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15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失去了omega的身份,没了身份上的优待,他却很满意。

不用再应对烦人的发情期,从此能闻到所有气味,但对所有信息素都不会产生任何反应。

他凭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也就是死皮赖脸的软磨硬泡,终于把意中人娶回家。

因为意中人特别爱吃鱼,尼克先生开了这家水产店。

意中人秦非从后门走进来:“omega信息素抑制剂买回来了。”

秦非五官称不上惊艳,但让人一眼便觉得舒服,有种君子端方,温润如玉的感觉。

他看苏岭意识迷糊,身子胡乱扭动,两只手乱抓乱饶,嘴里喃喃地不知道说些什么,有些担心,“我看他这样子,不像是寻常发情期啊。”

“不管怎样,先喷一些。”尼克先生拿过omega信息素抑制剂,不仅对着苏岭喷,还在整个屋子里喷。

他对着大门喷得最多,“这味道太浓了,不散一点,我怕那些alpha能把我的大门给拆了。”

大门被拍得‘啪啪’响,连带着杂乱的叫嚣声、告白声和打斗声。

“要不了多久执法队应该就来了。”秦非轻叹一口气,靠近苏岭,想听他说些什么。

“陪...有...倍有...没有...”

秦非看向尼克,万分不解:“没有、有、有没有,什么意思?发情期不应该念叨着情人的名字吗?”

“他有没有情人我都不知道。”尼克先生看苏岭痛苦难耐的模样,犯愁,“这小子从没提过自己家人,我们要怎么联系?”

秦非打开光脑:“他情况着实不好,我先叫个医生朋友过来给他看看。”

话音刚落,外面的喧哗声瞬间消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安静得可怕。

没多久,一个男人冷冽却凶狠的声音响起。

“都醒了吗?!一分钟内,全部给我消失,否则,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乱七八糟地脚步声传来,不到半分钟,归于平静。

尼克先生的光脑闪了闪,他手指轻点。

[完了完了,苏岭小子居然招来了帝国上将!用强大的alpha精神力镇压了所有失控的alpha!看样子我们是护不住苏岭了,你自求多福吧。玛丽婆婆。]

“咚、咚、咚”大门被敲响,秦非拍了拍尼克的肩膀,无声安抚,转身去开门。

尼克先生眉头紧促地看着苏岭,如果来人真是帝国上将,无意中被苏岭引得发了情,这事可怎么办?

虽说,帝国法律规定了任何人不能趁omega发情期强占omega。

但一个强大的alpha要是发情发狂,谁能阻止呢?

受了委屈后再惩罚施暴者,这委屈还是受了啊!

尼克先生琢磨着,就算拼着受伤,也一定要拦一拦,希望来人并没有失去理智,能有商量的余地。

苏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他担心,体内的饥渴感让他难受得要发疯,后脖颈像有万千蚂蚁在爬,怎么抓挠都没用,还是痒得让人恨不得剥皮拆骨。

如果有专业医生在此,或许能缓解他此刻的痛苦,但omega信息素抑制剂完全没有用。

没一会儿功夫,苏岭的脖颈就被自己抓出了条条血痕。

突然,闻到了心心念念的海盐松木香,苏岭立刻深吸一口,双手胡乱挥舞,想要抓住那份‘解药’。

他此刻头发凌乱,衣服被自己扯得歪七八扭,单薄白皙的左肩露了出来,脖颈的抓痕刺目,鲜红的血液缓慢地爬向肩窝。

裴宥的双目瞬间赤红,立刻脱下外套裹在苏岭身上,头也不回地吩咐尼克:“准备一个房间。”

扑面而来的海盐松木香,让苏岭沉迷,一把抓住裴宥的胳膊,声音虚弱:“好难受......裴宥,我难受......上将,你帮帮我吧......求你了,帮帮我啊......裴宥......”

他声声哀求,叫软了裴宥的心。

他眸中含着水光,眼神没有焦距却痴痴地,更是让裴宥的心跳漏了两拍,接着心脏发了狂一样猛烈地跳动起来。

裴宥僵在那里,一时没做出反应,苏岭借着他的胳膊坐起身,自个儿爬进裴宥怀里去了。

“房间准备好了。”尼克先生踌躇了一会,还是开了口。

两人明显是旧识,主要是苏岭如此主动往人怀里钻,反倒是上将一脸为难,尼克先生连阻拦上将的理由都找不出。

他话音没落,裴宥用精神力操控轮椅,抱着苏岭‘咻’地一下进了房间。

方方跟着伸出一只腿,然后卡住。

按从前的指令,夫人在外面的时候需得寸步不离,可主人现在在夫人身边,没有主人的指令,它不能随便靠近,所以,应该跟进去还是不进去?

方方的脑子转得很快,但裴宥关门的速度更快,‘啪’地一声响,方方认为自己不需要思考了,等待主人的吩咐就行。

裴宥可不知道自己让机器人为难了,他现在比机器人还要为难。

苏岭跟八爪鱼一样贴在他身上不止,整个身子还胡乱扭动,最可怕的是一张湿漉漉的嘴唇在自己脖子上乱咬乱啃。

浓郁的椰橙香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渗入,几乎快将裴宥吞没,一股火苗从下腹窜起......

