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的炮灰假B掉马了 第50章

作者:一木一初 标签: ABO 穿越重生

穆泽城深吸一口气,这情况,比受伤前更爱秀,真让人招架不住,可他都生病了,就别跟他计较了吧。

穆泽城不得不附和:“你媳妇世间难得,独一无二。”

裴宥满意地点点头,自言自语:“就是最近我没新花样了。”

“什么新花样?”穆泽城问。

裴宥神秘一笑:“你个小处男,不懂,跟你说也是白瞎。”

穆泽城大惊:“你、你们......又做了?”

“有什么奇怪?我们领了证的。”裴宥犯愁,但眼里闪着精光,“我媳妇......挺、挺喜欢......”

他在穆泽城耳边说,“刺激的。”

“不行!”穆泽城厉声呵斥。

裴宥瞬间黑脸,眼神极具威慑力地刺过去,冷冷地开口:“你管得太宽!再这样,别怪我不顾......”

“不顾你个大头鬼!”穆泽城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指着裴宥,“你媳妇他怀孕了,你还来刺激的?肚子里的孩子不想要了吗?!”

裴宥瞳孔紧缩,肌肉僵硬,一脸痴呆地看向穆泽城:“啊?”

穆泽城气急败坏:“你不知道?你这配偶怎么当的?媳妇怀孕了都不知道吗?看他肚子不显,肯定是怀孕初期,是不能行房事的啊!”

“你、你们居然还敢来刺激的?不要命了吗?”

第六十九章 美梦一场

“苏岭年纪小不懂事,你也不懂吗?”穆泽城不停地指责,“我跟你说,孩子没了还不是最严重的,你知道流产对omega的伤害有多大吗?可能一辈子都再也怀不上!体质变差,容易生病!”

穆泽城脸都气歪了,“你就是这样疼媳妇的?你媳妇为你买衣服、剪头发、刮胡子、剪指甲,把你照顾得妥妥贴贴,在你受伤的时候不离不弃,这样的媳妇上哪儿找?”

“你就为了满足自己那点欲望,置他身体于不顾?你还是个alpha吗?我看你简直不是个男人!”

穆泽城劈头盖脸的一通骂,裴宥紧张得呼吸都停止了。

等穆泽城离开,裴宥还没缓过劲来。

懵懵地回房间,想找苏岭。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苏岭在洗澡,他不喜欢高科技的清理方式,喜欢水流过身体,慢慢享受冲澡的快乐。

裴宥想着,小豆包一定站在花洒下,透明的水珠划过他纤细的脖颈,流到胸膛,顺着腰肢划向白皙的大腿......

不对,小腹应该微微凸起,里面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发脾气:“爹爹,父亲每天晚上都用棒子敲崽崽的头,崽崽好痛啊!”

裴宥猛地打了个寒颤。

浴室门打开,苏岭被吓一跳:“你站这里干嘛?”

苏岭裹着一件白色浴袍,刚冲完热水澡脸蛋微红,漂亮的杏眼里盛着水波,清纯却惑人。

裴宥知道,浴袍下是精致的锁骨,胸膛白皙,显得两颗果实更加殷红。背部中间凹下去一条沟壑,延伸至纤细的腰肢,两个深深的腰窝特别迷人,更别说......

裴宥有点生气,小豆包像吸人精气的妖精,又在勾人犯罪!

“你、你要懂得节制!”裴宥低头,不敢再看他,内心煎熬,“对不起......最错的是我。”

“你做错什么了?”苏岭眯起眼睛,又犯病了?

裴宥拉住苏岭胳膊,把他带到床边坐下,轻轻地摸了摸他平坦的小腹:“崽崽,对不起,父亲向你道歉,以后不用棒子打你了,你别生父亲的气。”

他双眼含着浓浓的慈爱,低沉的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苏岭一个激灵,什么情况?

裴宥笑容裹着说不出的满足和喜悦:“崽崽,你乖乖的,不要欺负爹爹哦。”

苏岭翻了个大白眼,就算omega能生宝宝,也不可能无性繁殖吧?!裴宥到底知不知道,生宝宝不是自己一个人能搞定的事情?

,明明前两天状况好了很多,怎么今天又疯得这么厉害了?

苏岭揉了揉裴宥的头发:“傻子,没有崽崽。”

“你、”裴宥捂住苏岭的嘴,在他耳边悄悄说,“你别这样说,崽崽会伤心的。”

裴宥也知道不能只怪小豆包,更应该责怪自己,身为父亲身为配偶,却没尽到自己的责任。

裴宥只能安抚自己的妖精媳妇:“我们的时间还长,以后有得是机会,你想要多刺激的花样我都会满足你,但是现在不行。你乖,听话,忍一忍。”

温热的鼻息洒在耳廓,软声细语地轻哄,苏岭痒得半脸身子都麻了。

跟傻子能说得清楚吗?苏岭只能偏头:“嗯,知道了。”

裴宥啄了啄苏岭脸颊:“乖,几个月了?”

苏岭无语望青天:“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裴宥一愣,算了算时间:“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才好。”

苏岭万般无奈地看着他,医生能查出个鬼!要是医生说没有怀孕,裴宥会不会气得砸了整间医院?

