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130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苏墨笑出声来:“等这阵风波过去,我带你去见一趟林百晓。往后你要打听什么消息都可以问他,藏剑池里的剑随你挑,可好?”

如今乌啼国内忧外患,而五皇子在世人眼中已经死了,苏墨无需担心被皇室其他势力盯上,行事也不必像从前那样小心。

牧白心情稍微好了一点:“那我挑几把回来给师姐她们。”

他不想再聊这个,便说:“这事过了,吃饭吧。”

“好。”

吃过饭,牧白推着苏墨去桃花林散心。正是落英缤纷的时节,两人沾了满身桃花瓣,及至夜色渐深,回到竹屋里换下了衣裳,仍有一丝清幽的花香久久不散。

牧白铺好了床褥,过来扶苏墨上床,却被他拽了一把,跌坐到轮椅上。

屋门已合上,竹窗却还支着,没有落下。

他们这屋坐落在竹林深处,莫说夜里,就是白天也根本不会有人来。

牧白被苏墨从身后圈住,后颈扑上暧昧温热的气息。

他有点痒,耳根不自觉泛起了桃花似的浅红。

“你伤还没好,不能……”

“小白。”苏墨已然叼上他耳尖“你不想吗?”

牧白向来拿好哥哥没有办法,几乎没有如何抗争就败下阵来。

他顾忌苏墨的身体,只好自己主动,尽量不让坐着轮椅的伤患消耗太多力气。

苏墨只需亲吻、偶尔扶住牧白一下。

他轻轻把被汗浸透的人揽进怀里:“我从前倒没想过,做个废人还有这种好处。”

稀薄的月光从竹窗外落进来,风吹过竹林,夜色中碧影摇曳。

衣襟堪堪挂在臂弯,露出从后颈延伸至肩头、脊骨的线条,牧白累得两手搭在苏墨肩上,脑袋埋进他颈窝里,低低地喘息:“苏墨哥哥……今晚就到这吧。”

“累了?”苏墨轻轻拍了他的背,手沿脊骨一路下滑,将凌乱的衣裳连人一起抱了起来。

牧白:“???”

这人怎么就从轮椅上站起来了?还走得飞快?

他被放在床榻上,睁圆了眼睛:“苏墨……”

将他抱过来的人已伏下身,乌发散落在床榻上:“嗯,我在。”

“你又捉弄我。”牧白恼羞成怒,说出来的语调却在耳鬓厮磨间被烘得温软,倒像是嘀咕什么悄悄话。

苏墨笑起来,也轻声与他咬耳交谈:“我没有捉弄你。”

牧白想说“我信你的邪”,出口却被撞成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翌日,牧白醒来时看见躺在身旁某人的脸。

此人昨夜游刃有余,完全没有一点伤患的样子,动作堪称激烈,还能在他耳边不带喘地说着撩人的情话。

于是牧白抬手推醒枕边人。

苏墨睫毛颤动两下,睡眼朦胧,嗓音也带着些困意:“小白,不要闹。”

牧白一下揪住他领子把人从床上拽起来。

这下苏墨睡意全无,只得茫然地瞧住他。

牧白弯了弯笑眼:“好哥哥,我看你身体已经大好了,不如以后就你来做早饭吧。”

“我想吃凤尾群翅、翡翠玉扇。”

苏墨:“……”

“还有,我被你折腾得腰酸腿软,今天就换你伺候我。等会儿吃过早饭,我想出去散散心,你看要背着,还是推轮椅……”

那天以后,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皇子殿下被牧白奴役了很长时间。

当然,是心甘情愿的。

两人幽居在青莲谷深山的竹林里,吹笛舞剑、摘花酿酒,时间一晃便过去半年。

乞巧当天,凌云渡的街市早早开放,行人如织。

有卖报的小童挎着破破烂烂的包穿街走巷:“卖报,卖报最新的江湖驿报,踏雪少侠与一黑衣公子并肩出没,疑似将成立‘黑白双煞’侠盗组合……”

街边,某位背着剑,戴着斗笠的白衣少侠交给老板一两碎银:“两碗阳春面。”

“好嘞,少侠这边坐!”

他与身旁的黑衣公子在桌边坐下,掀起斗笠边沿缀着的篱透了口气,忍不住吐槽:“好哥哥,你跟林百晓说说,别再登我的稿子了……什么‘黑白双煞’,听起来像一对憨批。”

何况水浒传的黑白双煞里还有个李逵,牧白一喊苏墨“哥哥”,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他的表情包,瞬间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萌萌哒的兄贵。

苏墨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只轻笑着点了点头:“好,我晚些去趟玉树山庄。”

吃过阳春面,两人又去茶楼里听先生说书,午饭也没正经吃,拎着一纸袋包子馒头便上街闲逛。

午时天高云淡,日光撒落在树梢上,风拂过千万片波光粼粼的金叶子。

然而这晴朗的好天气没有维持多久,到了傍晚,天空暗下来,竟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