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46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精神力游鱼轻轻一跃,跳入了裴宥的识海。

见到一个黑色堡垒,呈半圆形,外表并不光滑,覆盖着数不清的尖锐黑刺,黑刺闪着可怕的冷光,拒绝一切外物的靠近。

苏岭猜到,这是裴宥的精神力防御。

一个人的精神领域是强大的,但精神力内核是脆弱的,若是被外力入侵,很可能导致脑死亡,因此精神领域有着极强的自我防御系统,不会让其它精神力入侵。

裴宥的精神力紊乱,自主防御会更强,S级的精神力攻击更是不可小觑。

苏岭精神力幻化的鱼儿实在太小,还不如裴宥防御堡垒上的一根刺大。

面对着庞大且危险的城堡,苏岭有点怕。

他知道,如果自己的精神力小鱼不小心被刺中,很可能会导致精神力崩溃,但他不甘心就这样退出,小心翼翼地游过去。

小鱼往前游一步,黑刺往里缩一节,像是害怕小鱼被自己误伤,苏岭心中泛起一股暖流,裴宥认出自己了吗?

他抬眼看过去,裴宥傻呆呆地眨巴了一下眼睛,神色有些困惑不解,显然没有认出眼前的人。

苏岭咬住下唇,不愿意就这样退出,操控着精神力小鱼继续向前游。

刹那间,黑色城堡瞬间消失,像是不曾出现过,轻易地让那只脆弱的小鱼游了进去。

苏岭眼睛泛酸。裴宥啊,你怕误伤我,所以卸下了所有防御,轻易地暴露了最脆弱的核心吗?

坏人!明明精神力都能感知到我,为什么你偏偏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人就是我呢?

苏岭强压心中的酸涩,小鱼尾巴一甩,见到一望无际的海洋。

可是这片本该是蓝色的海洋,却泛着诡异的黑气。

这是一片被污染的海,黑气像病毒一样侵入每一滴海水中,破坏海水的形态,势必要让这片海成为死寂。

苏岭精神力幻化的小鱼对这片大海来说微不可见,即使苏岭的精神力能够拔除海中的黑气,也是一件几乎无法完成的浩瀚工程。

苏岭不知道裴宥有多疼,但可想而知,裴宥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忍受着精神力被破坏吞噬的巨痛。

苏岭心疼,小鱼儿不管不顾直接跳了进去。

所过之处,黑气尽散!

是净化,精神力小鱼可以净化裴宥的精神了识海!

确认自己的精神力能帮助裴宥,苏岭差一点激动地叫出声来。

突然,脑中一阵刺痛,苏岭闷哼一声,精神力迅速回笼。

他才刚刚激发精神力,精神力状态并不稳定,也不懂得正确的使用方式。

他唤醒玉露的生命力,已经耗费了不少精神力,并且玉露是不含能量的普通植物,可以瞬间恢复生命力,但是裴宥的精神力何其强大,仅仅一瞬间,苏岭的精神力耗尽,因过渡使用精神力而导致头部刺痛。

苏岭没想太多,只希望能帮到裴宥,但他理智尚存,明白过渡使用精神力会导致精神力干涸。

他庆幸自己精神力收回得及时,否则刚刚激发的精神力会崩溃,就不能帮到裴宥了。

苏岭捂着刺痛的头,内心欢喜不已,激动得眼眶泛红。

就算裴宥的识海浩瀚无比,就算自己要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治好他,又怎样呢?

一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百年,反正豆包许诺过,永远不会抛弃裴宥,永远不会放弃裴宥。

“豆包?是你吗?你回来了?”裴宥脑子混沌,搞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

他迷迷瞪瞪,但苏岭还是被这一声‘豆包’叫软了心,一头扑进裴宥怀里,闻着他身上的海盐松木香,很想大哭一场:“坏蛋!”

“我、我、”裴宥有些不知所措,乱七八糟地解释,“我不是故意把沙发坐坏的,我屁股可能长刺了......我、我的手也长刺了,窗帘、桌子、电脑,我碰什么坏什么......我、我可能是生病了......”

“没关系,只要你是好的,什么坏了都没关系。”苏岭紧紧贴着裴宥胸膛,闷声说。

裴宥突然一脸惊恐,控制好力道,推开苏岭:“我、我也坏了!你不要靠近我,不要碰我,我会伤到你的!”

苏岭不怕死地又贴过去:“不会,你看,我碰到你了,我抱着你呢,没事。”

裴宥一动也不敢动,脸都僵着:“真、真没事?”

“没事。”苏岭软声哄着,“裴宥,不要怕,豆包在,只要豆包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那、”裴宥低声问,“那我能抱抱你吗?......就轻轻地抱一下,我保证很轻很轻。”

苏岭收紧双臂:“笨蛋!蠢透了!真坏!”

裴宥感觉胸膛温热,渐渐湿润,吓得越发不敢动:“我不抱了,对不起,你别哭啊,豆包,别哭啊,我、我......”

他还是不会哄人,更不懂苏岭在骂什么,只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说错了话,懊恼地很。

苏岭被他气得破涕为笑,左手拉住裴宥右手环在自己腰间,命令:“快抱我!”

