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信息素 第26章

作者:五所谓 标签: 穿越重生

  楚煜接过手机点开里面的图片查看,这踏马不是纹身吗?

  楚煜拿着手机皱着眉,这咋弄上去的?

  “是纹身吧?”楚煜抬头问林霜。

  “什么纹身啊,纹身能纹得那么生动细腻?这可是洗不掉的,一辈子都会印在你的身上,代表了你一辈子都是他的人。”

  “艹,我怎么有种猪肉被盖章的感觉!”楚煜点了点图片将它放大,

  一朵酷似曼珠沙华(彼岸花)的印记就印在他的右肩往下一点,正好落在腺体下来那个地方。

  “反正你被他永久标记了,这辈子都只能是他的人了。”说着林霜又有些难过了起来,这明明是他的白月光啊,怎么就被人家标记了,呜呜呜~

  “仅凭一个印记能说明什么啊,在我们那结了婚还能离呢。”楚煜摸了摸后面的曼珠沙华,语气里满是不屑。

  “你们那里?”林霜疑惑,你们那里不就是这里吗?

  说漏嘴的楚煜急忙改口说:“没…我是说现在的人,都把感情当儿戏了,别说一个印记了,就算是扯了证结婚的还有离婚的呢。”

  “你是不是雨露期烧傻了,在咱们这儿离婚率很低的,除非重大过错或者严重家暴什么的,不然都是不允许离婚的。”

  “而且…就算离了婚,印记还是会伴随你一生的,omega一生里只能被一个alpha永久标记,这就是我们omega的命。”

  “你说什么玩意儿?”楚煜怀疑是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omega一生只能被一个alpha永久标记。”林霜重复着刚刚的话。

  “你在逗我玩儿吧?”这不是强买强卖吗?不管你愿不愿意,只要彻底标记了,那就永远贴上了对方的标签,撕都撕不掉。

  “你看我像是在逗你吗?”林霜指了指自己正经的脸。

  楚煜看向曲瞳。

  “他说的没错,确实是这样。”曲瞳认证了林霜的说法。

  “那他们alpha呢?也是一生只能标记一个人吗?”楚煜发出自己的疑惑,如果双方都一样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

  曲瞳和林霜同时摇摇头。

  “什…什么意思?”不会叭?难道不一样吗?

  “alpha可以同时标记多个omega。”曲瞳语气里满是无奈。

  “什么?岂有此理!这跟封建社会有什么区别!”楚煜气愤的拍桌子站起来。

  “哎呀你也别太惊讶,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现在比以前好多了,都是一夫一妻制,就算他们alpha标记了多个人,最后也只能跟一个omega结婚。”林霜将楚煜拉回坐下。

  楚煜震惊不已,为什么他们能那么平淡的说出来,反正他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另一半跟别人有染,坚决不接受。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有些因为感情破裂分开的,会选择去清洗标记,不过过程比较痛苦繁杂,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没有人会选择去清洗。”曲瞳说。

  “而且那个要花很多钱,平民老百姓根本洗不起,所以才会有很多人宁愿忍气吞声将就过或者分开以后独自一个人熬过一个又一个雨露期,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好受。”林霜补充道。

  “所以omega在选择alpha的时候是十分谨慎的,除非有些身不由己的。”曲瞳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谁又愿意做omega呢。

  楚煜直接裂开了,他还能不能穿越回到刚跟陆阎认识的时候?这他喵的自己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啊!

  “你没事吧,脸色不太好,这么多天了还没休息好吗?”看着楚煜难看的脸色,曲瞳有些担忧。

  “我觉得…我现在急需冷静一下。”楚煜扶额。

  “来,喝点水喝点水。”林霜倒了一杯水递给楚煜。

  “还有啥是我不知道的吗?一次性说了吧,我怕下次又来给我一次惊吓,我直接会昏过去。”楚煜顺了顺心口。

  林霜:“我们说的这些你不是都知道的吗?生理课上都有讲啊!”

  楚煜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没上过生理课课,而且……我以前失忆过。”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好像啥都不知道的样子。”曲瞳一副才明白的表情。

  楚煜泄气的趴在桌子上,原以为他就要过上幸福的生活了,没想到却是误入了另一个深坑,谁特么知道这里的东西这么玄幻啊,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难过啦,我看你的alpha挺好的,等级又高,长得又帅,人看着也不错,看你身上的信香味,他应该还蛮在乎你的,他的味道在你的身上越浓烈,别的alpha就越不敢靠近你,这是变相的在保护你。”曲瞳拍了拍楚煜的肩膀,安慰着他。

  “这不是那回事,我跟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楚煜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们确实是真的结婚了,但不是因为爱啊!

  “不管怎么回事,这都已经是事实了,你想那么多也没用啦,开心一点嘛,我要是你,有个这么强大的alpha开心还来不及呢,哪还会愁眉苦脸的。”林霜拿起桌上的橘子剥着皮。

  他继续说:“要知道在这里是以信息素等级为尊的,信息素等级越高就越有权力,虽然我不知道你家alpha的等级是多少,但从印记上来看,绝不低于A级,甚至更高,这说明什么?”

