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小后逃到横滨当团宠 第13章

作者:闲豆花 标签: 综漫 文野 柯南 轻松 沙雕 团宠 BL同人

这一观察让我稍微安了下心,但我毕竟也是个专业的卧底,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向陌生人透露我的信息,因此我继续用沉默和警惕来代替我的回答。

但他似乎并不懂得知难而退,那双与发色相近的茶金色的眼眸中越发浮现几分担忧,竟在我面前一段距离忽然单膝跪在地上,与我的视线平视。

我能看见他依旧笔直的脊背,以及嘴角那勾起的让人放松的笑容。

连他的声音也为了让我放松而选择温柔低沉下来:“小朋友,不要害怕,这里很安全,可以告诉我你是在躲那些黑衣服的人吗?刚才我看见你在发现他们后就躲在了这里,是想要躲避他们的视线吗?”

我:正、正中红心!

我有些惊讶了,就算我一个字都没有说,但面前的少年却观察力惊人,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苦苦遮掩的目的!

这小鬼绝对不是一般人,不像是组织的人,但好像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眼见中原中也那边浩浩荡荡的队伍也在往这边前来,一时间我的心悬在嗓子眼上,头脑也开始扬起了风暴,要不要相信眼前的小鬼说出真相呢,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好心人的话,说不定会救我于水火之中。

……啧,反正再这么对峙下去也只会暴露身份,赌了!

我一咬牙,立刻拿出了我拿手的卖萌技巧,抬起头,露出了一直被帽子遮掩的浮现水光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咬着唇朝他点了点下巴。

没错,老子就是被那些黑衣服的逼到无处可躲了,现在是生是死都要看你是否上道了少年!

而金发少年也显然很上道,在看见我的脸后他愣了一下,又只在零点一秒的时间内,藏在镜片后的眼睛就倏地犀利起来。余光扫到马上就要靠近的港口黑手党众人,他完全没有犹豫地张开双臂,一手托着我的膝盖,一手扶着我的腰,将我直接抱了起来:“失礼了,忍一忍。”

他在我耳边低声说着,相当宽广的怀抱异常有安全感,且他应该是有过不少的训练,隔着薄薄的上衣我也能够感受到他胸前那流畅的肌肉线条就算一不小心跟中原中也对打起来应该也不会很吃亏,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我也因为最近中也总会用这种方式抱我而熟练地环住他的脖子保持平衡,他右手将我的帽檐压低些许,又帮我将衣领拉高挡住脸颊,确定好了不会露脸后,他坚定地迈开步子,竟是离开小巷直直朝中原中也小队迎面走来的方向走去。

我猛然紧张地抱紧他的脖子,将脸努力埋在他的肩膀上,平复那不断快速跃动的心跳,而他的手也轻轻拍打我的后背,似乎在无声地安抚。

而这种瞒天过海的计谋可以说是正大光明经过中原中也的视线,一旦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但或许是他的脚步太过坚定,脸色太过平静,中原中也的脸似乎往这边侧了一下,就毫不在意地与我们擦肩而过。

确定那长长的黑衣队伍至此消失在拐角处,我终于松了口气,前所未有地感到了轻松。

赌赢了!

我被金发少年抱在怀里,望着面前人来人往的街道,情不自禁地想要感慨出一句:……原来被人抱起来的视角可以这么高的吗!毕竟以前我只被中也抱过,还真不知道啊。

中也,多吃点好的长长个子吧!

我忍不住痛心疾首地帮他祷告起来。

此时此刻,似乎察觉到什么了的中原中也突然意有所感地转过头,眨了眨眼睛,看着刚才抱着孩子走过去的金发少年模糊的背影,半晌,又有些疑惑地收回了视线。

“中也先生,怎么了吗?”下属立刻警惕地询问道,猜测是不是这附近出现了什么危险被中也先生察觉到了。

“没。”中原中也伸手随意调整了下帽檐,顺口说道,“只是觉得刚才那个小孩子,跟我家孩子有点像而已。”

下属:中也先生家的孩子?!

愣了一下,下属终于意识到中也先生说的应该是那个被领回来的跟中也先生很相似的男孩。或许是因为中也先生刚才说自家孩子说得太顺口了,差点让他以为中也先生结婚了!

下属连忙贴心道:“巡逻完几条街道今日的任务就完成了,中也先生可以快点回去与小少爷团聚了。”

“说得也是。”中原中也脸上浮现出温柔的弧度,又很快神色坚定地点了点头,朝前方迈出脚步,“走了,继续巡逻。”

*

确定中原中也他们不会回来后,金发少年就将我放在了安全的马路上,仍旧单膝跪地直视我进行交谈,似乎觉得这样会带给我很大的安全感:“好了,现在你安全了。”

“谢谢哥哥。”你可太上道了,好心人。

鉴于面前这位是真实存在的好心人,我丝毫不吝啬地给他一个乖巧的笑容,而他也完美迷失在我甜甜的称呼中,忍不住笑着揉揉我的头。

但他却不打算放我一个小孩子离去,于是又继续贴心地询问我道:“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我立刻理智回神,不要以为你对我好点我就会透露自己的情报,万一你是人贩子怎么办,毕竟我长得这么可爱!

