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耽美小说网 www.dmxs.org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第89章

作者:龙柒 标签: 甜文 校园 近代现代

  那时候乔韶不懂,如今想想也明白了。
  一个从根子里烂掉的大树,怎么能期望从中长出健康的枝丫。
  乔韶怔了下,他竟然会想起那么早的事。
  他已经好久没有“回忆”了。
  那时候他才六七岁吧,最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
  他还记得……
  一股凉意爬上后背,像一条冰冷的毒蛇。
  这时贺深的声音在他耳边想起:“行吧,只好委屈小少爷去我那凑合了。”
  乔韶猛地回过神,转头看向他。
  贺深留意到他的愣神:“怎么了?”
  “没事。”
  乔韶头有点重,但还好没像之前那样脑子一片空白。
  贺深盯着他退了色的唇瓣看了眼,没有多问什么。
  乔韶摇摇头,嘟囔道:“有点闷,嗯,我去开窗。”
  贺深按住他肩膀道:“我去开。”
  乔韶也站不太起来,他应道:“嗯。”
  夏夜裹着清凉的风吹进窗户,乔韶慢慢平静下来了。
  他努力看着试卷,把思绪集中到眼前的物理题上。
  这周不行……
  下周吧,下周得回家。
  他该见一见张博士了。
  终于有“回忆”了,虽然很短暂也有些莫名其妙,但……这应该是好的发展吧。
  来东高果然是对的。
  乔韶由衷地想着——遇到贺深他们真好。
  周六下午,校霸的手机响了。
  楼骁拿出手机一看。
  贺深:“晚上想吃什么?”
  校霸先死鱼眼为敬。
  贺深道:“我记得有家牛腩做得不错,叫什么来着?”
  楼骁一眼看穿他:“你俩自己吃不行吗!”
  “不行,”贺深道,“我花钱他心疼,只能找你了。”
  楼骁不差钱,但他不想去当电灯泡!
  “找到了,在崇庆路上。”贺深已经拍板,“就这么定了,你请客,我出钱。”
  校霸他宁愿出双倍的钱,只求不去!


第64章
  可惜眼前这牲口虽然缺大钱, 却从不缺小钱!
  楼骁翻到了卫蓝毛,打了电话:“晚上一起吃饭。”
  卫嘉宇问:“骁哥有事?”
  楼骁:“嗯。”
  先不说原因, 怕这小子跑。
  卫嘉宇语气里有点犹豫:“那个……”
  楼骁问:“你很忙?”
  卫嘉宇难以启齿。
  楼骁道:“哦, 你有事那就算了。”
  卫嘉宇:“!”
  骁哥叫他一起吃饭,他怎么能给脸不要脸!
  卫嘉宇道:“没事没事!”
  楼骁从不勉强人:“我这就是吃顿闲饭,你要忙就去忙。”
  “不忙了!”卫嘉宇问了地方, 说,“到时见。”
  他挂了电话,对身边的陈眼镜说:“那个……我临时有点事。”
  本来约好补习的。
  陈诉:“哦。”转身就走。
  卫嘉宇没好气道:“你急什么啊!”
  陈诉又停住脚步。
  卫嘉宇抓抓头发道:“你先去找点吃的,嗯,我会给你报销, 等吃过饭我们再补习。”
  陈诉:“嗯。”
  卫嘉宇想了下又道:“你放心,从离开校门就算补习开始, 我都给你付钱。”
  陈诉道:“不用。”
  卫嘉宇道:“我不会平白浪费你时间!”
  陈诉面无表情道:“我是给你补习的, 不是看着你吃喝玩乐的。”
  卫嘉宇:“…………”
  这眼镜以前这么刺头的吗!
  难道是以前被欺负惨了,现在反噬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卫嘉宇看看时间不多,打了车去崇庆路。
  另一边。
  乔韶道:“随便吃点不行吗, 怎么还跑那么远?”
  食堂的饭菜就挺好,吴姨说了, 最健康。
  说起来, 为什么吴姨这么笃定食堂的饭菜健康,莫非……
  算了算了,他们已经很克制了, 只是换换校服,补贴下食堂而已,他得体谅!
  贺深日常甩锅:“说是有家牛腩很好吃,老楼点名要去。”
  得亏楼骁没有顺风耳,要不能气到插兄弟两刀。
  乔韶叹口气。
  贺深以为他怕花钱,哄他道:“你放心,楼骁一个人吃也是点一桌子,我们去反而是节约粮食。”
  这个乔韶见识过。
  校霸不管去哪儿吃饭,都是七八道菜,哪怕一筷子不碰,也要点一桌子。
  仿佛是强迫症,桌子上不满,他就没胃口吃饭。
  有人拿这点暗地里吐槽他:“有钱烧的!”
  乔韶反倒觉得是另有隐情。
  接触多了他也知道,楼骁不是个铺张浪费的人。
  ……反正在他眼里不是。
  乔韶又道:“总让楼骁请客也不大好……”
  贺深道:“以后我会还他。”
  乔韶总觉得他在暗示,他道:“我是真的会还你的!”
  贺深嘴角弯起:“我不担心,你大不了以身相许。”
  乔韶怼他:“以后还说不准谁更有钱呢。”
  贺深道:“嗯,乔小少爷怎么会差钱。”
  乔韶:“……”
  贺深又逗他:“我倒是挺差钱的,不如换我以身相许吧。”
  乔韶抬头瞪他:“贺深深同学。”
  贺深:“嗯?”
  那叠字被他喊出来,莫名带点软糯糯的味道,他越听越顺耳。
  乔韶语重心长道:“我记得你说过自己不搞基。”
  贺深一怔:“的确不搞。”
  只是想和你谈恋爱而已。
  乔韶听不到他的心声,给他一拳头道:“那以后说话就别这么基!”
  贺深笑了,道:“这你就不对了。”
  乔韶:“嗯?”
  出租车到了,两人一边上车,贺深一边道:“我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你怎么能不让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