  “什么?”楚煜问。

  “说明他的身份高地位啊,等级代表了权力,你是他的omega,享有跟他一样的地位,一样的尊贵,出门都能横着走。”

  “有这么夸张吗?我来的时候也没见谁给我行大礼啊!”楚煜白了林霜一眼,这丫就是在吹牛批。

  “虽然没这么夸张,但理论上来说确实是这样,平日里是看不出来谁的信息的等级高的,但若是他们释放威压的时候,等级低的人永远都只能臣服于等级高的人,而且…信息素等级决定了一个人的智商,越是等级高的人经商就越容易成功。”曲瞳耐心的给楚煜讲解。

  楚煜还在消化着曲瞳的话,曲瞳又继续说道:“所以你会发现,那些事业有成的大人物,信息素等级一般都不会低,而低等级的人,几乎都生活在底端。”

  “呵~呵呵呵。”楚煜难看的笑着,他就是那个生活在底端的人,只不过碰巧被陆阎捡了回来。

  “咦~这是什么?”林霜这才注意到楚煜带进来的袋子。

  “桂花糕,特别好吃,你们尝尝看。”说到吃的,楚煜就来劲儿了,其他的都让它们见鬼去叭,他只要活在当下。

  “我最喜欢甜点了。”林霜抓过袋子打开。

  “哇,好精致,比我家做的好看多了,就是不知道味道是不是一样的。”林霜拿了一块放入嘴里,“嗯~桂花味好浓,用料挺足吖。”

  “那当然,瞳瞳你也来尝一个。”楚煜将袋子推过去给曲瞳。

  “我就不吃了,甜品容易长胖。”曲瞳摆了摆手。

  “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长胖啊。”

  “omega的身材很重要。”曲瞳说。

  楚煜语塞,要这么说的话,他也没办法,毕竟有些人是真的很在乎外貌身材,而且现在他们还是在这样不平等的世界里。

  这边的林霜已经吃了四五块了。

  “我不怕,都给我,我怎么吃都不胖!”林霜说完又拿了一块。

  “好吃叭?”楚煜问。

  “嗯嗯,越吃越好吃,求传授秘诀。”

  “别问我,我不会,家里阿姨做的。”

  “您家阿姨缺徒弟吗?您看我行不行?”林霜说完还特地凹了个造型。

  “回头帮你问问。”

  “嘿嘿,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啦。”

  “这么巧,我也是开玩笑呢。”

  “切~”

  ……

  原本,是楚煜想要找曲瞳他们吐槽的,结果反倒听他们说了一个下午,而他直到现在还没消化完。

  啊~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穿回去啊,搬砖虽然辛苦,但是攒够了钱,他还能娶个媳妇什么的吖,现在好了,只能他给别人当媳妇了。

  唉~楚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晚饭过后,林霜说吃太撑了走不动,于是也在他们这里挤下来,不过他跟曲瞳挤在一起,现在两人都已经呼呼大睡了,只有他一个人还醒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脑子里就全是陆阎冷峻的脸,烦死了,不就被睡了几天吗?至于吗?楚煜,你给我出息点,你是个直男!!!

  实在没办法,最后楚煜只能靠数羊来给自己催眠,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哎他睡着了!

  只是为什么梦里还是有陆阎这个王八蛋啊!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了~~~

  【作者有话说】: 楚煜此时的心里是非常纠结的,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世界观,然后他还是被压的那个,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的。

  有不懂的可以问哈~

  谢谢收看。

第二十四章 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一整个晚上,楚煜都处于一个睡了醒醒了睡的状态,早上顶着两黑眼圈起了来。

  “我去…吓我一跳,你昨晚偷人去了啊,黑眼圈怎么这么重。”林霜刚洗完脸回来便撞上了去洗脸的楚煜。

  “去偷你了。”楚煜没好气的说,他打着哈欠走进浴室。

  “啊~我怎么变成熊猫眼了!”浴室里传来了楚煜的惨叫声。

  “就跟你说了黑眼圈很重,非要自己照镜子验证一下,自己吓到自己了叭。”林霜特地返回浴室‘嘲笑’楚煜一翻。

  “这他喵的怎么去上课,我枯了…”楚煜欲哭无泪,有时候皮肤变白了也不是件好事,以前皮肤黑,有黑眼圈什么的也不明显,现在真的是黑白分明~

  “噗…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一晚上没睡?”林霜忍不住笑出声,他走进浴室撞了撞楚煜的胳膊。

  “一晚上都在努力的想办法睡觉。”楚煜打开水龙头,捧了一捧水洗脸。

  “没有alpha在身边睡不着了叭,嘿嘿…”他怎么觉得林霜这话有点幸灾乐祸的成分?还是不是好兄弟了!气!

  “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吃早餐了。”做好早餐的曲瞳往里面喊。

  “我先出去了,你快点啊,你们早上有课的。”

  “嗯。”楚煜拧牙膏刷牙。

  几分钟后,楚煜顶着黑眼圈回到了餐桌旁。

  曲瞳盯着楚煜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你这反应是不是有点大了,才分开一天。”

  “什么啊,我才不是因为他才睡不着。”楚煜一屁股坐了下来。

  “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懂得都懂。”林霜吃着面包片。

  “我不懂,OK?”楚煜拿起一块面包片狠撕着,仿佛他正在手撕着陆阎一般,都怪他搞得他现在生活一团糟,睡觉都睡不好。

  “你别逗他了,一会儿炸毛了。”曲瞳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牛奶。

  “雨露期的时候,omega是非常黏alpha的,你刚过就来学校了,alpha又不在身边,失眠很正常。”

  “那意思就不是我的问题呗。”楚煜撕着面包片塞进嘴里。

  “可以这么说。”曲瞳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