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 第75章

作者:刃天青Resazurin 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近代现代

  另一个绑匪喊道:“别废话,快联系他姘头。”
  得知白氏大楼遭遇袭击,白越不知所踪后,楚延简直心急如焚。他立刻赶去和李叔他们汇合,得知白越的行踪还在掌握之中,才稍稍放心。
  接着他便和白越思路出奇一致地思考起了袭击者的来路,得出的结论当然也是楚刑。
  楚延本想和李叔他们一起去救白越,但刚要出发,就接到了绑匪打来的电话。
  “楚大总裁,您要是想让您的小情人完好无损地回去,就乖乖按我们说的做。这小少爷细皮嫩肉的,要是磕着碰着哪里,指不定就好不了了对不对?”
  这个电话更是证明了,幕后黑手就是楚刑。楚延暗暗咬牙:“他人呢?让我见到了人,再跟我谈条件。”
  跟楚延通话的绑匪和另一个戴着蓝牙耳机的绑匪打了个眼色,然后道:“那可不成,楚总现在人在我们手里,什么条件是我们说了算。你要真不相信,那就勉为其难让你听听声音吧。”
  绑匪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到白越面前:“小少爷,吱个声。”
  “楚延……”白越“唰”地流下泪来,“你快来救我,我好害怕……”
  听到带着哭腔的声音,楚延反倒冷静了。他听过太多白越哭的时候,真哭假哭分辨得一清二楚,而且就算平时再怎么把白越当小兔子宠,他也是亲眼见证过白越怎么殴打别人的。
  白越害怕可以理解,但要是怕得哭成这样,那就有点假了。
  不过冷静归冷静,楚延的心疼却是一点没少。
  “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既是真的心疼,也是为了更好地迷惑绑匪,楚延柔声哄着,“乖乖等着。”
  白越眨了下眼睛,听明白了楚延的暗号。
  李叔他们已经出发了。
  接着他哭得越发厉害:“呜呜呜你快来救我,他们有好多人……”
  绑匪只想让楚延知道人是真的在他们手里,可没想让白越和楚延聊起来,这会白越都开始泄露他们这边的情况,他便立刻收回手机并关掉了免提。
  “楚总,现在可以听听我们的要求了吗?”
  楚延明白,自己表现得越重视白越,白越就越安全。他五分真五分假地怒道:“别动他,你们哪怕动他一根手指,我都绝不会放过你们!”
  “呵呵,楚总您放心,只要您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保证您的小情人一根毫毛都不会少。”绑匪越发觉得自己掌握了主导权。
  “什么要求?”
  “楚总您现在在您的办公室吗?如果不在的话,还请您先回到办公室。”
  “不在。”楚延和李叔留下的联络员对了个眼色,“我现在就回去。”
  这倒是一个现成的拖延时间的机会。不过这只限于必须花费的时间,若是让对方发现他回去得不紧不慢,对白越来说绝不是好事。
  从白氏到楚氏,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现在楚延却只用了二十分钟。
  “我到了,接下来是什么要求?”
  “也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事,就是请楚总把自个电脑上、手机上、硬盘上的资料以及纸质资料销毁,然后再把这些东西统统砸了。”
  候在楚延边上的林舒,忽然竖起手机给楚延看屏幕——
  “楚刑来了。”
  楚延眯起眼睛,心头一阵恶寒。
  楚刑可真是好手段。这伙绑匪明显是他指使的,但他却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他现在过来,显然是来监督他是否真的销毁了资料,他只需要用眼睛,不用说话不用动手,自然没有证明他和绑匪有关的证据。
  楚刑进来之后,也不来虚的,直接拿出几份文件道:“我这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这是些什么文件一想便知,无非就是股权、财产转让证明。但绑匪未提,楚刑也未说,只有楚延心知肚明,不签字白越就会有危险。
  楚延冷冷扫了楚刑一眼,不再打算继续假装父慈子孝。
  “这些资料对楚氏相当重要,除非我亲眼见到白越完好无损,不然我不会答应你们。”
  戴着耳机的绑匪比了个手势,跟楚延通话的绑匪便道:“好吧,那就让楚总见见你的小情人。”
  他想招呼另一个绑匪来拍视频,楚延却道:“我要和他视频通话。”
  戴耳机的绑匪又打了个手势,绑匪便连通视频,把手机放到了白越眼前。
  楚延赶回办公室的时候,白越一直在柔弱地嘤嘤嘤,再次见到楚延顿时更加泪汪汪。
  楚延一边哄着“别担心,马上就能回家了”,一边转移视角,让白越看到了办公室里的楚刑。
  绑匪的要求,显而易见是会毁掉楚延手里楚刑的罪证,现在楚延又特意给他看楚刑,也就是说楚刑和绑匪的要求是一起出现的。
  楚延能想到的,白越当然也能想到。楚刑能这么及时地出现在楚延办公室,显然是跟这边的绑匪有所联系。
  接着泪水的掩护,白越锁定了戴着蓝牙耳机的那个绑匪。
  不管楚延跟楚刑有什么矛盾,楚刑总归是A市数一数二的人物。楚延虽然有证据,但都是过去式的案子,警方必然需要先核查再取证,这就导致没法立刻把楚刑关进局子,同时也没法切断他和外界的联系。
  这样的处境会暴露楚延掌握的证据,并且给楚刑留下做手脚脱罪的机会,所以楚延才一直按兵不动。
  但现在,楚刑可是把现成的现行犯罪证据送上门来了。有了现行犯罪证据,就能先把楚刑关进局子,再追加证据调查。
  李叔他们还没赶到白越那,楚延只能开始销毁文件。
  楚刑多疑,即便是格式化就能完成的事,他也要先看着楚延一步一步地删除才能放心。当然他也是想监督,楚延是否真的把他的罪证删除了。
  楚延电脑及硬盘上的文件庞杂,这就争取到了时间。
  楚刑端坐在楚延身旁老神在在,却不知道他自以为的谨慎,实则是自掘坟墓。
  半个小时之后,绑匪已经对白越完全没有戒心了。他们在这待了多久,白越就哭了多久,这完全就是个废物小少爷,不足为虑。
  因此,当外头传来警察的喊声后,这伙绑匪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外头。
  “妈的见了鬼了,这帮警察怎么找来这里的!”
