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2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苏岭耳朵有点红,自己怎么就没有那样健硕的身材呢,细胳膊细腿的,不公平!

他迷迷糊糊地被方方领去了餐厅。白色的餐桌上,放着一碗粥,五个小蛋糕,两份凉菜,一杯蜂蜜水和一小份水果。

苏岭坐下,方方的幽光屏一闪,全息投影出现在眼前,正在播报新闻。

苏岭知道,这些都是上将以往的早餐习惯。机器人没有自主意识,这样安排,只能是上将吩咐的。

可是原主没有这样的待遇啊?

苏岭琢磨着,原主到上将家的当晚,就对着上将发了好一通脾气,骂上将是个祸害,摊了还要娶媳妇糟蹋人,还不如趁早死了的好。而自己没有表现出抵抗情绪,所以有早餐吃?

虽然上将不言不语,但没有想过要去针对替嫁的配偶。这样看来,小命应该是保住了。

苏岭喜滋滋地喝了一口蜂蜜水,被的嗓子痒:“方方,可以给我一杯白开水吗?”

“上将夫人请稍等。”方方没有拒绝,主人交代过,满足夫人的日常需求。

苏岭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向方方请教光脑的用法。手环形状的光脑,记录着本人的所有资料,相当于身份证、手机、银行卡等一体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好在智能性很强,学起来挺简单。

“欢迎大家来到苏家的新闻发布会。”

听见新闻里的声音,苏岭收起光脑,抬头看去。

苏家家主苏明峰穿着一身黑西装,梳着大背头,六十多岁的年龄看上去只有四十:“多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关心,家中小辈和裴上将已经在昨天成婚。”

他双手交叠,微微低头,眼带哀伤,语气诚恳:“因为裴上将的身体原因,这场婚礼我们办得很低调,希望大家能理解。”

苏岭听得心里硌应。那是低调?那是偷偷摸摸好吧!生怕被人知道是一个beta替嫁。

“我们和大家一样,都很关心裴上将的身体。裴上将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不顾艰难困苦,不顾自身危机,一直站在抵抗虫族的第一线。为了我们纳蓝星所有人的安全,他斩杀了母虫,自己却身受重伤!他是我们的战神!是我们的英雄!”

苏明峰说得慷慨激昂,弹幕疯狂地刷起来。

“裴宥上将,你是我们的战神!我们永远爱你!你一定要好起来!”

“祈祷祈祷祈祷,英雄,我们等你!”

“苏少爷要好好照顾上将!”

“苏少爷和上将一定要幸福啊。”

“我会每天为你祈祷,裴上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永不放弃!”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苏岭,不是很懂这种感情,但也忍不住跟着兴奋起来,莫名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他不会辜负你们的期盼,他会站起来,他会变得更强!而我,一定好好照顾他。

苏明峰眼眶泛红,紧握的双手忍不住抖动:“我们苏家一定会尽全力医治裴上将,无论需要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

苏岭心中火起。好一副情真意切的虚伪,真恶心人!关心上将会不来看他?不安排医生?做出替嫁这种羞辱人的事,还好意思说关心?不就是欺负上将没背景吗。哼,等上将恢复,你们苏家等着臭名昭著吧!想想还真期待啊,现场版打脸肯定比看书更爽。

“我们苏家同样感激和钦佩所有的战士,为了他们的安全和胜利,苏家研发了一款新的单人战车。”一款深蓝色战车出现在眼前,线条优美,低调奢华。产品经理接过话头,详细的介绍和展示新品。

虽然苏岭对星际世界的高科技产品很有兴趣,战车更是不用说,但是他立刻换了频道。

轻视羞辱上将不止,还要借他的名头发布新品!苏家是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在苏家人眼里,钱就是一切吗?可以昧着良心,撒谎演戏,无所不用其极?真让人恶寒。

心中腹诽了好一会,苏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方方,上将会看这些新闻吗?”

“会。”

苏岭胸口有点堵得慌,自己一个外人看着都难以忍受,上将心里怎么想?

