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13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因为想要互动,临时搞了有奖竞猜,看到你们的留言,才意识到确实不好猜,都怪泡泡没有给提示!

这次有了经验,下次弄个好玩儿一点的,哈哈哈。

好啦,是泡泡的题目设置的不好,泡泡给你们rua~~~轻一点哦

【抽...奖】

没有小可爱猜对,泡泡决定抽一个宝宝送耽币。

可以在图里找自己名字哈,泡泡一条条记的,应该没有漏掉。如果有,私我,泡泡送耽币道歉。

恭喜~Ember将濂溪~成为本次的幸运小可爱,注意查看私信哟。

爱你们

<igsrc="https://dede-/uploads/chapterimgs/419751210816/115337-"border="0"class="i">

第二十六章 小气又心狠

裴宥心里也很复杂,总觉得刚才吻得忘我的人不是自己。

都怪苏岭太会勾人,亲亲不是嘴唇碰嘴唇吗?他偏偏要伸舌头!那种感觉太奇怪,他的舌头像是会勾魂一样,让自己失了神。

瞥一眼小家伙,一直闭着眼睛装鹌鹑不说,居然在皱眉!是对刚才的亲吻有什么不满意吗?

裴宥气急败坏地恶人先告状:“你为什么又亲我?”

苏岭装不下去了,想到这次是裴宥主动,心里没那么虚:“明明是你先亲我的。”

“我只是尝一下你的耳朵,我又没亲你嘴!”裴宥仿佛很有道理。

苏岭脑子也乱着:“亲哪里不是亲,有什么区别?”

他眉头越拧越紧,裴宥的心脏跟着一起拧起来,怪难受地:“就算是这样,你之前亲了我,我还回来而已,不应该吗?你不许再这样勾引我!”

苏岭蹭地一下坐起身,睁大眼睛:“到底谁勾引谁?这次主动的是谁?”

“不是勾引我,不是勾引我为什么要伸舌头?”裴宥总是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伸舌头是勾引?是吗?

苏岭搞不清楚,急急辩驳:“都怪你的信息素太香了,闻起来就很好吃,吃了还想吃,我有什么办法?我又控制不住!”

听他这样夸自己的味道,裴宥心里的小疙瘩散了,想到苏岭的味道,下意识舔了舔唇。

裴宥没回话,苏岭瞄了他好几眼,见他神色不再气恼,揉了揉后背:“你为什么要吃我耳朵?”

“因为你的耳朵看起来很好吃,我刚好饿了。”裴宥脸上一本正经,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鬼,“就尝一下味道而已。”

这是什么理由?看上去好吃?苏岭揉吧着自己耳朵,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人红着脸,你瞄我一眼,我瞧你一眼。

过了好一会,苏岭才说:“你饿了跟我说啊,我给你做饭。”耳朵被他越搓越红,“你不许再吃我的耳朵,太痒了。”

“你不许再伸舌头,我嘴都被你亲麻了。”裴宥用手摩挲着自己嘴唇。

“哦。”苏岭也跟着摸了摸自己嘴唇,“你还饿吗?”

裴宥正要说不饿,刚刚吃完饭哪里会饿?立马又想到自己说是饿了才咬小家伙耳朵,闷咳一声:“饿。”

之后的日子,两人都没再提今天的事情,一切照常。

这个放肆又热烈的吻,好似从未出现。

只是,苏岭主动给自己加了工作任务,时不时就半背着裴宥在家里走两圈,每每累得一身汗不说,他心里还挺乐意。

等裴宥好起来,自己都能自由了他以为自己是在为即将到来的自由而高兴。

裴宥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被苏岭这样背着溜了两个月,总算能一瘸一歪地拐两步了。

当然,还需要辅助,苏岭又买了一对新的拐棍给他。

苏岭回过头,发现不知不觉来到异世已有六个月,也照顾了上将六个月。

还有不到一个月,自己就该离开了。

没有预料中的开心,心里反而空落落地。

他这几天笑容没有以往多,话反而多起来:“裴宥,你说我做得那些甜品好吃吗?如果一天一百个甜甜圈,会有人买吗?”

“你要卖甜品?”裴宥脸色不怎么好看,“你想要什么,直接买就是了。”

“我总不能一直靠你养着吧?”苏岭抿唇,“我以后想开个甜品铺子。”

想到自己亲手做的糕点被人喜欢,苏岭眼里有了神采,“我跟你说哦,星期二尼克先生帮我代卖小甜饼,星期三玛丽婆婆帮我卖蛋糕,星期四钱大叔帮我卖蛋挞,星期五西奥爷爷帮我卖布丁,星期六林小姐帮我卖蛋卷,星期天艾萨阿姨帮我卖甜甜圈,星期一我休息。”

他越讲越兴奋,“现在小甜饼和甜甜圈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小时就能卖完!当然,我每天做得不多,所有的甜品当天全都能卖完。”

苏岭靠着这个攒了点钱,他算过了,可以租一个单人间,往后有更多的时间做甜品,收入应该会慢慢多起来。

等手里有了钱,就在菜场那片区域租一个小商铺,再往后,还要给自己买一个房子,不用很大,一室一厅都可以,这样也算是在异世有了落脚处。

“我有点担心,以后要是做得多了,还这样好卖吗?”苏岭掰着手指头,“一个甜甜圈10星币,成本4星币,现在每天买20个,利润是120个星币,分给艾萨阿姨24个星币,我能赚96个星币,如果我每天卖100个甜甜圈,就能赚480个星币......”