  “怕什么,人在我们手里呢,这帮警察可不敢冲进来。”
  绑匪们纷纷戒备着外头的警察,戴耳机的那个绑匪倒是走近白越,俯身道:“小少爷,你身上是不是还有定位器?”
  白越哭着打了个嗝:“我、我不知道……”
  绑匪眯起眼睛,像是在审视白越有没有撒谎。
  也不知他最后信没信,他忽然割断白越身上的绳子,就要拉着白越起来。
  警察都追上了门,这小少爷就是他们现在的保命符。
  然而令绑匪没想到的是,白越起身起了一半,就忽地挣开手上的绳子,并且以一个极别扭的姿势抡起椅子砸向了他。
  白越早就悄无声息地割断了绳子。
  白越是什么样的力气,猝不及防之下,这绑匪当然是遭不住的。他被砸了头晕目眩,刚稳住身体,就见到更加惊悚的一幕。
  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娇滴滴的小少爷,竟然徒手从椅子上拆下来一根钢管!
  其他绑匪听到动静转身掩护,谁知一排木仓子打到了他们脚下。
  “不许动!”
  洪亮的吼声从屋顶传来,原来在绑匪们戒备外头的时候,李叔和一队特警,早就潜进屋里,并悄无声息地爬到了屋顶的横梁上。
  与此同时,白越也用钢管砸向眼前企图掏木仓的绑匪,并旋身转到他的身后,借助钢管架住他的双手和脖子挡在自己身前。
  白越先夺过这绑匪的耳机,然后又夺了木仓。他一边向对面某个蠢蠢欲动的绑匪脚下开了一枪,一边冲着耳机里喊:“Surprise!”
  接着他才笑嘻嘻的冲对面的绑匪道:“别乱动哦,我木仓法很好呢。比如右边第三个人的发型我不太喜欢。”
  随着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白越点名的那个绑匪头发顶上飞了过去。
  原本还想搏一搏的绑匪们顿时都怂了。搏一搏是想拼着子弹打不准的机会,再抓住白越好逃命,但眼下他们要抓的人是个指哪打哪的神木仓手。
  死亡是个随机事件的时候,这伙亡命徒或许还有拼的勇气,但现在死亡成了百分百的事,就算白越手里的木仓子弹有限,可又有谁愿意做出头鸟呢?
  被白越架住的绑匪为同伴争取机会,结果却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撼动不了这个小少爷。
  严阵以待的特警们:“……”
  他们是不是搞错救援对象了?
  眼前有个指哪打哪的神木仓手,屋顶上还有一群特警虎视眈眈,这伙绑匪再厉害,这会也只能束手就擒。
  外头的警察也进来了。一时之间,这座废弃的工厂内,缴械的缴械,拷人的拷人,热闹得简直像是菜市场,而不是抓捕罪犯现场。
  警察把白越劫持的绑匪拷走后,白越就颠颠地把耳机还有后来摸到的手机,上交了给这次行动的刑警队长。
  “刚刚那个人跟主谋有联系呢!”
  刑警队长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地收下手机和耳机,然后拍了拍白越的肩:“小伙子身手不错。”
  白越还得去警局做笔录,李叔跟他一块上了警车,然后担忧地数落道:“少爷你那样太危险了!救援都已经到了,你完全不用自己冒险!”
  “哎呀李叔哪有危险啊,你看我不都给自己找好人盾啦。”
  “少爷!”
  李叔的着急不无道理。但凡这伙绑匪里有个反应快的,白越可说不准会有什么结果。
  跟他们同坐一辆车的刑警队长出声:“白少爷是为了保下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吧?”
  “哎嘿,这是应该的嘛,总不能让幕后黑手逃掉呀。”白越摸着后脑勺,一脸不好意思。
  “少爷……”李叔相当无奈了。
  白越这能是为了谁?当然是为了楚延!
  李叔劝说不动,心底却有了主意。
  既然他们管不住白越,那就让能管的来管吧。
  而楚延那边,楚刑脸色刚有不对,楚延和联络员就一起上阵,制住了楚刑和楚刑的助理。
  楚延立刻报案把人扭送警局。等到去往白越那边的警察回来后,双方一核对通话记录,楚刑自然遭到了拘押。
  之后,只要楚延交出手中证据,警察核查确认后,楚刑就再也别想出来了。
  配合警察做完笔录后,白越看到楚延,就要欢天喜地地扑过去邀功。
  楚延却身子一错避开了他,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白越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白越不明就里地跟着他走了两步,然后顿悟:“是不是李叔跟你告状了!”
  他想拉楚延的手拉不着,就改成了拉他的袖角。
  “你不要生气啦,你看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
  作者有话要说:快完结啦_(:3JZ)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