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119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苏墨把形势大致与牧白分析一番,最后说,昨日谈判过后,庆王已同意加入七皇子苏承一派势力,助他们夺取皇位。

“七皇子……”牧白挑起眉“你是在帮苏承铺路?”

“对。”

此前苏墨已多次表示无心皇位,牧白对此也没有太惊讶,只问:“庆王这样轻易便同意加入,会不会有诈?”

苏墨道:“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他没有和牧白明说的是,打回皇都那天起,自己便开始暗中谋划。如今情报网遍布各地、朝中大臣,边境各个地方的兵力都在掌控之中,其中不少已被收买,归入麾下。

与庆王谈判时,苏墨正是用上了这些筹码来施压,威逼利诱,使他不得不同意与自己合作,更何况当时折扇还架在对方喉咙上。

牧白搞不懂这些,听苏墨说什么便是什么。

过了会儿,他从床上坐起身来,拿起一只雪白的馒头塞进嘴里。

苏墨一手托腮看着他吃,想起方才那传令兵的反应,便问:“小白,你带胭脂了么?”

牧白囫囵吞咽着馒头,鼓着腮帮子摇了摇头,含糊不清地说:“以后我不用再扮作女子了。”

“嗯?”

“在鬼都那时穿帮了。”牧白说“现在师姐都晓得我是个男人……我不知该如何同她们解释。”

苏墨沉默片刻,轻声问:“不能同她们说真实原因?”

牧白皱了皱眉:“也不算,只是这事太过荒诞,我说了肯定没人会信,指不定以为我耍她们呢,到时候更生气了。”

苏墨道:“那你先与我说说,我再帮你想法子。”

牧白不确定地问:“你相信我说的么?”

“嗯。”

牧白抬眼瞧住他:“那我说了,你不许笑。”

“好,不笑。”

“其实……咳,其实我原本不是这里的人,我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苏墨点点头:“嗯。”

“我是带着任务来的,那个系统,就是那个强迫我执行任务的东西,要求我男扮女装,顶替这个秦牧白的身份……”

苏墨接着点头:“嗯。”

牧白把违抗系统命令受到惩罚跌下山崖,以及之后的一系列事件全盘托出。

“就是这样。”他观察着苏墨的表情,发现好哥哥并没有出现类似震惊、怀疑之类的表现,又问“你相信我说的话?”

“自然。”苏墨没有怀疑,只是问了句“这样说来,秦牧白不是你的本名。”

“嗯。”牧白说“我不姓秦,本名就两个字,牧白。”

“原来如此。”苏墨低眸沉吟片刻,缓缓道“不如,你就将此事原原本本告诉她们。”

“啊?”

“师姐不会信的吧。”

苏墨道:“你只需说,是有个人强迫你男扮女装,玉坠是那人给的,经历也是他教你杜撰的,不照他说的做便会有性命之忧。”

把狗系统拟人化,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牧白问:“那若是师姐们问起那人在哪儿……”

“死了。坠崖时被你压死了。”

苏墨顿了顿,根据牧白描述的全部经历整理出一套说辞:“秦玖歌遇见你时那男人就在边上,又一并被抓回青莲谷中。之后你不愿任他摆布女扮男装,那人便要将你杀人灭口,带到悬崖边上。扭打之中,你俩双双坠崖,他不巧落在底下,便被压死了。”

牧白睁大了眼睛。

苏墨接着道:“你无需说得如此详细,把关键信息交代出来即可。你确是被迫男扮女装,那人也确实被压死。如此一来,你说的全是真话,秦玖歌也能照着线索想到这个答案,虽有所偏差,也与真相**不离十。至于后来那些事,照你原本的想法阐明便是。”

“妙啊。”牧白眼神一亮,想了想,又有些不放心:“我是不想让师姐们担心才在任务消失后又扮作女装回到青莲谷,可这样解释倒像在装好人似地……”

苏墨抬手替他将黑发拨到耳后:“这你就不必担心了,她们与你朝夕相处,你是什么性子何须再多言。至于信或不信,其实关键不在你如何解释。”

“那关键在哪?”

“关键在于,她们愿不愿意信你。若她们待你如你待我一般偏心眼,你就是一通胡扯,她们自己都能替你圆回来。”

-

一周后,苏墨接到了皇都发来的加急信。

信中内容与他所料一致三皇子谋反了。

就在这天早晨,三皇子党的武将带兵包围了皇宫。

苏墨和牧白两天前已策马离开军营,收到信时正在白河驿站落脚。至于驻扎在边境的军队,则由苏墨手下的副将率领,得等接到皇都下达的命令后才能赶往皇都支援。

阅读过信件,苏墨将其递到烛火上烧毁,牧白则打算收拾包袱上路。

苏墨看看客房窗外暗下来的天色,抬手拦住他:“小白,先歇一晚,明天再动身。”

“啊?”牧白歪了歪脑袋“三皇子的人已经包围了皇宫,明天再赶回去来得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