意识到我的怀疑,他立刻像是想起什么那般将胸前的名片拿了出来,一同拿出来的还有一本绿色的写着理想两个字的小册子,而他将名片递给我,又怕我看不懂字解释道:“我来自武装侦探社,是一名侦探,如果你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尽情来求助我们。”

侦探?!

我的眼睛倏地一亮,我对侦探这个词简直充满了向往,曾经在警校时还跟同期的降谷零一起扮演过侦探游戏,不过大多数都是以我惨败告终……往事不堪回首,不过侦探们的脑子却是我最羡慕的东西,而侦探们绝对保密客户隐私的行为也让我有了不少好感。

或许真的可以求助面前这位正直的侦探!

“我叫月……中原悠。”因此,我果断爆出了自己的……假名,至于后面的家庭住址,我稍显纠结。我的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的是中原中也的房间,以及组织那栋精英大厦,但那算是我的家吗?

更何况我现在应该是属于离家出走吧。

“我……目前不回家。”我只是这样强调道,然后快速将话题圆了过去,“我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发送电报的地方,哥哥你可以带我去吗,我可以委托你,我有钱!”

我再一次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向他,而他也稍显犹豫了下,很快就点点头:“好,我正好知道一个这样的地方。”

太棒了!

我在内心比了个yeah的手势,正好我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电报室呢,这不天无绝人之路,眼前就立刻出现了一个好心的侦探。

我一时间不确信他跟中原中也到底谁更能称呼为‘人间良心’,但当我美滋滋地跟随着金发少年的背影穿过街道,从一楼的咖啡厅迈入,直到看见三楼门牌上那熟悉的武装侦探事务所几个字时,忽然察觉到有哪里不对。

等会?不是说给我找电报室吗??怎么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给拐到老巢了??

我眼前一黑,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危险性,诈骗?连环套路?局中局?拐卖孩子??等等曾经学过的骗术在我脑中一一蹦了出来,让我一时间猛然惊骇。

我靠,别看眼前的少年浓眉大眼的,不会就是个人贩子吧!

我正犹豫着三楼的窗户如果以小孩子的身体跳下去会不会直接狗带,没想到武装侦探事务所内却懒洋洋出现一位短发的成熟女性,看见我跟在金发少年身边时同样愣了下,然后眯着眼睛疑惑道:“国木田……哪里来的小孩?你不会是因为看其他孩子长得可爱所以就拐回来了吧。”

!!果然是诱拐!石锤了!!

完全没注意到金发少年那一瞬间惊愕不知所措的神色,我颤颤巍巍地抬起头使出了我的经典杀手锏

“哥哥,你说你要带我去电报室,全都是骗我的吗?”我捂住脸,开始抽泣哽咽起来,“呜呜呜我要回家,来人啊有人拐卖小孩了。”

“……??!”

前面是同事怀疑的目光,右边是小孩子可怜的哭声,被两面夹击的国木田独步宛如被雷劈中一般直接虎躯一震,大脑一片空白,连解释都是那么苍白无力:“等等、你们误会了,别哭!晶子小姐也别看热闹了,我不是、我没有!你们相信我啊!!”

更令人头大的是,本来现在的状况就已经解释不清了,武装侦探社的大前辈乱步先生却突然闻着哭声来到房间内,一边吃着小零食,一边似乎还嫌不热闹似的加了把火:“哇,国木田拐小孩啦!国木田拐小孩啦,社长快过来看啊!!”

国木田独步:“……”

第15章 变小后的第十五天

最后面进来的是看起来相当年轻的黑发少年,说实话看着比起国木田独步还要年轻一些,他身上披着侦探象征的格纹披肩,头顶也戴着格纹的贝雷帽,倒是很符合一般意义上的侦探形象。

而国木田独步在看见他时似乎格外感到尊敬,解释的语气更加慌乱起来。

“等等,乱步先生怎么也这样,这是误会!我只是看这孩子一个人在街道上还像是在躲避港口黑手党的模样就忍不住带回来了,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你要相信我啊乱步先生!”

与此同时,他还不忘俯下身哄着还在装哭的我:“别哭,哥哥没有骗你的意思相信我小悠!我们侦探社也有电报室,你可以在这里使用电报!哥哥真的不是什么人贩子,不要哭了。”

听到他的解释,我这才若有所思地停下装哭的动作,确实,如果仔细观察四周来看,这种宽敞又一看就像是专业办公的地方确实不太像是传统意义上人贩子的聚集地,而武装侦探社内出现的三个人,也都长得不像是穷凶极恶的人贩子。

所以国木田独步应该真的只是不放心我一个人乱逛,这才将我带到了他的公司。

……就是事情即将变得麻烦了许多。

直到这个时候,我还觉得事情只是稍微变得有些棘手,但总体还在我的把控之中,可没想到接下来,我会面临我变成小孩子以来第一个恐怖的危机

只见被称为乱步先生的少年一边吃着零食,一边似乎好奇地歪了下头:“港口黑手党,这个小鬼在躲避港口黑手党吗,有点意思呀?”