裴宥这才敢搂住他的腰,虽然很想用力抱紧他,但不敢,只能轻轻地搂着:“豆包,我好像是真的坏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好。”

他怕被嫌弃,急忙补充,“就一点点坏了,不是很坏。”

苏岭在裴宥胸膛蹭了蹭,把眼泪全擦他衣服上:“不怕,能修好。”

裴宥很担心:“让辰星来吧?让他来给我看看。”

“叫什么辰星?!”苏岭一拳锤向裴宥胸口,“不许提他,不许想他,你就是去见他才受伤的,你还敢提他?”

虽是埋怨,但苏岭语气并不严厉,“你存心让我生气是吧?”

裴宥傻愣:“我受伤了?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好像记不太清楚了......”晃了晃脑袋,“我头有点痛,我脑子也坏了吗?”

“嗯,你脑子有点坏了。”苏岭诚实地肯定,又笑着安抚,“但你不用担心,我、苏岭、豆包,能把你修好!”

“我怎么不记得你会修脑子?”裴宥傻得不完全,很担心,“要是修不好呢?”

苏岭身体后倾,双手搭着裴宥肩膀,眼神坚定,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裴宥,就算你坏了、傻了、疯了,我也要你。你听清楚了吗?”

裴宥微微张开嘴,一句话他消化了好长时间,眼眶渐渐湿润。

突然,他傻傻地笑了:“豆包,你亲亲我好不好?就亲脸,不许亲嘴巴。”

苏岭被他突如其来的要求弄得哭笑不得:“要求还真多!”

如他所愿,吧唧亲了一口脸,苏岭问,“为什么不能亲嘴?”

裴宥抿唇:“我说了你不能生气。”

“我不生气。”苏岭答应。

“你知道我脑子坏了嘛,”裴宥打了个预防针,困惑又惭愧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好香,很想吃了你......”

他认真地解释,“我怕你亲我嘴的时候,我会忍不住,一口吃掉你!那样会伤到你的,我不能伤到你。”

苏岭看他认真又迷惑的样子,凑上去,很轻地嘬了一口他的唇:“但是我可以亲你。”

裴宥耳朵瞬间通红,苏岭这次看得清楚,心里像是有条鱼儿在甩尾巴。

裴宥舔舔嘴:“那我吃亏了。”

苏岭摸摸他的脸:“以后让你还回来。”

“什么时候才能还啊?”裴宥非常苦恼,“我看见你,就想吃掉,这病还能好吗?”

裴傻子宥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但苏岭不傻,作为一个成年男性,他当然知道裴宥说的‘吃掉’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苏岭想到了什么,也红了脸:“你这个病,我治不好。”

裴宥急了:“还是得找医生来帮我看看。”

“找什么医生?”苏岭凶巴巴,“等你脑子好了,病也就好了。”

裴宥诧异:“还是并发症啊?”

“嗯。”苏岭点头肯定,丝毫不为自己糊弄人而羞愧。

裴宥叹了口气:“那我只能以后再还。”

他盯着苏岭的嘴巴,咽了一口口水,“你可以再多亲我几口,没关系的,我会记在账上。”

苏岭‘噗呲’笑出声:“你要拿个小本子记上吗?”

“不用,这还需要记本......”裴宥猛地顿住,喃反口,“可能需要个小本子。我现在脑子坏了,大概记不住。”

苏岭睁大眼睛,他为什么傻得如此别具一格?

没等苏岭想明白,裴宥等不及了:“你怎么还不来亲我?”

苏岭扑过去,牙齿厮磨他的下嘴唇:“张口!”

第六十五章 无所不知的吃蛋糕大神

裴宥感到一股强大的热流,通过苏岭的唇注入自己体内,乖乖张开嘴。

他清晰地听到自己脉搏跳动的声音,他抬手想去抚摸苏岭的后背,揉揉他的头发,手却僵在半空,接着收了回来。

自己坏了,不能动。

苏岭闭着眼,紧紧搂着他的腰,湿润的小嘴柔软,却跟小豹子一样热烈,仿佛要在这瞬间把之前所有的酸楚都弥补回来一样。

裴宥舌头都不敢动,但嘴唇克制不住地颤抖,他直愣愣地挺着腰,感受着神秘的晕眩,像喝醉了似的。

苏岭吻得很深、很认真,裴宥的僵硬让他心里有点甜,还有点苦。

裴宥,以后我疼你、我宠你......

苏岭放开他的唇,暖乎乎的小嘴啄他的脸颊、鼻子、额头、眉心,轻轻柔柔地,一下又一下。

裴宥终于敢动嘴了:“这个,我是要收利息的。”

苏岭张口咬他的脸颊:“怎么收?”

裴宥按住自己的心窝,果然扑通扑通地跳的特别快,完全不受控制:“至少要翻倍。”

“耍赖皮。”苏岭瞪他。

裴宥僵着身子:“我不能动,实在太亏了。“

他憋屈不已,“现在还只是亲吻,如果你想更深入一点,想那个......可我还不能动......怎么忍得住啊?太难忍了!”

明明是他自己动了情,想入非非,偏要怪在苏岭头上。

苏岭歪了歪头:“我没有不准你动。”

裴宥万念俱灰:“我坏了,屁股上都长了刺,怕是那个地方也长了刺......”

他脑子本来就怪怪地,现在受了创伤,想法更是奇葩出天际,苏岭不可思议,嘴巴张成一个圈,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