他在为以后打算,没有裴宥的以后。

裴宥心脏刺痛,仿佛有一根针在心脏内来回打转,声音很冷:“别算了,你每天准备那些甜品,就是为了拿去别人店里寄卖,用来赚钱?”

“是啊。”苏岭看了裴宥一眼,目光含着点埋怨,“你一分钱的工资都没给我。”

他抓了抓头,“不过,当初说好了是包吃包住,工资随意,也没什么,只是我还要生活的嘛。”

七个月的时限,苏岭没忘,裴宥更没忘。

越是临近,裴宥越不敢提,好像只要不提,就不存在。

他脸色阴沉,小家伙要是没钱,还走得掉吗?

压着火气说:“做甜品的材料也是用的我的钱,你没跟我说。卖甜品的钱,应该全部给我!”

“你怎么不讲理呢?”苏岭急急瞪着他,“做甜品的钱,是我从自己的伙食费里扣出来的,我没私下用过你的钱!”

“不管!”裴宥蛮不讲理,“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的!”

苏岭每天扣扣索索,挤挤巴巴地好不容易攒了点钱,要是被净身出户,以后怎么办?难道沿街乞讨吗?

苏岭气得全身哆嗦:“你不讲理!你霸道!你还小气又心狠!你想我以后被饿死吗?”

“我想饿死你?”裴宥没好气,“现在饿死你了吗?跟之前一样,你要什么你想买什么,都可以,我的钱你随便花!你为什么还要自己赚钱?”

苏岭眨眨眼,这话的意思是准备养着自己?为什么要养?养多久?

不管怎样,苏岭没打算靠别人活,撇撇嘴:“那是你的钱,与我无关。我要自己赚钱养自己,才不要当蛀虫。”

“你,”裴宥感觉心脏被抽空,轻飘飘地,没有着落点,“苏岭,你到底想要什么?”

第二十七章 疼

裴宥话中的无奈,苏岭听得分明,只是苏岭也有自己的无奈。

“我想要简单自由的生活。每天做点甜品去卖,自己做得开心,别人吃得也开心,还能赚钱。”

他双手拖着自己下巴颏,“如果可以,我还想去旅游,纳蓝星很大,有很多特别的城市,我想去看看。”

“除了纳蓝星,还有很多星球,特别是几个极富盛名的旅游星球,我都想去看看啊。”

苏岭一脸神往:“听说诺里奇星整个星球都是海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景象,海上的房子会飘起来吗?像船一样?......”

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裴宥安静地听着,直到苏岭嘴巴都说干了,才意识到自己得波个不停。

真嗦啊,无趣又无聊,苏岭这样想,揉了下鼻子:“我就随便说说,你不用听。”

“为什么不用听?”裴宥眼神复杂,却不再晦暗,“我要跟你一起去的。”

“啊?”苏岭呆呆地看过去,“跟我一起?”

“嗯。”裴宥不喜欢苏岭做甜品给别人吃,更不喜欢苏岭卖甜品赚钱。

多想把苏岭锁在自己身边,只给自己做饭,只给自己喂食,只看得到自己,只有自己!

可是,那样做了的话,苏岭还是苏岭吗?

他鲜活阳光,富有朝气,每个笑容都能传到人的心底。

若是强硬地留下他,会得到什么?怨怼的眼神?痛恨的怒骂?还是失望的眼泪?

裴宥不敢想象那样的苏岭,就像枯萎的花,掉落在地,幻化成泥。

他是荒芜土地上的最后一株绿植,如果连他也湮灭,这片土地将再次归于死寂。

“只要我在,你哪里去不得?”裴宥还是不会哄人高兴,但苏岭这次却意外的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只是,苏岭怀疑自己理解错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相处,苏岭不想跟裴宥吵架,也不想提离开的话题,露出一个笑脸:“以后再说吧。”

当天晚上,苏岭做了一个梦。

还是那片海,还是那棵松树,只是苏岭这次离得很远。

当苏岭走近的时候,海水蒸发,树木凋零。

像是要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苏岭心里恐慌,急切地跑过去,可他跑得越快,海平面下降得越快,松树枯萎得越快。

他拼了命的往前跑,想要留住一点什么,可最后,哪里还有什么海?哪里还有什么松树?

他举目望去,只有一望无际的虚空,和孤孤单单的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处,也找不到来时的路。

星际世界很奇妙,却很陌生,而陌生的,往往是最可怕的。

苏岭积极努力地在过每一天,可心里的孤寂,从来不是人力可以剔除的。

一开始,他怕被裴宥整死,一心想着保住小命;后来,他可怜裴宥,一心想着怎么照顾他;现在,埋在心底深处的孤寂冒出了头,一发不可收拾。

漂浮在异世的孤魂,他心里从没有安定过。

如今,唯一熟悉和亲近的人也即将离别,苏岭心口发酸,睡得很不安稳,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紧紧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