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第一剑客 第33章

作者:我选择猫车 标签: 江湖恩怨 强强 穿越重生

牧白忍了忍,没忍住,扶着马背干呕。

“那老贼口味也太重了……黄眉怪那样的他都下得去手。”

难怪外面没护卫,高手都在他屋里了。

苏墨翻身上马,两手绕过牧白的腰抓住缰绳,附在他耳边说:“方才我救了你。”

牧白缓过神来,连声说:“是,是。多谢哥哥。”

他这会儿半点不服气都没了,这声“哥哥”喊得确实不亏。

苏墨勾了勾唇,策马沿来时的路疾驰而去。

天亮前,两人将马还回去,潜进了凌云宫。

牧白原本担心苏墨发现自己住哪儿,但直到回屋,他也没多问一句,就要合上门。

牧白拦下他:“过几日我还要再去丞相府走一趟,不知你方不方便?不用出手,帮我兜个底就成,若实在危险,你先走就是了。”

苏墨一挑眉:“我去不去,得看心情。”

“那你什么时候心情好?”

“说不准。”

“哦。”牧白的肩膀耷拉下来“那到时候我来找你,你若心情不好,我就天天来。”

总能撞到好的时候。

-

几天后。

夜黑风高。

牧白穿好夜行衣,背上裹了布的青莲剑,把鲜花抄起来塞进胸口。

那些花是凌云宫弟子们送的,日日都有。

牧白不爱花,又不好扔在凌云宫里被他们看见了得多伤心。

于是只得趁夜里出门时带到远些的地方去丢。

他原本寻思把这些花给苏墨,指不定他喜欢呢?

但仔细一想总觉得借花献佛很不合适,便打消了这个主意。

牧白合上门,轻身飞上房梁,到了苏墨的屋檐上,揭开一片瓦。

苏墨一抬头,便见屋顶上倒挂下来一张笑脸:“好哥哥,你今晚有空吗?”

第17章 侠骨柔情

深夜,伽蓝国都中只余几处灯火,旁的宅院都已熄了灯,寂静黑暗。

除开歌舞乐坊,要属丞相府的灯笼最敞亮,里头放的仿佛是夜明珠。

前几天夜里有刺客潜到丞相卧房外,黄眉怪冲出来,见着个影子,没有追到人。他怕被魏大人责怪,只说是只野猫,已经跑远了。

那晚丞相府上下鸡飞狗跳,最后不了了之。

黄眉怪私下吩咐总管加强警惕,自己夜里也不敢睡,埋伏在主院中,等候刺客光临。

打足精神候了四五天,连只鸟儿都没看见,里里外外的护卫精神疲惫,巡逻也松懈下来,不那么仔细。

黄眉怪蹲在主院树丛里,实在熬不住,眯起眼打了个小盹。

浅眠中,听见“吱呀”一声,门开了。

他立时惊醒,拨开树丛一跃而起:“有刺客!保护魏大人!”

里里外外的护卫纷纷赶来,便见黄眉怪与魏丞相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魏、魏大人,您怎么起来了?我听见开门声,以为有刺客。”

魏鹏程竖起眉毛:“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呢,大惊小怪。去给我拿个夜壶来。”

他一甩袖子,回了屋。

黄眉怪去找夜壶了,外边的护卫陆陆续续离开。

魏鹏程躺上床,一手搂着宠妾,一手揉腰。

府里新近招了几个宠妾,玩儿的花样倒多,偶尔用药、熏香来助兴。他上了年纪,又不愿承认自己玩不动,挺着老腰放纵几天,身体出了问题,一到夜里就尿频。

今夜那药劲更是生猛,床底下原本备好的夜壶都不够用。

魏鹏程翻了两次身,有点憋不住:“怎么还没拿来。”

正这时,屋门打开。

脚步极轻,进了屋,又迅速把门合上。

魏鹏程喝道:“你个没用的东西,鬼鬼祟祟做什么?快把夜壶拿来!”

他翻身下床,却见帘幕后,一点锐利剑芒迎面刺来。

“你……!”话未出口,已被剑穿了个透心凉。