标记吧?如果此刻给他留下终身标记,他就再也不会离开自己了。

此刻标记,他甚至连责怪自己的理由都没有。

但,那是什么呢?是被逼无奈的接受,是因为身体离不开才不离开。

难道我裴宥只能用这样卑劣的方式,只有在趁人之危的情况下,才能得到他吗?

不!我要的是全部!是完完整整,是从里到外,是从心到身的全部!

裴宥以极大的意志力压制着自己。

他猜想,小家伙肯定是用了什么特别的药剂,才能以omega的身份伪装beta那么多年。

“苏岭,能听见我说话吗?你的药呢?在空间扭里吗?”

嗡嗡嗡的声音在苏岭耳边响,虽然这把声音很熟悉,但是好吵啊!吵死个人了!

苏岭一嘴咬过去,堵住了扰人的声音。

嗯......虽然声音很吵,但嘴唇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

苏岭快饿疯了,好不容易尝到味,他粗鲁又急切的啃咬。

口中尝到一丝血腥味,带着海盐松木香的血腥味,让他疯狂地吸食起来。

第三十章 交融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裴宥脸上,小家伙的唇瓣十分柔软,却带着一股凶狠的霸气,像是要把自己吞吃入腹。

粗暴又强烈的亲吻,让裴宥紧绷的那一根弦,断了。

血液沸腾,每个细胞都在叫嚣。

他反客为主,张嘴含住那柔软的唇瓣,与小家伙热烈共舞。

强势却温柔,霸道却黏糊的吻,让苏岭情不自禁的谓叹一声。

他更加急切了,一双手也特不安分。

从后背到胸膛,从胸膛往下探索......那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突然,被一只硬邦邦的手抓住。

为什么要阻止自己?为什么不给自己?好难受!好想要!

苏岭难耐地扭动手腕,被堵住的嘴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虽然裴宥也很想,想得都快爆炸了,但他不在发情期,还保留着一丝理智。

那丝理智现下已经岌岌可危,要是放任小家伙继续,怕是会崩塌得不留一点残渣。

裴宥一放开苏岭的唇,苏岭便带着哭腔说:“我要......我要......给我好不好?......我难受得快要死掉了。”

“乖,不要闹。”裴宥摸摸他的头,看向他的后脖颈,那里有一个隐藏的腺体。

腺体,是omega全身上下最敏感最脆弱的器官,也是omega释放信息素的唯一位置。

眼前的脖颈脆弱凄美,腺体被鲜红的血液掩盖着,像是引人犯罪的罂粟。

散发着足以吸引顶级alpha的信息素,抑制剂都掩盖不了的强烈信息素。

没有药,若是再不采取措施,一定会招来更多的麻烦。要是事情闹大了,对苏岭的声誉绝对有影响。

裴宥的每个细胞都在燃烧,眼眸越发深邃。

临时标记吧!只是临时标记!

虽然临时标记后,被标记的omega会想要依赖和靠近标记他的alpha,但这只是一种生理冲动,就像人看见美人总会不自觉多看几眼一样。

是为了解决现在的困境,算不上趁人之危,也不会对小家伙造成伤害。

他唇瓣微颤,慢慢贴过去,凑近那诱人的后颈。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张开嘴,牙齿一点一点地刺穿皮肤。

“唔~”苏岭似痛苦似愉悦地哼了一声,软绵的身子一下子紧绷起来,用力抱住裴宥。

牙齿慢慢地刺入腺体,像是从腺体处通了电一般,苏岭整个人抑制不住地颤栗起来。

痛得想要逃离,偏又舒服得舍不得逃离。

电流在身体内快速走了一圈,痛苦消失,只留下酥酥麻麻的余温,让他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

这一声,狠狠刺激了裴宥。

海盐松木味原本是内敛地缓慢注入,此刻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狠劲,直直涌进苏岭的腺体。

苏岭软得失去全身力气,抱不紧裴宥,身体往下滑,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死死扣住。

浓烈的海盐松木味,顺着血液流到每一条血管,包裹着每一个细胞,像是清水滋润了沙漠,干涸的身体被瞬间填满。

“嗯,还要。”他本能的要求,声音又软又沙,带着点缱绻,“裴宥,我还要。”

他这样软声哀求,裴宥睫毛抖了抖,牙齿拒绝大脑的指令,用力咬下去。

脆弱的腺体被完全贯穿,完美匹配的信息素交融,让他们都抑制不住的轻哼一声。

像是两个孤单且残缺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另一半,从此,灵魂完整了。

口里的血腥味,怀中人滚烫的身体,一直吊着裴宥的摇摇欲坠的神经。

他轻轻地舔掉脖颈上的鲜血,声音模糊不清地问:“醒了吗?”

只有几声哼哼传入耳中,裴宥又不轻不重地咬了两口:“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