第四章 润唇

苏岭几大口喝完粥,让方方带自己去厨房,调了一杯微甜的蜂蜜水,太甜的对身体不好。

他拿着蜂蜜水,敲响上将的门,等了几秒后,推开房门。

见到医疗机器人正在给上将注射营养液,上将闭眼躺着,没一点活人气,这场景让苏岭觉得有些心酸。

“Yl7429,以后我叫你壮壮吧?”苏岭习惯性说话带笑,面对机器人也不例外,“上将每天都注射营养液吗?”

“是,营养液能维持上将身体机能。”壮壮打开机械肚子,回收针管。

苏岭好奇地看了两眼壮壮的肚子,问:“上将平时吃些什么补充营养?”

“营养液能维持上将身体机能。”壮壮重复。

苏岭的脑瓜子转了两圈才明白:“你的意思是,上将平时不吃不喝,只打营养针?”

“是的,上将夫人。”壮壮不懂得人类的口腹之欲和精神需求。

为什么?苏岭不懂,吩咐机器人喂食应该不难啊?上将干嘛委屈自己的嘴巴和胃?

壮壮没听到其它指令,走向房间的夹角处,贴着墙面站直,一动不动,像个摆设。

苏岭这才意识到,壮壮一直都在上将房间,全天候待命,只不过之前被自己忽略了。

他走到上将床边,半蹲下身,双手捧着上将的脑袋,向自己这边扭,嘴里解释:“我给您喂点水喝,别呛着了。”

上将的目光不再是无机质的冷漠,转而变得深邃,眉头微微皱起。

苏岭端着蜂蜜水,放轻声音:“嘴里没味吧?喝点甜的好哦。”

上将嘴唇紧闭,没有张口的意思,苏岭把吸管塞进上将嘴巴里:“甜甜的,你吸一口啊。”上将舌头一顶,吸管歪出来。

“怎么不喝?吞咽困难吗?”苏岭灵活的眼珠子一转,“壮壮,给我一只干净的注射器。”

把注射器上的针头拔掉,吸了半管蜂蜜水。苏岭再要喂,发现上将的头已经偏向里侧,只留给自己一个后脑勺,无声的拒绝。

这是在闹脾气吗?我应该怎么做才对?苏岭有些丧气地盯着上将后脑勺:“你不想喝,当然可以,可你应该给我一个理由啊?你想让我做什么,不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说。只要你说,我会努力办到。”

后脑勺的主人缓缓闭上眼睛,神情有些难堪,苏岭看不到。

“你是不信任我吗?如果水里有毒,壮壮肯定会说的。我只是想让你吃点东西。”苏岭多想敲开上将的脑袋,看看他想些什么。

看过书,知道他的行为习惯又怎样呢?书里没说他为什么不吃不喝啊!描写得一点都不细致,头秃。

是因为心情不好吗?还是知道苏家的所作所为,迁怒到自己身上?或是单纯的因为身体疼痛,所以不愿意吃东西?

男人心海底针,猜来猜去猜不透。

作为一个人类,不可能不想吃东西啊?苏岭灵光一闪,他决定要做各种美食放在上将面前,诱惑,死命的诱惑,相信没有人能抵挡美食攻击。

有了主意的苏岭心情阳光起来,问壮壮要了一个棉签,粘了点蜂蜜水。

他半跪在上将床上,一只手撑在上将右肩旁边,另一只手举着棉签凑在上将眼前,像哄小孩一样地说:“不喝水了,我们把嘴唇润润好吗?你嘴巴都干裂了。”

上将嘴唇轻抿,喉结浮动了一下。

苏岭觉得他同意了,细细用棉签涂抹上将的唇:“你舔舔,是甜的。”他露出一个小雀跃的笑容。

那笑容怎么说呢,不明媚也不灿烂,是暖暖地,像一池温泉包裹而来,让人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杏眼弯弯,闪烁着柔和的月光。

上将不自觉舔了一下唇,懊恼地皱眉,‘唰’地一下闭上眼帘。

“不喜欢?”苏岭一如既往没得到回应,没关系,时间还长着呢,他翻身下床:“上将,您好好休息,我去买些菜,给您做好吃的。”

他不知道,等他转身后,上将一直盯着他的背影。不是明目张胆,而是有些偷摸地看,像是暗中观察,偏偏又藏着一丝不舍。

太久没有人这样跟上将说话,从前是追捧和恭维,后来是嫌弃和鄙夷,很少听到平等且轻松的话语。

太久没有人询问上将的感受,从前太强,仿佛无坚不摧,后来太弱,没有问的必要。他一直活得不像一个人,像一台战斗机器人。

裴宥一直认为,做机器人没什么不好,没有感情没有期待,才能所向披靡。

他呆呆地望向天花板,眼神空洞,思绪飘远。

第五章 要被揍了?

