说这种话,呵呵,不愧是绝世大渣男!

我再一次看清了森鸥外的人渣属性,再联想到压榨童工等种种黑心历史,顿时深刻地觉得在他手中夺过首领宝座是件为民除害的大好事!

该办!

“所以,悠酱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但当对上他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眸时,我满肚子的牢骚却一瞬间被咽了回去,抗议两个字怎么都说不出来。

这绝对不是我怂了,而是……目前柔弱的我还需要一些语的言艺术保护自身。

而当我正在绞尽脑汁思索着该如何委婉地达成目的时,一旁的太宰治却先一步将我的目的说出口:“他是来抗议的哦。”

我:“……”

“哦?抗议?”下一秒,森鸥外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已经落在我的身上,映着我有些僵硬的神色,他就像是捕捉到绵羊的狐狸一般笑眯眯地注视着我,问道,“那还请务必说说,你是来抗议什么的呢?悠酱。”

太宰治也同样露出了个期待看戏的表情。

“……”

被两头扮演无害的猫咪、实则是凶猛的恶虎盯上,我瞬间汗毛竖起,表情僵硬。

尼玛太宰治我跟你势不两立,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吗?!

我还以为是太宰治良心发现才带我来首领办公室的,结果这人纯纯就是来看戏的啊!

现在压力已经来到我的头上,现在我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在心底为太宰治竖起个中指后,我只能咬牙将真心话说出口,当然还要伴随我楚楚可怜的表情“森叔叔,中也他最近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每天早出晚归,我连跟他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他过得好辛苦哦。”

而在我终于鼓起勇气直视森鸥外的表情说出心中所想后,面前的男人却一手托着下巴似乎半天没想起我所说的这件事:“中也最近的工作量很大吗?”

半晌,他才在我隐隐控诉的眼神中,恍然大悟一般拍了下手掌:“说起来最近确实需要他收复一个小势力,应该是比较辛苦吧。”

看到他似乎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亮起来,松下一口气。

虽说森鸥外人渣了点,但好在没有黑心到糟糕的地步嘛。

很快,我就意识到我这句话有多么天真。

因为森鸥外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虽然任务比较忙,但也不能忽略与我的可爱的悠酱的陪伴的时间啊,中也这么做可真是太不应该了?”

然后摸着我的毛安抚道:“放心,叔叔这就叫中也过来替你主持公道。”

我:“?”

等会,这怎么搞得像是中也的错了呢??

接下来的发展更加让我茫然起来,只见森鸥外大手一挥,将中原中也直接叫到了办公室并且当面批评道:“我将悠酱交给你是希望中也能够好好照料他,可是现在你却整日忙于工作从而忽视了对孩子的陪伴,现在都让悠酱感到不安了,中也,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我:???

不对吧,这不完全就是上司发布的任务量太重的锅吗!跟中也有个毛关系啊!

难道中也在繁忙的任务中还要抽空陪伴我吗?哈??这是把中也当成什么超人了吗?

而面对这显而易见的PUA术,身为组织的良心,中原中也竟还硬生生地接受了,而且还露出了一副罪该万死的后悔懊恼的表情:“十分抱歉了,属下确实是忽略了这一点,忘记了首领的命令,属下罪该万死!”

“……”

看着他直接单膝下跪请求森鸥外原谅的一幕,我的cpu瞬间又干烧了,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不是,这不是你的错啊,这是你狗上司的错啊!你跪什么跪啊!

中也这可怜的孩子,到底被PUA多少次下跪的才如此熟练啊!!

在抓狂要吐血的同时,我也终于意识到了森鸥外到底是个多么擅长PUA的危险的男人!

说得堂堂正正,没有一丝亏心,简直比琴酒还要擅长玩弄人心!

可怕!!

我真的能在这种黑心的人手中拿到首领的宝座吗?

我的内心开始不确信起来。

第11章 变小后的第十一天

最终,我和中原中也双双被太宰治和森鸥外玩弄于股掌之中,惨败而退。

中原中也带着一身懊恼和愧疚、而我则戴着还没摘下来的小辫子以及刚刚脱下的小裙子,一起离开了首领办公室。

当背后的门扉传来被关上的咔嚓声响后,我跟中原中也忍不住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竟异口同声地开口道:“你受苦了!”

“……”

话音重合之时,我们同时愣了下,表情陷入了疑惑之中。

中也这孩子被pua的这么惨这么辛苦,我发自内心地表达了一下同情多么正常,但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说?

