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22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牧白漫不经心拨弄背上的剑,不知在想什么,只淡声说:“我一定去。”

洛子逸面露喜色:“小白姑娘肯来捧场,那是再好不过。”

凌云宫多少年没来过这么标致的姑娘,恐怕这位一露面,男弟子们都要打鸡血了。

-

第二日,牧白洗漱完毕,随手涂了些脂粉踏出门,迎面便撞见洛子逸。

“我这便要上场比试了。”洛子逸搓着手,神色竟有些紧张“小白姑娘,你能不能给我打个气?”

牧白:“……”

他想了想,抬手拍拍洛子逸的肩膀:“你可以的。”

“多谢!”洛子逸抱过拳,径直走向比试场地。

一大早,凌云宫的弟子井然有序聚集在大殿外的比武场。

擂台两侧,参加比试的弟子列成一排,剩余的弟子、玉树山庄以及其他门派前来观战的都坐在台下。

时辰一到,大殿内传来钟鼓之声。

洛忘川走到高台上,沉声致辞:“欢迎诸位来到我凌云宫参加比武大会。”

只说一句,便背着剑走到后方落座,将场地让给了梦长老。

一年一度的比武,名义上是重在切磋,其实两派暗地里都牟着劲儿,派出来的全是得意门生,说不计较输赢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玉树山庄的人前来观战,比试一结束,洋洋洒洒的文稿隔日便登在驿报上。

什么“凌云宫再创不败传说,连胜潮生阁十三人”、“凌云宫惊现绝世天才,流风回雪剑后继有人”,又或者“凌云宫惜败,潮生阁或成伽蓝第一门派”等等。

标题夺人眼球,内容堪称劲爆。

总之谁赢谁脸上有光。

前些年的比试,凌云宫通常赢面大些,再不济也是五五开,可近几年也不知怎么了,潮生阁的弟子个个都像偷练了什么不传之秘籍,强得不像话。

起初凌云宫还被激发起斗志,私下拼命练习,试图力挽狂澜,然而连续两年被潮生阁以近乎悬殊的实力碾压后,便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连掌门洛忘川都懒得多说几句。

左右也是输,倒不如保持沉默,不至于太丢脸。

牧白走到大殿前,正听见梦长老在说场面话,他往台下一瞥,看见苏墨已经坐在靠前的席位,锦衣和夜行立在他身后,一动不动。

梦长老一唠就是半个时辰,凌云宫弟子兴致缺缺,正犯困呢,忽见大殿一侧石梯走下来一位“美人”。

牧白身材比例极佳,高挑匀称,虽然穿女装时平了点,显得有些单薄,但好在丰肩窄腰,走起路来仍是步步生风,飒气灵动。

况且寻常人第一眼见着他,视线都落在那张明艳英气的脸上,很难注意到其他。

底下的弟子们看痴了,梦长老察觉不对,顺着众人的视线别过脸,便见着昨晚那位青莲谷弟子从阶梯走下来。

还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画眉已经等在下面,见状赶紧走上前,把牧白拉到阴影处:“小白师妹,你可长点心吧,没见和尚宫那些弟子眼睛都直了。”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你不得慌?”

画眉直扯着他钻进犄角旮旯,还有不少人念念不忘地往这儿瞟。

梦长老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他抚了两把胡须,忽然话锋一转,临时加上几句词儿:“伽蓝素有三大门派,但青莲谷隐世不出,往年只有我们潮生阁和凌云宫的弟子进行比试。”

“潮生阁已经连胜五年,第六个年头还来老一套,倒显得有些欺负人了。”

坐在后头的洛忘川眉心拧了起来,底下凌云宫弟子也坐不住了。

梦长老笑眯眯地捻了两把胡须,抬手指向牧白和画眉:“今年恰逢青莲谷有两位弟子在凌云宫做客,不如就请二位姑娘代表青莲谷出战,为这场比试添点彩头?”

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她二人,玉树山庄的来使已经提笔在白纸上书写:伽蓝最神秘门派?为您揭开青莲谷弟子的隐世面纱……

画眉:“……”

梦长老还在台上调侃:“老朽方才说的是玩笑话,素闻青莲谷武艺不精,二位姑娘也不必参加比试。我看这白衣姑娘身段风流,可否上台跳一支舞给大家助助兴?”

“混账!”画眉坐不住了。

虽然大家平素都还是小白、小白地喊,可牧白怎么说也是青莲谷少主,哪能任他们潮生阁这般调笑?

她站起身来,正要跟梦长老理论,手腕便被扣住。

“小白?”

牧白笑眯眯地把她按下:“师姐,不是你说出门在外切勿惹是生非吗?”

“可……”

“放心。”他站起来伸了个腰“我去去就回。”

牧白翻身上了擂台,拍拍手里的灰尘:“跳舞有什么意思,比武大会不就该打架吗?”

梦长老听出他的意思,摸着胡子冷笑。

不自量力。

他踱到擂台边潮生阁的阵营前,抬手介绍:“这几位皆是我潮生阁弟子,姑娘可以任选一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