苏岭一个头两个大,糊弄:“明天再说。”

裴宥不放心地交代:“这几天我们分床睡,免得你忍不了。”

忍不了?忍不了身体冲动吗?苏岭心累:“都听你的。”

“那你躺下。”裴宥扶着苏岭的腰,“等你睡着,我再去睡。”

裴宥摸着苏岭的头发,低声讲:“时轻星很有趣,星球的地心引力很弱,只有纳蓝星五分之一不到,在时轻星每个人都能飞......”

苏岭闭着眼,这是在跟自己讲睡前故事,还是跟幻想中的崽崽讲?看裴宥这样子,是真想要崽崽啊......

等苏岭呼吸绵长,裴宥摸了摸苏岭的肚子,耳朵贴上去听了一会,嘱咐:“崽崽,爹爹怀你不容易,你要疼爹爹,乖乖的,知道吗?”

像是听到了什么,裴宥满意地笑:“当然,我的使命是疼爱媳妇,你的使命是保护爹爹。”

“小崽真机灵,好了,你快睡觉,小孩子不许熬夜。”

裴宥总算跟‘儿子’交流完毕,偷偷亲了苏岭一口,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床上。

黑暗中,苏岭睁开眼睛,揉按太阳穴,装睡也是一门技术活啊!

苏岭心中五味杂陈,万千思绪像一团乱麻......生崽崽,想到还是有些可怕啊!

不管怎样,对裴宥精神力的治疗不能中断,黑气会持续搞破坏,只要一天不把黑气清除干净,裴宥的精神状态无法恢复。

苏岭深深地看着裴宥,长长吸一了口气,释放出精神力小鱼。

精神力小鱼原本像是一团雾气组成,看不真切,如今栩栩如生,鳞片似乎泛着光,圆圆的鱼眼睛清透得像琉璃。

半透明的鱼尾摇曳,跳入裴宥的精神力识海。

裴宥刚睡着,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椰橙香,温热的身体贴在胸膛,柔软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喉结......

裴宥睁开眼睛,脑袋‘轰’地一声炸开!

月光下的小豆包比平时更添魅惑,杏眼笑成两弯月牙,眼波流转,烟视媚行......

小豆包伸手,“我睡不着......”

裴宥忍无可忍:“你个小妖精!”

......

裴宥躺在床上,呼吸粗重,眼神迷离朦胧。

刚才小豆包还坐在自己怀里,怎么一瞬间人就不见了?

裴宥侧头,看到坐在另一张床上的苏岭,衣着整齐,正兴奋地看着自己:“裴宥,我终于成功了!我清除了你精神力识海里的所有黑气!我做到了!”

苏岭手舞足蹈地跑过来,圆溜溜的双眼闪着星星:“裴宥,你好了吗?头不痛了吧?”

裴宥乍然清醒......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

什么怀孕......什么夜夜......什么九九八十一......没有的事!

天!这段时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第七十章 痴心妄想

裴宥窘迫,一时无地自容。

他没有反应,看上去还是有些痴傻,苏岭吓坏了,记忆不会出问题了吧?

苏岭握紧他的手:“裴宥,你别吓我啊,你认得我吗?”

苏岭不介意裴宥的疯傻,只是好不容易才看到希望,难道又要破灭了吗?

“裴宥,你应我一声,我是你的小豆包啊!”

切切呼唤,叫醒裴宥。想到这段时间小豆包对自己的付出,不顾自身危险也要陪着自己,对自己几乎是百依百顺......可自己却害他受伤吐血,甚至差一点杀了小豆包......想着要好好疼爱他,却又惹得他流泪......

裴宥一把搂住他的腰,紧紧抱着,在他颈间深深一嗅,贪婪地获取他的温度和香气:“小豆包,对不起。”

“你终于回来了。”苏岭颤抖着,深深地回抱。

这段时间,苏岭像是背负着几座大山,他不敢弯腰,一时半刻都不能松懈......终于,挺过去了。

苏岭张嘴,在裴宥肩膀上留下一圈浅浅的牙印:“肌肉长这么硬干什么?我牙都咬疼了!”

他是真的下了大力气,想把这段时间的憋屈都发泄出来,可惜啊,咬不动。

“是我错了。”裴宥低沉的声音有些哽咽,像大提琴的啜泣。

裴宥想了想,全身上下最柔软的地方是,“不然你咬我嘴吧?或者舌头。”

他真心为苏岭的牙齿着想,苏岭却不领情:“你想得美!”把裴宥常挂嘴边的话还回去,“休想趁机占我便宜!”

裴宥把脸埋在苏岭颈窝:“以后,你可以随便占我便宜......”

苏岭一口咬在裴宥脸颊,心里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却只是不轻不重地碾磨了两下。

苏岭语气凶狠:“咬死你!居然不认得我!你说,我是壮壮吗?”

裴宥声音嗡嗡地:“不是,你是我的小豆包儿。”

苏岭不甘心地又咬了一口他的耳朵:“我不管你是疯是傻,以后要再敢不认得我,我把你耳朵咬下来炒菜吃!”

裴宥懂了,苏岭内心坚韧,会勇敢地面对生活给予的苦难,但是他站在自己眼前,自己却将他认错成机器人,才是让苏岭最委屈、最难过、最无法释怀的事情。

裴宥轻抚他后背:“好,以后我要是不听话,你把我整个人切片炒了都行。”

“胡说!”苏岭推开裴宥,狠狠拧他耳朵,“你还敢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