如此喃喃自语着,他将目光终于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看见他鼻梁上的镜片微微反射一道白光,而他那漫不经心的表情在看见我后,忽然变得有些郑重起来。

“咦?”他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样神色古怪了下,脚步嗖地一下贴近了我,一手摸着下巴弯下腰越发凑近了我的脸。

当他那过分年轻的脸几乎要贴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下意识有些紧张起来,我可以感受到他鼻翼喷洒的呼吸,也可以看见他忽然睁开眼睛时、眼底流转的碧绿的光辉。

……这个人的距离感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为什么要盯着我看?

我刚不自在地笑了下,想要后退拉远距离的时候,却听他倏地开口道:“好奇怪哦,我从你的外表完全无法判断出你的过去,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出现。”

“……”我的眼皮猛然一跳,条件反射地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此时此刻,他看着我,脸上稚嫩的神色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微微扬起的愉悦的弧度,以及那犀利眯起的宝石般翠绿的眼眸。

他继续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补充道:“你身上似乎有相当矛盾的两部分,像是将一个成年人的过往塞进了一个小孩子的身体,为什么?”

?!

如果说刚才我只是感到惊愕,现在我就已经开始毛骨悚然了,他的话语实在是太犀利,太尖锐了,一瞬间就看穿了我小孩子外表下那成熟的心灵。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我的身份难道暴露了???

我震惊地看着他,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而一旁的国木田独步则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忍不住向江户川乱步确认道:“乱步先生,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小悠难道不是普通的孩子,所以港口黑手党才会盯上他吗。”

江户川乱步直起腰低头注视着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地笑了起来:“这个嘛……”

不行,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

这样下去我身为卧底的身份可能真的就要不保了!

我脑中瞬间散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这前所未有的危机让他恐惧感到达了顶峰,促使我立刻做出了应对反应。我拿出了经典的卖萌技巧可怜巴巴地拽了拽国木田独步的裤脚:“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啊,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我仰头注视着他,尽量用我水汪汪的眼睛来激起他的保护欲,而他也成功在我的目光中愣了一瞬,又很快露出个宠溺的笑容揉揉我的头发:“嗯,我当然知道,放心吧小悠。”

“仔细看看,这个孩子长得好可爱啊。”而面前那位头顶戴着蝴蝶发卡的女性此时也弯下腰笑着看着我,不出意外也开始撸了撸我的毛,“你叫小悠是吗,喜欢吃糖果吗,姐姐给你拿好不好?”

就这样,我靠着一如既往可爱的外表轻易打动了其他两个人的芳心,我的内心得意地露出了笑容,同时也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让话题继续往下发展,不然还不知道江户川乱步会说出什么惊天之语。

而当我再次看向江户川乱步时,目光则带着连我都没察觉的忐忑和恐惧,尽管他只是眯着眼睛对我笑没有继续开口说什么,但这种神色和笑容还是让我感到了头皮发麻,这个少年就像是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谁也知道他有没有猜到我的身份,感觉相当危险!

我该怎么办!

这应该是我来到横滨后遇见的最大的危机,我现在都开始后悔轻易跟着陌生人来到什么武装侦探社了!当我是警察时侦探是我的好帮手,但是一旦我成为反面角色,侦探就是来要我的命的啊!!

而正在我思考着该如何脱困之时,又一个人迈着稳重的步伐走进了房间内,随着国木田独步等人第一时间站好身体呼唤出对方的身份:“社长。”我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位银发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侦探社的掌权人。

等一下,所谓掌权人不就是指,只要我将这位社长拿捏住了,就根本不用惧怕江户川乱步了吗!

想起在组织里只要我讨好森鸥外,其他人就绝不会对我的身份和存在有半点质疑的经历,我立刻萌生了一种想法。

我,要拿捏住这位社长!

这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以我的经验来看,年纪大些的人似乎还格外喜欢我,比如说森鸥外……

但是森鸥外毕竟是个变态,我不确信其他人是否也是这样。

眼前面前这位社长的目光已经落在我身上,面色冷淡地询问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时间紧迫,危机之中,我的内心直接一发狠,咬牙决定,拼了!

于是,当国木田独步还在解释他在哪里捡到我的时候,我已经猛然抱住了社长的小腿,抬头与他对上视线,然后露出个羞涩中又带了些许红晕的腼腆微笑:“叔叔,我还不想回家,可以让我在这里玩一会儿吗?求求你了。”

“……”下一秒,我看见面前的银发男人倏地睁大了眼睛,随即猛然胸膛一颤,就仿佛有一支爱神的箭穿透了他的心脏一般,让他心脏被萌的激动地狠狠跃动了下……咦这些形容词怎么这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