街道上的建筑物全都透露着金属的冰凉,但是有了人,就有了气,叫卖声、喧哗声、笑闹声……让空气温热起来,苏岭喜欢有人气的热闹。

他像在旅游,欣赏新奇的风景,感受新鲜的人儿,体验新颖的生活。

更像一只误入人类世界的鸟儿,小嘴吧啦个没完,问方方各种问题。

“方方,这是什么?”苏岭指着一颗紫蓝色的球状物,个头有西瓜大,表皮凹凸不平,看上去就让人很没有食欲,但它出现在水果店。

店主瞄了苏岭一眼,嘴角向下撇,不知道哪里来得土包子,连紫皮果都不认识,肯定天天吃营养剂,买不起天然水果。

好在机器人不在乎苏岭土不土,尽职尽责地回答:“紫皮果,木棉科巨型的常绿乔木。果实成圆形,30至45公分大小,果皮坚实成紫蓝色,果肉是由假种皮的肉包组成,肉色淡红,味甜多汁。”

苏岭很好奇它的味道,但星际的食物昂贵,特别是天然蔬菜和水果,普通人家消费不起。等有钱了,一定要吃遍整个星际!

这次上街是为上将购买美食,于是他低头闻了闻紫皮果,问方方:“上将喜欢吗?”

“我听到了什么?上将喜欢吗?”一道嘲讽意味十足的声音响起。

苏岭回头,开口说话的是苏家大少苏青宇,身边站着苏二少苏青翔。

这两人都是beta,虽然不是珍贵的omega,但身为苏家家主的儿子,身份比苏岭贵重多了。

苏岭不解,两位苏少为什么跟自己说话?书里不是说他们很嫌弃原主,自持身份,从不搭理原主的吗?

二少苏青翔双臂交叉挽在胸前,目光不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苏青宇冷哼一声:“苏岭啊苏岭,你一个晚上就被人料理得服服帖帖了吗?不对,像你这种倒贴都不会有人要的小贱人,只会让人恶心想吐。”

苏青宇一开始没认出苏岭,在他的印象中,苏岭是一只邋遢的鼻涕虫,眼前的人却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这简直不可思议!整天一副丧气样的苏岭,嫁给上将之后居然变了?他居然轻松愉快的在买水果?苏青宇觉得不痛快:“所以,只能上瘫子。我说得对吧?啧啧啧,看不出来你够厉害得啊。”

苏岭明白他的意思,昨天就听过类似的话。他躁得慌,还有些委屈,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他们是怎么说出口的?自己又没招惹他,他为什么要这样羞辱自己?

苏岭低着头没出声,苏青宇越发嚣张,突然靠近苏岭,压低声音:“哟,默认了?没想到你真够骚得啊,真贱。”

苏青宇很羡慕弟弟苏青栾是omega,能嫁给最年轻有为的裴宥上将。裴宥瘫痪后,苏青栾在家里哭闹不止,苏青宇像出了一口闷气,爽快。

不过,就算裴宥瘫了,苏青栾不要,自己也不要,那也是裴宥上将!让一只鼻涕虫粘上去,非常硌应!

他恶狠狠地问:“瘫子的滋味好吗?瘫子能满足你吗?”

“你有病啊?”苏岭一把推开苏青宇,脸蛋气得通红,瞪圆眼睛,声音急促地骂,“你神经病!”

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气急了也只骂出一句神经病。

苏青宇没想到苏岭有胆子骂自己,火气蹭蹭直冒:“小婊子敢骂我?不想活了吗?今天不赏你一顿打,少爷我不姓苏!”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第六章 暗搓搓的保护

品学兼优的苏岭,哪遇到过这种情况,他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心里有些怯,却没有示弱:“你不讲理!你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