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10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我没什么想要的。”苏岭耸耸肩,站起身,推裴宥回房,“我只想要你快点好起来。”

我只想你快点好起来这句话,苏岭说得不重,却直直击中裴宥心脏。

一股战栗感从心脏向全身扩散,从胸腔蔓延至手心,从脊梁骨顺至大腿根直至脚底板,像有细密的小针在戳,刺刺的酸麻。

瞬间出了一身汗,手臂猛的一弹。

“你手能动了!”苏岭惊呼,托住裴宥手臂,“你再试试,能不能动?慢点啊,不用着急。”

“嗯。”裴宥心跳很快,面上却不显。

如果手能动,是不是说明自己真有痊愈的希望?那他不会走了吧?无论是七个月、七年、七十年......都不会走了吧......

裴宥手指弯曲缓缓握拳,手腕还不怎么灵活,胳膊很重,抬不动。

但这已经很好了,不是身体的条件反射,是真的能掌控双手了!

“我就说了吧,你一定能好!”苏岭像得了宝贝一样高兴,“我今晚再给你做个全身按摩,保管你好得越来越快!”

裴宥在苏岭的眼睛里,看到了荒地上破土而出的新芽,一时难以自持,呐呐地说:“我允许你亲我一口。”

他声音不大,苏岭正兴奋,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去按摩。”裴宥声音越发低沉。

从这天起,两人达成某种默契。

苏岭每天都给裴宥按摩,不知怎得,每每按着按着就犯困,好几次都趴在裴宥身上睡着了。

裴宥没再说占便宜之类的话挤兑他,苏岭心大,没探究。

还别说,两个月下来,裴宥有了精气神,身体见好,找回上半身的知觉,手臂活动自如。

七月七日这天,是纳蓝星的星际日,晚上,苏岭应景的烧了几个大菜。

裴宥手能动了,但还是跟大爷一样坐那儿,等着人来喂:“不要青菜,来块兽肉。”

谁叫裴宥每次自己吃饭的时候,都动作缓慢,神情难耐,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苏岭不忍心,也喂习惯了,就这样纵着他。

“多吃菜,对身体好。”说是这样说,苏岭夹了一块油汪汪的酥肉喂过去。

远远听见外面烟花炸开的声音,苏岭有些心痒痒:“今天外面很热闹,我们出去玩儿?”

“再来口汤。”裴宥答。

苏岭乖乖喂了汤:“我听说今天全星球禁止动武,很安全的。”

他惯着裴宥,裴宥在他面前越发傲娇:“没意思,在家看全息投影一样。”

“可是......”苏岭往窗外望,“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盛会。”

见他心都飞到外面去了,裴宥蹙眉:“人多,吵。”

“那我自己去,我就玩一会儿,一个小时就回来。”苏岭的大眼睛眨巴,无辜又可怜,“行吗?”

裴宥不吭声,苏岭再喂肉,裴宥偏过头,不接。

“糟蹋别人的心意,这菜我做了好久呢!”苏岭知道他又闹别扭,自己一口吃掉。

想到裴宥从不出门,也不方便出门,“不去了不去了。”

苏岭夹了一块虾,递过去,“等你以后好了,我们再出去玩,好吗?”

裴宥看着夹菜的手,纤细白嫩,柔软却充满力量,就是这双手天天给自己按摩喂饭……

他张口接了虾,鲜香嫩滑,小家伙做得食物总有一种特别味道,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方方,准备一个仿真面具。”

听见这话,苏岭眼睛一亮,想笑,又不能肯定裴宥的意思,巴巴望着。

“吃完饭就去。”裴宥抿唇,“今天怎么没甜品?”

“冰箱里放着呢。”苏岭笑弯了眼,“我今天做了冰皮月饼,没吃过吧?不知道是什么吧?保你吃了还想吃。”

他眼里闪着光,小嘴一张一合,裴宥心里像有羽毛拂过,不自觉跟着苏岭翘起嘴角:“嗯。”

第二十二章 威胁

仿真面具轻薄如蝉丝,但脸上贴了个东西,怎么都不会舒服。这点不舒适,裴宥不在乎,他只是不喜热闹。

何况如今的情况称不上安全,要是被人发现他身体好转,会引来麻烦,招至杀身之祸也不一定。

可是小家伙第一次提要求,除了同意,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小心一点就是了。

苏岭虽说看过书,知道故事情节,但现在情况有变,他又没什么危机意识,想不到这些。

他整个人冒着欢乐的泡泡,裴宥真挺好的,愿意陪自己。

打开门,见到此起彼伏的烟花在天空盛开,姹紫嫣红,满目绚烂。

不远处人声鼎沸,那股热闹劲,让苏岭控制不住地伸长脖子张望,好奇得不行。

“走走走,我们快去看看。”他推着轮椅,脚步轻快。

他们见到的第一个庆祝演出,是飞车秀。

上百辆飞车在半空旋转跳跃,花样百出的排列组合,各种高难度飞行技巧,危险与刺激并存,看得人胆战心惊。

苏岭哪看过这些,合不拢嘴,时不时惊呼两声。

旁边站着的大胡子男人笑问:“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看机甲对战吗?怎么没去那边看?”