我不能理解。

而显然他也不能理解我的心绪,我看见他在困惑的表情中,似乎逐渐脑补到了什么,神色越发懊恼,甚至还咬紧牙关一手压了压头顶的帽檐,回避了与我注视着的目光。

但他头顶浮现的一串气泡则清晰暴露了他的心声:

【这么多天没能关照小悠,他却对我说辛苦了,啧我这个爸爸当得实在是太不称职了,我应该更加关心他才行】

我:……妈呀这孩子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天底下到底还有没有像中也这般有责任心有良心的好人呢,我十分怀疑这一点。

而在这被森鸥外和太宰治包围的狼窝中,有中原中也的存在也让我无比安心,我忍不住拽了拽他的袖子,对他露出个笑容:“我们回去吧,爸爸。”

他看着我的笑脸愣了下,但很快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主动牵着我的手带着我离开了最顶层:“好,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可以陪你。”

……

很显然,这一次我对森鸥外的抗议总体算是输了,但也获得了不少的收获。

比如说认清了狗比太宰治的性格,了解了森鸥外黑心的属性,另外,也成功让中原中也获得了一段时间的休假。

现在的中原中也就仿佛要弥补我这一周的缺憾似的,几乎事事都顺着我的心意来,我想做什么他就带我去做,我想上什么地方他就由着我去,并且似乎已经看开了,完全不在意其他人对我们身份的议论纷纷,就算我光明正大地喊他爸爸,他也只会低头宠溺地看着我。

……不得不说,愧疚真的是一把好用的刀,我就这样正大光明地参观了一圈组织内部的结构,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得多。

尔后,我便清楚地意识到了……我现在所身处的这个组织着实不简单!

组织内部结构比起黑衣组织严谨不少不说,还人员充足,遵守规矩,上上下下一条心。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小组织,光看着那些五花八门的‘情报部门’‘后勤部门’‘游击队’‘拷问部门’等等,就让我头皮一凉,意识到这组织的恐怖。

之前中原中也还有意无意不想让我接触到这方面的情报,但似乎是觉得我大概率从今以后会在组织内部生活,要逐渐接受这一切,所以也就没有阻挡我去各个部门门口转悠的脚步,当然,他更有可能认为我看不懂文字,甚至也理解不了其中的意思,因此才没有过多防备。

只可惜,我并非是普通的六岁小孩,当看见那一个比一个炸裂的部门名字,我脸上的笑容就越发僵硬,尤其是走到拷问室之前,我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某个男人的惨叫声……

尽管中原中也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啪的一下堵住了我的耳朵,连忙带我离开了这片走廊,但那痛苦的惨叫声还是以一种毛骨悚然的凉气钻进了我的大脑。

中原中也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脸上呈现出了一瞬间的慌乱,但他很快就稳住了心态,蹲下身双手扶着我的肩膀看着我,解释道:“小悠,刚才那个是……”

我正好奇他到底会怎么胡说八道地将此事圆过去,却见他的眼神因为不擅长说谎而在这时飘忽了一瞬,不过又坚强挺了下来,一本正经道:“刚才、那是有人在吊嗓子!就是唱得难听了点!你千万不要误会!”

我:“……哦。”

你是真不擅长说谎啊,中也。

或许是因为我没什么表情地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他明显松了口气,总算能够自然地胡诌了:“刚才那个地方都是一群嗓子不太好的家伙在练习唱歌,去了会非常刺激耳朵,所以以后我们就尽可能地不去那边玩,好不好?”

我乖巧点头:“好的,爸爸。”

我看见他脸上的表情更加放松了,随即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发丝,站起身,头顶的气泡也在这时浮现:

【小孩子就是好糊弄,还好糊弄过去了】

……不得不说,你也很好糊弄啊。

我忍不住用余光无奈看着他自信的模样,内心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既然是我自己选的爸爸就让着他点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而在这时,我们同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之声。

“啊!这不是中也和小悠吗,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呢~”

而在听到那熟悉的上扬语气之时,我的脸色就不受控制地黑了下来,方才也说过,现在对我来说最大的好处是中原中也可以带着我到处转悠摸清情报,但与此同时,我们遇见太宰治的次数也在急剧增多。

这个小鬼好像与繁忙的中原中也完全相反,一天天看不见他工作的身影,反而能在各个奇怪的地方碰见他闲得发慌的模样。

那嘴角弯起的笑容和鸢色眼底迸发的不怀好意的光芒几乎就像是扛着弯刀的恶魔在向我们挥手,几乎是第一时间,我和中原中也就默契地转过身想要跑路,但却每每都会被太宰治堵住去路。

“一见面就跑也太让我伤心了吧。”他的掌心落在中原中也的身上,就如同五指山那样瞬间令中原中也动弹不得,而自知无法逃脱的我也只能被迫地停下脚步,提起一口气悲愤地面对起他来。

“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太宰。”中原中也也相当无奈地咋了下舌,没好气地回瞪过去。

“因为红叶姐说审讯室有个相当难搞的家伙。”太宰治委委屈屈地一摊手,“她现在没时间,只能让我去帮帮忙喽。”

“大姐头?”中原中也愣了下,眼神倏地犀利了起来,“是gss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