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103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画眉扯了下牧白的衣袖:“小白你看, 那儿指不定有皇子殿下的师弟师妹呢。”

牧白顺着她手指望向另一侧。

玄鹤门是乌啼、伽蓝两国门派中来人最少的一支, 只稀稀拉拉坐了不到十个,皆是一身白衣,其中蓄着胡须,年纪最大那个应当是掌门。

他想了想,问画眉:“白鹤老人在玄鹤门中, 算是什么辈分?”

画眉道:“白鹤老人那可是一代宗师,玄鹤门现任掌门都是他老人家的弟子呢。”

如此说来,苏墨和掌门是一辈的。

牧白看看抚着花白胡须的玄鹤掌门,再想想自家好哥哥……算了还是不想了。

他随师姐们落座, 目光环视周围一圈, 见有侍者穿梭在场地间, 给各大门派送上茶水和糕点。

潮生阁阵营中,南风意坐在最前排的中心位置,右手边是梦长老,左手边是位没见过的紫衣女子;凌云宫队伍前方,洛忘川拂了拂茶盏,正和洛子逸说着什么。

至于乌啼三大门派,片羽观带队的是听月道姑,余下的弟子辈分比她还小,恐怕这回只是来走过场打个酱油;玄鹤门全员云淡风轻,安安静静地坐着不吭一声;只有空谷寺还像是认认真真来比武的,空远大师坐镇中央,队伍中还有熟面孔,正是上回遇见那三个和尚。

下方无门无派的人群中,有亮光一闪而逝,牧白朝那处看去,竟见着了江辞镜。

他腰佩万镜司令牌,站在凌云宫的阵营旁边,大约是同洛子逸他们一道来的。

时辰已到,侍者将帐篷的门帘放下。

坐在南风意左手边的紫衣女子从高台上轻身一跃,翩翩然落在擂台中央,向四方高台行礼。

牧白小声问:“师姐,那是谁?”

画眉道:“梦长老的女儿梦姝,听说是潮生阁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

与此同时,高台下,梦姝款款道:“感谢诸位前来参加武林大会,小女潮生阁梦姝。此次南风阁主将主持大会的重任交托于我……”

她口若悬河,开场白念了半刻钟还没完,牧白揉了揉耳朵:“不愧是梦长老的女儿,他们潮生阁人手一套演讲词么?”

画眉给他逗笑了,说:“我看这姑娘比梦长老强,起码温文有礼,并不阴阳怪气。”

又过了半刻钟,致辞终于结束,进入武林大会的比试环节。

有侍者抱着木匣上台。

“此次各门派参与比试者姓名都在这匣中,以抽签方式决定对手,胜者晋级下一轮”梦姝环顾四周,朗声问“可有哪位少侠愿打头阵?若无人……”

后半句还没说完,便被台下一人打断:“我来!”

出声的是一位无门无派的侠士,背一把裹缠黑布的大剑,粗布衣没有袖管,露出两臂蓬勃的肌肉。

他大步跨到擂台上,将手探进匣中。

摸出一张来,看了一眼,便抓着纸条向高台上喊:“玄鹤门,羿清雪。”

牧白听见前缀,便望向玄鹤门那头。

掌门身侧,一位白衣执伞的姑娘站起身,足尖在扶拦边沿一点,伞面于半空撑开,飘飘悠悠落向擂台,如一只轻盈的白蝴蝶。

玄鹤门以轻功闻名,轻盈绝尘,标志性的武器除了折扇便是纸伞,折扇属暗器之流,纸伞则属剑。

牧白只知道苏墨使折扇,倒未曾见他用过伞。

擂台上,梦姝与抱着木匣的侍者已经退场。

对战双方相互行过江湖礼节,比武正式开始。

侠士抽出背后的大剑,出手便是一记跳斩。羿清雪身形虚晃而过,是标准的玄鹤门身法。

牧白饶有兴致,摸过手边一盘糕点。

正打算边吃边看,又蓦然想起苏墨在纸条上的提醒。

他动作一顿,将桂花糕原样放回去。

擂台上,双方过了十来招,羿清雪打开伞,手指一拨伞柄,那纸伞竟悬浮在半空,如上了发条的陀螺般自行旋转,带动四周气流。

大剑劈斩过来,她脱手离伞,绕到后方,引那侠士回头去攻。

玄鹤门轻盈灵动,笨重的大剑根本无法奈何。羿清雪双手负在背后,左躲右闪之下,游刃有余的姿态似乎惹急了对方。

侠士低吼一声,举起剑高速旋转,向羿清雪绞杀而去。

攻击范围扩大,直将人逼至擂台边缘。

牧白也使剑,因此很清楚那侠士带着如此笨重的大剑旋斩极耗体力,坚持不了多久。

这种一力降十会的法子,在擂台狭小的场地内对付玄鹤门倒是有效。

不过看羿清雪从容不迫的神态,应当还留有后招。

他一瞬不瞬注视着场内,就在羿清雪退无可退之时,忽见白影一闪。再出现时,人已在纸伞底下。

侠士眼见目标消失,只好中断攻势,堪堪停在擂台边缘。

这一招消耗了过多的体力,他喘息着回过头时,羿清雪已抽出伞中剑,直指咽喉。

“第一局,玄鹤门羿清雪胜!”

这是本次武林大会的第一场比试,胜者又是神出鬼没,平日里不大能见着的玄鹤门,片刻沉寂过后,高台两侧便陆续响起掌声。

羿清雪赢下一局,却没什么表示,安静地收起纸伞回到高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