“机甲对战?”苏岭眉头高挑,“在哪儿?我想看的!非常想看!”

哪个男孩子没有一个机甲梦呢?苏岭虽是个乖乖牌好学生,但不妨碍他也喜欢变形金刚啊。

“中心广场。”大胡子男哈哈一笑,“去吧,那边才热闹呢。”

“谢谢您啊。”苏岭激动得直搓手,转头见裴宥正操控轮椅进入悬浮车,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到达观站台的时候,周围的呼叫声很热烈,引得苏岭热血沸腾。

站台上,蓝色轻型机甲一个擒拿术袭击,黑色重型机甲笨拙的躲开,没等黑色重甲站稳,蓝色轻甲一个扫堂腿攻去。

黑色重甲手臂一挥,成功抵挡,蓝色轻甲跳跃,一道银光闪过。

还没等苏岭看清他做了什么,下一秒,黑色重甲的头掉了!

干净利落的斩首!

死了?!不是机甲秀吗?怎么会死人?!苏岭吓出一身冷汗。

“黑暗镰刀!黑暗镰刀!黑暗镰刀!”观众集体高呼蓝色轻甲使用的战技,气氛高涨。

苏岭正不知所措,就见黑色重甲抬臂发出攻击,瞄准蓝色轻甲的胸口。

原来没死啊!苏岭长长呼出一口气,机甲头又不是人头,怎会会死呢,自己真是太蠢了。

他偷偷看了一眼裴宥,灯光打在裴宥脸上,让他的棱角更加分明硬朗,他神色淡淡,像是在走神,没看场中的战斗。

也是,上将大人怎么会喜欢看这种小儿科的表演秀呢,他面对的是真正的杀场。

他游离在热闹之外,全身笼罩着疏离之气,苏岭突然觉得他很遥远。

自己天天和他在一起,吃同一锅饭,睡同一个房间,可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吓到了?”裴宥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不喜欢的话,就去看别的,今天的活动很多,随你选。”

“没......”苏岭揉了揉鼻子,“挺好看的。”

“怎么不高兴了?”裴宥侧头看他。

“哪有不高兴。”苏岭否认,扯开嘴角,“你想去哪儿玩?这么久没出门,就不想逛逛?”

这段时间,苏岭把自己喂胖了不少,白白嫩嫩的,此刻脸颊鼓起来,看上去很好捏。

裴宥心想,相处了两个月,可以捏一下脸了:“不用管我,你高兴就行。”

然后伸出手,捏了捏苏岭的脸蛋,苏岭扯开:“干嘛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嗯,只是长了奶膘。”裴宥捻了捻手指,又软又弹。

苏岭正要回嘴,听见有人叫他,回头望了一眼,人太多太吵,大概是听错了。

要反驳裴宥什么来着?打个岔苏岭就忘了。

他继续观看机甲战斗,蓝色轻甲一跃而起,再次使出黑暗镰刀,黑色重机的左手臂被切掉一半。

突然,肩膀被人搭住,“苏岭,我叫了你好几声,你怎么不搭理人呢?”

苏岭扭头一看,觉得气运已尽。

怎么又是朱远峰?!跟苍蝇一样讨厌的反派,咬不死人,烦死人!

“最近好吗?”朱远峰毫不见外的开口关心,仿佛两人是熟识,“一段时间不见,更帅气了啊。”

苏岭头痛,这态度,不记得被自己威胁过吗?又来找自己干什么?

他皱着眉头不搭话,朱远峰笑道:“有点事和你商量,我们换个地方聊?”

“我没事和你商量。”苏岭撇嘴。

“那我就直说了啊。你远峰哥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朱远峰吊儿郎当地扯了扯衣领,“你会慷慨解囊的吧?”

苏岭膛目结舌:“你没钱关我什么事?我也没钱。”

“不是吧?你现在什么身份,也会没钱?”朱远峰威胁地眯起眼睛,下巴暗示性地往裴宥那边抬了抬。

苏岭心里一惊,他认出裴宥的身份了?裴宥戴了面具,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他怎么会认得出来?

会不会给裴宥惹来麻烦?该怎么办?

苏岭握紧拳头,强自镇定:“你什么意思啊?”

就见朱远峰似笑非笑的靠过来,用只有自己能听得到的音量说,“你的爱好很特别啊,喜欢残疾人。”

朱远峰朝着裴宥那边偏了偏头,“这个残废是你养的小情人吧。你说,要是被上将知道这事,会怎么做?”

没认出裴宥就好,苏岭松了口气。

不对,养的小情人?谁?轮椅上的这位吗?还有,他刚刚居然骂裴宥是残废!

虽然裴宥不良于行,但不是这种人渣可以肆意辱骂的!

苏岭没好气地说:“那你就去跟上将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